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80章

作者:朱之月

“嗯。”

雷电真应了声,在她即将离开这间卧室时,她定住脚步,侧着俏脸道:“。…今天,夫君大人便去陪陪影吧。”

“我哪天没有陪她?”

西乡眉头一挑。

雷电真略一思索,就是噗嗤一声笑出声:“……也是,倒是我想多了。”

语毕,雷电将军迈开穿着足袋的玉足,就这样离开了卧室。

西乡在窗边站了几分钟,也是拉开门离去。

门口侍女们都跪在地上,西乡头也不回的吩咐道:“……。将屋子打扫干净吧。”

“是,帝君!”

众多侍女恭声应着,直到西乡背影消失在走廊,侍女们才是起身开始忙碌。

天守阁很大,其作用就是堡垒,这里本就是稻妻最后的防线。

虽然在西乡看来,天守阁能防的也只是普通士兵,无法防住魔神,它的作用也就无限缩小。

西乡顺着气息,很快的就是找到在天守阁中一角站立,如同雕塑一般的影。

她身材高挑丰腴,穿着一身武士劲装,修长的美腿与绝对领域处的白皙娇嫩,引人注目。

西乡收回注视着影大腿上的视线,打趣道:“……影,辛苦你又在这里听墙角,守了天守阁一晚。”

背对着西乡的雷电影转过身来,她绣眉颦起,不满道:“。…什么叫听墙角,这话听来真是难听。”

“你不反驳后面的一句话,看来你是承认自己守在这天守阁一晚了?”

西乡揶揄笑道0……

雷电影神色一滞,她这话说来确实是承认了自己在这里站了一晚,影很快的就是找了个借口道:“…。…。我只是担心姐姐安危!”

西乡哈哈一笑:“……如今魔神战争早就结束,这整个稻妻你想找到第三个魔神都是千难万难。”

“……。况且有我在真的身边,又怎么会有危险。”

雷电影轻咬着红唇,继续思索新的借口。

西乡这时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柔荑,雷电影娇躯一僵,不过和西乡肢体接触也不是第一次,倒也是习惯了。

“走吧,别在这里待着了。”

说着,西乡就是拉着影的手往天守阁外走去。

影下意识的道:“……。要去练剑?”

“不要一天到晚总是说着练剑,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你要是想锻炼武艺,那就晚上没人时自己去练,也省的在这里站着一晚尴尬,还让自己不舒服。”

西乡握住掌心中那只柔软的手,步履极快。

“我有什么不舒服和尴尬的。”

影先是反驳一句,然后问道:“……既然不是练剑,那我们去哪?”

“这稻妻城你已经很久没有逛过了吧,说来我也很久4.0没逛过稻妻了,今天你便陪着我逛逛稻妻吧。”

这样说着的西乡,已经把影拉出了天守阁。

雷电影亦步亦趋的跟在西乡身后,虽然西乡脚步很快,但身为武者她也能轻松跟上。

稍稍犹豫了一下,影就是放松身体,任由西乡拽着她离开天守阁。

天守阁高处,雷电真倚靠着栏杆,她面带温柔的笑容,注视着自己的丈夫和妹妹离开。

只不过西乡和影刚离开天守阁还没走太远,就是被一道清丽悦耳的声音打断了行程。

“帝君帝君,我和应达姐姐来偷偷看你了。”

听到那娇俏可爱的声音,西乡停下脚步。

他定睛一看,果然见到路边草丛里冒出了伐难的小脑袋,在她的身旁还跟着另一位热情似火的夜叉。

打赏分享举报D 评论

第九十九章已然变化的‘永恒’

见到从草丛中钻出来的水火夜叉,西乡失笑。

他伸过手去,摘下伐难头上的一颗草叶,笑着道:“。……伐难,你和应达又是从璃月偷偷跑出来了?”

