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70章

作者:朱之月

浮舍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尴尬道:“……这。……。我还真不知帝君在哪。”

他讪讪一笑,发现自己还真帮不了甘雨,在听到稻妻鸣神时,他亦是神色凝重。

这涉及到魔神的事,可都不是小事。

“弥怒,还有伐难与应达妹子,你们可见过帝君?”浮舍看向自己的几个弟弟妹妹道。

伐难抿着唇,她仰起秀美螓首,仔细思考道:“……。紫微帝君已经好多年不见了。”“……而岩王帝君,我也不知道在哪。”

伐难身旁的应达也是摇头道:“…。…两位帝君我也没有见过,不过稻妻的将军大婚,这是要嫁给谁啊?”应达声音火辣热情,有着浓浓的好奇心。

当即同为女性的应达和伐难就是激烈探讨起来。

两位夜叉虽是一火一水的属性,但关系却是非常融洽,可谓是最好的姐妹。“不要偏了话题,甘雨是在问两位帝君呢。”

弥怒见伐难与应达说着说着就没了边,他只得出言提醒,“。…况且这是稻妻将军大婚,又不是你们两个结婚,有什么可讨论的。”浮舍这时亦是大笑道:“……弥怒说的对,又不是妹子你们两人结婚,有何可讨论的。”“……。不过,我估计也没人敢娶你们,那岂不是娶了个母夜叉。”说到这里,浮舍自己都忍不住又笑了,伐难和应达还真是母夜叉。不要看伐难是个娇娇柔柔的可爱女孩,应达也是个活泼的漂亮姑娘。

但在战场之上她们两个一个比一个凶残,可谓是将夜叉这个种族的特性展现的淋漓尽致。“浮舍大哥,你这样才是讨不到老婆。”伐难与应达都是对浮舍怒目而视。

侧躺在一旁岩石上的魈听到几位哥哥姐姐的吵闹,嘴角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他假装自己刚刚睡醒,从岩石上站起道:“…。你若是要找帝君,可以去一趟归离原。”

“…。…。不久前我在那里清除妖物时,曾见到帝君一面。”

这样说着的魈不易察觉的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眶,他知道浮舍大哥一定又在他脸上画乌龟了。“魈,你终于不装睡了。”浮舍笑着说道。

“我没装睡,我是真睡着了,刚刚睡醒。”魈双手环胸,侧过头说道。

而听到魈的话,甘雨惊喜道:“……不知在归离原的是哪位帝君?”

话音刚落,甘雨就知道自己是问的多此一举,会去归离原的又能是哪位帝君。果然,就听魈道:“……是岩王帝君。”

甘雨稍显失落,不过很快的她就是压下心中情绪,这可是对帝君不敬。

而听到魈在归离原见到了岩王帝君,其他几位夜叉也是神色难过。

想必帝君一定是想407念尘之魔神归终,才会去那归离原缅怀吧。“既如此,那我就去一趟归离原,看看是否能碰到帝君吧。”

“……。那么几位,我就先告辞了,若是让鸣神在璃月港等待太久可是怠慢贵客。”甘雨有礼貌的说道,就是准备告辞。

“我们几个也帮忙找一下帝君吧,小甘雨说的对,让稻妻鸣神待在璃月港太长时间终归不好。”最是活泼好动的火夜叉应达说道。

其他几位夜叉都是应是,准备帮甘雨去找帝君。

就在这时,几人背后传来一道沉稳如磐岩的声音:“……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五位夜叉与甘雨连忙转过身来,见到穿着一身白色长袍的摩拉克斯就站在几人身后。

随即大地震动了一下,若陀龙王亦是从地底升起,出现在摩拉克斯身旁。“帝君!”

甘雨和五位夜叉恭敬喊道。

就在甘雨准备将前因后果说明白时,摩拉克斯伸出手道:“。…。…。不必多言,所有的事我都知道了,便将请帖交给我吧。”甘雨连忙上前,恭敬的双手递上。

摩拉克斯接过请柬,一时间也是感到好奇,雷电真他也是见过一面的,那位雷电将军她到底是要嫁给谁?

