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77章

作者:朱之月

她心中感慨,如果这就是自己所期待的永恒就好了。

微风吹拂着漫天樱花,两人就这样安享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踩在了青草间。

声音虽然轻微,但却打断了这份安宁平和。

不远处,一位身穿巫女服,有着一头苍白发丝,笑容温和的狐女正端着餐盘走来。

在狐狸的身旁,还有着一位身材纤细,长发如瀑,面容略有稚嫩的鬼族少女。“狐斋宫还有小千代……”

影微微睁开美目,她侧过头来,露出完美的侧颜,轻声喊着来人的名字。“我打扰到你们了么?”

狐斋宫眸子中闪过一抹狡黠,歪了歪头轻笑问道。

影摇头。

“影啊,我现在都要怀疑了,到底是谁与帝君结婚,我看根本就不是真结婚了,而是你结婚了才对。”“……不过你们姐妹共为鸣神,是谁结婚到也都无所谓。”狐斋宫掩着唇咯咯咯的笑出声,眼神中满是玩味。

影面色稍有一丝羞赧,斥声道:“…。狐斋宫,休要胡说!”狐斋宫这话,简直就如她抢了姐姐的丈夫一样。“是是是,我不说了。”

狐斋宫拉长了语调,笑吟吟的说道巾。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九十三章狐斋宫:不知影的味道如何?

“是狐斋宫啊,今天又是做了什么好吃的?”

正躺在影丰润大腿上的西乡睁开眼,他缓缓起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就是看向那只狐媚子。

“这是我新学的糕点,叫做水信玄饼,是稻妻一家店铺不久前刚刚发明的,其不但外观好看,而且味道也不错。”

“…。…这可是小女子的第一次,还望帝君先来品尝。”

狐斋宫露出一副羞怯的样子,媚眼如丝。

“你们狐族是不是都像是你这样,总是喜欢勾引人?”

西乡摇头笑道。

“帝君这话可是伤了整个狐族的心,怎么能说我们狐族都是这样性格呢。”

“……况且,我也并没有勾引人,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狐斋宫用手轻轻遮掩樱唇,嬉笑不已。

这个鸣神大社的宫司就“四零七”是这样的性格,既有着和雷电真类似的母性温柔,又有着如邻家女孩一样的调皮捣蛋。

“我可没有说错话,想必下一任的鸣神宫司,绝对也和你一样,是一只勾人的屑狐狸。”

西乡眉头一挑说道。

“下一任宫司?我倒是希望赶紧有人能继承我这位置,天天在神社里忙来忙去真是太累。”

“…。…。要是有人能接我职位,我也能退休了。”

“不过如今白辰大人的子嗣已是越来越少,我们狐族也渐渐失了灵性。”

狐斋宫轻声一叹,语气有些难受。

她口中的白辰正是她们稻妻狐族的先祖,最古老的狐仙。

甚至那狐仙之古老,还在稻妻鸣神之前。

不过就算是魔神都要面临磨损,那狐仙在这么多年后也被磨损的精神失常,早就逝去。

而白辰的子嗣也是流传下来,狐斋宫就是那位狐仙的后代之一。

“不说这些事情,帝君快来尝尝这水信玄饼。”

“。…这饼是用琼脂、白凉粉、冰粉以及吉利丁制成,味道还好说,但这漂亮外形我可是学了好久才学会的。”

狐斋宫语气颇有些得意。

她端上盘子,盘子上盖着几片绿叶,将绿叶摘下,露出了水信玄饼的真面目。

那像是果冻又像是琥珀,透明如琉璃的圆冻里竟然有着山水画,樱花、树叶、假山应有尽有,放入世外桃源。

与其说这是甜品,不如说是艺术品。

西乡见此就是赞道:“…。…你这手艺,绝对超过这道甜品的创始人了。”

普通人就算手艺在精湛,也做不到狐斋宫这样将一副山水画都放进一块不大的透明糕点中。“嘻嘻,承蒙帝君夸奖。”狐斋宫眸子温润的娇声笑着。

“你为学这甜品付出了什么代价?既然是人家新发明的不传之秘,想要学来可是不容易。”西乡走到草坪间坐下,狐斋宫早就置放好了餐布,将一道道甜品放在桌布上。“付出的代价也简单,我只是答应那师傅不会将此项手艺教给别人。”

