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68章

作者:朱之月

“` 「不,鸣神应该是愿意庇护的,虽然我与鸣神接触不多,但知晓她是个温柔的神。”

“……只不过哪怕鸣神愿意庇护,幕府的其他人又会怎么想?”

“我们海祇岛与幕府的信仰不同,文化不同,或许短时间内没有什么。”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必然在千百年后会有幕府人不满我们的特立独行。”

珊瑚宫以她的真珠之智,思索着千百年后的稻妻形式。

“况且,若是大御神您离开了,海祇岛的信仰也会崩塌,到了那时不知要有多少海祇岛人会改信鸣神。”

“……但我们这些渊下之民能有如今的生活,如今的荣光,那是高天大御神您与海祇大御神带给我们的,而不是鸣神!”

“即使是为了保持住您和海祇大御神的信仰,我也一定要为您留下血嗣。”

“……您的血嗣会让海祇岛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您赐予我们的恩惠!”

珊瑚宫往前一步,她脸颊略带羞涩,却勇敢的脱下巫女服腰间的束腰。

她用着虔诚又激动的目光注视着西乡,任由巫女服洒落,露出她如珍珠般洁白无瑕的娇躯。

如山川起伏,如珍珠璀璨目。

“大御神,愿您赐我您的恩惠,让海祇人世世代代供奉于您!”

“……我明白,或许对您这样的神明而言,您不在乎我们的信仰与供奉。”

“但是作为您的巫女,作为珊瑚宫的巫女,我在乎,如今海祇岛的众多民众也在乎!”

“……我们都不愿您的信仰有一天在这世上消失,就算永暗的年代再次来临,您对我们的恩赐也将永远被海祇人的后代铭记在心!”

珊瑚宫来到西乡面前,一双雪白的膝盖跪下,她双手捧着西乡的手,神色虔诚,然后五体投地轻吻着西乡的鞋。

见着巫女的虔诚与决绝,西乡轻声道:“……既然如此,既然你有这份决心,就让我这份恶魔之血,留在这海祇岛上吧。”

珊瑚宫中突然出现了海水,就仿佛这里再次落入深渊,那海水将西乡与珊瑚宫包裹,直至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

第七十六章 享用珊瑚宫的一切

海祇岛上的海风都仿佛带着一丝深海的沉重。

微风吹拂而来,将那轻纱的窗帘吹动,似是一位妖娆的女子正在摇曳生姿。

珊瑚宫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她面色羞红,玉腿蜷缩,一只手温柔的抚着自己的腹部。

作为珍珠所化的巫女,珊瑚宫就如同蚌生珍珠一样,可以自然而然的诞下子嗣,从而传递血脉。

对珊瑚宫而言,她可以随时控制自己的生育,从而能够让生育极低的恶魔,也能一次就留下血嗣。

如今珊瑚宫知道自己的肚子里,已经酝酿出了一个新的孩子。

那个新诞生的生命将会是她与神明的血脉,同时也将会是她生命的延续。

这既是珊瑚宫的特性,每一位珊瑚宫都将继承那份真珠之智,每一代的珊瑚宫都是之前所有珊瑚宫的融合。

‘这个孩子叫什么好呢。’

成为了母亲的珊瑚宫,也开始忧虑起了这些问题。

她没有名字,只有姓氏,但作为珊瑚宫的后代,怎么也要有一个名字来与前代进行区分才行。

就在珊瑚宫思考时,西乡这时也睁开眼坐起身来,他看着躺在自己身旁轻抚着腹部的珊瑚宫,笑道:“……该起来了,珊瑚宫。”

珊瑚宫这时才从思索中回过神来,217她连忙坐起,以跪坐的姿态坐在床铺上,垂着螓首恭敬道:

“……却是我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望您见谅,请您稍后神明大人,我这就为您梳洗。”

