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75章

作者:朱之月

稻妻人都知道,以后的每年这一天,估计都将是稻妻的法定节日,庆祝鸣神的大婚。

天领奉行的士兵维持着秩序,以防有人捣乱。

鸣神大社中,稻妻有头有脸的高层全部到齐。

在鸣神大婚的当日,除了那些行将就木的老人外,稻妻高层都是争先恐后,生怕自己没来得及参与。

天狗、鬼族、狐族等等的妖怪也是派来了最重要的代表,来为鸣神庆祝。09而除了稻妻一方人外,便是来自璃月的客人,作为男方家属,璃月众人亦是在现场参加了这场婚礼。

婚礼是稻妻的神前式,而整个婚礼的规格自然也是有史以来最高。

在过去,最高规格的婚礼就是三奉行家主的婚礼,但这一次将军大婚,恐怕将要为稻妻定下一个未来婚礼的规格标准。

毕竟未来婚礼再大,也不能大过将军。

说是神前式,婚礼内容也是经过改良的,所谓的神前式其实是稻妻人在神社中,在鸣神的见证下结婚。

但这一次是鸣神大婚,自然不可能自己见证自己。

“咚一一”

伴随着悠扬的钟鸣,吉时已到,婚礼开始。

能够在鸣神大社观礼的众人都是翘首以望,往神社门扉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来自鸣神大社与珊瑚宫的巫女。

身为鸣神大社与珊瑚宫的宫司,狐斋宫与珊瑚宫两人代表着各自神明,率领着巫女们引导新郎与新娘进入神社。

朦云、菖蒲姐妹也赫然在列,这些来自两大神社的巫女们吹奏着各自文化的乐器,在那悠扬悦耳的音乐声中,迎来新人。

为了这次大婚,幕府与海祇岛也是彩排了好久。

相比于一般婚礼的热闹,今日的鸣神大社更多的是肃穆。

在巫女的引领下,作为新郎的西乡与作为新娘的雷电真终于迈上台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子。今日的西乡穿着稻妻传统的结婚礼服,上半身是黑色的内衫与裙裤,在内衫外披着一件黑色的外褂,手上则是拿着一把白色的扇雷电真穿着稻妻传统白无垢,她的手上同样拿着白色折扇,微微垂首,一身洁白无瑕的美丽衣裳让其看起来更加端庄高贵。