摩拉克斯打开请柬,在看到上面的名字后,他整个人都愣住了。(本章内容包含图片,点击屏幕右下角“插图”按钮查看图片。)

第八十章锣鼓喧天,帝君大婚!

摩拉克斯握着那张请帖,他在见到上面的名字后,整个人都是愣住了。

摩拉克斯反反复复的将请帖看了几遍,总算是确定那请帖上面写着的正是'查拉图斯特拉'这个名字。

一时间,摩拉克斯整个人都是沉默下来,露出思索神情。

这……查拉图只不过离开璃月没有多少年,怎么就要娶了幕府鸣神为妻?

虽说过去他在璃月时,曾对稻妻的双子魔神产生过兴趣,但这动作也太快了吧。

‘查拉图斯特拉’这样的魔神名字造不了假。

况且之前摩拉克斯也是对雷电真到底要嫁给谁感到好奇。

如果是嫁给自己那位朋友的话,以普遍理性而论,就很是正常了。

五位夜叉与甘雨看着摩拉克斯愕然的神情以及陷入深思,他们都是好奇那结婚请帖上到底写着什么。

不过即使内心好奇心旺盛,但如果帝君不主动说的话,他们也不敢去询问。“甘雨,你怎么回来绝云间了!”

这时鹤鸣声传来,一只优雅仙鹤在空中盘旋,划过一道青烟,落在了几人面前。

留云借风真君见到甘雨后,就是惊讶道:“……莫不是甘雨你在外面找不到琉璃百合,所以要来绝云间寻找?”

“……哎,我知甘雨你最爱吃琉璃百合,外面的琉璃百合是越来越少了,还好绝云间还有琉璃百合在,能让你吃个饱。”甘雨见留云借风真君一见自己就开始说那黑历史,她面色一红,急道:“……留云真君少说些话,没见帝君在这里呢嘛。”留云借风真君这时才是注意到摩拉克斯,连忙行礼道:“……帝君!”甘雨见此心中腹诽,留云真君真是为了黑自己,连帝君都见不到了。“帝君,您怎么会来这里,莫不是有什么事情?”留云借风好奇问道。见到摩拉克斯没有出声,甘雨深吸口气,为留云借风解释了一番来龙去脉。

“稻妻鸣神大婚?这可真是个大消息,就是不知那位鸣神到底是要嫁给谁~、。”留云借风真君张开一双鹤翼,开口问道。

夜叉们与甘雨都是感激的看着留云借风,他们虽然也对此好奇,但根本不敢多问。

谁想到留云借风真君却不在乎这些,直接帮他们问出来了。

摩拉克斯这时候已经将结婚请帖反复看了几遍,在听到留云借风的话后,他用手摩挲了一下下巴,直接将请帖递了过去。

“你若好奇,看看便知了。”

留云借风真君的鹤翼连忙接过请帖,甘雨和几位夜叉欠着脚尖往那里踅摸。

就连若陀龙王都是悄悄探过龙首,想要看看那结婚请柬上写了什么,竟然能让摩拉克斯都是愕然。

“查拉图斯特拉?这名字好生耳熟。”

留云借风真君一眼就看到了请帖名字,疑惑说道。

一听这名,甘雨脸色一白,脚步踉跄了一下。

留云借风见此忙道:“……。甘雨,你这是怎么了?”

“这……这不是帝君名字嘛……”

甘雨脸色煞白,哆哆嗦嗦的说道,眼神满是茫然。

她一直跟在西乡身边,学习各种技艺,自然对西乡最是了解,而其他璃月人只称其为帝君,少有人知其真名。

五位夜叉还有留云借风真君这时怔住了,他们突然想到,那位暂时离开璃月的帝君,好像真名就是叫‘查拉图斯特拉’。

几人迅速往摩拉克斯看去,就连若陀龙王都是带着八卦之心,好奇的看着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神色不变,依然如磐岩一般稳重的道:"……以普遍理性而论,‘查拉图斯特拉’这个名字不可能作假,就是我那老友。”

众人沉默了一下,留云借风真君突然张开鹤翼,往绝云间飞去,大嗓门的喊道:“…。…。削月筑阳,理水叠山,你们又去哪玩了!”

