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79章

作者:朱之月

影望着两人背影消失在眼中,喃喃低语。

狐斋宫这时收回视线,她听到影的低语,点头道:“……。今日的将军和帝君却是和以往不同。”

“……不过将军和帝君之事,我们也不必置喙,想来以两人能力,早已有了决断。”

雷电影也赞同狐斋宫的话,认为不管是什么事,西乡和姐姐都能应对。

如果说过去的雷电真在武力上不足,需要她这位妹妹,那么现在有着璃月帝君支持,她最大的短板也已经不在。

这样的一对夫妻,又有什么能够难的了他们?

想到这里,雷电影不但没有平复下心情,反而愈发惶恐,她总觉得姐姐和姐夫是在瞒着自己什么。

同时影也终于是发现了自己这份不安心思的由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变的没有用了。

过去的雷电真需要她的武力来做定海神针。

但如今的雷电真有了丈夫,不再需要她这位妹妹。

至于自己的姐夫,他身为璃月帝君,可谓是文成武德,就更不需要她这位影武者了。

尤其是影也知道自己为人木讷,在许多事情上不懂得转圜,做事太过于粗糙,少了细节。

而雷电真却关注细节,不论大事小事都能一并解决,哪怕是稻妻这么一个庞大的国家,也治理的井井有条,可以说是最好的贤内助。

但自己有什么呢?除了这一身蛮力,就什么都没有了。

甚至就连狐斋宫都有着一手好厨艺,还懂得各种妖术仙法,擅长礼仪祭祀,每年稻妻重大的祭祀之事都是由她负责。

而自己呢?做的饭不好吃不说,那些复杂的东西就更不懂了。

突然发现自己一无是处的雷电影,陷入了迷茫之中。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原来却只有我没有姓名!

狐斋宫见到影突然情绪失落,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想必是影又钻了什么奇怪的牛角尖。

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做什么事都有些偏执,很少去听人所言,直到自己在发现犯了错后,又潘然悔悟,改正自己错误。

所以用难听的话说,雷电影不知变通,但用好听的话说,她又会承认错误,虚心受教。

人心最是复杂,魔神的心亦是如此。

狐斋宫心思百转,知道有些事她说不明白,也只能由影去自己悟通。

“影,我先回鸣神大社了。”

狐斋宫起身,收拾着草坪上的东西道。

“嗯。″影低声应了一声,她依然跪坐在樱树下,看起来颇有些萧索。

“小千代,和我一起去鸣神大社吧,晚上我给你做些好吃的。”

见到御舆千代还坐在那里有些看不清形势,狐斋宫就是笑着招呼道。

一听有的吃,鬼族少女立刻起身,跟上了狐斋宫,笑声清爽道:“……狐斋宫,你等等我。”

虽然身为鬼族大大咧咧,但御舆干代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如今一听狐斋宫这么说,立刻就是跟着狐斋宫跑了。

四周陷入安静,影抬起螓首望着落英缤纷,脑海中又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打赏EE 分享举报LO 评论

第九十七章雷电真:我们一起养只狐狸当宠物

雷电将军一双贝齿咬着下唇,那沉鱼落雁、出尘脱俗的玉容昂起,眼中娇媚。

她穿着一袭轻薄纱衣,蜂腰似柳,形成一道完美弧度,那曼妙凝脂的肌肤上更是泛着妩媚光泽。

窗外乌云将皎皎月光遮掩,似是连月亮也不敢去窥探鸣神的美貌。

烛火渐渐平息不在晃动,雷电真跪在身后,一双欺霜赛雪的玉手按着西乡的肩膀,或者握成小拳头轻轻的锤着他的背。

虽然西乡并不如凡人那样需要这样的方式放松身体,但既然是鸣神爱意,他也就甘之如饴。

“夫君大人可是已有了离去之心?”

天守阁将军的闺房中静谧良久,雷电真才是柔声说道。

虽是在问询,但雷电真说的话却很肯定。

作为西乡枕边人,两人一起生活了数十~年之久。

雷电真不敢说已经对西乡了如指掌,但西乡偶尔露出的情绪她也能很快察觉到。

即使西乡每日来和影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但西乡毕竟没有和影坦诚相待,两人之间总会保持着一份姐夫和小姨-子之间的尊重。

自然的,就算与西乡相处时间更长,但要说对西乡的了解,还是雷电真更亲近。

“你察觉到了?”