“……。而且我还答应他以鸣神大社的名义,帮他宣扬这道甜品,并告诉他这甜品精致,未来恐怕会成为稻妻的经典点心。”“我这鸣神大社宫司的信誉还是有的,对方一听就是高兴的教我了。”

狐斋宫柔声说道,在将点心放好后,她又是从怀中掏出一个酒壶:“……。这是神里家用特殊手法酿造的酒。”“……上次帝君说他家酒酿造的不错,神里家就将这酒当做宝贝,除了供奉天守阁外,外人谁也不给喝了。”狐斋宫拿出酒杯,为西乡斟酒。“神里家到都是聪明人。”西乡接过酒杯开口道。

“社奉行虽然只是掌管祭祀与文化,看似权力比不得天领奉行与勘定奉行。”

“……。不过神里家却也借此游离在政治之外,不像是另外两大奉行那样有这么多麻烦事。”

“只要将军不下令,那三奉行就是地位平等,某种程度上说,社奉行的神里家反而能借此超然物外。”狐斋宫自然也对稻妻政事很了解,她柔声笑道。“当然,若是帝君你下令也是一样的。”鸣神大社的宫司又是娇笑。

西乡虽然是璃月帝君,但他也是将军的丈夫,代表的是璃月与稻妻的外交关系。

如今稻妻与璃月展开通商,有着璃月港口作为倚靠,稻妻的商人也是游走世界各地。

稻妻物质匮乏,但也有一些特产,借着璃月商道倒也让稻妻人摩拉的收入大增。

比之数十年前,稻妻人民的生活也更加的好0……

如今稻妻与璃月就如蜜月期一样,自然的西乡这位娶了将军为妻的璃月帝君,在这稻妻有着很大的威望。

更遑论西乡还是海祗岛的高天大御神,海祗岛与其说是稻妻的一部分,不如说更像是附属国,听从幕府指令但也有自主权。

海祗岛人如今占据海祗与八酝两座岛屿,擅采珍珠的海祗人,也是借着稻妻与璃月的商道,将自家珍珠卖到世界各地。

相比于数十年前刚从渊下来到渊上,海祗人的生活变化已经天翻地覆。

“听狐斋宫你这么说,那下次若是神里家犯了错,我便找个机会撤销社奉行,把神里家都贬为奴隶吧。”

西乡开着玩笑说道。

狐斋宫狐耳颤动了下,妩媚的白了西乡一眼道:“……。那神里家的族长,就要跑来天守阁抱着您的大腿痛哭流涕了。”

“这和我可无关,全是你这位鸣神大社的宫司做的孽。”

西乡哈哈一笑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帝君可不要血口喷人。”

“……好啦,您快来尝尝我这做的玄饼味道如何。”

狐斋宫左手端着餐盘,右手拿着木质的叉子,就这样不避嫌的凑到西乡身旁,将那甜点扎在木叉上,递到了西乡嘴边。

西乡也不在意,一张口就是把狐斋宫喂到自己嘴边的甜点吃下。

“帝君,味道如4.0何?”

狐斋宫笑吟吟说道。

“味道很好。”

西乡点头说道。

“哦?那我这点心,比影的滋味又怎样?”

狐斋宫揶揄的看了雷电影一眼。

“这和影有什么关系?”

西乡哑然失笑。

狐斋宫一双狐媚子眼四处乱瞄,咯咯咯的笑着:“……人们都说秀色可餐。”

“……。我这水信玄饼味道在好,也比不过影的腿上肌肤娇嫩,您要不信,下次可以对着影咬上一口试试。”

这狐狸心地善良,但就是管不住身为狐狸的那狡黠心思。

“狐斋宫,讨打!”

西乡还没什么反应,影已经是抓起了梦想一心,用刀背往狐斋宫打去。

狐斋宫连忙逃开,但又哪躲的过影的手中之刃,没多久就是连连告饶。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九十四章雷电真:影,我不是嫌弃你!