她紧贴在西乡身前,脸上带着浅浅温柔的笑意,还有着成熟的妩媚与那一份母性的慈爱。

直到这个时候,会场内的肃穆才是变的欢快,众人皆是起身欢呼。

璃月一方的神色各异,有如浮舍一样开怀大笑的,也有如甘雨和歌尘浪市真君一样神色忧郁,强颜欢笑的。

而稻妻那一边就不一样了,每个人都是欢声笑语,祝贺着将军大婚。

按照婚礼流程,接下来应该是夫妻双方的父母按照血缘关系坐好。

不过西乡与雷电真身为神明,自然是没有亲属的。

影倒是真的妹妹,但这时候的影并不能以妹妹的身份出现,身为影武者的她,只能在幕后默默的守护着姐姐。

略过这一层礼仪后,紧接着就是司仪致辞,司仪的身份由狐斋宫担任。

她手持长签,用着古老的稻妻语代表天地,诉说着这次婚姻正统。

第三步应有巫女来为在座宾客与新郎和新娘净化身心,不过也因为西乡与鸣神的神明身份,这一步也是直接略过。

第四步是向神报告,这个'神’就直接由在场的摩拉克斯担任了。

今日的摩拉克斯也是换下了那身白袍,穿上了棕色长衣。

在稻妻婚礼中,宾客是不允许穿白色衣服的,以防与新娘撞色。

摩拉克斯如同一尊活着的神像站在高台上,接受着狐斋宫的报告。

虽然岩神面无表情,但西乡却总是想笑,没想到摩拉克斯有一天也要去扮演一次神像。

第五步,便是三献礼。

正常稻妻人结婚,最多也只是三献,而这次将军大婚,直接就是用到了‘9'这个吉祥顶点的数字。

由西乡喝上第一杯,雷电真紧随其后喝第二杯酒,直到第九杯时礼节结束,这一个礼节,如今应该被叫做‘九献礼’。

西乡和雷电真站在高台上,两人手持白色折扇交叠在身前。

三奉行的九条家、神里家、柊家以及来到稻妻的璃月七星,代表着稻妻和璃月上前,为新人献上玉石珍珠以及树枝纸条。

这象征的是婚姻契约永固。

正常的婚礼应该是献给神明,但既然结婚的是神,那就要代表国家意志直接献给新人。

做完这一切后,狐斋宫又是带着鸣神大社与珊瑚宫的巫女们,在鸣神大社的广场上献上一曲祭拜神明的舞蹈。

在那庄严肃穆,有着稻妻风格的舞蹈与音乐下,在场所有宾客皆是拿起酒杯,以三407口’的形式将杯中美酒喝完。

酒杯下肚,巫女的舞蹈结束,神社内在沉默了一瞬后,又是一阵震天的欢呼声。

这欢呼声由鸣神大社往山脚传递,又由山脚扩散到整个鸣神岛。

这一刻,鸣神岛上所有的稻妻人都是载歌载舞、举杯欢庆,庆祝着稻妻鸣神与璃月帝君的婚礼已成。

西乡手握折扇,与雷电真注视着这一幕。

雷电真脸上带着缱绻温柔的幸福笑容,在西乡的身边柔声道:“………夫君大人,小女子不才,余生便请多多指教了。”

说完之后,她伸出玉手,轻轻的握住了西乡的手。

“我以幕府将军之名下令,从今日起,稻妻与璃月将结百年、千年、万年之好。”

“。…从今日起,稻妻口岸重开与璃月通商!”

几百年前,璃月和稻妻就是通商的。

但魔神战争来临,两国也是断了联系,几百年后的现在,终于两国再次进行了通商。

稻妻人热烈庆祝,尤其是幕府高层们,更是兴奋难言。

两国通商,就代表着巨大的利益!

在暗处,雷电影看着姐姐婚成,她轻轻咬着樱唇,神色一时间很是复杂难言。

姐姐结婚本应是高兴的事,但影却又有几分萧索难过,心中有些沉闷。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九十章洞房花烛,雷电影守门!

是夜,天守阁中一片安静。

不管是护卫天守阁的卫兵还是女仆们,今日都是被鸣神轰了出去,整个天守阁那巨大的宫殿里,只有燃烧的灯火与其中的新婚两人。

往常雷电真接见三奉行等人的宫殿里,鸣神正穿着白无垢双膝跪在地上。

她那温润柔和的眸子里闪过些许的紧张,轻放在双腿上的玉手也是下意识的握紧。

这将会是雷电真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洞房花烛夜。

凡人或许还有离婚再婚的可能,但对她这位幕府鸣神而言,这种事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

若不是为了稻妻的和平,恐怕雷电真这辈子也不会有结婚的念头。

魔神终归与人类不同,他们或许有着诸多情感,但是爱情这方面却稍显柔弱,魔神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子民。

不过自己已然成为人妇,雷电真也心中暗暗发誓,会努力的做好身为妻子的责任,会努力的去深深的爱着自己的丈夫。

天守阁的大殿里通火通明,洞房花烛夜本应是在将军的卧室进行。

但是西乡却偏偏让雷电真来到这接见下属的御所中等候,对于西乡的想法,雷电真也能理解一二。

男人总喜欢一些更刺激的东西,在雷电真想来,估计西乡也是有这样的打算。

不过自己既然是他的妻子,按照稻妻传统,就理应听从丈夫的话。

但在这空旷大殿里,鸣神也会有那些许的局促。

大殿外传来了一阵清晰的脚步声,在这空旷的大殿里更加震耳欲聋。

雷电真心脏跳动加快,她温润潮湿的眸子往一旁撇去,很快的就是见到西乡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中。“真!”

西乡看着穿着白无垢跪坐在大殿中的雷电真,他轻呼着她的名字。

西乡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结婚。

即使在这提瓦特大陆的婚姻,并不能束缚住西乡什么,但他的确在这里进行了一场符合礼仪,别开生面的婚礼。“夫君大人~、!”