西乡闭着双眼享受着鸣神的按摩,他开口说道。

“在数十年前,在我们成婚后不久,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夫君大人你的离去之意。”

“……你不属于稻妻,甚至不属于璃月,但你到底属于哪里,我也不知。”

“数十年来,我一直以为我能渐渐的了解夫君,但随着与夫君大人相处日久,反而让我觉得你愈发神秘。”

“…。…。我并不是一个追根究底的人,也不如普通女人那样会自怨自艾。”

“就算夫君大人离我而去,我也只会对你挂着思念情绪。”

“……但不管夫君大人你要去哪里,都请记得在这稻妻幕府,有一位妻子在等你归来。”

“我只希望这小小的天守阁中,能永远成为夫君大人你回忆安宁的港湾。”

雷电真一双玉臂从背后搂住西乡脖颈,娇躯靠在他的背上,檀口微张,带着些许的遗憾和忧伤,在西乡耳边轻轻诉说。

“这就是你的’永恒’吗?真……”

西乡握住雷电将军的手,温声说道。

“是啊,这就是我的永恒了,我虽放眼未来,但也只争朝夕。”

雷电真俏脸埋在西乡背上,轻声细语。

西乡沉默了一下,毕竟这是与自己朝夕相处了数十年的妻子,西乡还是告诉她道:“…。…。你早已知道我不是魔神,实际上我甚至不是这个世界,不是这个提瓦特大陆的人。”

听到西乡的话,雷电真没有任何惊讶,她浅笑道:“…。…见到那暗之外海,见到虚假之天,我早就怀疑世界之外还有世界存在。”“……而在见到夫君大人,知晓你不是魔神后,我就已然猜测你是否来自世界之外的某地。”“如今我也只不过是验证了当年的猜想,那么夫君大人你是要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去了吗?”

听到雷电真的话,西乡摇头笑道:“……属于我自己的世界?其实我连自己的世界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啊,也只不过是浪荡在这诸多世界,不知路往何方的人罢了。”雷电真抱住西乡的头,柔声道:“……。原来夫君大人是个可怜的流浪儿啊。”

西乡不满道:“。…怎么能说是流浪儿,这话太难听了,你应该说我只是在各方世界四处旅行。”

雷电真咯咯咯的笑出了声,笑声柔美,“……是是,夫君大人只不过是个旅行者,不是什么流浪儿。”

停顿了一下,雷电真声音愈发柔软,“。…那岂不是正好,若夫君大人旅行累了,那便回到提瓦特,回到幕府天守阁。”“……。我啊,永远会在这里等你,这便是我的永恒!”

天守阁中一片安静,只有淡淡温情脉脉,良久之后西乡开口道:“……你真是太过于温柔,让人流连忘返不愿离去。”“……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家,倒也没错。”

雷电真轻声笑道:“………夫君大人夸我温柔,我可是高兴的很。”

“呵,你不但温柔,而且还太聪明,像只狡猾的狐狸,我都怀疑狐斋宫的性格是不是跟你学的。”西乡哑然失笑。

雷电真嗔道:“……夫君大人怎么能说我是狐狸,我可不是狐族,而是堂堂雷电将军。”0……求鲜花……0“……不过夫君大人却也没说错,我倒是蛮喜欢狐狸的。”“……等以后啊,我一定养只小狐狸当做我们两人的宠物。”

两人说话间跪坐在了卧室中的椅垫上,穿着薄纱的雷电真为西乡和自己倒着酒。

他们根本不用睡觉来休息,也只是喝着小酒,说着夫妻间的小秘密。

“狐族虽然如今数量不多,但总是有一些的,既然想养只宠物,为何不直接去养?”西乡接过雷电真递来的酒杯,一饮而尽道。

鸣神摇了摇头:“……。狐狸虽不少,但却没有符合我心意的,这主要看的是缘分。”

“。……等什么时候找到一只灵性十足的狐狸,我便养来当做宠物悉心教导,届时没准还能给狐斋宫去打个下手。”

