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6章

作者:朱之月

当然南宫那月也不傻,她不会真的把恶魔的监视者当做可以侮辱的对象。

所以她也一直保持着基本的底线,偶尔的被气急了会骂这只恶魔几句,但也仅此而已了,再过分的事南宫那月也不敢去做。

从签订了契约后,她才知晓这只恶魔到底有多么可怕。

那浩如烟海的魔力,让南宫那月相信那些以魔力量庞大著称的真祖们也无法相比。

真祖们的魔力尚有极限,而这只恶魔的魔力根本没有极限。

其次就是因为签订了契约,南宫那月也可以行使西乡作为‘衰老大恶魔’的部分权柄。

在使用了那让万物诸灵衰老的能力后,南宫那月才知晓那被称作十种死亡形态之首的能力,到底有多么的令人惊骇。

西乡欣赏着穿着私立彩海学园JK制服裙的南宫那月,外表嬌小的她看起来更像是小学部,而且还是那种刚上小学的小姑娘。

标注的JK制服穿在她身上,学生的气息浓厚,关东襟的领口处,能看到她柔嫩的脖颈,像是天鹅般优雅迷人。

制服裙下的笔直美腿过于纤細,裹着黑色学生绒袜处的绝对领域,白皙誘人,仿佛只要手上稍一用力,就会将她大腿折断。

绷直的玉足踩着一双小皮鞋,脚后跟抵在地面上,来回轻晃的两只小脚丫看起来俏皮又可爱。

与日常时喜欢穿哥特萝莉装的南宫那月不同,日常装扮的南宫那月像是精致完美的洋娃娃,有的时候甚至觉得像是死物。

而现在的南宫那月,却有着少女活泼的灵动。

契约在双方之间流转,代价是南宫那月的灵魂。

西乡很庆幸自己的血液中流动着‘第三星辰粒子体’。

否则离开了黑暗空间的他,魔力储备也就是蓝条绝对不高,估计还比不上法师系的飞鼠。

自己打起架来都要更多的用拳头解决问题,就更不要说给南宫那月提供魔力了。

如果真是那种情况,西乡自己都会尴尬,估计会让南宫那月怀疑他这只恶魔怎么这么弱,这魔力储量也太少了吧。

但是现在不同了,‘第三星辰粒子体’可是第三类永动机。

这无中生有的能量,不要说是给南宫那月挥霍,就算是改变人类文明,供全世界数十亿人使用,共同走向浩瀚宇宙都能做到。

可以说现在限制南宫那月以及西乡的,是魔力的出力值,而不是储量。

也正是‘第三星辰粒子体’产生的无限能量,让南宫那月对西乡产生了巨大的误解。

数个月前西乡展示的‘模拟创星图’,让南宫那月见识到了宇宙创造之能。

如今的‘第三星辰粒子体’,让她看到了永久机关。

在南宫那月的想象中,如果西乡将两种能力结合,那是真的能彻底摧毁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那位‘大君’出手。

光是那位‘大君’创造的恶魔化身之一就有如此威能,那位神明本体又有多么可怕?

想到这里,南宫那月真是一点异样的想法都不敢生出,老老实实的完成契约。

西乡迈开长腿漫步走在南宫那月身前,对此南宫那月没有什么表示。

她对西乡生不出任何的警惕之心,反正这只恶魔想杀自己易如反掌,他本就是自己的处刑人。

而在几个月时间的相处中,她也大略能看出来,这恶魔性格虽然糟糕,但某种程度上说也挺温和的。

只要你不触及他底线,你不违抗契约,他并不会对你做什么。

这个想法刚刚从南宫那月脑海中出现,下一刻她就后悔了。

“喂,那是我便当里唯一的一块大虾,你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拿走了?”

“……恶魔难道也需要吃东西补充营养吗?”

