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53章

作者:朱之月

珊瑚宫的宫司,名字即为珊瑚宫的现人神巫女这个时候正跪在神社的神像前祈祷。

在珊瑚宫的身旁,还有着神社召集来的其他巫女。

做完了今天的祷告工作后,珊瑚宫对着身旁的一对巫女姐妹道:“……曚云、菖蒲,你们便先离开神社吧。”

“……海祇岛现在正在兴建,你们便去帮帮有困难的人。”

巫女姐妹恭声应道:“……是,珊瑚宫大人。”

珊瑚宫一直注视着姐妹两人离开。

在提瓦特大陆想要找到天才,分别出与常人的与众不同并不难。

因为只有那些与众不同的人类才能拥有操纵元素魔力的能力。

曚云与菖蒲姐妹就是海祇岛中为数不多的能够使用元素魔力的人,因此珊瑚宫将她们收为巫女,以侍奉神明。

待姐妹两人背影消失,珊瑚宫继续跪在地上默默的对着神社中的神像再次祷告一番。

然后她才是站起身,前往了神社的后院。

所谓的神明在提瓦特大陆就是魔神,祂们是存在于世的。

不过因为奥罗巴斯体型硕大,祂一般都是隐居在深山里,这深山后院只有西乡居住。

很快的,珊瑚宫就是见到了正站在神社中,正仰望天空不知在思考着什么的西乡。

珊瑚宫莲步轻移,脚步轻缓的来到了西乡身后,巫女只是低垂着头不发一言,不敢去打扰到神明的深思。

不知过了多久,当那偏西的太阳彻底落入西边的地平线后,西乡才是收回目光。

他转过头来看向身后那有着一头粉色渐变秀发,如珍珠般玲珑剔透的巫女,温声道:“……珊瑚宫,你找我有事吗?”

珊瑚宫那稍显稚嫩的美丽容颜上闪过一抹犹豫,最终还是鼓足勇气道:“……大御神,珊瑚宫有一事相求。”

“……但又怕我的话语僭越了神明,让您心生愤怒。”

西乡无不可的道:“……你说吧,珊瑚宫!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这一点器量我还是有的。”

珊瑚宫低垂着头道:“……那就请允许我的胆大包天。”

“……高天大御神,我想让您的血脉留在海祇岛上,我想为您诞下一位神子!”.

第五十二章 现人神的巫女

西乡转过头来看向了恭顺的站在自己身后的珊瑚宫。

这位珍珠所化的现人神巫女神色果敢坚毅,眼中充满了智慧的色彩。

珊瑚宫穿着一身改良后的巫女服,整体的色彩就如海中的珊瑚一样浮华。

巫女面容稍显稚嫩,外表看去年龄不是很大,明眸皓齿,蕙心纨质,一双渐变色如珍珠般秀美的眸子,灿若霞~光。

在听到珊瑚宫说想要为自己诞下子嗣后,西乡的情绪既没有那种有美女献身的喜悦,也不至于心情平静到毫无反应。

他只是注视着巫女,开口问道:“……为何突然会有这种想法,珊瑚宫。”

“……将你所思所想都告诉我,不管你说的怎样大逆不道,我都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怪罪。”

他对珊瑚宫所想确实感到好奇。

珊瑚宫微微欠身,她轻咬贝齿,一开口就像是渎神之语:“……我察觉到,海祇大御神已有死意。”

“……自从来到渊上之后,我亦是对稻妻地域进行了了解。”

“这片地域正被名为鸣神的神明统治,虽然海祇大御神一直没有表示,但我能感觉到海祇大御神并没有战胜鸣神的信心。”

“……但是海祇大御神依然在这时候选择了与鸣神开战,甚至一点准备都没有,我就知道海祇大御神有了必死之心。”

珊瑚宫抬起头来,她倔强的眼神与西乡对视一眼,又是连忙低下头去,继续恭声道:“……而且,我知道您与海祇大御神不同。”

“……您其实对我们这些渊下之民并不在意,您之所以庇护我们,只是因为海祇大御神的原因。”

“我害怕……我害怕等到海祇大御神不再后,您也抛弃我们而去,怕那时候好不容易活在阳光下的渊下之民又要回到没有太阳的地方。”

“……我更害怕渊下之民被稻妻的鸣神奴役,就像是当年的我们被太阳之子奴役一样。”