……0.“狐斋宫总是抱怨当这个宫司太累,但稻妻需要鸣神大社的宫司,她也只能委屈的继续干这个工作了。”

西乡哑然失笑道:“………。想找到一只让你满意的狐狸,那可不简单,估计狐斋宫要继续在这个职位上干个几千年了。”

“咯咯~~这话可千万别让狐斋宫听到,否则她又要郁闷了。

雷电真掩着樱唇,半眯着一双秀丽的眸子,笑的花枝乱颤。

“有些事情,是我必须要去做的,我的离开本就是定局。”

“…。…不过我会记得在这稻妻之中还有一位妻子等待着我,终有一天我会回到这里。”

西乡神色一正,对着雷电真保证道。

“有夫君大人这句话就足够了。”

“……。我知夫君大人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你这么说,那你一定会回来寻我。”

“这一段日子,夫君大人你好好陪陪影吧,我那妹妹虽然有的时候木讷,但心思也是个敏感的女孩,她也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对影来说,她最讨厌的就是离别了吧。”

雷电将军轻轻一叹,她举起酒杯,高歌一曲:“在原行平——”

“欲去稻羽与卿别——”

“可托山松寄书帛——”

“即赴归来约!”

那是一首和歌,鸣神刚刚所做的和歌巾。

打赏自分享举报评论

第九十八章突然到来的水火夜叉

绚烂的晨曦洒在天守阁上,如同为其镀上一层黄金。

雷电将军穿戴整齐,她站在天守阁的窗边,眯着一双美眸望着外面,从这里能够俯瞰整个稻妻城。

“新的一天到来,又是要忙碌了。”

雷电真语气悠悠,倒也没有多少的疲惫,也没有日复一日总做一件事的烦躁,相反她乐在其中,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兴趣。

这就是雷电真的'永恒’,永远的追逐当下,寻求一时的欢欣。

在雷电真身后,西乡系好了自己衣衫的扣子,和式的榻榻米上床铺凌乱,这些到时候会有天守阁的侍女来收拾。

他见着那穿着樱色和服,手持阳伞,腰悬长剑的美丽背影,就是笑着开口道:“………你这是又要去和三奉行打嘴仗了。”

雷“四二零”电真听见西乡言语,她俏丽的身姿转过身来,眨着一双秀丽的眸子道:“………是啊,希望今天三奉行的人不要给我找一堆头疼的麻烦。”

西乡摇头道:“…。…人类就是如此,到了和平时便争权夺利,仿佛为了权力能够放弃一切,出卖一切。”

“…。…但真等到危机时刻,人类又会团结一心,忘记曾经的敌意,众志成城的合作。”

“所以有的时候对人类而言,战争也是好事,只有在战争中尝到了苦,他们才能在接下来的日子安静一些。”

雷电真叹息道:”…。…人类就是如此矛盾,然而我依然爱着他们。”

西乡漫步走到雷电真身旁,他撩起鸣神的发丝放在鼻尖闻了闻,突然说道:“…。…。我执掌衰老,能见到命中注定的死亡。”

“……我在你那‘永恒’之上,看到了死亡的降临。”

雷电将军怔了一下,她面露忧愁,忧心忡忡道:“……若我逝去,不知道影要多么的伤心了。”

“……她所追求所避免的,正是这离别的苦痛。”

西乡讶然道:“……知道自己可能会死,你便如此淡定?”

雷电真掩嘴一笑道:“……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永恒’,万事万物皆会迎来死亡。”

“。……况且魔神亦是会被磨损,当磨损到极限时就会失去一切的理智,那个时候的魔神又与死亡何异呢?”

“所以我才追求当下之事,虽竭力避免死亡的到来,但死亡若真的来到,我会遗憾,但也会直面于它。”

西乡沉默片刻,笑道:“……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好了,今早耽误的时间有些长,估计三奉行的那些人都在外面等急了。”

“……。快去忙自己的工作吧。”

雷电真吃吃一笑,妩媚的瞥了西乡一眼,慵懒道:“……还不是夫君大人不让我穿衣,才是闹到现在。”

西乡拍了她的屁股一下,让雷电真娇呼一声,往前踉跄两步,神色幽怨。

“快去忙你的事吧。”

西乡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