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76章

作者:朱之月

她一只腿盘起坐在姐姐的爱刀‘梦想一心’上,令一只穿着紫色长袜的修长美腿伸直,脚尖点着地面,努力让自己心如止水。

雷电影只觉得时间过的好慢,和她想象中的‘永恒'完全不一样。

打赏EE 分享举报LO 评论

第九十一章婚后生活,小姨子的陪伴

“叮叮当当——”

鸣神岛幕府天守阁的樱花园中,传来一阵金铁交鸣之声。

在那开满樱花的绿草茵茵下,两道身影正手持兵器互相交击。

雷电影身如幻影雷鸣,手持薙刀,满脸肃穆的与面前的西乡交错而过。

西乡则是把持着雷电真的梦想一心,太刀如羚羊挂角,和雷电影互相比试着武艺。

两个人都是没有使用任何的其他力量,仅仅依靠的只是纯粹的武艺比拼。

西乡没有用他的恶魔之力,雷电影也没有展现她的鸣神威光。

虽然西乡脑海中有着诸多恶魔战斗的经验,不过恶魔战斗的经验都是好勇斗狠,少了一些技巧。

而雷电影千百年来每日训练不辍,其武艺早已登峰造极。

因此仅仅只是比试武艺,西乡与雷电影也只是堪堪打个平手。

甚至在更早之前,西乡在武艺上都不是影的对手。

但有着这么一位鸣神数十年如一日给自己喂招,西乡单纯的武艺也已经是抵达了人的极致。

虽说西乡的力量本身并不在于这类武艺,但技多不压身,若是能让自己变的更强,西乡也是甘之如饴。

恶魔的力量虽然强横,但人类的技艺也不可放弃。

“好了,影,停下吧……在这样比试下去,我407们之间也难以分出胜负。”

“……。相比于磨炼武艺,我认为你更应该去研究一下自己所拥有的雷元素之力。”

“身为真的另外半身,同样为鸣神的你,真正的力量在于鸣神的权柄。”

“……你的武艺虽强,但这样的武艺也终有极限,想要在武艺上突破到更高的层次,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当然,我知道你不会放弃武艺,我也希望你能继续数百年、数千年如一日的继续磨练自己的技艺。”

“……或许终有一天,你能在武艺上抵达那未可知的境界。”

“但在那之前,为了保护真,为了能够更加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力量,我依然建议你花费时间去研究自己的权柄。”

西乡手腕一翻,以梦想一心将影的薙刀挡回,他抬起手来制止了影继续的攻击。

正如西乡所言,就算在这样战斗下去,两人也不可能分出胜负。

而若是西乡使用恶魔的力量,影又完全不是其对手。

自从与雷电真大婚,到得如今也已经有数十年的光阴。

不管是对如今的西乡,还是对身为鸣神的雷电真而言,他们对时间的观念都变的极其淡薄。

在这时间流逝下,数十年的光景也仿佛是刹那之间。

与雷电真结婚后,西乡也就没有回到璃月,而是在这稻妻住了下来。

对西乡而言,他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在这方世界久待,也可以缓慢的恢复自己的灵格力量。

