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73章

作者:朱之月

良久后,她缓下思绪,慢慢的、轻柔的靠在了西乡肩膀上。

她与西乡一样仰起头来望着那虚假的夜空,柔声问道:“……夫君大人每日坐在这里,是在思考什么?”“提瓦特大陆在这无穷世界里只是微小的一隅,我在思考的是那更广阔的的世界又藏着多少危险。”“……。以及我之大愿又是否能够达成。”

西乡语气平静,又如同藏匿着数不尽的神秘般说道。

雷电真想了想,她摇头道:“……夫君所想我却不懂,但想必夫君大人志存高远。”“……。我所想的也只有稻妻一地,所忧虑的也只有稻妻之民。”

“太过于长远的事情我却不会想的太多,我只关心此时此刻之美景,关心坐在我身边的人。”“……对我来说,这刹那的须臾就蕴藏着这世间的一切美好。”

雷电真轻柔抬起手来,对着那天空上的星星一抓,仿佛是要将那虚假的星空抓在手中一样。

“、你却是和影不同,她所思所想总是为未来殚精竭虑,想着稻妻未来如何,想着你们姐妹未来如何。”西乡轻声说道。

“影就是目光看的太远,永远不会注意当下,我害怕她有一天会因此后悔,后悔为什么不会低头看看现在呢。”“……当然,我也不是说影的想法不对,对未来担忧才能居安思危,但总要有个平衡才是。”雷电真闭着美目,她握住西乡的一只手。

鸣神的掌心温柔,肌肤细腻雪白,没有一丝的瑕疵,如同一块美玉。

“所以你们姐妹一体,互相补充,当初我也是因此才对你们这对双子魔神有兴趣,想要来稻妻一观。”

“……却没想到无意间发现了渊下,在那里见到了奥罗巴斯,答应了祂的承诺,才是有接下来的事。”

西乡反手握住了雷电真娇嫩的手说道。

“那我与夫君大人的相遇就是命运的使然了?”

雷电真柔声道。

西乡(吗的赵)眉头一皱:“……我不喜欢命运这个词,你可以说是缘分乓。”

“那我便不说命运了,其实我也不喜欢命运这样的词汇,那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样。”

见西乡不喜'命运’,雷电真立刻就是不再多言。

两人拥在一起,气氛旖旎,不知不觉间,雷电真躺在了毯子上。

她呼吸急促,眸光若水,似是荡起的湖泊涟漪,那宽大的和服半遮半掩,露出雪白香肩与如竹锁骨。

雷电真霞飞双颊,注视着西乡的眸子里满是氤氲水雾,那美丽的娇躯轻轻扭动了几下。

西乡深吸口气,拉过她肩膀上的衣衫盖住,笑着道:“。…还有几日就要结婚,倒也不急于一时。”

“嗯。”

雷电真轻轻的‘嗯’了一声,慢慢起身再次靠在西乡怀抱里,几缕散发着樱花味的秀发撩起,拂动着西乡的鼻梁,如兰似麝。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八十六章鸣神大婚(上)

鸣神岛港口处,几艘来自璃月的舰船靠近。

港口上,三奉行早就遣散了普通人,这里有天领奉行的士兵们把守,恭候着来自璃月的贵客。“帝君,已经到鸣神岛了。”

甲板上,甘雨双手交叠在身前,对着站在前方,用手扶着栏杆,身穿白色长袍的摩拉克斯说道。“嗯,鸣神岛,我也好久没有来过了。”

摩拉克斯面色平静,他注视着前方岛屿,似是陷入了回忆中。

在建立璃月之前,摩拉克斯就曾游历大地,稻妻这片地域其实他来过很多次。

不过那时候稻妻还不叫稻妻,也没有所谓的鸣神岛。

作为最古老的魔神之一,摩拉克斯诞生的年代,这个世界上魔神都是没有多少的。“前方就是稻妻的鸣神岛,我还是第一次离开璃月呢。”在甲板另一边,五位夜叉正聚在一起。

伐难两只手臂搭在栏杆上,身子前倾,眺望前方岛屿,声音轻快的说道。“帝君说了,到了鸣神岛我们可以随意活动,只要不给稻妻添麻烦就行。”

伐难的身旁,应达用手掩着嘴轻轻的笑着,这位火夜叉风风407火火,热情活泼。“哈哈,就是不知道稻妻有什么特别的酒水,我可要好好尝尝。”

“……。魈,你就别板着一张脸了,既然我们暂时离开了璃月来到稻妻,就高兴一点。”“帝君大婚,你这总是冷着一张脸,一点喜庆都没有。”浮舍哈哈一笑,用力拍打着身旁魈瘦弱的肩膀。