樱花园中一片欢声笑语。

远处,笹百合坐在一张轮椅上注视着这一切,神色安然又带着点点回忆。

这位稻妻曾经的大将这时候看上去老态龙钟,以天狗的寿命而言,其应该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就露出这样的疲态。

不过自从那次大战后,受了重伤残疾的他无法在上战场,心中的抑郁亦是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影响,才是变成了这样。

笹百合心中也没多少怨恨,毕竟战场之上刀剑无眼,不要说是重伤残疾,哪怕是直接死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还能留下性命活到现在,已经是幸运了。

况且当初在八酝岛,将他变成残疾的乃是奥罗巴斯,如今那位魔神也是陨落,就算是想要去报仇,他也无处可报。

如今的稻妻和平,百姓安居,将军大婚之后,稻妻与璃月又是交好,哪怕是曾经的敌人海祇岛也在名义上归幕府统治。

这样的结果便是鸣神所追求的,是09稻妻人所追求的,就算笹百合在怎样有私心,他也不愿去破坏如今的美好和平。

而且他也没有什么私心。

除了最开始时有些不习惯再也无法飞翔,无法走路的残疾生活外,随着时间推移,如今的笹百合也渐渐的习惯。

人类总是善忘的,数十年过去,人类也已经过了两代人,对于他这位曾经能征善战的大将,也只在一些老年人中还记得。

如今的他,也快成为稻妻书本上的人物了。

不过人类虽然善忘,但天狗这个种族寿命悠长,还是记得他的功勋的。

作为曾经稻妻的大将之一,笹百合在天狗部族中颇有威望,哪怕如今已经残疾,依然有许多女天狗对他有好感。

现在的笹百合便是领着幕府津贴,过着娶妻生子后的退休生活,也算是为人口不多的天狗一族添砖加瓦。

对笹百合而言,这样的结局对他已经足够美好。

就这样凝望了远处的欢笑声半晌,笹百合摇了摇头,操纵着轮椅走开。

他不愿再去加入其中,也不想在让影还有狐斋宫她们看到自己。

作为那场大败中唯一的存活者,笹百合明白自己的存在其实很容易引起海祇岛与鸣神岛的仇恨。

所以就算是雷电将军,也默认了他就此隐退,尽量消失在人们视线中。

幕府也不会忘记他的贡献,他以后生活也自有幕府为其保障。

西乡往笹百合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其他人或许不知道有人注视,但西乡的灵觉很轻松的就是察觉到了。

见那天狗离去,西乡也没有说什么,作为执掌衰老,操纵死亡的恶魔,西乡能够看到那天狗的命定之死。

正常来说,这只天狗应该在数十年前就死去了,但自己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命中注定的死亡,让他活了下来。

虽然那只天狗自己不知晓这一点,但他也应该感谢自己才对。

收回目光,西乡再次小口品着狐斋宫做的美食。

另一边,见狐斋宫告饶,打了她几下的影也是暂时放过了这只狐狸。

影再次坐回西乡身边,她跪坐在餐布上,双目低垂,显得很是安静。

这时,西乡察觉到有灼灼目光望过来,他抬起头看去,就见到御舆千代一直盯着他的嘴,口中还咽了口唾沫。

这个鬼族小丫头年龄不大,相比于其他人,她在稻妻也没什么名声,整个魔神战争因为年龄关系,她也几乎没有参与。

不过御舆千代从小就在影还有狐斋宫的眼皮下长大,自然与她们亲近,关系也是极好。

“怎么,小丫头想吃?”

西乡笑看着御舆千代,这个长相颇为冷艳,但性格活泼的鬼族少女扭过头去,神色有些傲娇。

“不吃?不吃那就让我和影吃了吧。”

这样说着,西乡又是把已经不多的糕点送进了嘴里。

御舆千代终于是忍不住了,她转过头来,那一张颇有和风美感的俏丽容颜上闪过一抹羞赧,努力定着心神道:“。…谁说我不吃了。

语毕,她就是快速的用手拿起狐斋宫做的糕点,囫囵吞枣的塞到嘴中咽到了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