当然最主要的是,西乡在这里也是为之后前往箱庭’做准备。

这数十年的时间,他一直在研究《阿维斯塔》,也在对这琐罗亚斯德教的世界观研究中,让他获得了第二个三千年的力量。

如今的西乡已经获得了琐罗亚斯德教一万两千年创世与灭世历史中的六千年。

这样的力量倒也勉强足够西乡进行自保。

虽说面对二位数的‘全权领域者’,仅仅只是六千年的力量依然不够。

但西乡自己也了解,现在的他最多也只能掌握六千年的《阿维斯塔》,想要更进一步,那需要西乡本身完全掌握恶神之母的灵格。

以他如今所掌握的力量,只要不直面'全权领域者’,就没有人能够击败他。

《阿维斯塔》第二个三千年的力量,已经足以超越普通的'模拟创星图’,让他在拜火教的世界观下立于不败之地了。

而若是真的直面了‘全权领域者’,西乡也能舍弃一些东西求得平安。

不过根据西乡从恶神之母留存的记忆中分析,他就算前往箱庭安全性应该也足够。

作为神佛的乐园,由修罗神佛们创造的箱庭本身,其实反而成为了桎梏这些神佛的(ajea)系统。

哪怕是真正的‘全权领域者’,在箱庭的系统下也要受到限制。

因为箱庭这个庞大的系统,本身就是为了诞生复数的‘全权领域者’而被创造出来的。

但有因就有果,在诞生了复数的‘全权领域’的存在后,那些存在也就反受其扰。

毕竟最开始,真正的宇宙真理只有四位,其他的宇宙真理皆是后天诞生。

数十年的时间,也让我在这个提瓦特大陆获得了回到箱庭,直面修罗神佛们的本钱。。…。…。那么也差不多是时候回到那里,夺回属于拜火教的灵格了!’西乡反手握着梦想一心,心中沉思着。

见到西乡在思考,影亦是收回了自己的薙刀。

在与西乡一起生活的数十年时间里,影也注意到了西乡的一些行为习惯。

比如他有的时候就会陷入深沉的思绪里,而这位璃月帝君到底在思考着什么,不管是影还是他的枕边人雷电真,都并不知晓。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鸣神姐妹也无意去探究西乡的秘密。

西乡为她们姐妹解决了魔神战争的弊端,光是如此就让她们心中感激了。

与雷电真签订契约的西乡,也让身为魔神的雷电真不再受到那天空岛的管辖,自然魔神战争的规则就无法落在其身上。

实质上,与西乡签订契约后的雷电真是无法成为‘尘世执政’的,真正的鸣神应该是雷电影。

不过这对姐妹自然不会争夺这无用的’尘世执政’的称呼,因此那象征鸣神的神之心一直是在雷电真的手中。

她们姐妹两人一文一武,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鸣神。

见到西乡陷入沉思,雷电影也没有打扰他。

她只是莲步轻移,迈开自己修长圆润的美腿,走到西乡的身旁坐下。

然后雷电影抬起螓首,迎着那美丽的樱花,注视着深思中的西乡,望着他的侧颜。

良久之后,西乡回过神来,他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影,带着歉意笑道:“…。…。刚刚我在想一些事,却是有些走神。”

雷电影轻轻摇头道:“……无妨,姐夫在战斗中没有走神那便足够,我虽不知你一直在思考什么,但那想来是对你非常重要的事。”影声音柔和,虽没有她的姐姐那样温柔,但在与西乡对话时,她也没有了那股如利刃一样的锋利感,反而像是一位渐渐成熟的女孩。

雷电真总要忙碌着稻妻各种麻烦的政事,因此在这几十年时间里,反而是‘无所事事’的影一直陪在西乡身边。

除了晚上之外,白天的时候影与西乡相处的时间,要比雷电真更加长久。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九十二章您到底娶的姐姐还是妹妹?

“影,过来休息一下吧。”

西乡对着影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雷电影抬起螓首望了望天,欣然道:“……时间到了,却是该休息的时候了。”这样说着的影漫步走到西~乡身旁。

她总是劳逸结合,该锻炼武艺时就锻炼武艺,该休息时就休息,从这一点上来说,雷电影其实不是那种性格过于执拗的人。“虽然出汗不多,不过还是出了点,你-先擦擦汗吧。”西乡将一张干净手帕递了过去。

雷电影接过手帕,声音柔和道:“……多谢。”