说罢,珊瑚宫迅速下了床铺,穿上那一身色彩艳丽的巫女服。

她也不理会自己脚步的踉跄,去了外面打来温热的水,伺候着西乡起床。

西乡任由她的施为,也没说什么自己来之类的话,这本就是巫女的职责,作为她的神,西乡理所当然的享受。

享用着巫女的侍奉,享用着她纯洁的身躯与一切。

穿戴好了衣衫,西乡下得地来。

他看着恭敬侍立在一旁的珊瑚宫,想了想后手往虚空一抓,拿出了一把寒光凛冽的剑。

“此剑乃是奥罗巴斯的身躯所化,这海祇岛亦是祂以自己的生命所建。”

“……为了你们,祂已经陨落在八酝岛中,这把剑便交给你,作为守护海祇岛的武器,也作为珊瑚宫信仰的象征。”

“想来能在逝去后继续守护自己的子民,对奥罗巴斯而言也是足以含笑九泉了。”

西乡话音落下,‘海祇大御神之剑’上闪过一道温润的蓝色光晕,好似是在回应着他一样。

珊瑚宫(ahfi)跪在地上,双手高举,将这把魔神所化的神器恭敬的捧在手中。

“海祇岛人将会世世代代供奉高天大御神与海祇大御神,直到世界终结,永永远远!”

听着珊瑚宫代表着海祇岛人发出的誓言,西乡微微点头。

他笑道:“……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海祇岛还没有发展壮大,不如鸣神岛繁盛。”

“……这婚礼的举办地点虽说是在鸣神岛,但海祇人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接下来的日子,你也要有的忙了,珊瑚宫。”

珊瑚宫温声道:“……能为大御神的婚礼做准备,是珊瑚宫的荣幸。”

西乡抬起手来,他的手掌轻轻滑过珊瑚宫那温润娇嫩的脸蛋,拇指揉了揉她温润的眼帘。

西乡的神色略有怪异。

因为在与珊瑚宫的深入交流中他已经发现了,这个巫女不光是单纯的珍珠所化,她的血脉中还有这水元素的龙的力量。

而那龙的力量与西乡所见过的若陀龙王非常相似。

‘这个力量,倒是让人想到《日月前事》中记载的古老七龙王。’

西乡若有所思。

等到他离开,珊瑚宫才是站起身来,她看着手中的‘海祇大御神之剑’,首先想的是将这把剑供奉在神社里。

不过在仔细思索一番后,珊瑚宫还是将这把剑挂在了自己的腰间。

这把剑有着奥罗巴斯最后的魔神之力,或许在魔神看来这点力量并不算什么。

但面对普通人,这些魔神之力已经极其可怕。

与其将这样的神器供奉在某处,不如随身携带。

倒不是珊瑚宫自己怕死,而是她必须要保护住自己和西乡的孩子,保护住神明血脉的延续。

只有将这份神子的血脉延续下去,海祇岛人才能永远不会忘记这份信仰。

珊瑚宫再次忙碌起来。

虽说婚礼都由幕府去进行准备,但是她也不是什么都不需要去做。

到时候在鸣神岛上举办婚礼,珊瑚宫以及曚云两位巫女也是必然要去的。

而海祇岛没有了她们这些管事的人,珊瑚宫就必须要在婚礼举行前夕的这些时间里,将所有事都吩咐下去。

最好还能培养出一位能在她们这些巫女不在时,可以管理海祇岛的人。

这一整天,珊瑚宫都是在忙碌之中渡过,直到了傍晚时,她才从山下回到宫中。

刚刚踏入神社的鸟居,珊瑚宫就是楞了一下。

在神社角落的一颗流光溢彩的树下,一位身穿淡紫色和服,温润端庄的美人正安静的站在那里。

她打着一把满是蕾丝樱花的纸伞,就这样安静的站在树下,观望着整座海祇岛。

那正是幕府的鸣神雷电真。

见到雷电真后,珊瑚宫有些眼神躲闪,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的腹部。

高天大御神即将与鸣神举办大婚,但自己却提前‘偷腥’,与神明诞下了子嗣。

这让珊瑚宫在面对雷电真时,总是有些心虚。

雷电真察觉到了珊瑚宫的到来,她轻缓的转过身来,一双美目落在珊瑚宫的身上,尤其是在她的腹部多看了一眼,露出温柔笑容:

