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57章

作者:朱之月

刹那之间,这座如今稻妻的六大岛屿,竟然分离成了两半。

岛屿一分为二,而在新形成的两座岛间,竟然出现了一道宽广达百米的海峡!

这一幕让不管是幕府的军队还是海祇岛的士兵都是目瞪口呆,只是瞪大了双目,震撼的看着那鸣神之威。

切开了岛屿“二零零”之后,那刀光余威不止,继续往奥罗巴斯劈去。

见到这一刀的奥罗巴斯,心中暗叹,知道这就是自己的结局了。

这位鸣神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强大,就算是在璃月,其也有资格与岩之魔神摩拉克斯争锋。

若论武艺,两者皆可被称作武神!

张开自己阴冷的巨口,奥罗巴斯也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让人类看着祂很强大,很凶残罢了。

但是奥罗巴斯自己知道,就算那位鸣神站立不动,以如今祂的虚弱和力量,也难以将鸣神打败,更遑论是面对鸣神武艺极致的一刀。

无磷的白蛇勇敢的往那刀光撞去,祂知道下一秒其就要身首异处,鲜血洒遍这座八酝岛。

但就在这时,一盏长灯突兀的出现在奥罗巴斯与雷电影的中间。

那长灯古朴沧桑,绽放着微微毫光,就算是在夜晚,估计也难以当做指路明灯使用。

但是在见到这盏灯后,雷电影却没有由的心中一紧,一种名为‘危险’的直觉从灵魂深处涌出,让她精神紧绷。

下一瞬,那一盏明灯突然照耀万千,似是要光明洒遍宇宙。

那光辉是如此的璀璨,犹如光明神降世,但在那一轮轮的光圈的最中央,却是一道漆黑色的深洞。

这一刻雷电影心中凛然,这道光并不是从那黑洞之中释放而出,而是那不可思议的黑洞,正在吸收着这整个世界的善光!

那正是以漆黑之火所绽放的,来自至高善神的灵光之堕!

万物消融,一切的秩序都是消失,秩序归于混乱,规则崩溃,像是深渊坠落。

雷电影无想的一刀染上了诸多念头,失去了纯粹,那蕴含的绝对威光渐渐消逝。

随即天上雷云一哄而散,大海撕裂沸腾,地水火风都是陷入了混乱之中,再也难以维持物质的原型。

这正是宇宙终结的混乱之意,无有物质,无有秩序,只有绝对的死寂与灭亡!

见到这一幕的雷电影心头猛跳,只感觉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光,而是一道漆黑的火,引动她诸般恶念,想要去崇拜的火。

雷电影感到自己的思绪开始溃散,恶意、混乱等等念头正在腐蚀她的身体,就似是铁器染上了锈蚀。

甚至雷电影发现就连‘磨损’都在加剧,仿佛要将她变成一个其他的东西。

“糟糕!”

雷电影在恍惚中神色一凝,她猛的一咬舌尖,疼痛感让她暂时恢复清明。

鸣神立刻压下自己心头诸般杂念,才终于是让腐蚀的速度缓解下来。

她抬头望去,就见到在那由漆黑之火引动的光辉已经消散,一道身材欣长的人影出现在奥罗巴斯的蛇头上。

那人身穿漆黑色的华丽长袍,绣有金边,他面容俊朗却安宁沉寂,诉说着无尽神秘。

男子左手提着一盏长灯,灯芯闪耀着微光,看似是暖阳的色泽,但在那灯芯的基点核心,却是一缕漆黑之焰。

琐罗亚斯德教名为‘拜火’,那自然不管是善神还是恶神,祂们的象征皆是火!

只不过一道火带来万物的秩序与善光,一道火带来万物的混乱与破灭。

“高天大御神!”

雷电影握紧手中薙刀,她神色沉凝,虽然没有见过西乡,但一下子就知道了。

这突然出现的‘魔神’正是那海祇岛信奉的真正主神,神秘至极的高天大御神。

而在见到西乡之后,雷电影却是心思沉下,惊疑不定。

因为西乡给她的感觉,简直就似是万物万灵之敌,是一切生灵最可怕的恐惧。

西乡目光只是扫了一眼那位英武不凡,体态丰腴曼妙,姿容绝美的鸣神一眼,他随即就是低下头来,看向了自己脚下的大蛇。

奥罗巴斯也是惊疑不定,西乡会突然出手将祂拯救,这是无磷的白蛇从未想过的道路。

“为何要救我,吾主?”