“…。…快快回来,帝君大婚了!!”

“帝君大婚!”

“听说了吗?帝君大婚了!”

“听说了听说了,这璃月现在传的最多的就是这个消息,不过这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这样编排帝君谣言,那是要被千岩团抓紧监牢,受食岩之罚的!”

酒馆之中,人声鼎沸,大家都是神情兴奋,说着这天大的消息。

“怎么可能是假的,我邻居的舅妈家的儿子的妻子就在紫微垣工作,是能见到咱璃月七星的,这消息就是从紫微垣中传出来的。”

一位消息灵通之士大声说道。

“就是不知帝君到底要娶谁为妻,哪家小姐有这殊荣。”

有人兴致勃勃问道。

“哪家小姐?哪家小姐也没这殊荣,帝君要娶的可是稻妻的雷电将军。”

“………那将军可是定稻妻全土于一元的大人物,如今贵为‘尘世执政’,这话我也是从我邻居的……在紫微垣中听来的。”

“……你问我’尘世执政'是什么?这我哪知道,反正那雷电将军在稻妻的地位,就相当于帝君在咱们璃月的地位。”

那消息灵通之人兴高采烈的说道,见众多目光望来,更是神情激动,唾沫横飞。“、I若如此,倒是与帝君般配,不辱没了帝君之名。”“哎,就是不知道帝君到底是哪天大婚,我也好准备一下。”“帝君结婚,你准备什么?”

“我家闺女也要结婚了,我就想着若能让闺女在帝君大婚的同一天结婚,岂不是能沾沾帝君的喜庆?”“哈哈,这个主意好。”

酒馆老板笑呵呵的看着人群,他拨弄着算盘,高声道:“……我们能有如今生活,全赖帝君护佑。”

“……我这样的人啊,也送不了帝君什么份子,不过这顿饭就给大家免单,也算是庆祝帝君大婚,沾沾喜庆。”众多食客大喜过望,对着紫微垣的方向拱了拱手道:“。…贺帝君大婚!”然后众人又是道:“。…。老板大方!”

老板免了单后又是看向角落中坐着的一个身材高挑,仙气(吗的赵)飘飘,有着一头浅蓝色秀发的美人,犹豫了片刻后道:“……。姑娘,其他人的单我能免,你这单我可免不了,你这喝的酒太多太贵,我这也是小本经营啊。”趴在酒桌上的歌尘浪市真君这时候醉醺醺的,她一边哭一边笑:“…。…。快,快上酒来乓!”“……。我才不用免单,我。……我会付摩拉的!”这样说着,歌尘浪市真君拿出一袋摩拉放在桌上。

老板一听摩拉碰撞声,眼睛都是冒光,喜滋滋道:“………二牛,快,去把我藏在地窖里的那几坛三十年陈酿都给我拿来。”“……对,就是最贵的那个!”

看这小姐真是对帝君虔诚啊,这知道帝君大婚后,要喝这么多酒来庆祝,这不得把我卖不出的那些好酒都拿出来!

璃月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只有雷电影茫然无措,只觉得事情的发展怎么和想的不一样。

打赏分享举报评论

第八十一章姐夫竟然是璃月帝君?