这样说着,她抬起素手,用那方手帕在自己的额头上擦了擦。

即使作为鸣神,即使不动用任何的其他能力,但仅仅只是与西乡武艺的比拼,也让她颇为耗费心神。

每一次与西乡练习时,影都是拿出自己全部的精气神。

倒也不是影的好胜心过强,而是对影而言,锻炼武艺时就要拿出全部意志,不能懈怠。

也因此,每一次与西乡对练结束后,她都会感到身心疲惫,但影却对这份疲惫甘之如饴。

那就像是长久健身的人,很是喜欢那汗流浃背的感觉一样。

从西乡与雷电真婚后的数十年来,雷电真不知有何感想,但对影来说这几十年却是让她很是开心兴奋。

西乡来到稻妻前,影虽然坚持不缀的锻炼,但也只是自己一个人锻炼而以。

稻妻不管是何等强大的剑术高手,在她这位影武者面前也过于弱小,甚至没有与她试招的资格。

但是西乡不同,虽然最开始时,西乡在单纯的武艺上并不如她强大,但西乡却进步极快,没多久就能在武艺上与影大战数百回合。

这样酣畅淋漓的战斗,让影食髓知味,过往千百年来闭门造车所带来的进步,却远远比不上这数十年。

对影来说,那是一种找到对手的惺惺相惜。

这样的快乐,是她从未有过的。

如今稻妻和平,魔神战争结束,过往带军出征的影也就无所事事起来。

稻妻不比璃月,这里的人更喜欢将军直接统治,因此雷电真事必躬亲,每天都是在政事上忙碌。

西乡当初能执政璃月已是不易,他自然对管理稻妻没什么兴趣。

在雷电真忙碌时,他也就是在稻妻四处游荡打发时间。

一是为了利用时间来更多攫取这个世界营养,二亦是在漫步中研究自己的力量。

开始时还只是西乡一人,慢慢的影就一直陪在他身边。

如果说一天有二十四小时,那么西乡和自己的小姨子在一起的时间,每天估计要超过十六个小时。

“我也知自己在武艺上已达瓶颈,想要进步非常困难。”

“……但只要每天都比前一天强大一点点,积少成多,总有一天我能突破这个瓶颈。”

“当然,姐夫所言亦是有理,想要更快的掌握更强的力量保护姐姐,去研究元素确实是最好的方法。”

“……只不过我也不知要从何开始研究。”

影走到西乡身旁缓缓坐下,她一只玉手搭在下巴处,露出思索神情。

这个世界的魔神大多只是利用权柄与元素之力,但对这力量的根本却并不了解。

西乡恰好是个研究型人才,自然在西乡的影响下,影也对自己鸣神权柄的本质有了想要探究的心思。

“你没有去过暗之外海吧,影……”

西乡举起梦想一心,看着那锋利的刀刃。

他侧过头来,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影,注意到她那一片细腻白皑山峰,又想到当初在八酝岛双方敌对时影以身为鞘拔刀的样子。

这让西乡总有一种想将梦想一心插回刀鞘的冲动。

“暗之外海?稻妻最南边虽是世界边缘,但我确实没有去过。”

“………作为魔神的本能告诉我,暗之外海很危险,并不是我这样的魔神应该前往之地。”

影缓缓说道。

“那里确实不是魔神长久居住的地方,不过若有时间,我建议你去一趟暗之外海。”

“……不要深入其中,只在稻妻与暗之外海的边境看看就可,见到了真正的暗之外海,我想你一定会对这个世界的元素有着更深的理解。”

西乡笑着建议道。

雷电影闻言微笑点头道:“……既然是姐夫建议,我必会前往一趟。”

影这时见自己紫色长袜沾染了泥土。

她皱了皱眉,将木屐踢开,也不在意西乡就在自己身旁,弯下如柳腰肢,玉手拽着袜子边缘,轻柔的将其褪下。

0……求鲜花…0随着袜子褪下,露出她一双纤长白皙,丰腴笔直的美腿。

影的肌肤白透,那凝脂玉肌上甚至还能看到几缕淡青色的血管。

她两根手指夹着自己脏掉的长袜,将其往一旁的小河中一扔,那长袜便随着湍湍溪流与落雪樱花向远方飘去。

与西乡对练就是这点不好,那就是影总会被一些泥土弄脏了身体。

影伸直自己泛着白光的长腿,一双粉嫩玉足泡在眼前清水中,在阳光照耀下泛起淡淡光泽。

西乡顺势一趟,后脑躺在了影的大腿上,他随手把梦想一心放在一旁,微微眯起眼睛享受下午时光。

……0……

影白璧无瑕的玉容略微泛起晕红,但她却神色镇定,如同入定老僧,挺直腰脊,也是和西乡一样闭着美目,享受这片刻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