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7章

作者:朱之月

“哗哗——————”

温热的水从花洒下飘散,南宫那月赤着身体冲着澡。

她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羞涩,不去注意正站在她身后,同样在盥洗室中的西乡的视线.

第二十四章 破罐子破摔的南宫那月

南宫那月闭着眼仰起头来,任由花洒处洒下的温水落落而下。

温暖的水顺着她乌黑的秀发滴落在光滑的背脊处,魔女享受着着难得的放松。

她身材嬌小,外表看去像是一个小女孩,但那冷冽的气质以及成熟的行为风范,让她稍稍的脱离了一些稚嫩的感觉。

南宫那月肌膚白璧无瑕,找不到任何的瑕疵以及体发。

虽然身材的玲珑曲線少了女人味,但那如人偶般精致的面容与嬌俏的身姿,却也有着另一番可爱的味道。

南宫那月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在意身后的视线。

然而就算在怎样的胡思乱想,她也无法真的当做那个视线不存在。

只能尽量板着脸不露出丝毫情绪,省的又被那恶魔嘲笑。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沐浴时的羞恼,被那只恶魔狠狠的笑了她一晚上,从那之后南宫那月就尽量让自己没有表情,以此来麻痹自我的神经。

相比于沐浴,其实去卫生间带来的耻辱更强烈。

那种自己的一切秘密都暴露在他人眼前的怪异感,让南宫那月甚至都觉得自己的精神会不会就此崩溃。

她本就性格要强,但也正因为性格要强,南宫那月才比别人更加的在意这份自尊。

所以南宫那月也只能自我安慰,那隐藏在她影子中的只是一只恶魔,即使是以人形出现,但也与人类没有任何关系。

哪怕这样想有点自欺欺人,但也比什么都不做的强。

从第一次去卫生间的不习惯后,南宫那月就有了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女孩子本就爱干净,南宫那月只是忍了几天不去洗澡就受不了了。

在想到连去卫生间都没有了隐私,那还何必在意去洗澡?

也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南宫那月渡过了在她看来非常可怕的几个月。

有的时候南宫那月也在想,要不还是赶紧完成‘监狱结界’的最后部分,彻底陷入沉睡吧。

最起码这样做,她就能以魔力来制作真正的人偶代替自己行走在外。

作为魔力的聚合物,她也就没有了去卫生间或者是洗澡的需要。

唯一让人遗憾的是,在以人偶的姿态行动时,她的味觉之类的感官也会大幅度退化。

这会让南宫那月失去许多为人的乐趣。

洗漱完毕,南宫那月裹着一件浴巾,露出雪@白香肩。

小巧白嫩的玉足也不穿鞋,走在高级公寓中的地毯上。

来到梳妆台的镜子前,她拿出吹风机将自己刚刚洗完的秀发一点点的吹干,身体散发出的水汽飘散在房间内,带着阵阵女孩的清香。

“要不要我帮你吹吹头发?”

西乡就这样在南宫那月的背后注视着她,摩@挲着下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南宫那月透过镜子看着露出思索表情的西乡,只以为这只恶魔又在想着什么嘲讽她的话。

比如身材无趣啊,简直像是个小孩子啊之类的。

南宫那月很想不在乎这些,但她却真的很在乎。

人总会对自己没有的东西感兴趣,也最想得到。

因为术式无法成长的南宫那月,自然对‘女人味’有着很强的期待感。

但即使她气质在怎样努力向成熟靠拢,但不变的身材以及那稚嫩的声音,让她在外人看来依然奶声奶气的。

见到南宫那月闭着嘴死活不说话,西乡也是稍显无聊。

其实刚才他在思考的是,南宫那月和夏提雅有什么区别。

最后西乡得出结论,除了夏提雅作为吸血鬼皮肤如同白蜡,不像是人类外,两人好像没太大的差别。

而且这两人都对自己的身材有些怨言。

“小那月,你也要上大学了,大学毕业后有什么想做的工作?”

西乡没话找话的问道。

“那是大学毕业后的事,不是我现在会去思考的。”

南宫那月冷淡的回应道。

“你要牢记,小那月,人类的生命短暂,就更应该提前规划好自己的人生,这样才不会后悔。”

“……只有像我们这样的长生种,才会将时间当做累赘之物,不去计较时间的流逝。”

听到西乡又开始讲着什么大道理,南宫那月将手中的吹风机放下。

她转过身来,一双小手拽着自己身上的浴巾,好奇的问道:“……作为恶魔,你活了多少年?”

这只恶魔虽然说话不好听,但有的时候他说的话真的很有道理。

西乡假装露出思索的神情,缓缓道:“……谁知道呢,我可不会去记自己活了多少年这种无聊的事。”

“……就像你绝对不会去数自己吃了多少颗米饭。”

实际上两世为人,西乡也才那么几十岁,如果是这一世的话也才二十多岁而以。

“为什么要问我这个,小那月?”

西乡笑着问道。

“只是觉得你和那三位活了数千年的真祖有些不同,在人工岛管理公社的情报里,那三位夜之帝国的真祖因为活的太久,在许多行为与思想上都很奇葩。”

“……但我觉得你好像不一样。”

南宫那月沉思的说出自己的感受。

西乡低声笑道:“……时间才是最可怕之物,不死的种族也会在时间的‘磨损’下丧失神智与自我。”

“……这只能说明那三位真祖与我相比实在是太弱了!”

