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63章

作者:朱之月

他的手指不经意间划过影干涩的唇与那娇嫩的脸颊,但西乡却没有任何的旖旎,反而对这位雷电将军有了几许怜爱。

“在你的姐姐来到海祇岛前,我允许你自由行动。”

“……我知道你不会逃跑,你不会放弃这五万的稻妻士兵,况且就算是你逃跑,又有什么用呢。”

“我本无意逐鹿稻妻,却感怀奥罗巴斯的寻死而有所动念。”

“……你与我的相遇就像是那天理下的必然,哦,对了,我之所言天理并不是那天空岛,而是冥冥中的命运。”

.. . .......

“我虽不喜这样的命运,想要将其扭曲击溃,但有的时候也会感怀天命之理的有趣。”

“……这几日,你便安心在这珊瑚宫中待着吧。”

说罢,西乡转过身去,直接走进珊瑚宫中,真是将她放在此处不管不顾。

雷电影神色复杂的看着西乡离去,她谓然一叹道:“……浮世景色百千年依旧,然此时雷鸣闪电,却一瞬即逝。”

“……这浮世一梦让人感慨,如今雷鸣也要将歇,如那朝日之雾。”

就在这时,影的身后传来一道温和中带着狡黠的狐媚声:“……影,你又在这里发什么神经。”

雷电影转过身来,见到来人后惊喜道:“……狐斋宫,你也在这里。”

她仔细观察狐斋宫,见对方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放心道:“……见你无事就好。”

狐斋宫掩嘴娇笑道:“……那高天大御神看似冷酷无情,但其实也是个很温柔的人,他到也没为难我。”

“……哎呀,影你这头发都是乱了,我来帮你梳梳头吧。”

雷电影张嘴欲言又止,最终也只是‘嗯’了一声。

她有千百的话想要对狐斋宫说,但这时候无声胜有声。

影背对着狐斋宫双膝跪坐,两人轻柔的交叠在丰腴腿上,闭上自己的美目,任由狐斋宫在她身后用梳子为她梳理头发。

这样一份自己曾如此企盼的永恒,没想到还没开始就如梦幻泡影,将要消散之.

第六十八章 雷电真抵达海祇岛

一艘雄伟的战舰靠近了海祇岛。

雷电真站在甲板处,她望着前方云雾蒙蒙中的岛屿,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不知影在这座岛屿上可还安好?

那位高天大御神没有虐待她吧?

在影知道了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她这位姐姐坐以待毙不敢反抗,只能就这样踏入敌人领域,是生是死都要看他人脸色的时候。

以影的性格固执与骄傲,不知是否心中悲愤,会做出傻事。

“影啊,希望你不要做傻事,如今结局已定,可不要让自己在这人生最后还要受苦。”

“……而且还有幕府人民,万万不要因为我们的任性和孱弱,让那些信奉我们的子民们被连累。”

雷电真喃喃低语着。

这位幕府将军没有带任何一人同来海祇岛,这整座战舰之上全部“二一七”都是海祇岛的士兵。

雷电真本就不是那种需要有人一直侍奉在身旁的魔神,即使一路劳苦奔波,她也心甘情愿,并不抱怨。

在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海祇岛的港口,以及岛屿那繁密茂盛的植被后,雷电真的心提起到了极限。

如果那位高天大御神要动手,这时候就是最好的时间。

甚至雷电真已经做好了高天大御神就在港口处,将她的妹妹束缚在木架上做出随时斩首的架势,以此来逼迫她不要反抗的准备。

这种行为看似卑鄙无耻,但雷电真擅长政事,自知政务中的黑暗,也不会去嘲笑唾弃这种行为。

就像她性格温柔,但在政务上也是圆滑的很,有的时候也要有所选择。

就在雷电真紧张以待时,这艘战舰靠近了海祇岛港口处。

从这港口处的设备看,港口应该是新建不久。

在联想到海祇岛从海下升起也没过多久,想来这座岛屿是有待开发的状态。

等舰船停稳,雷电真却发现事情与自己所想的不一样。

她并没有见到高天大御神,也没见到应该被绑缚住当做俘虏的影。

就在真思索,不知道高天大御神到底有何打算时,菖蒲与曚云两位姐妹来到她身旁,恭敬的道:

