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59章

作者:朱之月

已然昏厥的鸣神螓首下垂,圆润的下巴搭在了西乡肩膀上。

西乡的脸微微往右侧轻移,鸣神几缕紫色飘逸的秀发在微风的吹拂下,轻柔的拍打在西乡的脸颊上。

她的发丝柔软,有着淡淡芳香,娇躯更是丰腴娇嫩。

搂住这位稻妻的鸣神,西乡还能感受到她的那份丰满迷人,引人遐思。

天空之上,之前咆哮了一天一夜的雷鸣渐渐熄灭,那浓厚的乌云散去,温暖的阳光洒在这片海域上,波光嶙峋。

这片大海在之前西乡与雷电影的战斗中,海下的鱼儿早就逃跑,生机全无。

而随着战斗结束,来自四面八方千千万万的海鱼再次占据了这片海洋,又是生机勃勃。

西乡的右手搂住雷电影的腰肢,轻柔的抚弄了加下。

可惜这时候的鸣神已经昏迷过去,不能羞愤的怒视他这位登徒子的轻薄。

“如此,也算是我给你的最后饯别礼了,奥罗巴斯。”

“……我喜欢英雄,尤其是悲情的末路英雄,从这点而言,你也算是一位英雄了。”

“不是从一开始就站在众生之前,与强敌战斗217不退缩的那种伟光正的英雄。”

“……而是选择逃避,畏惧牺牲,却在最后自己的职责下毅然决然迎向死亡的那份勇气。”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天生不畏死亡的英雄,大部分的英雄,不都是在人生历练中的蜕变与感悟。”

“……你也算是给我上了一节课,因为我也不是那种生来就无畏死亡的强者,我生来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以。”

西乡对着自己腰间悬挂着的那把‘海祇大御神之剑’低语着。

这位魔神的转变与决断,让西乡感慨万千。

祂没有摩拉克斯的力量,也没有摩拉克斯的意志,甚至懦弱到逃避战场。

但在最后,为了自己的子民,为了责任,祂却愿意牺牲,拿出自己的生命去给予子民一个能够拼搏的未来。

如此,便足以被称作‘英雄’了。

想来千百年后,稻妻也会流传这样的历史,在‘高天大御神’和‘海祇大御神’的联手下,祂们将鸣神擒获。

这样的历史,便是西乡对奥罗巴斯最后勇敢的奖赏。

“我们两个也算是嘎嘎乱杀,你负责嘎嘎,我负责乱杀……哈哈哈哈哈!”

西乡声音很小的自语一句,可惜这话没有人能听到,也没有人能接过他这古老的梗。

只有他的大笑声回荡在这片海域,回荡在众多目睹这场战争的人们耳中。

八酝岛上,本身已经绝望的海祇岛士兵们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他们目光狂热的遥望远方,注视着那威武无敌的‘高天大御神’,高呼着大御神的名字。

本身在奥罗巴斯选择自我牺牲,在见识到了鸣神那切断岛屿的惊天一刀后,海祇岛的人们已经准备好迎来失败的死亡。

但谁想峰回路转,那位可怕的不可一世的鸣神,却被‘高天大御神’打败,甚至将其擒获。

这从绝望到狂喜的情绪转变,让海祇岛士兵们几若疯狂,震天欢呼。

他们跪在地上,以前所未有的虔诚狂热,赞美着‘高天大御神’。

这些海祇岛的士兵,将奥罗巴斯死去后的那份茫然的信仰,全部加持在了西乡的身上。

甚至西乡如果这时候下令让他们去死,这些海祇岛的士兵们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尽。

