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81章

作者:朱之月

跟在西乡身边的影竖起耳朵,却也记住了西乡爱好。

一旁的应达嘻嘻笑道:“……这些东西哪比的了辣,稻妻的食物味道都太清淡了,没有意思。”

“……还是要多放辣子才够味,最好能吃的满头大汗,那才是舒畅。”

伐难听到应达的话,轻灵笑道:“……只有应达你最喜欢吃辣,我们几人都不爱吃的。”

“浮舍大哥爱喝酒,咱们回去时给浮舍大哥带点稻妻的酒吧,至于弥怒吗,就给他带点稻妻的民间艺术品。”“……。对了,魈喜欢吃豆腐类的食物,我看稻妻最有名的就是抹茶豆腐,我们也给他带上一些吧。”伐难用手比划着,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

这温柔的夜叉即使自己跑来稻妻,倒也想着自家的兄弟姐妹,要给他们带回去礼物。“就算是以我们的速度,想要从稻妻回到璃月也要用不短时间,豆腐早就坏了。”应达掩着嘴嘻嘻笑道。

伐难一听还真是如此,她惋惜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能给魈带东西了。”

“……。那咱们回到璃月,就再给他买一些杏仁豆腐吃就是,我们就假装是在稻妻给他带的。”应达闻言哈哈笑道:“……魈也真是太可怜了。”

伐难在一旁窃笑,这个娇小的夜叉虽然温柔,但有的时候也是俏皮。

西乡面带笑容,看着两位夜叉的笑闹,他开口道:“……你们回去时别忘了给摩拉克斯也带点东西。”“……他最喜欢吃海鲜,尤其是鱿鱼,你们就给他带点稻妻的鱿鱼回去。”

想必以摩拉克斯的性格,在收到这种礼物时他就算浑身冒着鸡皮疙瘩,也会硬着头皮收下。

完全不知道西乡是在戏耍摩拉克斯的伐难和应达,露出了恍然神情,估计她们真以为摩拉克斯喜欢海鲜吧。

然而恰恰相反,那是他最受不了的东西。

“影,刚刚我就注意到了,你收上拿的是什么?”西乡注意到影的手上拿着一本书。“没什么。”

影下意识的把手中的书往身后藏了藏,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西乡眼睛很尖,看到了书的名字——《日在天守阁》!

西乡一阵无语,然后就是失笑道:“…。…这书我倒是看过,虽然文笔一般,但写书人胆子很大。”这书的内容写的都是璃月帝君查拉图斯特拉,与幕府鸣神在天守阁没羞没躁的生活。稻妻人不敢把鸣神作为女主角去写一些奇怪的小说本子,但如果男主角是鸣神的丈夫就无所谓了。

影握紧了手中的书,脸颊略泛红晕,气愤道:“。……这些作者真是瞎写,等我回去就找天领奉行的人去查封。”“……。最好把这作者也是抓到,关进去十五天。”

西乡笑道:“……天领奉行可是一直在没收这些书,不过即使如此坊间依然流传甚广,可见民众还是爱看的。”

“……真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辱鸣神之威,若只是写她闺中密事,她也就当做看不到了,反正都是编的。”“不管稻妻还是璃月,人们生活总是无趣,少了许多的娱乐活动,这些胡编乱造的话本,也算是为数不多的民众娱乐。”

“……你不知在璃月,还有人编排岩王帝君乃是女子,叫什么岩王帝姬,那书中写的全都是我和‘岩王帝姬’的风流韵事。”

“这还算是好的,更过分的还有写岩王帝君就是男子,然后写我和他有龙阳之好,这种恶心人的书,竟然在璃月还挺有市场。”

西乡无奈说道。

影闻言好奇(吗了的)问道:“……。有人这样编排你,你就不生气不去管管?”

“那是气的直笑,当然是要管的。”

西乡淡然说道。

“你怎样管的仰?”