说完之后,珊瑚宫就是低垂着头不敢吭声,她神态恭谨,内心中依然对西乡充满了崇敬。

但是珊瑚宫却是脱离了神明巫女的身份,从一个‘人’的角度去思考起了问题,以及去选择一个更符合海祇岛人民未来的想法。

哪怕珊瑚宫其实是一颗珍珠,更类似于妖怪,而不是真正的人。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有智慧,也更有观察力,珊瑚宫……”

“……即使这有着你与我和奥罗巴斯关系太近,也有着奥罗巴斯不善掩饰自己想法的缘故。”

“但你能察觉到祂的打算,甚至能够察觉到我庇护渊下之民的原因。”

“……仅此一点就能看出你有着通透的智慧。”

“所以我也不想再隐瞒你,便也与你实话实说。”

“……如你所言,奥罗巴斯已有死志,祂有着各种理由必须去死,即使我能救祂,但面对一个自己有死意的人,是永远也救不下来的。”

顿了一下,西乡继续用着平静的语气道:“……而且你猜的也没错,我之所以庇护渊下之民并不是我想要庇护你们,仅仅只是我与奥罗巴斯之间的承诺。”

“……甚至我还能告诉你,我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守护你们,终有一天我会暂时离去。”

西乡在璃月亦是帝君,所以他不可能一直保护着稻妻的这些海祇岛的人民。

况且西乡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离开提瓦特大陆,所以他也不准备欺骗珊瑚宫,告诉了她真相。

在听到西乡的话后,珊瑚宫的眸子一阵恍惚,整个人有些患得患失。

她虽然得出了这个结论,但那终归是自己所想,在没有验证前,珊瑚宫总有着些许的期待。

如今在西乡口中得知一切,知道了海祇大御神的死志,也知道了高天大御神终有一天要离去,这简直就是珊瑚宫所能想象到的最悲哀的结局。

她一阵茫然无措,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在渊下之民还在渊上之时,那时候的他们是有神明庇佑的,所以这些最古老的人类生活幸福。

但自从来到渊下后,没有了神明庇佑,他们的生活情况急转直下。

直到时间执政的出现,渊下之民的生活才有所改变,最起码战胜了深海龙蜥,获得了生存资源。

而又到西乡与奥罗巴斯出现,渊下之民不但推翻了暴君统治,还回到了太阳升起之地,再也不用在那暗无天日的渊下受苦。

纵观渊下之民的历史就会发现,他们只有在有神明庇佑时才有幸福生活,在被神明抛弃后都是生活悲惨。

这也是为什么渊下之民信仰都是如此坚定,就算曾经庇护他们的神明离去,他们也依然能继续信仰的原因。

因为对渊下之民来说,只有神明能够拯救他们。

0 ·······求鲜花····· ········

但很快的,珊瑚宫又是收敛心神,整个人变的更加坚强与果决。

“那我更要为您诞下子嗣,让您的血脉留在人间。”

“……如此就算您哪一天抛弃我们离去,您的血脉依然会让海祇岛的民众有一份念想,有一份希望!”

见着珊瑚宫那坚韧的神色,西乡出言道:“……如果这样做,你就要放弃自己未来可能的幸福。”

“……你对我没有感情,你对我所有的只是对神明的崇敬以及对海祇岛人民的忧思。”

“你真的要放弃自己的幸福,从而选择永远的侍奉在神明身边吗?”

珊瑚宫突然婉约一笑,带着些许俏皮的道:“……我本就是您的巫女,还是这珊瑚宫的宫司,我是侍奉神明之人,要保持纯洁之身。”

.. 0 0

“……我不是人类,乃是珍珠所化,不需要与男性结合就能诞下子嗣,就如那蚌中的珍珠,可以自然孕育新的生命。”

“曾经我是打算世世代代的传递下去珊瑚宫的职责,那样每一代的珊瑚宫都是我的女儿,亦都是我自己。”

“……如今我也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以巫女之身侍奉神明,那也不算是失了纯洁。”

“海祇岛的人们都称呼我为现人神的巫女,但是我知道我可不是什么现人神。”

“……但如果为您留下血脉,后代的珊瑚宫们,便终于可以称作是现人神了。”

