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64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雷电真。

虽然其穿着宽大和服看不到身材几何,但光看她妹妹就够了。

君不见雷电影酥匈半遮,丰满迷人,那一双裹着紫色紧身袜的长腿更是矫健修长。

光从雷电影的身材,就能猜出雷电真衣服下的娇躯是如何峰峦叠嶂。

“远道而来是客,真小姐就和我去那珊瑚宫中坐坐吧。”

西乡悠然说道,然后他又是看向了一旁有着白色狐耳的娇媚女子道:

“……狐斋宫小姐,你做的甜点我却很爱吃,不知是否能为我再去做些?”

鸣神大社的宫司恭敬有礼道:“……大御神喜欢我的手艺,那是狐斋宫的荣幸,请您稍待片刻。”

见西乡完全是一副主人家宴请客人的样子,不管是鸣神姐妹还是狐斋宫都是给整的有些不会了。

不过狐斋宫也是个心思灵巧的人,当即不卑不亢的说道。

“请吧,真小姐。”

西乡做出了一个手势,转过身往珊瑚宫走去。

雷电影下意识的望向自己的姐姐。

在姐姐身边时,她总会显得木讷没有主见。

雷电真对着影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随即就是拉着妹妹那柔媚小手,跟在西乡身后进入了珊瑚宫。

她也不知西乡到底要做什么,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走进珊瑚宫中,雷电真注意到这宫殿看似华丽,但实则冷清至极。

“珊瑚宫刚刚建立不到二十年,乃是奥罗巴斯在渊下所建。”

“……渊下物资匮乏,也只有这些珊瑚与珍珠还算漂亮能当点缀。”

“奥罗巴斯那大蛇又不通艺术,只知浮华,不过这宫殿既然是祂最初打造,我也就不准备在这上面再去做文章了。”

西乡一边走,一边给雷电真介绍着这座宫殿。

相比于天守阁与鸣神大社,这珊瑚宫少了些历史沉淀,但雷电真却仔细聆听,不敢错过一字。

西乡话音落下后,雷电真顺着他的话温柔道:“……海祇大御神牺牲在八酝岛,我亦是心中伤感。”

她也不知道西乡与奥罗巴斯关系几何,但绝对不会关系太差。

奥罗巴斯如今身死,雷电真当然不会幸灾乐祸,而是要与西乡共情。

“真小姐你也不必顺着我的话,我知你是见惯生死的人,即使感伤也只是一时。”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祂即使战死我也不会怪罪于稻妻幕府,况且这也是奥罗巴斯自己寻死,与你们其实无关。”

顿了一下,西乡继续道:“……况且按照魔神战争规则,就算祂不死,说不217得我最后还要亲自出手将其斩杀。”

“……如今这个结局对祂而言也算是死得其所,你们说对嘛?真小姐还有影小姐。”

西乡侧过头来,他似笑非笑的说道。

雷电真与雷电影皆是心中凛然,只觉得西乡话里有话。

确实,如西乡所说,按照魔神战争规则,最后活下来的魔神只有一个人,那么理论上她们姐妹也要互相残杀才对。

‘这位高天大御神是想要离间我们姐妹关系?’

雷电真心中思忖,。

如果这真是高天大御神的想法,雷电真觉得那就是这位大御神想多了。

她们姐妹情深都愿意为对方去死,是绝不可能互相残杀。

况且雷电真也勉强有一个逃避天之秩序的‘假死封印’之法。

虽然不敢保证成功,成功了也可能会有后遗症,但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下的方法。

只不过这个方法还没实施,她们就遇到了海祇岛入侵,一直拖到现在。

“您说的是,大御神。”

雷电真勉强笑了笑道。

西乡嘴角勾起,道:“……来这里坐吧,真小姐、影小姐!”

“……其实,我应该现在就杀了你们,因为这就是魔神战争。”

西乡的话让鸣神姐妹心下凛然,影更是下意识挡在姐姐身前.

第七十章 鸣神下嫁

见到这对鸣神姐妹那紧张的表情,西乡莞尔一笑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两位不要这么紧张。”

虽然西乡这么说着,但是影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

即使知道自己如今权柄尽失,魔神的力量接近于无,但如果是为了保护姐姐,她依然愿意站在姐姐身前,为其遮风挡雨。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查拉图先生。”

雷电真勉强笑了一下,她握住影的手,感觉到妹妹手臂的僵硬,就知道这时的影心中亦是惶恐不安。

她明白以影的性格,绝不会畏惧死亡,她害怕的是身为姐姐的自己死在这里,死在她的面前。

雷电真与雷电影跪坐在西乡面前,她们皆是微微垂首,不言不语。

姐妹两人只以为这是西乡在用言语刺激她们,虽然明知如此,但这样的刺激确实管用。

因为西乡抓住了姐妹两人的要害,那就是她们的姐妹情深。

“这三位便是如今珊瑚宫中仅有的巫女,曚云与菖蒲姐妹真小姐你见过了,而这位则是海祇岛的现人神巫女珊瑚宫。”

西乡仿佛没说过刚才那番话一样,又是给雷电真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巫女。

三位巫女都是跪坐在西乡身后,她们恭敬的对着幕府将军弯下腰身,然后就是两手交叠在双膝上,如同人偶。

在三位神明说事情时,她们当然不会插口。

“海祇岛是渊下之民,至于那渊下嘛,想必真小姐也曾听说过,便是白夜国。”

“……至于白夜国的历史以及它的来历,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那对你而言并没有好处。”