因为他们相信神明的命令是不会有任何错误的,既然让自己去死,那一定是大御神的需要。

海祇岛的士兵们跪在地上祈祷,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备。

但是四周将海祇岛士兵围困的幕府士兵们,却茫然无措,根本没有人敢去动手。

幕府士(ahfi)兵手中的兵器落在地上,传来一阵阵清脆的响声,他们脸上的绝望就与之前的海祇岛士兵们如出一撤。

就连大海之上的幕府舰队这时候也是安静的漂浮在海面上,没有人敢动。

谁又知若是自己一动是否会引来那位可怕魔神注视,然后掀起怒涛将他们消灭呢。

之前西乡与雷电影大战一天一夜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魔神的恐怖威能震撼人心。

尤其是西乡最后召唤‘衰老大恶魔’时所展现的神之姿态,那轻松用两根手指接下‘无想一刀’的震撼,让幕府士兵们近乎崩溃。

要知道雷电将军的‘无想一刀’,是稻妻的骄傲,有谁能亲眼见证那一刀,将是一生的荣耀。

若有谁敢直面那一刀,就可以被写进史书,被稻妻人民代代传颂。

但如今,将军的‘无想一刀’被人以这样轻松的姿态接下,那几乎是打破了幕府士兵所有的信仰,打破了他们所有的荣光。

这就是魔神战争,哪怕现在幕府军队占据着绝对优势,只要付出很小代价就能将海祇岛军队覆灭。

但是当己方魔神战败,尤其是这样的大败亏输时,战争的走势就彻底反转。

因此在过去的魔神战争里,魔神们都是很少直接出手,都是等到实在坚持不住才会出手。

除了魔神间的争斗会殃及鱼池,误杀许多凡人外,也是因只要你不出手,那就不会战败。

幕府舰队旗舰之上,狐斋宫瘫坐在地上,她那一头白发上的狐耳耸拉,整个人被彻底打击,绝望都已经无法形容她如今的心情。

哪怕雷电影是战败,是被杀都不会让她产生这样崩溃的情绪。

但鸣神竟然被敌人生擒,这就代表着双方的实力有着难以想象的差距。

这位高天大御神,到底是从哪里出现的可怕魔神,为什么他会强大到如此地步。

就算是那天理维系者,是否能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伟力呢?

狐斋宫无法去想,也难以再去想象。

她只知道稻妻要变天了,或许从此往后,稻妻将再无鸣神。

而按照魔神战争的规则,影必死无疑,没有了影的战斗力,雷电真也绝对会力有未逮,难以抵抗。

最终雷电真也一定会死在这可怕的魔神手下,这就是魔神战争的残酷。

至于自己,呵,身为鸣神的拥趸,身为鸣神大社的宫司,又怎有幸免之理。

只不过这时候的狐斋宫已经不愿去想自己的死亡,她最担心的还是影,以及若是知晓妹妹被生擒的雷电真,将会怎样的悲伤痛苦.

第六十二章 见鸣神岛雷电将军

鸣神岛,雷电将军的天守阁中,雷电真正在处理着政务。

这间稻妻的御书房里,摆设着一些很有年代感的物件,但却很是清冷。

雷电真不喜欢有太多的人伺候自己,因此屋中也不需要侍女。

至于护卫就更不需要了,即使雷电真再怎样不通武艺,身为魔神的她也绝不是普通人类能够打~败。

因此人类间的刺客完全可以不在意,而若是真有魔神来袭,那普通人的护卫就更没必要,也只是徒增伤亡-。

因此将军的房间里大部分时候都很清幽,也只有御三家,也就是三奉行的家主才有机会能够亲自与将军相见,-诉说稻妻政事。

雷电真跪坐在案几边,将最后一份公文处理完。

在案牍之上,已经摆放着厚厚的文牒,这些都是雷电真亲自处理的事物。

身为魔神的雷电真精力充沛,她又擅长政务管理,因此处理起来这些事情都是极快。

也只有如雷电真这样的魔神,才能做到事必躬亲,将整个稻妻每一个细节都解决的井井有条。

这也是为什么稻妻即使地处偏僻,自然资源稀少,但依然兴盛的原因。

“不知道前线战事如何了。”

将最后的公文处理完,雷电真想到了前线战事,略有忧思的自语道。

提瓦特大陆的技术力在某些地方很发达,但在某些地方却也很落后。

就比如这情报传递系统就比较古旧,最起码在这个年代不是很发达。

八酝岛在稻妻最西的边境,与鸣神岛距离遥远。

那里的战事情报想要传回稻妻幕府所在地,也需要数天的时间。

提瓦特的魔神虽有撼天震地之能,强大者甚至移山填海都不在话下,但这些能力都是来自魔神权柄,而不是‘魔道技术’。

因此就算是魔神,除非是有特殊权柄的魔神,否则也难以知晓远方之事。

雷电真之前得到前线消息,说是幕府先锋全军覆没,她的手下大将笹百合深受重伤以至残疾,未来再无领军作战的可能。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笹百合留下了性命,没有命丧当场。