珊瑚宫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所谓现人神其实就是留有神明血脉的人类,从而这样的人一出生就具有强宣称,有着对所有信徒的管辖权。

就像是如今这样,西乡与奥罗巴斯位于神位,而珊瑚宫才是海祇岛作为人间的真正统治者。

“我第一次见你时,就觉得你心思剔透玲珑,现在一看,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你有着远超常人的真珠之智。”

西乡夸奖着珊瑚宫。

这个巫女的想法,几乎就是对海祇岛的人民最好的方法。

海祇岛的这些渊下之民不能没有信仰,所以珊瑚宫要留下神的血脉,让之后的珊瑚宫成为真正的现人神巫女,代替神明接受海祇岛的信仰。

只有这样,海祇岛的人才能众志成城,勠力同心。

作为统治者的智慧,珊瑚宫是合格的之.

第五十三章 这将是雷电影一生的耻辱

稻妻地域一共有五座大岛与数不清的小岛组成。

不过除了鸣神岛外,其他的几大岛屿都因为各种原因难以开发,因此整个稻妻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也仅在鸣神岛的范围内。

直到大蛇奥罗巴斯以自己的生命为根本,创造出了海祇这座大岛,自此稻妻便是有了六座岛屿。

海祇岛上,曾经的渊下之民组成的军队正整装待发。

一艘艘简陋的木船密密麻麻的布置在岸边。

每一位海祇岛的士兵穿着都是比较破旧,就连武器都没有统一的制式。

不过就算如此,海祇岛的士兵们亦是精神焕发,神气凛然,士气高涨。

若论信仰,不管是稻妻还是璃月,恐怕没有比海祇岛人对神明信仰更加虔诚的人。

渊下之民在过去数千年的痛苦生活,让他们对‘神明’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执着与疯狂。

因此在奥罗巴斯下“二零零”令要对稻妻鸣神讨伐之时,每一位海祇岛的人们都是云集响应。

哪怕他们刚刚来到地上,本应耕种养殖过上好日子,但是在神明的命令下,他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加入了这场不义战争中。

本身按照奥罗巴斯的想法,祂应该先在海祇岛发展一番,等到海祇岛的民众有了更好的基础后,祂才决定发动这场必败的战争。

只是西乡的存在让奥罗巴斯改变了想法,祂信任西乡,相信西乡绝对能够庇护海祇岛的民众,因此才是义无反顾的没有任何准备,就发动了这场必败之战。

“渊下之民刚从渊下而来,与稻妻文化格格不入。”

“……况且渊下之民曾经是远古人类,过于封闭,他们绝不愿接受稻妻文化,让自己融入稻妻。”

“这海祇岛在稻妻就如一根钉子,钉在了鸣神心中,就算我不主动发动战争,终有一天鸣神也无法忍受海祇岛的存在,会来讨伐这里。”

“……与其等到鸣神讨伐,不如我将战事主动挑起。”

在战争准备的时候,奥罗巴斯就曾对西乡说过这么一番话。

魔神有力量强大者,有智商卓绝者,显然大蛇奥罗巴斯是一位力量虽不强,但很聪慧的魔神。

在璃月之时,祂就治理自己的民众很好,在许多事情上祂也看的很远。

“想要让海祇岛融入稻妻,最好的方法就是主动开放自己,但渊下之民不愿开放,我就用战争的方式强行开放。”

“……这场战争我已做好必死的准备,等到我死去,鸣神必然将海祇岛化为自己统治范围内,当做自己领土。”

“我观鸣神治理稻妻欣欣向荣,只要能让海祇岛融进其中,鸣神也自会同样爱这些海祇岛之民。”

“……况且珊瑚宫聪慧,若我战死,她也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我知哪怕我战死,海祇岛之民亦会心中不服。”

“……但只要表面服从鸣神就足以,只要鸣神尚在,海祇岛就不可能反抗鸣神,他们未来会彻底融入稻妻,过上自己的幸福生活。”

率领大军出发前,奥罗巴斯仿佛知道自己这将是最后与西乡见面,祂滔滔不绝的说了许多,尽显这只大蛇的智慧。

若不是武力太弱,在璃月之时,奥罗巴斯未尝不是摩拉克斯的大敌。

“吾主啊,我知你对稻妻没有任何兴趣,也不似我们魔神这样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