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82章

作者:朱之月

这提瓦特大陆一切的事情缘由,都是由天空岛引起,若是没有那里的话,提瓦特大陆又哪里会陷入如今这世界大战中。

西乡之所以没去找天空岛的麻烦,主要就在于天空岛掌握着恶神之母的部分碎片的力量。

如今的他更需要的是夺回属于自己的恶魔灵格,所以西乡才是没有节外生枝,那部分力量并不重要,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缕。

但等到西乡将所有的灵格全部夺回之后,不管那六大恶魔的灵格是否恢复到了巅峰期,届时西乡都要去找天空岛的麻烦。

到了那个时候的西乡,目标就会是恶神之母的那些碎片,将其彻底补充完整了。

“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没有人能够知道。”

“……即使我可以推演出无数种未来可能,但每一个可能都或许会成为真实。”

“真她……算了,还是不与你说这么多,否则知道的太多的话,反而会让你忧虑。”

西乡想要说些什么,比如关于真的‘命定之死’。

但最终西乡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就算是西乡自己,也无法确定那个时间到底是在何时。

如果现在告诉了影,也只不过是让她过分担心罢了。

见到西乡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影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她也是沉默下来。

“我虽不知你为什么要离开稻妻,离开姐姐。”

“……但既然你有了决定,姐姐也没有拦你,就说明她已经知道了一切。”

“从小到大都是姐姐为我们之间的大事做决定,这一次我也依然会相信姐姐的决定。”

“……但不管如何,只有一件事你必须要答应我。”

影微微闭上美目,神色严肃的道。

“你说。”

西乡看着影那坚韧的美丽容颜,笑着道。

“你必须要回来稻妻,姐姐需要你!”

影猛然睁开自己的美眸,用着不可置疑的声音强硬的道。

“哈哈哈!我虽不喜欢你现在的语气,但是我答应你,影……不过真需要我,难道影你就不需要我?”

西乡对着影眨了眨眼笑道。

“你……”

影一阵羞恼,刚被她带动的严肃气氛又是被打断了。

“好了好了,便到此为止,又不是永远不见,影啊,你便继续追求你的永恒,战胜那天理的磨损吧!”

西乡挥了挥手,他又是说道:“……伐难还有应达,我虽能将你们送回璃月,但旅途亦是乐趣。”

“…在你们完成那令人悲伤的使命途中,也希望仔细的去欣赏路边的美景吧!”

西乡一挥手,空间制御的术式启动,伐难和应达无法反抗,影虽然能反抗这个术式,但她却没有这么做。

伴随着空间的一阵波动,当伐难和应达回过神来时,她们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稻妻的港口处。

0……求鲜花…0而影这时也被西乡送出了鸣神大社,来到了影向山脚。

当影再次抬起头来时,鸣神大社的后山处,已经没有了西乡的踪影。

“哎……我命十方世界雷鸣平息,愿你旅途顺利。”

影注视良久,她轻轻一叹,神色有些落寞。

远方天守阁,雷电真双膝跪在闺房的地毯上,她望着空空如也的房间,亦是轻叹一声:“……鸣樱寄书帛,即赴归来约!”

“。……。今日明明是我们的大婚纪念日,却竟也是离别之时,这稻妻的梦,真是瑰丽又感伤。”

西乡的身影消失在鸣神大社,下一瞬就是出现在了海祗岛的珊瑚宫中。

他没有露面,只是看着珊瑚宫这时正带着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孩,正教导她作为巫女的职责。

……0作为珍珠的化身,珊瑚宫将会以’蚌生珍珠’的形式,一代代的传下去。

她会让‘高天大御神’的血脉永远留在海祇岛,让这份信仰世世代代的传承。

就这样注视着珊瑚宫与他们之间的孩子良久,直到拂晓晨光,西乡的身影才是消失在海祗岛早晨的迷雾中。

不过西乡也并没有直接离开这个世界,他在离开前还要去见一个人。

他之前曾在渊下注意到,但却一直没有见的人。

时间执政——伊斯塔露!