大蛇吐着信子,疑惑问道。

“我并不会制止你的选择,奥罗巴斯……与你相处了有一段时间,我对你亦是有些了些许的感情。”

“……我很欣赏你的这份决意以及勇敢,像你这样勇敢的人并不少,但曾经的你懦弱,你能从懦弱变的如此慷慨悲歌,这就难能可贵了0 .......”

“战胜敌人简单,但是战胜自己才是最难的,你战胜了自己,因此我欣赏你!”

“……像是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陨落,即使是陨落,你也应该有一份配的上你的荣耀。”

这样说着的西乡抬起头来看向了前方数千米远,那雷霆环绕,手提薙刀正在警惕的鸣神,悠然道:

“……海祇大御神在八酝岛与高天大御神联手,战胜了稻妻鸣神,你觉得这样的结局如何?”

奥罗巴斯沉默一瞬,然后张开蛇口,发出了此生最是欢畅的大笑:

“……哈哈哈哈!!这真是对吾而言最是美妙的结局!”

“吾主啊,奥罗巴斯无法在侍奉在您座下,那就让吾以那微不足道的力量,成为您战胜鸣神的一部分力量吧!”

奥罗巴斯突然卷起了自己长达数百米的蛇身,在这大海的波涛中翻滚。

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大蛇张开巨口,露出自己锋利的牙齿,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蛇尾之上,化为了一只衔尾蛇。

“这是?”

雷电影瞪大美目看着奥罗巴斯的行为,虽然早已看到奥罗巴斯的意志,却没想到这大蛇如此决断。

咬住自己的蛇尾,奥罗巴斯发出痛苦的叫声,随即祂蛇头用力,将自己的尾巴撕裂。

奥罗巴斯将自己所有的魔神本源之力,那兴风作浪的水元素全部被祂倾入其中。

以骨为架,以血为火,以魔神之力为原料,在奥罗巴斯那断裂的5.8蛇身中,一把长剑正从中缓缓锻造而出。

见到这一幕的西乡没有出声,他只是握住了那血肉中的长剑剑柄,用力往外一拽。

一把流光溢彩,拥有着奥罗巴斯所有力量的长剑就是出现在西乡的手上。

见到这一幕,奥罗巴斯欣慰的闭上双眼,巨大的蛇身四分五裂,鲜血洒遍了八酝岛以及周边的海洋。

虽然祂的力量微不足道,但也已成为了西乡手中之剑,成为了保护海祇岛人民最后的神器。

大海被染红,八酝岛上的动植物争先恐后的吸取着魔神陨落后的鲜血与肉食。

西乡低下头看着手中这把对他而言并不会增强他的力量,但却是无磷大蛇所有一切的长剑,轻声开口道:

“……那么你就叫做‘海祇大御神之剑’吧!”

剑身闪过冰冷的光,似是在回应着西乡.

第五十九章 这一刀,奶香飘飘!

雷电影神色凝重,她握紧手中薙刀,雷鸣电闪,深深的吸了口气注视着西乡。

奥罗巴斯的自我牺牲虽然让雷电影惋惜,但也在她预料之中、

她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大战开始,这位高天大御神虽然没有动手,但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给她极强的压迫感。

雷电影知道,这将是她自从诞生以来最是艰难的一战,也是她所遇到的最强的敌人。

只不过虽然内心凝重,但雷电影的心神去也雀跃不已。

身为武者,遇到这样足以让自己拼尽全力的敌人,那也将是对自己的磨炼。

舰船之上,狐斋宫神色忧虑,作为一只大妖,她虽然难以看破西乡的强大。

但是作为妖怪的感知也让她明白,西乡与那海祇大御神是完全不用次元的存在。

她怀疑海祇岛之所以敢于入侵幕府,这位高天大御神才是他们的依仗。

“鸣神巴尔……不,你是巴尔泽布。”

西乡左手提灯右手持剑,他的目光慢慢的从‘海祇大御神之剑’上收回,看向了前方高空中,于雷鸣下凝重注视自己的女神。

雷电影眉头一挑,虽说在稻妻上层鸣神有两位不是什么秘密。

但如果对方真的是从渊下来到渊上的魔神,其应该不会知道这个隐秘才对。

“不必思索,来吧,我们之间只需要用战斗来解决问题。”

“……就让我看看,你这位雷电将军是否名过其07实。”

西乡哈哈一笑,他右手一剑斩出,恐怖的剑气撕裂大海,以一往无前之势往雷电影劈去。

那可怕的剑光将那道被雷电影劈出的海峡再次扩大,将八酝岛彻底的分成均匀的两段。

“说的好,我们之间无需废话,便以武艺见真章!”

