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78章

作者:朱之月

见此,西乡哈哈大笑一声,影坐在一旁那平静的容颜也是露出一丝莞尔。

御舆千代平常当然饿不到,不过想要吃到狐斋宫亲手做的美食那就机会很少了。

也只有在面对西乡这位璃月帝君还有真与影两位鸣神时,这位鸣神大社的宫司才会亲自下厨。

不得不说,狐斋宫的手艺极好,她所做的糕点,亦是影最爱吃的食物。

见到御舆千代在那满口的往嘴里塞,西乡也是放缓了动作,让这鬼族小丫头多吃一些。

御舆千代在西乡等人眼中,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这时,一阵香风飘来,雷电将军穿着樱色和服,手持纸伞,婀娜多姿。

那一张如花似玉,琼姿花貌的娇美脸蛋上挂着温润柔和的笑容。

见到几人在那笑闹,她脸上笑容愈发温柔,脚步也是加快。

伴随着一阵香气飘飘,西乡眼角余光就见到雷电真已然跪坐在了他的身旁。

两人身体挨着极近,几乎就是肌肤贴着肌肤。

虽有那一层衣物阻隔,但却依然能感受到鸣神的肤质柔软娇嫩。

“政务忙完了407?”

西乡笑着倒了一杯酒,举起那琉璃玉的小巧酒杯,递到了雷电真那水润娇嫩的樱唇前。

这玉唇数十年来西乡自然是品味过无数次,满口留香。

雷电真也不羞怯,她螓首前探,轻柔的将西乡递到自己唇边的美酒喝下。

随即西乡拿起一旁的手帕,为幕府的将军大人擦了擦嘴角。

一旁的影见此欲言又止,想要说那手帕她不久前刚刚擦了汗。

不过影还没出声,雷电真就似有所觉,疑惑道:“。…这手帕上怎么有奇怪味道?”

“那是你妹妹留的汗,人们都说香汗淋漓,我想这手帕应该是香的才对,莫非真你开始嫌弃你的妹妹了?”

西乡哈哈一笑,揶揄说道。

雷电真妩媚的白了他一眼,西乡就是喜欢逗弄她们姐妹。

身为姐姐的真面带歉意,对着一旁跪坐不出声的影道:“……。我并没有说影你身上有味道,我只是……”

真迟疑了一下,觉得这话越说越黑,干脆不吭声了。

影在见到自己的姐姐后,又是变成了那个木讷的影武者,坐在一旁也不吭声,完全没有了和西乡独处时的活跃。

狐斋宫看看姐姐又看看妹妹,美眸一转,掩嘴轻笑。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九十五章神里家不会是要送女儿吧?

狐斋宫看着这对鸣神姐妹,心下叹息。

虽然姐妹两人依然关系很好,没有任何的恩怨龌龊,但是她们两人在一起时关系却总让人觉得有些异样。

即使身为姐姐的真依然疼爱妹妹影,作为妹妹的影也尊重敬仰自己的姐姐。

但她们两人之间,就是有着一种奇妙的不和谐感,仿佛回不到过往了。

狐斋宫不着痕迹的看了西乡一眼,就是因为这位璃月帝君的出现,才是让这姐妹两人相比于过去,多出了一抹难以看清的隔阂。

不过狐斋宫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甚至觉得这对真与影来说是个好事。

以前的雷电真太疼爱妹妹,总是把影当做没有长大的孩子去照顾,但实际上那时候的影早已带兵出征,征战四方。

而雷电影也过于尊重自己的姐姐,以至于总是显得木讷不去思考,所有的事情都由真来决定。

这种情况多了就恶性循环,让雷电真愈发觉得妹妹尚小,也让影愈发依靠姐姐,不懂自己去思考问题。

而如今已然不同,最主要还是影出现了变化,她开始慢慢的学会了独立思考,甚至在有些地方会与自己的姐姐反驳。

而更加成熟的真自然也看到了妹妹变化这一点,也就渐渐的不再把她当孩子去给她做决定,而是进行双方的商讨。

这并不符合雷电影所遵循的永恒之道,这位鸣神的影武者更希望的是千万年来无有变化,此方为她的永恒。

而雷电真则认为万事万物都在随着时间改变,唯有在运动之中寻求当下的最优解,关注须臾之事,才是她的永恒。

姐妹两人的‘永恒’实际上不分高下,因为那是哲学的范畴,没有对与错。

而为这两位稻妻鸣神带来改变的,却正是这位璃月的帝君。

狐斋宫思索之间,御舆千代却涨红了脸,努力将塞满嘴的糕点咽下,脸颊微微泛红对雷电真行礼道:“。…将军大人~、!”