璃月港最高行政机构紫微垣中,雷电影正襟危坐。

她两手交叠在身前,目光低垂,犹如永恒般寂静。

在雷电影的身后,三奉行的下任当家人都是垂着头,神色肃穆恭敬。

而在雷电影身前,摩拉克斯坐在一张雕琢精美的实木椅子上,他用手捧着茶碗,不疾不徐,正在品着香茗。

摩拉克斯的身后,作为璃月港代表的七星正恭敬侍立,而仙人夜叉们则是好奇的在外面,以他们的耳力自然能听到屋内动静。

“岩神阁下,璃月是否误会了什么……即将与真,与我的姐姐大婚的乃是海祗岛的高天大御神。”

“…。…。海祗岛曾是白夜国领土,于不久前才是从渊下来到渊上,他们所信奉的高天大御神,我想与璃月的帝君没有任何关系吧。”

雷电影这时候神色有着一丝的恼怒,语气极其生硬。

璃月港内从前天起就是张灯结彩,锣鼓喧天。

虽然这几日雷电影都住在紫微垣那种,不过社奉行的神里家一直在璃月港内活动。

最开始见到璃月港这样的动静,雷电影还以为今天是407璃月的某个重要节日。

直到神里家的下任家主打听之后,雷电影才是知道,璃月港中竟然传出了璃月帝君要与雷电将军结婚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雷电影开始时还是愕然,但紧跟着就是一阵羞恼。

明明与姐姐要结婚的乃是海祇岛的高天大御神,为什么到了璃月就传出姐姐是要与璃月帝君结婚了?

哪怕这是个谣言,但雷电影也清楚,谣言只会止于智者,最终这则谣言会对雷电真名声不利。

一会儿传出雷电真要与高天大御神举行婚礼,一会儿又传出她要与璃月帝君结婚。

不明真相者岂不是会认为她的姐姐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人类又喜欢记录奇怪的东西,没准就有人将这些内容记在野史上,等再过个百年千年,这就是姐姐的污点。

这让对姐姐很是爱戴的影怎能不怒。

若不是这里乃是璃月,雷电影也有着足够的理智,她早就招来十方世界雷霆,彻底爆发了。

如今终于是见到了璃月的岩神,雷电影自然要好好斥问一番。

“鸣神阁下还请稍安勿躁。”

摩拉克斯依然是那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平稳态度。

他那如磐岩一般的稳重姿态,让恼怒的雷电影渐渐平静了思绪,只是静静聆听摩拉克斯的解释。

“我知鸣神阁下正在因什么而恼怒,这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摩拉克斯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问道:“…。…。即将与巴尔阁下结婚的可是'查拉图斯特拉'?”雷电影镇定情绪,她微微颔首道:“………。正是,我想请柬中已经写的很清楚了。”摩拉克斯点了下头道:“……与我共治璃月的我那好友,也是名为‘查拉图斯特拉’。”

“……我那好友真名虽然璃月知晓的人不多,但恰好这屋中之人都是晓他真名,鸣神阁下一问便知。”听到摩拉克斯的话,雷电影愕然的张了张嘴道:“……但、但他不是海祗岛的高天大御神吗?”这时候的雷电影有些动摇了,魔神的真名都是有其特殊含义。

即使西乡说自己不是魔神,但是这样一看就很有魔神风格的名字,想来这世上想找第二个重名的也是很难。“鸣神阁下,你所认识的‘查拉图斯特拉’是否是如此长相……”摩拉克斯大略的形容了一下西乡平常的人类姿态。

雷电影的表情变的麻木起来,她一言不发,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其实就是雷电影变相承认了。

这时候的雷电影只觉得心中乱糟糟的,高天大御神怎么就变成了璃月帝君?

想到这里,雷电影的目光变的更加警惕起来,她虽然性格木讷,但不代表着(ajea)她是傻子。

作为雷电真的影舞者,雷电影也曾在雷电真身边见过太多的人类间的尔虞我诈与阴谋诡计。

魔神之间的战争同样有着这些阴谋。

如果西乡只是高天大御神还好,但如果他是璃月帝君,这反而让影心中惶恐,害怕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阴谋。

以雷电影的聪敏,她立刻就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比如说西乡其实是个骗子,他根本就是一位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