“……鸣神大人,海祇岛已到,请您下船吧。”

雷电真抿着唇‘嗯’了一声,与巫女姐妹就是准备下船。

在下船前,雷电真还蒙上了一层紫色面纱,不让自己以真面目示人。

却是她在甲板上,看到了港口处有许多被俘虏的稻妻士兵正在做着工事,她并不想让那些稻妻人见到她。

倒不是雷电真会觉得丢脸,而是如果被俘虏的幕府士兵见到她这位将军大人,像是被押解犯人一样押到海祇岛,他们一定会更加心中绝望。

雷电真蒙着轻柔面纱,只是露出一双温润美目,她在海祇岛士兵的保护或者说监视下,跟随着巫女姐妹下了舰船。

一位位港口处的幕府人往这里望来,但是随着海祇岛监察员一声声呵斥,都是连忙收回视线继续工作。

雷电真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被俘虏的幕府士兵虽然穿着破旧,但身子还算精壮。

看来这一段时日海祇岛对他们的口粮倒是满足,并没有虐待。

至于如今付出体力劳动去做工,这在俘虏中很常见。

哪怕当年幕府战胜了其他魔神,那些幕府俘虏的其他魔神的子民们也会从做工开始,一点点的融进幕府社会中。

而且一天到晚的做工也会让士兵体力减弱,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造反。

雷电真对这些自然是懂的。

在海祇岛士兵的保护下,雷电真跟随着曚云姐妹默默走过港口处的市集。

雷电真看着市集之中海祇岛的人民人群涌动,欢声笑语,那情景与鸣神岛上也没有什么两样。

见此,雷电真放下了最后的心。

看来高天大御神并不是一位奇葩的魔神,在他的统治下,人民也是幸福安康,如此一来,稻妻交到他的手中,雷电真也就不用担心了。

身为魔神,雷电真当然也知道一些魔神爱人的方式很奇葩,见到高天大御神是属于正常的那一类,最后的提心吊胆也是不见。

跟随着巫女姐妹,雷电真没多久就是来到了一座山脚下,其他的海祇岛士兵在山脚下都是停下脚步,目露恭敬站在两旁。

这山上就是珊瑚宫所在,乃高天大御神的圣居之所,不经神明同意,普通人是不会也不敢登上圣山的。

珊瑚宫也只有在特定的日子里才会对普通居民开放,允许朝拜。

雷电真注意到,山脚下有许多海祇岛民众都在虔诚祈祷,就可知他们对这座山的憧憬与敬仰之心0 .......

“是高天大御神要见我?”

见到曚云姐妹带自己前往山上,雷电真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大御神就在山顶珊瑚宫中。”

曚云姐妹轻声答道。

雷电真迷惑不解。

自己如今已经落入敌手,莫不是那高天大御神过于谨慎,珊瑚宫中有着诸般陷阱,能够更轻松的将其擒杀?

亦或者是海祇岛的神明要擒住她们姐妹两人,挟鸣神以令稻妻,等将稻妻彻底掌控后,再将她们姐妹处死?》

无怪乎雷电真有这么多的奇怪想法,实在是按照魔神战争规则,这就是最可能的原因。

当她离开鸣神岛时,就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

胡思乱想间,雷电真来到了山顶,这座与鸣神大社相似,但又全然不同的珊瑚宫彻底映入她的眼中。

宫殿美轮美奂,用诸多珊瑚与珍珠进行点缀,虽是少了鸣神大社的严肃感,但却多了更多的华美。

不过可能是这宫殿刚刚建立没多久,在许多细节处还过于粗糙,少了精致。

就在雷电真打量面前的珊瑚宫时,她的背后不远处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真,是真吗?”

