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62章

作者:朱之月

“……影,你也不想自己的姐姐就此殁在这海祇岛吧。”

听到西乡的话,雷电影理智的弦直接绷断,怒声道:“……你这无耻之徒!”

她挥舞起拳头往西乡打去,但浑身无力,整个人瘫软在了西乡怀抱里.

第六十六章 雷电影的骄傲与默然

雷电影从床上扑来,但是却浑身无力,伴随着那些贝壳与珍珠坠落地上的叮当声响,影那矫健又轻柔的娇躯,落入了西乡怀抱。

西乡轻轻的拖住影纤细楚腰,然后掌心上移,在雷电影浑身泛起鸡皮疙瘩下,滑过她瘦削美背,落在那一头樱紫色的秀发上。

“影小姐你又何必这样主动,若是你现在的行为被稻妻之民看到,殊不知要怎样绝望痛苦。”

“……稻妻之民为你甘愿牺牲,你却对敌人投怀送抱,这岂不是太不要脸了。”

西乡的手指顺着影那如丝绸般秀美的发丝,轻笑说道。

雷电影这时候亦是冷静下来,她沉声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又对我的子民做了什么?”

面前这高天大御神虽然无耻,但影也不是那种不会思考的武夫。

她明白高天大御神只是在用这种方式与态度,来突破她的心理防线,让她心灵崩溃。

之前在说到自己姐姐时,影刹那间失去了理智,才是做出这蠢行。

但是很快的,雷电影就是恢复神智,她明白既然对方希望自己失去理智,那她就必须要保持冷静。

身为俘虏,绝不能随了敌人的意,那只会带给自己更大的痛苦。

 217 况且,如今自己落入敌手,以这高天大御神的武力,姐姐也绝不可能逃脱。

‘这高天大御神必然以为‘真’亦是与我一样武艺强大,才是为了稳妥起见用出这等卑鄙无耻之谋。’

‘……等到‘真’来到海祇岛,当他发现‘真’其实不通武艺后,我们姐妹两人也要命丧当场了。’

想到姐姐要被残忍杀害,影心中悲痛不已,只是埋怨自己实力弱小,才是害了姐姐。

虽然骂着西乡无耻,但作为一介战场上的将军,影也要承认对方的行为其实是最好的方式与计谋。

影可不是在战场之上还要有什么正义感的人,那岂不是个傻子,阴谋诡计本就是战争的一部分。

自己输了也只是技不如人。

明明此人武力已经通天,却偏偏还这样稳健,根本就是不给人活路。

雷电影挣扎一番,要从西乡怀里挣脱。

西乡也没有继续用强,任由她离开自己怀抱坐在满是珍珠的床上,这位雷电将军这时看去就犹如被囚禁在华美宫殿里的女王。

西乡不紧不慢的道:“…(ahfi)…两个问题,那我就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吧。”

“……魔神粗鄙,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

“就如同你天生执掌雷霆,却可知自己为什么能够执掌雷霆,可知那雷霆从何而来?”

西乡如同一位老师一样,笑眯眯的问道。

雷电影坐在床上不言不语,显得有些木讷,西乡这问题她从未想过。

身为魔神,其天生执掌雷霆,在历经锻炼后,让十方世界雷鸣尽听己命,哪里知道这其中的为什么。

见到雷电影的表情,西乡就是呵笑一声,这些魔神果然也只是一些有着力量的‘野蛮人’。

提瓦特大陆魔神众多,如果没有魔神战争,这些魔神全部加在一起,可是比嗜血世界的所有吸血鬼加在一起都强。

嗜血世界真正强大的也只是那三位真祖,其他吸血鬼与真祖有着难以想象的差距。

但是提瓦特大陆却极其落后,如果和嗜血世界比,那真就是一个古代社会,一个现代社会。

只因这个世界根本没多少人研究‘魔道’,魔神们也只是挥洒自己权柄,并不知晓自己的权柄从何而来。

没有对这个世界魔力元素的最基础研究,成果就不可能惠及民众。

当然主要也是这个世界能够使用元素力的人类太少,极大限制了技术发展。

况且这里未尝没有天空岛的原因,那天之秩序很可能在否定技术,拒绝技术,从而保持着提瓦特大陆这份‘莽荒’。

西乡脑海中思索着诸般事宜,口中道:“……你不知自己权柄力量所在,我却知晓你是如何运用魔神权柄。”