影来了兴趣。

西乡看了影一眼,笑道:“……。我让千岩团的人把那作者抓了,关了十五天。”

影怔了一下,这不就是自己刚才想的惩罚嘛。

她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又是连忙正了颜色,学着西乡刚才口气道:“……姐夫应当和姐姐学学,这都是民间娱乐,便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看不到就是。”

西乡笑骂道:“………你还学起我的口气了。”

语毕,他就是快走两步,不在搭理影。

望着西乡背影,影眸光若水,神色温婉,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浅淡的笑。

她的心在砰砰的跳,那是心动。

打赏自分享举报评论

第一百零一章与小姨子的吻

几人一路前行,没多久就是来到了一座高山下的清静森林中。

高山之上是稻妻幕府最是著名的鸣神大社,里面供奉着鸣神,当然如今这里也是供奉着西乡这位璃月帝君。

正常参拜的人群不会经过这座幽深茂密的丛林,而是会从前山开凿好的山路前行。

森林之中可见各种奇异的狸猫雕像,还有着天狐与地狐的石像,不时的还能在草丛间见到突然冒出来的野狐。

这些狐狸颇有灵性,眼中闪烁着如人类一样的灵动,在见到西乡几人后,狐狸们叫了一声,随即就是消失在丛林间。

稻妻传说野狐狸不会在无缘的旅人面前出现第二次,当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消失的时候,便意味着初次邂逅的永远结束。

这里是鸣神大社的山脚下,居住在这里的狐狸都是白辰子嗣,狐斋宫的同族。

这位鸣神大社的宫司让这些狐狸居住在这里,禁止人类进入,便也给了这群狐狸一个生存的空间。

西乡和影带着伐难与应达,没有目的的四处闲逛420,观赏着稻妻美景。

不多时,他们就是从山峰的背面崎岖道路爬上了影向山,来到了鸣神大社前。

如今正是秋季,鸣神大社内的枫树缀满了红叶,站的高了往山下望去,一望无际都是黄与红的美景。

唯有山路两旁是枯萎的樱花,那是只有在春季时才会绽放的花朵。

“这里真漂亮!”

伐难一双清丽的美眸望着漫山遍野的枫叶,发出了赞叹声。

应达站在伐难身旁,活泼的四处望着。

璃月亦是有诸多美景,但再美的景色看多了也会让人心生厌倦。

来到这异域的他国,见到如此景色,让伐难和应达也是感受到了另类的美。

“我这鸣神大社可是稻妻城最美的地方,就算是真所在的天守阁也完全比不了。”

“……天守阁有政治的因素在,便是过于严肃,少了自然风景。”

铃铛作响,穿着巫女服,有着一头秀美白发与狐耳的宫司正莲步轻移走来。

她手上拿着一根御币,上面缠着诸多咒符。

鸣神大社今日好不热闹,人群络绎不绝,每时每刻都有人参拜。

作为供奉鸣神的神社,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特殊的时间才会让人来参拜。

“原来是璃月的两位夜叉大将,这是来稻妻看望帝君的吗?”

狐斋宫见到伐难和应达后她也是讶然了一下,紧跟着狐狸少女就是揶揄浅笑。

伐难声音活泼灵动,点头道:“………。我和应达是来稻妻找帝君的,今天这里这么多人,是要过什么节吗?”

狐斋宫看了一眼人满为患的鸣神大社,笑道:“…。…。今天的节日可是和璃月的节日一样。”

“和璃月的一样?”

应达怔了一下,”……那岂不是情人节?原来稻妻与璃月也过一样的节日啊。”

“那是当然的,因为今天就是帝君与将军的结婚纪念日了啊。”

狐斋宫玉手掩着红唇,美眸中全是狐狸似的妩媚和狡黠。

“璃月将帝君大婚之日定为情人的节日,稻妻自然也是如此,每到这时候都有年轻男女来鸣神大社求签,求一个好姻缘。”

“……哎,就是苦了我,这鸣神大社只有在特殊时间开放,以前哪里有这么多节日。”

“如今的节日一天比一天多,每一次过节前我都要提前准备,忙的脚不沾地。”

“…。…。你们说这些年轻人来求帝君或者将军又有何用?他们又不掌管因缘。”