雷电真微微颔首,笑着对御舆千代道:“……。小千代不要着急,这些糕点都是你的。”

一句话,让鬼族少女更加讪讪,她总是想要表现的自己已经长大,不在是个孩子。

尤其郁闷的是,天守阁中的众人,依然是把她当做一个孩子看待。

看到御舆千代的小表情,雷电真偷偷的笑了一下。

她抿了抿唇,若有所思道:“…。…。这杯酒,是社奉行神里家的吧。”

西乡点头道:“……是神里家供奉的酒,看来最近社奉行的神里家情况并不好。”

“……你这位将军最近如此忙碌,也是因为政事的繁杂吧。”

雷电真点头赞道:“……夫君不愧曾执掌璃月,让璃月百姓爱戴,这对政治的敏感,远非一般人所能有。”

“……正如夫君大人所说,如今幕府三奉行互相攻讦,每天都在勾心斗角,让我头疼不已。”

“最难办的是,三奉行虽然在内斗,但却也对稻妻,对我这位将军忠心耿耿,这让我很是为难,不知要如何是好。”

雷电真神色有些忧虑,为这麻烦的政事而烦躁。

政治不是单纯的靠武力就可以解决的,那涉及到民生。

除非雷电真能不管稻妻人民生活,才能以强势压迫,否则的话就算是身为将军的她,也要维持好政局稳固。

稻妻虽然不比璃月大小,但也是一个国家,雷电将军一人根本无法治理到每一个角落,自然就需要官员体系。

这也是三奉行以及璃月七星的由来。

“我与夫君大人也已结婚数十年,到得如今三奉行的当家人已经是第三代。”

“…他们没有经历过魔神战争,也就没有了当初的团结,在这和平之下,自是追逐权力。”

雷电真颇为头疼的说道。

这些三奉行的人虽然内斗,但却也将自己的本职工作做的很好,她这位将军找不到借口惩戒。

虽说作为雷电将军的她完全可以莫须有,然而政治就是信誉,若是她这位将军不管不顾,随意挥洒自己的权柄。

稻妻与三奉行的确不能反抗将军,但于此带来的后果就是稻妻人再也不会思考其他,只会思考将军所想,没有了办事的动力。

长久以往,稻妻自然便是一片浑水,陷入麻木死寂,人民也就生活困苦。

只有让稻妻人发挥主观能动,让政局活跃起来,才能让国家发展。

正是理解这一点,雷电真才只能以政治的手段来平衡三奉行。

要说也就是雷电真太过于在乎稻妻,才会束手束脚。

想到这里的西乡看了影一眼,如果是影身居将军职位,估计她才懒的思考那么多,绝对是独断专行,不理会所谓的政治规则。

作为神明当然可以任性,但如果真由影来统治稻妻,短时间内估计还没什么,时间长了后整个稻妻自然民怨沸腾。

见到西乡目光,影也是有些奇怪,不知姐夫为什么要这样看自己。

敏锐的影也能察觉到,西乡看着她的目光中全是玩味,这让她有些郁闷。

影不动声色,只是仔细的听着姐夫与姐姐之间的谈话,听他们说着政治上的一些事。

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些东西,身为武者的她更愿意雷厉风行,当断则断,但影也是努力学习。

这也是西乡给她带来的影响,在怎么不喜欢的东西,只要有用就必须要去学。

“神里家知道我喜欢他们家族酿造的酒,为了讨好我,才是将这酒封禁,只允许供奉天守阁,就连自家人都不允许喝。”

“……看来社奉行在天领奉行与勘定奉行的打压下,日子是越来越不好乓。”

“神里加才是希望能通过我这位将军丈夫吹一吹枕边风,(吗的赵)好得到你这位将军支持。”

