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51章

作者:朱之月

说雷电真,雷电真便到。

在那漫天樱花雨下,一位与影长的一模一样的美丽少女正莲步而来。

她身穿樱白色的素雅和服,和服宽大,袖口敞开。

和服下摆处一双小巧玉足穿着雪白足袋,踏着木屐踩在樱花中,似是一位樱花的女神正在盛开。

雷电真与雷电影不同,她一头紫色秀发披散开来,更显柔美,不像是影那样梳成马尾更适合作战。

幕府的将军大人手持花伞,伞的两旁有几缕樱花的丝带,让其看起来瑰丽多姿。

与雷电影一样倾国倾城的五官,与影一样丰腴曼妙的娇躯,但姐妹两人站在一起却很容易就能分别出来。

因为面前这前来的少女神色过于温柔,仿佛所有人都能溺死在她那份温柔之下。

“真大人!”

狐斋宫几人都是对鸣神恭敬行礼。

相比于能和他们肆无忌惮玩耍的影,一直执掌幕府,行使政事的雷电真更让人觉得有威严。

“几位不必多礼,我家妹妹一直以来受到你们照顾,应该是我感谢你们才对。”

真温婉一笑,她的声音就如她的外表一样,若是连绵春水,柔美细腻。

“真!”

影有些坐立不安,她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神色略有羞恼。

她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还需要照顾。

除了笹百合与狐斋宫外,御舆千代可都是她在照顾的。

战场之上雷电影是战无不胜的鸣神,但是在日常生活里,她就如摩拉克斯的形容是个稍有些木讷,只是跟在姐姐身后的女孩而以。

“嘻,影你害羞了吗?”

真对着自己的妹妹眨了眨自己美玉一般透丽的美眸,见到影站在那不在说话,真也不再去刺激她,而是收敛神色,看向西方道:

“……你们也察觉到了吧,那里有魔神的元素之力在波动。”

影听到姐姐的话,她绣眉微蹙道:“……这个魔神却是没有见过,难道在这稻妻地域内还有其他魔神存在不成?”

真想了想后,摇头浅笑道:“……应该不是稻妻的魔神,很可能是外来魔神。”

“外来魔神?莫非有魔神逃避战争,才是来到了稻妻?还是觉得我们实力弱小,祂能在此战胜我们?”

影绣眉扬起,语中含怒。

若是有魔神觉得她们姐妹好欺负,那便让其知晓雷鸣震怒!

“稻妻一直与北方大海对面的璃月有所贸易交流,虽然现在没有往来通商,但私下里民间却也有贸易。”

“……据来此的璃月商人讲,璃月现如今已经一统,两位璃月帝君一文一武,共掌璃月,如今璃月天下太平,百姓安生,欣欣向荣。”

雷电真突然话锋一转说起了璃月,她的话语中有着那么一丝的歆羡。

璃月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在有一位杰出的统治者,自然发展的极快。

而稻妻则不同,这里属于海岛,物产限制很大,因此就算雷电真励精图治,也无法完全解决掉民众们的衣食住行0 .......

这不是雷电真能够控制的,毕竟她也无法改变稻妻环境,变出物产来。

不过雷电真也知道,璃月虽然物质丰富,但那里也是魔神最多,战争惨烈。

如果她和自己妹妹是在璃月大地争夺七神之位,还真没把握能够获得胜利。

所以福祸相依,她们姐妹在稻妻最起码都是好好的,谁也没有遇到危险。

“真你是说那个我们曾见过一面的岩之魔神摩拉克斯?”

影心中一动,抿唇说道。

影曾与自己的姐姐与那位岩之魔神见过一面,就算是影也承认,若比武艺自己恐怕不是那位岩之魔神的对手。

这也让影庆幸还好她们姐妹与岩之魔神并不在一块地域,否则这魔神战争将会千难万难,她们两人也将有陨落风险。

“璃月竟然是两君共治,莫非那岩之魔神也如我们一样,有个哥哥或者是弟弟不成?”