南宫那月看着西乡伸出手,将她便当盒里唯一的虾夹走,终于是忍无可忍,嘲讽说道。

她嘴角勾起,笑容冷冽,还有着那么一丝残酷。

“恶魔需不需要营养我不知道,但是小那月你是不需要营养的,反正不管怎么吃你也长不了个子,吃东西也是浪费粮食。”

南宫那月牙又痒痒了。

她现在恨不得把这只恶魔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但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

“况且,你也很快就不需要吃东西了,反正术式即将完成,你将永远陷入沉睡,这么一想真是可喜可贺,这个世界少了一个浪费粮食的人。”

西乡依然对南宫那月冷嘲热讽,但这一次他的话刺痛了南宫那月的心。

见到南宫那月稍显沉默,西乡露出恶意的笑容道:“……成为‘监狱结界’的管理者又不是你真正的愿望与契约。”

“……为什么要傻的把自己关进里面做着永远醒不来的梦。”

“如果是人类逼迫你,你现在可是魔女,是我的契约者,又何必去在乎人类的看法。”

“……若是他们逼你太甚,就用我的力量将他们残忍处决吧!”

“在衰老与死亡面前,万物生灵皆是平等!”

西乡的话语,是真正的恶魔低语.

第二十三章 因为我爱上了你!

西乡的话让南宫那月颇为意动。

不过犹豫了片刻后,她还是冷静下来道:“……这是我与人工岛管理公社的契约。”

“……既然已经签订了契约,那我就一定会将其完成,况且成为‘监狱结界’的术式组成,也是我自愿的。”

“见到我这样遵守契约,作为恶魔的你不是应该感到欣慰,最起码就算是与恶魔的契约,我也不会违背。”

西乡坐在南宫那月的身边,他轻嗅着少女身上那稍显稚嫩的奶香,又带着些许成熟味道的体香,耸了耸肩道:

“……你会不会违背契约我并不在意,你不违背契约,那我会依照契约与你同行。”

“若是你违背契约,我也只不过就是将你头颅砍下,然后将这方世界吞噬殆尽罢了。”

“……看着整个世界在哀嚎,看着所有生灵在衰老下畏惧而不知所措,说实话那样的场景我更加期待。”

“所以,我到更希望你能违背与恶魔的契约呢,小那月。”

西乡笑意盈盈的说道,仿佛真是在怂恿南宫那月违背契约一样。

当然他这话都是假话,对西乡来说,保持现在的状态最好。

只要南宫那月还在,双方的契约还在,他就可以源源不断的通过南宫那月这个锚点,来攫取这个世界的营养供自己成长。

这也是为什么西乡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很安静,几乎不搞事的原因。

只要什么都不做就能完成自己的成长所需,那为什么要去搞事。

这才是西乡梦寐以求的‘财务自由’,只要天天摸鱼就能完成目的,谁又愿意去工作。

所以他需要用言语去哄骗南宫那月,让她觉得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从而更加小心的维护双方的约定。

“哼,不愧是恶魔啊,如果不是我做不到,我真想将你这样的不稳定因素杀掉!”

南宫那月恶狠狠的说道,可惜只是假凶,在西乡看来更像是猫咪的张牙舞爪。

顿了一下后,南宫那月继续道:“……我不会忘记与你们这些恶魔契约的内容。”

“……契约的内容既然是我的愿望,那就是人与魔族的和平共处。”

“‘圣域条约’的签订让人与魔族之间的矛盾大大缓解,但在外界人类与魔族依然互相敌视。”

“……只有弦神岛,只有这个魔族特区,虽然双方种族依然有着敌视,但人类好歹能够接纳魔族。”

“想要完成我们的契约内容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仔细思索过,只有魔族特区适合成为试点,我会试着先在这里完成我的愿望。”

“……这也是为什么我同意成为‘监狱结界’组成的原因,有一些魔族恐怖分子的行为会破坏魔族特区双方的和平。”

“只有将他们关在监狱结界里,我才会放心一些。”

听着南宫那月像是在给自己解释的话语,西乡缓缓点头道:“……嗯,你的这个理由还算靠谱,看来小那月你并不是那种一根筋的蠢货。”

“……而是有一个相当聪明的小脑袋。”

这样说着的西乡笑呵呵的用手捋了捋南宫那月那一头顺直的黑色长发。

“别随便乱碰我的头发,也别把我当个小孩子,更别叫我小那月!”