见着西乡走来,雷电真双手放松,柔声喊道。

西乡走到雷电真面前坐下,他背对着天守阁的大门,直面着面前鸣神的花容月貌,望着她神色的温柔缱绻。

西乡的手上这时候正提着一个酒壶,他将酒壶放下拿出两个玉杯,在里面倒上了青碧色的酒液。

“按照璃月礼仪,这时候是要喝上一杯酒的。”

西乡开口说道,将酒杯端起递给了雷电真。

璃月各方面礼仪都与西乡曾经所在的国度类似,也因此才是让他有些许的亲近感。

这也是为什么西乡愿意成为璃月帝君,帮助它快速发展的原因。

雷电真翘起兰花指,接过西乡递来的酒,她的指尖有意无意的触碰到西乡端着酒的手。

感受着那份细微的温润,西乡眉头一挑,雷电真就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姑娘一样掩嘴一笑。

她敬了西乡一杯,长长的袖摆挡住樱唇,扬起天鹅般的螓首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雷电将军白璧无瑕的娇容泛起一丝红晕,以鸣神体质,区区一杯度数不高的酒不会让她有醉意。

但酒不醉人人自醉,她望着西乡的眸子里,已经是酝酿出迷人水雾。

西乡也是将酒液一饮而尽,随即他把杯子放在了一旁。

透过天守阁四周的镂空窗户,西乡看向窗外的明月,笑着道:“……将军大人,该就寝了。”

听到西乡的称呼,雷电真皱着琼鼻道:“。…夫君大人,这样的称呼岂不是太生疏了。”

西乡莞尔一笑道:“……。我倒是更喜欢这时候称呼你为’将军大人’,要不称呼的更正式一些,‘雷电将军大人’,夜已经深了。”

雷电真立刻就是懂了西乡的想法,无外乎就是想玩一些角色扮演游戏,想要欺负她这位‘高高在上’的鸣神罢了。

雷电真亦是配合着西乡,她神色温柔,却努力板着一张脸道:”……嗯,今日就由你来侍寝。”

说完之后,自己却忍不住的噗嗤笑出了声。

见到西乡无奈表情,雷电真轻柔道:“………我却不习惯这样演戏,不过既然夫君大人喜欢,我会努力学的。”

西乡温声道:“……那正说明夫人为人坦荡,从不做那虚伪小人行径。”

鸣神掩嘴一笑道:“……夫君大人原来也会说这好听的话。”

“…。…我还以为夫君大人就与摩拉克斯一样,是一块不解风情的石头呢。”

西乡闻言,反而叹道:“。…他确实像是一块石头,所以也曾做下后悔的事。”

听到西乡这样说,雷电真就知道摩拉克斯也曾有令人心伤的过往,她聪明的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雷电真娇躯动了动,从跪坐的姿势变成了正坐。

她弯下腰肢,缓慢轻柔的褪下自己穿着的足袋,露出凝白纤细,吹弹可破的小腿,以及一双雪白玉足。

雷电真羞怯一笑,足趾紧绷,如白瓷般可爱。

随即,雷电真深吸口气,她的手落在白无垢的腰间细带上,雷电将军眼神妩媚的瞥了西乡一眼,足尖点地,娇躯旋转,像是在空中飞舞的神女。

她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更是玉骨冰肌。

就如西乡所想,雷电真与雷电影的身材近乎一模一样,成熟秀美,不分伯仲,姐妹两人若是站在一起,绝对难分辩。

“丶夫君大人,夜真的深了。”

伴随着雷电将军的绵绵低语,烛火随着雷电将军的轻语,在天守阁间晃动。

天守阁中没有其他人在,但也不是绝对,雷电影依(吗的赵)然还在这里。

作为雷电真的影武者,除非是带兵出征,否则她一步也不会离开姐姐身边乓。

这时候的雷电影守在天守阁大门处。

往昔的雷电影哪怕是在原地站个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任何的表情。

但如今只是站上这么几个时辰,她就是感到心中烦躁,想要踱步。

这时候的雷电影颇为埋怨自己耳聪目明。

身为鸣神的她本就耳力极好,如今天守阁中更是没有外人,哪怕是一只蚊虫的动静,都如在其耳边。

自然西乡与雷电真的闺中之乐,也让她从头听到了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