“我只是在忧虑璃月那些妖邪……好吧,我知道了,浮舍大哥。”见到浮舍要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魈连忙改口。

不多时,璃月的舰船停靠在了港口。

璃月众人在摩拉克斯的带领下,走下了船只。

除了摩拉克斯、甘雨还有五大夜叉外,璃月七星中几位年轻的七星也都是到来。

就连仙人中的留云借风真君以及歌尘浪市真君也来稻妻观礼。

本身理水叠山几人也是想来的,这些仙人虽然不喜接触人类,但都是好热闹的人,尤其是帝君大婚这种大事。

只不过璃月怎么也要有几位仙人留下镇守,留云借风便以理水叠山几人之前一直在外面偷不带她为借口,自己得到了来稻妻的(ajea)机会。

除了这些璃月的魔神与仙人外,也有一些千岩团的战士跟随。

毕竟这也算是国事访问,人来的少了反而会显得不够重视,这是国与国之间的体面问题。“稻妻的妖气真是浓重,我在这里就闻到了妖怪的味道。”留云借风真君踏上稻妻土地,她就是扇了扇鹤翼说道。

璃月有仙兽魔兽,稻妻也有妖怪,而稻妻的妖怪在气息上更接近于魔兽,所以让作为仙兽的留云借风感觉并不怎么好。“留云真君,这里是稻妻,咱们也要尊重人家的传统,您可不要随便乱说话啊。”甘雨走到留云借风真君身旁小声说道。

留云借风瞪了甘雨一眼道:”……我是那种会乱说话的蠢货嘛。”甘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住了。

“摩拉克斯阁下,欢迎你与璃月的各位来到稻妻。”

“。…天守阁的国宾房已经有数百年没有用过了,就请你与璃月的各位住在那里。”“婚礼是在鸣神大社举办,庆典时便请再移步大社吧!”

雷电影英姿飒爽,带着三奉行的人迎接着摩拉克斯,除了他们外还有一些妖怪,想来应该是在妖怪中有地位的人,臣服于幕府。

这些妖怪与鸣神的关系,就与仙人和岩神的关系差不多。

影身材窈窕丰腴,神色凛然清冷,但那紫水晶般的眸子里,也有着几许温和。

稻妻人民虽然信仰鸣神,但这个年代稻妻也没几个人见过真正的鸣神,所以雷电影就算行走在稻妻也不渝被人注意。

哪怕被注意,那也是为她的气势与长相所慑。

“麻烦你了,影阁下。……我们所有行程,便都由稻妻来决定就是。”

摩拉克斯微微颔首,即使在那凛然的雷霆气势前,安稳如岩的他也不落下风,甚至那份稳重隐隐的还要压影一头。“请!”

影做出了请的手势。

一行众人随即在卫兵守护下前往天守阁,说是守护,其实卫兵的作用就是不让普通人影响到璃月贵客。

除了摩拉克斯外,在场之人在过去都是没有离开过璃月的。

尤其是最近几百年来魔神战争开启,国与国之间更是没了联系。

众人神色好奇,走在稻妻的街道上,看着异域风情。

稻妻人显然也对璃月人好奇,一群普通民众聚在街道两旁,努力眺望。

不过天领奉行的士兵阻止着他们,让这些普通人也只能远远观望,无法靠近。

“那些便是璃月人啊。”

“这些人应该是璃月的大人物吧,他们穿的真是精致。”

“哎,你们看,那边好像有个小矮子……嘶,他好像听到了,在往我这边瞧。”

“少说些话,这些都是贵客,小心天领奉行治你的罪!”

“咱们将军嫁给了璃月帝君,以后咱们稻妻也和璃月是一家人了,对璃月的帝君也要恭敬一些。”

“没想到海祗岛的大御神竟然就是璃月帝君,怪不得就连将军阁下都战败过。”

对于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高天大御神,幕府人心中不服,但对璃月的帝君,他们是服气的。

在他们看来,海祗岛的神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神,而璃月的神那是堂堂正正的大神。

“据说咱们将军与璃月帝君大战一场,一见钟情……哎,我这有本《将军与帝君的艳情故事》,写的就是这一段,带颜色那种。”

“……三百摩拉卖你了!”

“这、三百摩拉是不是太贵了?”

“你嫌贵我还嫌贵呢,你要不要吧!现在天领奉行的人在四处找这些书销毁,这可是要绝版的货!”