狐斋宫幽怨的抱怨了一句,媚眼如(ajea)丝,娇嗔似的瞥了西乡一眼。

西乡失笑道:“……你自己太过于懒散,却要怪起我来了。”

“……。对于百姓来说,他们喜欢的就是想过这么一个节日,希望有一些节日的气氛。”

“至于那是什么节,这节日灵不灵,那就是一个纪念的意义,无关紧要。”

狐斋宫莞尔一笑道:“……帝君又开始讲这些大道理了,我可不在这里听。”

“。…。…。神社人又多了,我也得去主持一下,就不打扰几位的游玩。”

“这鸣神大社也没有什么稀罕的地方,几位想去哪里就去吧,巫女也不可能拦着你们。”

顿了一下,狐斋宫又是道:“……影,你便今日多陪陪帝君,估计以后很长时间啊,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影诧异的看了狐斋宫一眼道:“……狐斋宫,你看出来了?”

狐斋宫哑然失笑:“…。…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帝君离去的意思这么明显,也就是影你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我和真啊,早就察觉到了。”

影听狐斋宫这么说,有些郁闷,原来只有自己最傻?

“你啊,就别在欺负影了,赶紧去忙你的工作吧,在这样闲散,我离开前也得给你下命令,让你多做些活。”

西乡笑着一挥手,让狐斋宫赶紧离去。

狐斋宫温婉一笑道:“……那还是算了吧,现在这些工作就已经够忙不过来了。”

“……帝君也真是偏心,就会偏爱影,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啦。”

伴随着一阵铃铛的轻响,狐斋宫在香风之下离开了这里。

西乡几人继续走在鸣神大社中,观望着这座稻妻最大的神社。

直到夜晚来临,参拜的人才是离去,一位位神社的巫女们都是露出了疲倦的神情。

月上枝头,在鸣神大社一颗枫树下,西乡看向了伐难以及应达,声音温和道:“……伐难还有应达,你们回去璃月时注意安全。”

“……虽说你们两位夜叉实力强大,但路途遥远,终归要小心一些。”

随即,西乡看向了影,神情愈发温柔:“……今日我便不回天守阁了。”

“……影你便自己回去吧。”

影欲言又止,玉手握成拳,神色有些难过。

她最厌恶离别,但如今却又不得不面对这一幕。

“我……”

影想要想说什么,但西乡摇了摇头制止了她的话。

随即,西乡上前一步,一把拦住影那纤细的蜂腰,在她瞪大了美目的不可置信下,突然吻住了她。

伐难和应达都是小口微张,两人用手捂住嘴,傻呆呆的看着他们。

打赏分享举报LO 评论

第一百零二章吹散的暴风,时间执政

雷电影的味道和她的姐姐完全不同。

少了一份温柔的细腻,多了一些僵硬的清冷,与其说那是樱花的味道,不如说其是深秋的枫叶。

雷电影浑身发僵,她没有用手推开西乡,只是抬起的双手无措,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一旁的伐难差点喊出声来,还是应达眼疾手快,用手堵住了伐难的嘴,让她发出呜呜~的声音。

应达满脸兴奋,她知道以影的性格,如果伐难发出声,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制止帝-君。

为了不让伐难做错事,她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不知过了多久,西乡才是放开已经如冰块般站立不动的影。

影连呼带喘,娇躯起伏不定,微张的红唇还留有一丝唾液。

怔然了半晌后影才是回过神来,她连忙擦干净自己的嘴角,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但那如水雾般迷蒙的双目与僵硬的神情,暴露出了她现在内心中的不平静。

西乡也没在用言语刺激她,而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开口说道:”…。…。影,之后真就由你来保护了。”

影深深的吸了口气,见到西乡这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镇定,即使她自己心脏砰砰砰的跳着,却也反而不好说什么,也是强装平静。

“在你来到真的身边前,一直都是我在保护她。”

影嘴唇蠕动了一下说道。

“是啊,在我没有与她成婚前,都是你在守护她,现在也只不过是回到了从前而以。”

“。…魔神战争虽然结束,但这提瓦特大陆并不平静。”

西乡这样说着,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天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影也知道西乡在说的是天空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