在璃月的东北方,有着一片被称作蒙德的地域。

这里常年被冰雪覆盖,环境恶劣,人类几乎难以在此生存。

不过魔神的力量为这雪山险境开辟出了一道能够让人类生存的土壤。

但那为人类带来生命之息的魔神,却也限制了所有人的自由。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当西乡的脚步踏上这片雪域的绝境去见时间执政时,他看到的就是那禁锢自由的暴风消散。

也看到了千风中的一缕,得到了暴风的魔神之力,成为了新的风之神。

“飞翔吧,就像飞鸟那样,飞翔吧——”

“带我看看这个世界——”

“带我飞到高天之上!”

悦耳的琴声与自由的高歌在这蒙德之中经久不息,只是那高昂的歌声中,带着些许失落的悲伤巾。

C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一百零三章生死,时空,善恶的二元!

蒙德地域位于白皑雪山之中,这里环境恶劣,气候变幻莫测,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生存的险境。

但就是在这么一片应该几无人烟的地方,却在烈风魔神迭卡拉庇安’的庇护下,人类拥有了一片自留之地。

魔神爱人,迭卡拉庇安深切的爱着自己的臣民,然而这位烈风的魔神与岩之魔神还有鸣神皆是不同,祂的爱过于沉重。

迭卡拉庇安将自己的子民'囚禁在烈风的环绕下,不让外界的风雪淹没这座都城。

祂本以为人类会赞扬祂的功绩,为其献上最是虔诚的祈祷,以此来表达自己对魔神所赐予恩惠的回馈。

但迭卡拉庇安并不明白,人类的本能中有着向往自由的一面,被烈风环绕只能生活在都城的蒙德子民,终归对魔神的囚禁心生不满。

然而魔神的威能“四二零”,让人类即使心生不满,却也无力反抗魔神的伟力。

直到魔神战争的到来,因蒙德这片大地环境恶劣,几乎没有任何的魔神愿意驻扎在此。

因此蒙德的魔神战争也最是简单,仅仅只有烈风魔神迭卡拉庇安与北风之王安德琉斯在争夺风神大位。

然而高塔的孤王迭卡拉庇安过于强大,北风之王甚至无法突破祂那环绕王城的飓风。

正常情况而言,迭卡拉庇安将会获得魔神战争的胜利,成为真正的风之神。

然而千风中的一缕,在人们追逐自由的企盼下,终于是推翻了暴君的统治。

当西乡踏足这座已然半毁,高塔林立的蒙德王城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这座千年不见外人的城中满是干裂的岩石与磨成细腻如水的尘沙。

那是烈风的魔神千百年来永不停止自己的暴风吹熄,造成的城中景象。

城中的人们欢呼雀跃,为暴君的死亡而振奋莫名,许多居民自发的组织起卫队,去剿灭那些追逐暴君的死忠分子。

曾经永远盘旋在王城的烈风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崇尚自由的和煦微风。

在一座破败的高塔上,一位清秀的少年正坐在满是碎岩的地面上弹奏着竖琴。

他的歌声在城中回荡,给予着无数崇尚自由的人民以勇气和力量。

这场对暴君的清算持续了数天时间,直到自由的歌声与旗帜插在这片大地之上,城中的骚乱才是渐渐平息。

连续弹奏了三天的少年也不见疲惫。

他站起身来,目光惋惜又温润,注视着自己脚边一位闭目安详,与他长相一样的少年人在风的轻吟下渐渐化为美丽的微风消散。“晚安,我的朋友,愿自由的歌声伴你永眠!”

少年人再次用手指轻弹了一下竖琴的琴弦,然后他才是转过身来,身上的那份悲伤消散,只剩下了快乐与自由的坦率轻灵。

因为少年人知道,他的朋友是不希望他悲伤的,是愿他将快乐与幸福,带给这些曾失去了自由的人民。

“哎嘿~~还要感谢你没有打扰我的歌唱,陌生的远方旅者。”

清秀的少年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西乡露出灿烂的笑颜,他’哟’的一声挥了挥手,很是自来熟的道:“……我叫巴巴托斯,是一只风之精灵,嘿,来自远方的旅人,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有远方的故事讲给我听?”