“……珊瑚宫小姐。”

珊瑚宫恭敬的行了一个礼道:“……将军大人。”

“嗯。”

雷电真轻柔的点了下头,在看到珊瑚宫的紧张后,她宽大的袖摆挡住樱唇,轻笑道:“……不必紧张,珊瑚宫小姐。”

“……我知道你为什么害怕我,对此我并不会生气。”

“我也知道你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海祇岛子民的未来着想。”

“……你对我并不信任,这也在情理之中,因此你不必害怕担忧,实际上对于你这份为了子民殚精竭虑的思考,我反而很是欣赏。”

“或许我们之间有一些隔阂,但从今天起,海祇岛与鸣神岛就将是一家人。”

“……不管我现在说什么,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但我会用实际行动,让你信任我的。”

雷电真语气轻柔和缓,有着令人信服的温润与柔情。

听到鸣神的话,珊瑚宫反而有些羞愧,对于这位鸣神她有了更深的了解。

这真是一个温柔又美丽的神明,未来稻妻在她的统治下,也一定会生活美满幸福。

海祇岛人也同样会过上美好的日子吧。

这时候珊瑚宫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高天大御神要娶这位鸣神为妻。

因为大御神知道,哪怕有一天他暂时不在了,这位鸣神也会如爱戴自己的子民一样,爱着他们海祇岛人。

她就是这样一位温柔的,足以融化任何人内心坚冰的美丽女性。

两人又是客客气气的聊了一些,珊瑚宫才是告辞继续去忙自己的事。

雷电真见着珊瑚宫背影消失,她才是回过神来眺望北方,低语道:“……这时候影应该到璃月了吧。”.

第七十七章雷电影出使璃月

璃月港,人声鼎沸,坊间喧闹,欢声笑语不断。

虽说帝君已经离开璃月数年,然而在过去时岩王爷也只是每年才会在曾经的归离集出现一次,为璃月定下之后一年目标。

因此璃月人民对于这种情况也已经习惯。

况且帝君虽然离去,但是紫微垣还在,七星制度也被保留了下来。

如今第一任七星已经退下,第二任七星接替。

这些事都是在帝君尚在璃月港时就定下的规矩。

有着七星平稳过度的经验,未来璃月港只要继续照搬照做就可。

在加上七星选拔乃是整个璃月的选拔,而不会被上层世家豪门垄断,如此一来璃月阶级不会固化,底层人民也有上升渠道,自然欣欣向荣。

这就是有神世界的好处。

若是无神世界,这样的政策也只是理论上的东西,过不了多少年,璃月七星的位置就会全是世家~之人。

但在有神的世界就不同了,璃月人皆与帝君签下契约,有契约作证,便不渝有-规则外的情况出现。

再加上身为麒麟仙兽的甘雨被西乡放在了秘书之职,这七星也便能为人民服务,而不会垄断权力。“轰隆隆-—”

璃月港南方海岸处,远方晴朗空中突然炸起一声雷霆。

这雷声滚滚让喧闹的璃月港安静了那么一个刹那。

众多璃月人停下脚步,神色诧异的往南方望去。

不过很快的璃月人再次走动起来,互相说笑交谈。

璃月港建在海岸边,海上天气又是多变,璃月人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气候变迁。

虽说这晴空雷霆的气象还是第一次见,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如今魔神战争结束,百姓安居乐业,璃月经济在帝君亲自治理下也早已渡过了最困难的阶段。

帝君功成身退,老人家不知去了哪里闲云野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