这样的战报让雷电真心中忧虑,在稻妻这么多年的魔神战争里,除了开始时她们姐妹两人势力弱小,遇到过这样的大败。

随着大部分稻妻魔神被清理干净,幕府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惨败了。

在这个幕府已经近乎控制稻妻全境的魔神战争末尾阶段,竟然还发生这种情况,又让雷电真怎不忧虑。

因此雷电真并没有把这份战报发出去,以防民间震动。

她只是在等着妹妹带来胜利,届时在整场战役的胜利喜讯下,这一场的战争失败也就无关紧要了。

这些是雷电影在信件里留下的军令状,她会亲自出手,将海祇岛的魔神斩杀,偿还这份大败的耻辱。

雷电真对妹妹很是信任,影征战沙场这么多年,即使有战场上的失败,但那也与她的武艺无关,只是人类间的战败。

她相信影一定会为幕府带来最终的胜利。

“仔细想来,前线新的战报应该也快到了,就是不知影是否已经获得胜利。”

雷电真喃喃低语一声,翘首以盼着的妹妹的喜讯。

这时,书房外面传来急促脚步声,一位士兵跪在书房门外,大声喊道:“……将军大人,我们舰队的旗舰已经回到了港口。”

作为将军身边之人,自然知晓雷电将军其实是有两人的。

其实坊间也早有这样的传言,但只要雷电将军本人不承认,那这就是谣言。

听到士兵报告,雷电真面色一喜,她温柔的声音从屋中传来:“……是前线的捷报吗?”

这么说着的雷电真也是有些奇怪,回到鸣神岛港口的是旗舰,那是影的座驾。

而既然影的座驾回来,那就代表着战争胜利了才对。

但为什么回到鸣神岛的只有旗舰,其他的舰队去哪了?

想到这里,雷电真心中开始不安起来。

跪在外面的士兵迟疑了一下,低下头道:“……回将军大人的话,从……从那旗舰下来的并不是我们幕府的士兵。”

“……而是……而是海祇岛的人!”

……

巨大的战舰停靠在鸣神岛的港口处,码头的工人与百姓夹道欢迎,只以为前线战争已经结束,大军正在返回。

也有一些人感到奇怪,为什么这艘将军的座驾没有了幕府的旗帜,而是挂着一面他们从未见过的大旗。

然后很快的,码头的人便是见到从那战舰上下来的人根本不是幕府士兵,而是一群装备精良,意气风发的不认识的士兵。

码头之上一阵骚动,引来了天领奉行治安官的注意。

治安官带着几位天领奉行的兵士上前,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他的话语完全没有底气。

毕竟这位治安官也只是一位治安官罢了,见到这种精锐的重甲兵士哪里不会畏惧。

况且对方还是驾着他们稻妻舰队的旗舰而来,这其中的含义想想都会不寒而栗。

0 ·······求鲜花····· ········

舰船停靠在港口,一位位海祇岛的士兵挺直腰杆站在甲板两旁。

他们不理会这些天领奉行的人,只是迎接着身后的大人物。

没多久,就见到一对双子巫女的靓丽身影出现在甲板上。

一位巫女双手捧着一把长剑,剑身冰冷,有幽光闪过,任是稻妻最是技艺精湛的武器锻造师见到这把剑,也要直呼神剑。

毕竟这把剑不是人造,乃是一位魔神以自己的性命所锻造,其上有着奥罗巴斯这位海祇大御神的神力所在。

而作为信仰高天大御神与海祇大御神的巫女,菖蒲与曚云姐妹皆是可以使用这把剑上的魔神之力。

即使奥罗巴斯弱小,即使祂如今力量化为了这把‘海祇大御神之剑’,但魔神依然是魔神,这股力量也不是人类能够轻易抵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