“不过讲故事的话,最好要配上美酒哦!”

巴巴托斯那过于轻浮又轻快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有些不靠谱,但莫名的又会被他带动心神的雀跃。

“我名查拉图斯特拉,千风中的一缕'巴巴托斯’。”

“……不过你现在已经不是风之精灵了,你现在已经是’风之神'!”

西乡穿着一身黑色镶有金边的长袍,他左手提着一盏古朴长灯,对着巴巴托斯说道。

“查拉图斯特拉,唔,果然是没听说过的魔神名字,你好强,比迭卡拉庇安还要强。”

“……哎,我可打不过你,你也是来争这风神之位的吗?如果是的话那就由你来当这个风神吧。”

“我只是个小小的诗人,可不会怎么打架,而且我可是很怕疼的,嘿嘿~~”

巴巴托斯扬起灿烂的笑脸,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语气轻快的说道。

听到他话语的西乡说道:“…。…。就这样放弃风神的位置?为了得到这一切,你和你逝去的朋友付出了很多吧。”

巴巴托斯继续弹奏着手中竖琴,他语气微微放缓道:“…。…。我和我的朋友可不是为了风神的位置才要反抗迭卡拉庇安。”

“……。我们只是听到了人们崇尚自由的心愿,才会在这里放声高歌0.“如今迭卡拉庇安已经别推翻,人们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自由,我的朋友为此已经心满意足了。”

“。……这风神的位置本就不重要,只要你不像是迭卡拉庇安一样禁锢人们的自由,那这风神谁当不一样呢?”

“我啊,只想再次成为风之精灵,在那皑皑雪山中飞翔游荡,将人们追求自由,推翻高塔孤王的故事永远的传唱下去。”

巴巴托斯的这些话语,是一边弹奏着竖琴一边唱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看来这个风神还是由你来继续当吧。”

“……让追逐自由的风之精灵被风神的位置所囚禁,那显然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西乡若有所思的笑道。

正在弹奏竖琴的巴巴托斯手指停顿了一下,少年露出了苦恼的神色,“……哎,你这人可真是太坏了。”

“……不过你也很有趣,远方的旅人啊,不知你来到这片被风雪吹拂的大地有何贵干?”

“只要你说出自己的要求,风之精灵巴巴托斯一定会帮助你的,当然作为交换,也请你给我讲一讲远方的故事。”

“……作为诗人可不能只依靠自己的冥思苦想,诗人需要更多的故事来作为新诗歌的养料。”

西乡目光平静的注视着风之神,他缓缓开口道:“……千风中的一缕,带我去找到千之风!”

正在弹4.0奏竖琴的巴巴托斯手指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才是继续弹奏,口中疑惑问道:“……为什么你想要见到千之风?”

西乡满足了巴巴托斯的疑惑:“……时间是很有趣的东西,哪怕时间执政只是掌握了时间微不足道的一点,但也足以作为借鉴。”

“……生与死,时与空就如同善与恶一样是对立而统一的,所谓的二元并不单单指善恶的二元。”

“善神与恶神的出身,限制了祂们将二元论的范围扩大,我不能走上同样的老路,我需要寻求二元的更大可能性。”

“……不论生死还是时空,任何对立而统一的二元,都要被我所掌握!”

西乡知道巴巴托斯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但是他要的就是这位新生的风之神听不懂。

果然,巴巴托斯这时候满脸茫然,人有些懵。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一百零四章到来的伊斯塔露

巴巴托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略有些迷茫的道:“……好吧好吧,既然你想要见到她,那我便带你去吧。”

“……不过你可能要稍微等一会儿,她并不在这个时间的节点上。”

西乡闻言道:“……没关系,只要她知道我的到来,就一定会出现的。”

巴巴托斯收起了竖琴,他'嘿’的一声站起身来,语气有些狡黠的道:“……我答应带你去见她。”

“…。…但你也要给我讲一讲外面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