“……既然知晓这其中秘密,那将其封印住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听到西乡的话,雷电影檀口微张,不可置信的道:“……这怎么可能?”

她乃是魔神,是殊胜尊贵之躯,若是魔神权柄能够轻易封印,那与凡人又有何两样。

魔神之间的封印准确说其实是镇压,打散对方所有魔神之力,然后不给其恢复的机会,但这也并不是真的封印住魔神的权柄。

在漫长时光后,当那些被镇压的魔神回复了部分力量,依然能以自己权柄再次兴风作浪。

但虽然不敢相信,雷电影如今的状态也在告诉她,其那掌控十方雷霆的力量确实消失了。

虽然武艺还在,也能够操纵部分雷元素力,在凡人间依然可称无敌,但她确实暂时失去了鸣神之威。

“看来你也已经暂时接受了自己的情况,如今力量全失却还能保持理性,没有做出愚蠢举动。”

“……你这位雷电将军倒也名副其实。”

“多少人的高傲与尊严,都是来自于自己的力量,当力量失去后就露出自己本来面目,卑微如虫豸。”

“……但是影小姐你依然保持着自己身为将军的威严与骄傲,心中镇定,从这一点来看,你就足以被称作是一位修行有成的强者。”

西乡笑吟吟的说道。

不过雷电影对他的夸奖只是闭口不言,面对敌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沉默。

沉默亦是一种抗争。

见此西乡也不恼怒,他悠悠开口道:“……至于那被俘的几万幕府士兵,你来看便知。”

说罢,西乡一把握住雷电影皓白纤细的手腕,也不管她力量已失,就这么强硬的把她从床上拽了下来。

雷电影闷哼一声,她只觉得自己手腕筋骨疼痛,仿佛断裂不在属于自己。

不过在过去修行武艺时她也是严格要求自己,即使痛苦却也不吭声,全行忍耐。

西乡赞扬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把雷电影拉出了珊瑚宫。

影失了力量,西乡又走路速度极快,她脚步难以跟上踉踉跄跄,几乎就是拖地前行。

但面对这份痛苦与委屈她依然倔强,绝不对敌人告饶。

珊瑚宫建在海祇岛中央高山上,在这里能俯瞰海祇岛很大的范围。

山上强风吹来,吹的影刘海发丝飘飞,但她努力瞪大双眼,注视着海祇岛。

海祇岛上随处都是人声鼎沸,原来却是那五万幕府士兵这时候一个个都是化为了农夫与工人。

或是开垦良田,或是凿山修路,或是建造房屋,正在对海祇岛大力建设。

而监工自然是全副武装的海祇岛士兵.

第六十七章 即使摇尾乞怜又如何!

虽然站在这珊瑚宫外也无法一窥海祇岛全貌。

但是管中窥豹,仅仅只是从自己所见到的幕府士兵的结局看,他们虽然都被当做劳工使用,但最起码没有受到什么虐待。

身为俘虏,幕府士兵能得到这样的对待雷电影已经非常满足。

就算海祇岛把这五万士兵全部坑杀,雷电影除了愤怒外也什么都做不了。

“如今海祇岛人口还是太少,整座岛屿百废待兴。”

“……这些幕府士兵却是当做劳工的好料子。”

“也幸亏你从鸣神岛前来,带足了军中口粮,否则这突然多出五万张嘴,海祇岛可是扛不住啊。”

“……但就算如此,我让海祇岛士兵也统计过你从鸣神岛带来的粮食,大抵也就够五万人吃上一个月。”