西乡大言不惭的说道,反正没有活到几千年的他,不知道那些人的感受。

“回到之前的话题,小那月你有什么想做的工作?”

西乡这时候又把话题转了回去。

打开了话夹子的南宫那月这时候没有拒绝回答,而是道:“……如果真要说我大学毕业后想做什么,应该是想当老师吧。”

“哦?”

西乡露出了怪异的笑,“……当老师啊,那真不错,想到小那月你在一群学生眼中,嘿咻嘿咻的搬着椅子来到讲台前。”

“……然后在一群孩子对你的笑话声里,拿着教鞭站在椅子上讲课,那画面可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见到西乡又开始拿她调侃,南宫那月哼了一声,她瞪了西乡一眼后道:“……我睡觉了!”

说完,她也不理会西乡直接走进了卧室,至于门也不用关,反正关不住这只恶魔。

来到卧室后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摘下,换上了一身朴素的睡衣,盖上被子闭上眼,求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西乡笑了笑,坐在一旁的椅子处,盯着南宫那月那张洋娃娃般可爱的俏颜,看着她睡觉。

……

夜深人静,南宫那月突然惊醒,她感受到了魔力的波动!.

第二十五章 南宫那月的真实

突兀出现于弦神岛的魔力波动,让南宫那月猛然惊醒。

嬌小如人偶的少女面色严肃,她如弹簧一样身体半躬而起,湛蓝如宝石般瑰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动摇。

“怎么了?难道是做噩梦了?神色这么吓人。”

“……真是的,小那月你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会做噩梦,而且还被吓醒了。”

“平常总表现的自己像是个小大人,但看你现在这样,不还是和一个孩子一样。”

“……我虽然是你的监视者,但恶魔的业务广泛,若是你心情不好又害怕,可以扑到我的怀里,我会哄着你睡觉的。”

刚刚醒来的南宫那月就是听到了西乡那带着笑意的调侃声。

这让她紧张的心情直接破防,光洁的额头上青筋直冒。

她怒气冲冲的往身旁望去,就见到西乡这时候正安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他翘着腿,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看。

即使卧室黑暗,但也无法阻挡恶魔的视线与目光。

那靠在墙边,照在月下的恶魔之影,到颇有一种令人惊艳的妖异之美。

可惜南宫那月没兴趣去欣赏这只恶魔作为男性的魅力,她语气少有的严厉与焦急道:“……查拉图斯特拉,你应该察觉到了刚才的那阵魔力爆发!”

“这有什么问题吗?这里可是魔族特区,在这座人工岛上的魔族虽然整体数量不多,但也不少。”

“……会有魔力的波动与爆发,实在是太常见的事情吧。”

西乡一副无所谓的神情。

然后他笑意盈盈的看向南宫那月,说道:“……况且我只是个恶魔,也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更不是这座城市的居民。”

“……这里不管出什么问题都与我无关,甚至这个世界毁灭了,我也能笑看风云变幻,没准还会品评一番那末日的美景。”

顿了一下后,西乡继续道:“……当然,我也是你的监视者与守护者,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也会将力量借给你。”

“……直到契约完成或者是失效前,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是如此。”

西乡的话语让南宫那月冷哼一声,她也从未想过让一只恶魔有什么善良的心 这只恶魔没有直接毁灭世界、玩弄生灵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只是南宫那月自己都没有发现,在西乡的这番话语下,她莫名的感到一阵安心。

南宫那月的力量来源于西乡,她一切强大的倚仗正是恶魔。

就算作为人类的她在怎样天赋卓绝,没有恶魔的契约,南宫那月也得不到如今的力量。

当然力量只是其一,更被南宫那月在意的,反而是西乡那句在契约结束前,他将永远守护着自己,与自己在一起的承诺。

南宫那月的内心不会去承认自己的这份安心。

相信一只恶魔的承诺,欣喜一只恶魔的陪伴,这是南宫那月的骄傲所不允许的。

“那你就不要废话了,跟我来吧!”

南宫那月不理会西乡就在眼前,反正她已经习惯了。

魔女这一次坦然的脱@下自己那一身朴素的睡衣。

任由她那嬌小可爱,在月光下闪耀白瓷般美丽的嬌躯暴露在西乡的视线里。

南宫那月的体态虽少了一份女人的妖娆,却依然有着令男人痴迷的美感。

她迅速的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哥特萝莉装,直接发动了空间制御的术式消失在卧室里。

西乡面带微笑,他的身躯亦是化为漆黑的火焰,跟着南宫那月的身影一起消失。

西乡根本的力量来源于血液中的‘第三星辰粒子体’以及‘恶神之母’的灵格。

在Yggdrasills游戏中,西乡的能力也被以技能的方式固定。

可以说从一开始西乡就没有修行过任何力量,就获得了如今这超越凡理的能力。

不过在西乡看来这样终有瑕疵,不劳而获让人心情愉悦,却也容易根基不稳。

因此来到这个世界后,西乡也借着跟随在南宫那月身边的契机,学习了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术式。

这个世界的术式不一定很高级,更不一定比自己的能力更强。

但万物殊途同归,学习一些东西总是没有错的,在学习中也带给了西乡对自身力量更多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