西乡虽对稻妻政局没有过深了解,但是在诸多世界他都执政一方,玩弄政治阴谋不在话下,一下子就是理解了神里家的想法。

“若不是我乃是将军的丈夫,他们估计恨不得要把女儿嫁过来吧。”

西乡腹诽说道。

雷电真偷偷一笑,说道:“……从影卫那里得到的消息称,神里家还真有过这样的打算。”

西乡哈哈一笑道:“……还好社奉行的神里家不算太傻,若真做出这蠢事,岂不会惹的你这位将军大怒。”

雷电真娇嗔一声道:“……夫君大人说的哪里话,简直是把我当做了善妒的女子。”

鸣神温柔笑着,娇躯却是一软,被西乡搂住腰肢,你侬我侬。

两人那打情骂哨的样子落入影的眼中,让她心思有些乱,但表面上依然假装云淡风轻。

打赏分享举报0 评论

第九十六章姐目前犯

西乡怀抱着鸣神,感受着其纤细柔软的腰肢,以及那若有若无的曼妙娇躯。

雷电真靠在西乡怀抱里,这时叹道:“……若不是夫君大人不喜这些政事,我到真希望夫君大人能为我排忧解难。”

西乡闻言笑道:“……我若参与稻妻政事,就不怕我将你架空?”

雷电将军莞尔一笑,“……我又不贪恋权力,只希望稻妻人民能生活的更好。”

“……之所以设立三奉行并且保持他们的平衡,也是为了稻妻百姓。”

魔神与人类终归不同,魔神从不在乎权力如何,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子民生活。

若有人能让他们的子民过的更好,这些魔神甚至并不在意放弃自己的地位。

不过西乡可不上雷电真的当,他笑着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这人可不喜欢去参合那些事,除非是特别必要。”

“……我啊,倒是更喜欢和影一起,一天到晚无所事事,每日练练武艺,望望晨光与夕阳的美景,可不愿烦恼加身。”

这样说着的西乡左手突然伸出,握住了跪坐在一旁407平静垂目的影的手。

雷电影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想要把手从西乡面前收回来。

然而西乡用力太紧,她稍稍拽了拽,发现自己用不上力,只得低下头去,却根本不敢去看姐姐。

雷电真见着西乡握住自己妹妹的手,她神色玩味,轻声笑着:“……夫君大人在我面前与影这样亲近,就不怕我吃醋吗?”

听她这么说,影终于是心下慌乱,这一次用的力气大了一些,将手从西乡掌心中收回。

“真,我……”

影正准备解释什么,西乡却是道:“……将军刚才还说自己不是善妒女子,怎么现在反而一副吃醋的样子了?”

雷电真神色一怔,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反而成为了西乡借口,她面带温柔笑容,轻轻的捶打了西乡手臂一下,无奈道:“…我这也算是作茧自缚了。”

“不过我事务繁忙,无法一直陪着夫君,有影在夫君大人身旁作陪,我心中愧疚也是稍减。”

“……我们姐妹两人本就是一体,有影陪着夫君,也就相当于是我陪(ajea)着你,你说是不是,影?”

雷电真浅浅一笑,对着影眨了眨自己美眸。

雷电真虽是雷电将军,但却也是个稻妻的传统女子,在她看来身为妻子的自己却因事业不能顾虑家庭,在稻妻文化中是非常失格的。

不过她把妹妹也是当做自己,有妹妹陪伴,才是勉强让她心中不会那么不安。

“真,你怎么也和狐斋宫一样喜欢胡言乱语。”

雷电影瞥了自己的姐姐一眼,心下烦乱。

“嘻,影你还是那么冥顽不化……。算了,今日我难得没有理会政事,有时间陪在夫君身前。”

“……。影,那我便先将你姐夫借走一下。”

雷电真轻声笑着,她站起身来,拉着西乡起身。

雷电影眉头一皱道:“……什么叫做借走,真你本就是姐夫的妻子,这种话又何必对我说。”

雷电真定定的看了自己妹妹几秒,轻柔一笑,挽上了西乡手臂。

她伸手一招,将梦想一心挂回自己腰间,打着纸伞在头顶,又对影咯咯咯笑着挥了挥手,两人踩着一地落樱,往园林深处远去。

“姐姐和姐夫今日有些奇怪,总觉得他们要离我而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