“看来你还是挺保守的,我本以为你只会带几天口粮,然后凭借自己的武力直接获得战争胜利呢~。”

西乡松开了雷电影的手腕-。

影用手轻轻的揉着自己生疼的皓白纤细的手腕,那里被西乡-抓的一片通红。

“行军打仗又怎可儿戏,就算我自持武力,也不会拿士兵的口粮开玩笑。”

说到这里,雷电影自嘲一笑。

她只觉得西乡就是在嘲讽她。

雷电将军的确武力强大,但是在他这位高天大御神面前,不还是被生生擒住。

“若不是我为了筹备粮食耽误了几天,也不会……”

说到这里,雷电影闭嘴不言,自己这话听来颇有一种不服气的意味,战争输了就像是找借口一样。

“若不是你耽误了几天,那五千的先锋部队也不会全军覆没,你是想这样说吧。”

西乡侧过头去看向雷电影那凛然绝美的侧脸,眉头一挑笑道:“……但就算你提前几天出发,结果也不会改变。”

雷电影樱紫色的秀发披散着,看起来有些狼狈。

过去为了战斗,她总是喜欢把头发绑成麻花辫,那样才不会影响自己。

但之前西乡斩断了她一截秀发,让她头发上的缎带再也绑不住了。

几缕发丝随风飘荡,落在影紧紧抿着的红唇前,她的唇色发白,眼神倔强。

虽然沉默不语,却也同意了西乡所言。

就算自己提前几天带领大军来到八酝岛又如何呢,结局依然不会改变。

但是——

“结果是不会改变,但是那五千士兵不会无辜枉死,笹百合也不会重伤变成残疾,这是我这位将军的责任。”

影叹息一声,并没有推卸责任,而是把稻妻败亡的原因都由自己所背。

“如此这是你的想法的话,那就随意吧,希望你这一段时间老老实实的,不要去想什么多余的事。”

“……否则的话,这五万幕府士兵我也不知自己会怎样残忍的对待他们。”

“你也不想这些孩子的父亲,丈夫的妻子,老人的儿子因为你的任性妄为,而失去自己宝贵的性命吧。”

西乡望着海祇岛上正在做苦力的众多幕府士兵,语气含笑的说道。

他虽然说的轻松,但那足以让万物腐朽的眸子露出的恐怖,让人根本不敢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蠢问!我如今失去掌控雷霆之威,已是你手下俘虏,如刀俎下的鱼肉,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即使此身尊贵殊胜,但若是为了稻妻子民,我也会放下尊严。”

“我命已在你手,就算你要我摇尾乞怜,若能救稻妻百姓,我亦心甘情愿。”

雷电影贝齿咬着唇,她神色坚毅,即使说着这样‘摇尾乞怜’的话,但那鸣神的高傲却不损半分。

“魔神爱人,每一次见到这一幕,我都是心生感叹。”

西乡轻叹一声。

奥罗巴斯为了人民自我牺牲,这位鸣神亦是为了自己的子民,竟然甘愿低头垂首,做那摇尾乞怜的美人犬。

影应该是认为自己必死无疑,既然身死已是必然结果,那为了百姓安宁,就算放下最后的自尊又如何。

若是自己战败身死还要拉着子民陪葬,那她这位幕府将军就算是死去也不会原谅自己。

就如雷电真明知自己将失稻妻,却也要努力维稳民间,将一个完整稻妻拱手相让给敌人一样。

雷电影也会为了自己的子民委曲求全。

“我很喜欢你,喜欢你这样看似懦弱,却实则勇敢的举动。”

“……我也欣赏你这份如英雄般英勇就义的姿态。”

“这世界虽是无趣,但魔神的这份爱人之心,也让我觉得来这世上走上一遭便也值得。”

0 ·······求鲜花····· ········

西乡抬起手来,手指轻轻的拨动着影嘴角边那凌乱的秀发,将它们重新挽回她的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