过往数十年,伐难和应达也不是第一次从璃月跑到稻妻,如今又是在这里见到她们,西乡倒也没什么惊讶的。

不过主要应是伐难这个看似温柔可人,但实则古灵精怪的夜叉偷偷跑来,应达更像是跟着她的姐姐。“嘻嘻~帝君可千万不要告诉浮舍大哥。”

伐难一双漂亮的手臂交叠在樱唇前,嘻嘻的笑着,看起来娇俏可爱。

然后,两位夜叉才仿佛是刚注意到影,连忙行礼问候道:”。…。鸣神大人!”影微微颔首示意,但心中也有一些郁闷。

本以为今日是自己和姐夫两人的一天,没想到又是来了几个捣乱的。

“按照与帝君约定,我们几个夜叉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休息一番,不让自己沉沦在与那些魑魅魍魉的战斗中。”“……。虽然有帝君守护,但我们亦是知晓业障残酷,会尽可能的不让业障更多侵扰。”应达一头长发如同火焰般燃烧,她语气热情洋09溢,风风火火的说道。

“这段日子正是我和伐难休息的时候,璃月大地已经待的太久,我和伐难便想要去四处转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找帝君。”应达像是个大姐姐般有着成熟风貌,洒脱火辣的笑道。

“帝君不要听应达瞎说,其实是我想来稻妻见见帝君,应达是陪我过来的。”

伐难连忙说道,不让应达给自己背‘黑锅’,“……我们来找帝君,希望帝君不要嫌我们麻烦。”

西乡温和道:“……我又怎会嫌你们麻烦,相比于那几个没良心的,伐难能来稻妻看我,我可是高兴的很。”

伐难闻言,窃窃偷笑:“……。看,我就说帝君不会嫌我们烦的,魈还说让我们不要来叨扰帝君,我看是他不懂帝君。”

西乡哈哈笑道:“………。还是伐难最懂我,不过也幸亏你和应达这时过来,如果在晚些时候,你们可能就在稻妻见不到我了。”伐难和应达闻言惊讶道:“……帝君是要离开稻妻?”

一旁的影神色微变,她欲言又止,不过话语还是止住没有说出来。

在这两位夜叉面前,她得保持一下自己的鸣神威严,这让她憋的有些难受。

“是啊,要去很远的地方,甚至要离开提瓦特大陆,接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会回来了。”西乡已经准备的差不多,准备最近就是离开。

他本想只告诉身边之人,来个潇洒离去,不过既然在这时遇到了伐难和应达,便也是和她们说上一声。

“等你们回到璃月,便把这消息告诉其他夜叉和仙人们就好,尤其是和甘雨说一声。”

“……。至于摩拉克斯你们倒不必去告诉他,当我离开时,他自然就会知道。”

西乡语气平稳的说道。

他是以’混乱恶魔’的身份与雷电真签订的契约,而与摩拉克斯签订的契约,却是以‘恶神之母’的身份。

因此当西乡这只恶魔离开提瓦特大陆时,摩拉克斯通过契约自会有感知。

伐难和应达听到西乡要离开,两人都是有些失落。

不过很快的伐难就是再次扬起温柔笑意道:“。…不管帝君去了哪里,我都会在璃月等着帝君回来。”

应达在一旁偷笑:”……怎么只有伐难你在等着帝君,我可也在等着帝君呢。”

伐难连忙道:“。…对,还有应达,还有浮舍大哥和魈他们。”

见到伐难那不好意思的表情,应达就是放声大笑。

西乡笑了笑,他抓起伐难的手,伐难往后缩了缩,可能是觉得自己的手太过于难看。

以人类的视角看,那只手确实怪异,完全就像是野兽的爪子。

而伐难在战斗时也正是凭借着这一双利爪,撕碎了不知多少敌人的身体。

不过西乡握的很紧,不让伐难逃离,他侧过头来看向影道:“………。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以后估计是没时间陪你了。”

“……今日本想和影你去转转稻妻城,现在虽然多了两个拖油瓶,不过人多也热闹一些。”

影昂起头来,她容颜清冷,迈开一双长腿道:“……。那就走吧,我也好久没有看看稻妻城了。”