稻妻市集熙熙攘攘,在稻妻人的注视下,璃月众人来到了天守阁。

天守阁作为稻妻的统治中心,其地位与璃月的紫微垣相似。

来到天守阁后,一下子环境变的清幽起来,没有了喧嚣吵闹,只有一片肃穆。

“有一段时间不见了,摩拉克斯。”

当璃月众人来到天守阁时,就见到西乡如这里的主人一样从大殿走出,他望着稻妻众人,对着摩拉克斯笑着说道。

“是有一段时间不见了,吾友。……还有鸣神阁下。”

摩拉克斯见到西乡,他嘴角微微勾起一缕笑容,然后目光看向了站在西乡身旁的雷电真。

雷电真温柔婉约,她微微欠身行礼,雍容华贵,浅笑嫣然道:“……岩神阁下,上次一别,也有数百年了。”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八十七章鸣神大婚(下)

“帝君!”

甘雨、五大夜叉、七星以及仙人们见到西乡,都是恭敬行礼,高呼帝君。西乡对他们轻轻点了下头,笑道:“……还劳烦你们跑了一趟稻妻。”

弥怒这时接口道:“……帝君大婚,我们自是要来稻妻恭贺庆祝,否则岂不是对帝君不敬。”五大夜叉之中,弥怒最像文人,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虽然浮舍平常时候总是笑他,但真到了大事之时,弥怒才更像是夜叉发言人。

这时候哪怕是最豪爽的浮舍都是闭嘴不言,生怕在这种正式场合说错话。

就算是留云借风真君那个大嘴巴这时候都是闭着仙喙,也知道自己说话不招人待见。“甘雨,十年不见,你好像比过去胖~了些。”

西乡看着呆呆萌萌站在一旁不吭声的甘雨,就是笑话她道。“啊?帝君、我、我真的胖了?我一直都-是管住嘴的。”

西乡的话让甘雨一怔,她慌忙低头去看自己,不知自己哪里变胖了。

“哈哈哈!我只是开个玩笑,小甘雨不要介意,我虽不在璃月,却也知璃月大小事宜都是你在去管,却是辛苦你了。”西乡哈哈一笑,逗弄了甘雨一番后就是温和说道。

见帝君还是和当年一样没有多少变化,总是偶尔的会笑话自己几句,甘雨心中却是一阵酸涩。

因为她想到帝君就要大婚,以后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常常见到帝君了。

那一段跟在帝君身边学习,朝夕相处的日子,是甘雨这辈子过的最开心的时候。

种种思绪在脑海中回荡,竟是让甘雨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偷偷的往站在西乡身旁,温柔婉约又高贵典雅的鸣神望去。

这位真正的雷电将军与那位影长相一样,不愧是双子魔神。

若不是气质与穿着打扮迥异,几乎让人分不出来她们的区别。

将军面对璃月众人时秀气温婉,贵气端庄,那种成熟的气质是略显青涩的甘雨完全没有的。

仿佛是注意到甘雨的偷看,雷电真美眸温润往她这里看来,轻笑的点了下头,让甘雨反而一阵慌张,连忙低下头去。“摩拉克斯还有你们几个,就不要在这里傻待着了,先回天守阁休息一番,然后用餐吧。”见西乡这么说,璃月众人自是不会反驳。

在各自客房略微休整一番后,天守阁数百年后再次举行了一场国宴。

幕府请来稻妻最是技艺精湛的厨师,做了一场满是稻妻风格的晚宴。

席间西乡与雷电真坐在主人家的位置,摩拉克斯亦是坐在上首处,雷电影静陪身旁。

见着姐姐那幸福温柔的笑容,影亦是神思复杂,不知道应该为姐姐高兴还是感叹姐姐要嫁人。

璃月与稻妻的其他高层在下方坐着。

甘雨见自己的饭菜都是素食,夜叉们却都有酒与肉,嘴上虽然不说,但心中都是感激帝君细心,还记着他们喜好。

他们的平常习惯与吃食稻妻人是不可能知道的,也只有与他们都相处过的西乡,才知道璃月众仙的生活习惯,以此让稻妻去准备。

晚宴并不算太正式,更像是家宴。

随着酒过三巡,夜叉们便都是喝的酩酊大醉,熙熙攘攘,喧闹不休。

在夜叉们的带动下,整个晚宴的气氛也变的热闹起来。

夜晚,天守阁外属于将军的花园里,西乡与摩拉克斯站在一起。

“吾友,为何突然要结婚?”

摩拉克斯看了一眼站在其身旁的西乡,开口问道。

西乡思索了一下,笑道:“…。突发其想,随性而为。”

听到西乡的话,摩拉克斯‘嗯’了一声,这到很符合他对西乡的认知。

对于并非提瓦特大陆人的西乡来说,他对这方世界没有太大的归属感,自然做事纯粹的就是凭自己的兴趣。

除了摩拉克斯这个道标西乡不允许他出现问题外,其他的一切行为单纯就是西乡在这个世界打发时间。

不过以摩拉克斯在这个世界的力量,只要他不过于行为奔放,倒是也不渝其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