雷电影一声大喝,热血沸腾,她周身雷之元素暴动,头顶之上乌云浓重,雷鸣轰响。

面对西乡斩出的一剑,雷电影亦是手持薙刀,一刀迎上。

万千雷鸣再次跟随神明而动,将西乡斩来的剑气切断。

不管是幕府士兵还是海祇岛士兵,这时早就休战,双方很有默契的迅速远离,生怕卷入这‘魔神’间的战斗之中。

幕府士兵信心百倍,相信自己的将军战无不胜。

而海祇岛的士兵们则是目露茫然,亲眼见到海祇大御神的自我了断,让他们一时间难以接受。

之前雷电将军更是一刀劈出海峡,即使他们信仰依然虔诚,但对高天大御神战胜鸣神,却也并没有多大的希望。

“真是好久没有这样畅快淋漓了。”

西乡低语一声,脑海之中有无数的战斗画面盘旋。

那些皆是在古老的年代,在恶神之母的带领下,众多恶魔与善神的天使战斗的场景。

如今西乡身有恶神之母的灵格,这些来自恶魔的战斗经验尽归几身。

过去的西乡多是以自己的能力取胜,如今见到鸣神武艺,西乡亦是手痒。

手持利器,杀心自起。

雷霆威光刹那间化为闪电,往西乡冲来,而西乡的周身亦是爆发出足以将一切秩序破灭的混乱魔力,与鸣神白刃交接。

两位‘魔神’撞在一起,爆发的恐怖魔力让大海掀起浪涛,落雷炸响,岛屿炸裂。

而西乡的魔力余波又让物质消融,让一切归于混乱的寂静,与鸣神的雷鸣轰炸形成强烈对比。

一时间半面天空是万雷轰鸣,半面天空是寂静诡异,只有一环黑洞将一切雷光吸纳,双方互不相让,各自争夺。

雷电影手中薙刀舞舞生风,每一击都是羚羊挂角,斩出的雷霆足以开山裂石。

但西乡右手长剑却舞的密不透风,任由鸣神之刀角度怎样刁钻,力度如何之大,他都是从容以对。

两位魔神出手速度太快,凡人根本难以看到他们的每一招每一式。

只有狐斋宫这位大妖才能勉强看的分明,但也因此狐斋宫心下一沉,玉手握拳。

即使狐斋宫对武艺不是很精通,她也能看出雷电影其实是落在下风。

不要看雷电影一直都是攻势,好似是将西乡压着打,但对方单手持剑,过于从容,那样子不像是战斗,更像是在拿雷电影喂招。

狐斋宫所想的确没错,西乡就是在拿雷电影给自己喂招。

他脑海中的恶魔远古战斗经验终归不属于自己,一开始拿出来时有些迟滞。

但是随着与雷电影越来越多的短兵相接,西乡的右手长剑就挥舞的越是圆润。

开始时西乡还只是急促防守,但渐渐的就是从容防御。

两人大战不止,千招万招都是转瞬即逝,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每一次武器碰撞都有魔力爆发,引来大海潮汐,引来剧烈爆炸。

若不是两人交手时暂时远离了八酝岛,那座岛屿早就在两人对撞的余波下被炸成粉碎。

不管是幕府士兵还是海祇岛的士兵,估计也已成齑粉。

慢慢的,西乡的武艺剑术就变的神乎其技,已经从防御转守为攻。

雷电影越打越是心惊,越打越是焦躁。

开始时对方剑法还显得很生疏,仿佛新手。

但是在与自己多次对拼后,其剑术水平扶摇直上,到得如今竟然都能压迫着锤炼千百年武艺的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