“………。虽然从三奉行口中知晓如今稻妻情况,但身为姐姐的影武者,既然姐姐没有时间,身为妹妹的我也应该代她巡视稻妻。”

影心中有些不舒服。

倒不是伐难和应达的到来让她生气,而是西乡即将离开让她感到一阵茫然。

雷电真寻求的是当下的幸福,早已为未来的离别做好准备,对雷电真而言,变化就是永恒。

但影和自己的姐姐完全不一样,她不喜变化,更愿意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停留在自己最幸福的一刻。

因此她最是厌恶离别,厌恶离去,也厌恶那不可知的死亡。

若是所有人都离她而去,影一定会彻底封闭自己的心,变成一位孤独的神。

影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生活会出现变化。

但是西乡420的离开,让这份永恒出现了改变,让影徒然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其实一切都在改变,甚至就连她也与过去完全不一样,在不知不觉中成长成熟。

西乡看着影的背影,他并没有说什么,他本就不是多愁善感的人。

如果西乡愿意,他的确可以自我欺骗,就这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再去管其他。

温柔乡虽是英雄家,但西乡自己并不会真让自己陷入那份温柔的坟墓里。

他还有许多事要去做,他还有着自己至高的追求。

不过今天,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陪着影转一转这稻妻,嗯,还有两个突然而来的小跟班。

西乡拉着伐难的手跟在影的后面,应达也是连忙跟上。

两位夜叉在那窃窃私语。

“帝君说要离开,却是不知要去哪。”

伐难语气还是有些愁绪。

应达倒是洒脱:“……帝君自是有大事要去做,我们何须去探寻。”

“…。…我们夜叉要做的就是遵守与帝君的契约,将那魔神留下的怨恨消除,守护璃月直到天荒地老,直到帝君归来!”

听着应达的话,伐难觉得却也如此,她用力一点头,忧愁不在,整个人再次变成了那个无忧无虑,活泼灵动的温柔女孩。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一百章《日在天守阁》,影的心动

稻妻城中人来人往,提瓦特大陆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

天守阁的樱花常年盛开,但是天守阁外的稻妻却正是秋季。

枫叶开满稻妻城的街道与角落,有着与春天不同的美景。

“帝君帝君,你来尝尝这个。”

伐难与应达牵着手,走在稻妻城中,满脸笑容的看着不同国家的文化风景。

过去几十年来,她虽然也和应达来过稻妻几次,但那几次就是见见西乡,没待多久又是回到璃月。

对这稻妻民间,两个夜叉其实是没有逛过的。

虽然说着现在休息所以偷懒出来玩耍,但不管是伐难还是应达,她们对自己的工作都很上心。

两位夜叉根本就不会在外面久待,就会回去璃月继续完成与摩拉克斯的契约。

有的时候西乡都觉得摩拉克斯简直就是个大资本家,靠着一纸契约,让仙人们为他工作几千年,从不停歇。

伐难与应达都是用了仙法,遮挡了自己夜叉与人类不同的外表,否则这走在街道上早就成了被围观的人。

伐难一双夜叉的利爪上拿着各种小吃,满足的品尝着不同于璃月的美味。

她笑嘻嘻的来到西乡身前,手中捧着一个小点心。

点心是放在枫叶上的,看起来非常的精致。

地理环境会影响到人类的文化,稻妻因为面积小物资并不丰盛,因此在吃食上量都很小。

也因为量小,这里的人就会在外观上进行琢磨和研究,以至于稻妻的食物看起来都非常的有艺术感。

璃月就全然不同,璃月因为地大物博,美食有着各大菜系,有追求精致的,也有追求豪放的,甚至各种大杂烩也比比皆是。

而要说仪式感,璃月的确就少了一些。

西乡用木叉夹起那一块小巧的食物放入嘴中,在咀嚼咽下后说道:“……味道还可以,就是太甜了~、。”

伐难眼中亮晶晶的,她若有所思道:“……原来帝君不喜欢吃太甜的,我倒是比较喜欢吃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