“渊下的生活并不好受,那里难以耕种,物资稀缺。”

“……奥罗巴斯在无意中落入渊下,见到渊下之民的生活困苦,才是有了怜悯之心。”

“其近乎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海祇岛从渊下升起,来到了稻妻地域。”

西乡大体的给鸣神姐妹讲解了一番海祇岛的来历。

对此雷电真曾经有过思考,如今又从西乡口中听闻,便知自己之前对海祇岛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至于我如何成为了海祇岛信仰的神明,那也只是恰逢其会,不说也罢〃」。”

“……相比于稻妻幕府,海祇岛终归是生活困苦,就算是这珊瑚宫中,暂时也只有三位巫女。”

“实在是这里也找不到那么多优秀的巫女人才。”

见西乡只是说着海祇岛的事,鸣神姐妹即使心中惴惴,但也只得安静聆听。

这时,鸣神大社的宫司端着盘子走进了珊瑚宫,她嘴角噙着狐狸的媚笑,将盘子放在西乡与鸣神姐妹前的桌子上。

“狐斋宫小姐的手艺真的不错,这几日来我却是享受到了。”

“……真小姐还有影小姐,请不要客气,想必你们比我更了解狐斋宫的手艺。”

听到西乡的夸奖,狐斋宫只是浅浅一笑,她跪坐在了雷电真与雷电影身后,幕府与海祇岛泾渭分明。

只是狐斋宫心中的紧张只有她自己明白,这位鸣神大社的宫司知道,恐怕真与影的结局,今日就能知晓了。

影过往最喜吃狐斋宫的甜点,但这时候她却没有胃口。

真倒是言笑晏晏,一只手牵起自己的袖摆,玉手夹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夸赞道:“……这块糕点的味道我却是过去没有尝过。”

狐斋宫笑道:“……这是我最近在海祇岛学的这里的手艺。”

西乡也是用手指夹起一块糕点,缓慢品尝。

等将甜点咽下,他又是开口道:“……奥罗巴斯本身璃月魔神。”

“……再璃月的战争中战败,祂懦弱逃跑,无意间进入了渊下,才成为了所谓的海祇大御神。”

西乡的话让雷电真颇为惊讶,这与她曾经的猜想不符。

她本以为奥罗巴斯与西乡都是渊下本土的魔神,谁想到奥罗巴斯竟是璃月魔神。

按照璃月魔神战争的结束时间,也就是说,那位海祇大御神来到渊下成为这里的神明,其实也没有多少年。

那么如此一来,这位高天大御神又是哪里的魔神?是渊下的魔神,还是其他地区的?

不过以这位魔神实力,可不像是逃跑的。

不是雷电真吹嘘妹妹,既然这位魔神能生擒雷电影,他不管去哪个地区都足以得到最终的战争胜利。

“想来两位也知道,在魔神战争的规则下,胜利者只有一方。”

“……如今海祇岛已纳入稻妻领域,那么这里发生的战争就属于稻妻魔神战争的一环。”

“也就是说,理论上我们之间必须要分出一个胜负才行。”

西乡的话语让珊瑚宫中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凝重下来。

雷电影抿着唇张口欲言,但最终一句话没说。

在姐姐身边时她总是听‘真’的话,因为她知道姐姐在处理事务上比自己更加成熟。

狐斋宫低着头双手紧握,心脏‘砰砰砰’的跳着,话题终归说到了最恐怖也最关键的地方。

雷电真这时候到反而没有了紧张,她轻松的吃着甜点,仿佛这是最后的晚餐一样。

听到西乡的话,雷电真美目望向他,柔声道:“……那不知查拉图先生要如何处置我们姐妹。”

“……是要直接杀死我们,还是将我们封印?”

“如此一来,您就是稻妻最后的胜利者。”

“` 「……作为幕府的将军,我也只有一个卑微请求,只希望您成为稻妻的执政之后,能够善待稻妻的所有人,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西乡打量着雷电真,眉头微微挑起道:“……真小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看的开。”

“这又有什么看不开的呢,正如查拉图先生所言,这就是魔神战争,我们不能反抗,那就只能顺从。”

“……从我和影打败第一位稻妻的魔神开始,我们其实就做好了有一天自己也被打败的准备。”

“这世上哪里有只有我们才能是胜利者的道理。”

“……查拉图先生能这样将我和影邀请到这珊瑚宫中,客客气气与我们交谈,这已经是给我们最后的尊严。”

“既如此,我若还任性不服,岂不是辜负了查拉图先生一番好意。”

雷电真深明大义,温柔体贴,相比于雷电影与狐斋宫那纠结的心思,她却已是全然看开。

“我之永恒就在于这须臾的瞬间。”

“……若不能把握现在的美好,又怎能见未来的梦想一心。”

“随露珠凋零,随露珠消逝,此即吾身,稻妻的往事,宛如梦中之梦!”

雷电真灿烂一笑,仿若百花盛开,漫山遍野,秀美而端庄。

西乡就这样定定的注视着这位真正的雷电将军。

雷电真眸子温润与西乡对视,一点逃避与躲避的心思都没有,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迷人。

西乡突然一笑,说道:“……除了杀死与封印外,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解决如今的事端。”

“哦?不知查拉图先生还有什么方法?”

雷电真饶有兴趣的问道。

在这魔神战争规则下,还有其他方式躲开这规则吗?

“很简单,只要真小姐与我定下一份契约目。”

西乡缓缓说道。

“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