南宫那月一把拍开西乡的手,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道。

“我吃完了!”

南宫那月饭量不大,她将便当的盖子盖上,站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

西乡也是跟着南宫那月起身,他站在那身材嬌小的少女背后,笑着问道:“……为什么不去和自己的同学交流,我知道你可并不是真的孤僻的人。”

南宫那月用着不符合她年龄,相当冷静的情绪道:“……在魔族特区,虽然人类算是与魔族能够和平共处,但互相的偏见还是存在的。”

“……比如父母见到孩子在和年幼的魔族玩,一定会警告他远离。”

“我是纯血的魔女,从出生开始就被决定了灵魂必将献给恶魔,从一开始我就与人类不同,知道自己更像是魔族。”

“……既然如此的话,与其到时候更加伤心难过,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彻底远离。”

西乡安静的听着南宫那月的言语,他轻轻点头道:“……这算是魔女们的名言?正因为对某样事物在乎,所以才要从一开始就远离。”

南宫那月那清澈湛蓝的眸子微微一撇,“……虽然不知道这句话谁说的,但我觉得还算有哲理。”

“只是另一位魔女说的话罢了……不过小那月,你虽然现在顺应这座人工岛管理者的要求,成为‘监狱结界’的术式组成部分。”

“……但是我会让你自愿放弃监狱结界,将你从中解救。”

西乡这时候突然说道。

“为什么你这只恶魔这样自信?我的性格很固执,可不会轻易妥协。”

南宫那月嗤笑一声,对自己的性格她其实很了解。

“几个月的相处,我也了解你的性格,你本质上性格良善,如果有一个人与一百个人同时受到死亡威胁,你会努力的将双方都拯救。”

“……但是你也有着足够的冷酷与理智,当你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放弃一个或者放弃一百个人时,你必然会选择拯救那一百个人。”

“人类的生命不能用数字去形容,这是大部分人类的想法。”

“……但小那月你也知道,对于位于上层,掌握权力的人类而言,人类的生命真的就是数字。”

曾经在‘赛博朋克’世界爬到高层的西乡,他本质上也是个政治家。

因此他对人类社会与人类太了解了,对生命的重视与同情,只会是普通民众的想法。

而对于真正位于上层决策的人而言,他们一定不会有这种想法。

并不是那些人足够冷酷无情,而是其所处的地位,就让他们不能生出同情这样的情绪,那只会造成更大的危机。

“不得不说,你这只恶魔说的话很有道理。”

南宫那月没有完全否认西乡的话,她并不是一个充满热血的老好人,而是会懂得权衡利弊,审时度势的魔女。

“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让我放弃监狱结界?”

南宫那月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我想要给你自由,因为我爱上了你啊,小那月~~所以我希望你是自由的,是不会悲伤,永远快乐的!”

西乡笑眯眯的说道。

“切!”

南宫那月对西乡这个恶魔的话是一个字都不信。

“对了,你那个好友,书记的魔女仙都木阿夜,她最近好像在计划着什么事。”

西乡突然神神秘秘的说道。

“不要觉得你能用言语,就随便离间我和阿夜的关系!”

南宫那月驳斥道。

“离间吗?这件事你自己心里明白我到底是不是在离间,要知道我所得到的一切情报,也是通过你所得来的。”

“……我是你的监视者,同时是你的守护者,仅此而已!”

西乡的话让南宫那月咬了咬唇,因为她知道西乡说的没有错,仙都木阿夜真的在策划着什么。

‘希望阿夜你不要让我难做。’

她心下担忧的想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