雷电真身体一颤,她连忙转过身去,就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妹妹就站在一颗五彩缤纷的树下,面露惊喜的看着她。

“影!5.8”

雷电真激动之下小跑两步来到妹妹面前,颤颤巍巍的手握住了影的香肩。

她仔细观察一番,见妹妹与离开鸣神岛时并没有什么两样,依然英姿飒爽,也没有被虐待的痕迹,她眼中含泪,带着哭腔道:

“……影,你没有事吧!”

雷电影还没回话,一道男声却从身旁传来:“……影小姐在这里虽可能不比天守阁,毕竟海祇岛如今物资过于匮乏,没什么可招待的。”

“……但她在这珊瑚宫中也是好吃好喝,最起码珊瑚宫没有饿着她。”

“巴尔小姐,或者说是雷电真小姐,你多虑了。”

听到这突兀传来的声音,雷电真娇躯一颤,她缓缓转过头,就见到一旁站着一位儒雅温和的男子.

第六十九章 西乡与雷电真

那男子身材高大,身穿黑色的长服,左手提着一盏长灯。

其面容儒雅,似是一位书生,让人难以想象其武力卓越,竟能将鸣神生擒。

然而其眼神睥睨间自有视天下、视万物生灵于无物的那份高傲与极致的混乱腐朽,让与其对视的雷电真心头一跳,惶恐自生。

雷电真心下凛然,她深吸口气,压下与妹妹相见的那份惊喜激动,用着她温润柔和的嗓音道:“……高天大御神?”

这是雷电真第一次见到这位把幕府压迫,将军生擒,让她生出赴死之念的海祇岛之神。

“正是,真小姐可以称呼我为查拉图斯特拉,冒昧邀请真小姐来此,如有疏忽还请见谅。”

西乡语气温温和和,完全不像是将雷电影俘虏,然后逼迫其姐姐来此的态度。

这让雷电真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偷偷往狐斋宫还有影处望去,然而另一位将军以及鸣神大社的宫司亦是不知西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见两人神情,雷电真就知道自己在她们这里找不到答案。

不过虽然西乡态度温和,07但雷电真也不敢怠慢,谁又知道这位高天大御神会不会突然翻脸呢。

在这海祇岛上,以其强大不管是鸣神姐妹还是鸣神大社的宫司,都绝对无法阻止他武力胁迫。

“家妹还有狐斋宫在这里受大御神照料,真亦是感激不尽。”

雷电真无法完全理解西乡话语中的意思,因此也只得说着这些客气话。

作为执掌政务的幕府将军,这些话语雷电真也是熟练,若是让雷电影去说,那就是有些木讷不通人情了。

“真小姐既然已经来到了海祇岛,为何还要以轻纱遮面?”

西乡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雷电真忙道:“……是我疏忽了,还望大御神见谅!”

语毕,雷电真纤纤玉手落在那圆润耳珠处,将脸颊上戴着的淡紫色轻薄面纱摘下,露出那一张似嗔似喜,温柔娇媚,如花似玉的容颜。

雷电真黛眉远眺,花眼如桃,琼鼻高挺,樱唇小巧。

其与自己的妹妹雷电影长相一模一样,眼角之间亦是有着一颗美人痣,为她温柔中填了些许妩媚。

但即使两姐妹站在一起,穿着一样,世人也绝对不会认错。

雷电真气质如大家闺秀,高雅清秀;而雷电影则气质凛然,英姿矫健。

两人的气质实在是大相迥异,南辕北辙。

雷电真身穿一身华美至极的和服,身体肌肤绝大部分都是被那宽大的和服遮掩。

其手持樱花纸伞,俏丽多姿。

相比于雷电影的穿着,其可谓是相当保守了。

这对姐妹当真是春兰秋菊,各有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