“……只是魔神战争不是……”

影语气中有些激动。

她们姐妹之所以还不结束战争,就是因为魔神战争的规则。

不过她们乃是双子魔神有着特殊,所以姐妹两人也思索出了一个能够逃避规则的方法,但不敢保证能成功。

毕竟魔神战争又不是自然不变的真理,而是天空岛制定的规则。

既然是人为制定,那就有逃离规则的方法。

但如果璃月的岩之魔神有更好的方法,她也不吝去讨教一番,以5.8大礼相待。

想来以那位岩之魔神性格,应该会给予她帮助。

“我知影你的意思,我亦是有此意……不过这件事却要好好盘算一番。”

“……那鸣神岛往西出现的魔神,我细细思来也觉得像是璃月战败的魔神,我们先去探寻一番,再决定接下来的行动。”

雷电真行事从不托大,即使感知到那魔神并不强,远没有自己的妹妹强,雷电真也决定要先调查清楚。

“若那魔神对我稻妻有敌意,我必让十方雷霆震动,让其知鸣神之怒!”

影一只手指搭在下巴处说道。

她不会让稻妻,让姐姐遇到任何的危险,所有的危险她都会一力承担。

只不过姐妹两人不知道。建立一座新的岛屿都是奥罗巴斯一个人在做,西乡并没有出力。

所以不管是雷电真还是雷电影,都是没有察觉到西乡的存在.

第四十九章 永恒与须臾

在稻妻的西方,海下突然出现了一座庞大的岛屿。

这样的神话故事在稻妻人民中口口相传,大家都是惊异这个传言。

有人相信,有些不屑,觉得这只不过是好事之人以讹传讹塑造的谣言。

但是渐渐的,有越来越多的人见到了那座奇异的岛。

虽然这从海下升起的岛比不上鸣神岛广袤,但在稻妻地界内,其也是足够宽广的大岛。

众多稻妻人好奇这座岛屿的出现,有人想要坐船前往一探,不过雷电将军下令,不准民间私自前往。

雷电将军威望隆盛,在得到命令后,民众虽然好奇,但也就此作罢,只不过关于这座新生的岛屿,其中的传说就更多了。

……

海祇岛上,众多色彩奇异的植物玲琅满目。

如此只看这座岛,任谁也不会想到其会与稻妻有任何的关系。

这里的生态与稻妻全然不同,所有的动植物全部来自渊下,自成体系。

在海祇岛中心有一座宏大的07神社式宫殿,宫殿名为珊瑚宫,乃是‘高天大御神’与‘海祇大御神’的主神庙。

其由现人神巫女珊瑚宫为宫司,供奉这些渊下之民们所信奉的两位神明。

在海祇岛一隅,庞大的无磷白蛇正在地上缓缓爬行。

这位曾经在璃月战败懦弱逃亡的魔神,这时候已经是虚弱不堪。

为了建立这座岛屿,奥罗巴斯已经拼尽了自己的全部魔神之力,甚至已经伤到了根本。

祂虽然还在苟延残喘,但是也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

“为何要将这座岛屿命名为海祇岛,吾主……”

大蛇那看似阴毒的蛇瞳望向了前方那站在巨岩上,眺望着海面的男子,低沉的声音问道。

西乡身穿黑色长袍,他左手提着长灯,就这样安静矗立,犹如一尊令人敬畏的神像。

听到奥罗巴斯的话后,西乡开口道:“……这座岛屿乃是你拼尽自己的一切所建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又何必去夺人所好,将你的功劳占据,这种事情我还不屑去做。”

奥罗巴斯沉默片刻,又是开口道:“……我对于渊下之民的信仰并不在意,我愿意帮助他们,只是因为我愿意。”

西乡闻言哂笑道:“……我明白,你们魔神总是爱人,但我亦是如此,这些海祇岛上的人是否对我有信仰,我又怎会在意?”

“……我不在乎,只是这些人类在乎而以。”

“我之所以会庇护于海祇之民,也并不是因为他们信仰我,仅仅只是我与你的约定。”

“……对于承诺我还是愿意遵守的,你让我感到了兴趣,我又曾答应过你满足你的愿望,因此我才会在这里守护他们。”

奥罗巴斯轻轻叹息,对于西乡的境界感到敬佩不已。

祂不在乎人类信仰,仅仅只是因为祂是魔神,本应爱人。

西乡不在乎人类信仰,仅仅只是因为他更接近于‘神’。

所谓的信仰,神不在乎,只不过是人类自己在乎罢了。

这是奥罗巴斯难以想象的境界。

“我已经活不长久,为了建造这座岛屿,我耗尽了作为魔神的所有。”

“……不过我不后悔,曾经在璃月我抛弃了自己的子民,为此我愧疚不已,如今能为我新的子民做了这些事,我终于也是释然了。”

奥罗巴斯这时开口出声。

奥罗巴斯作为魔神背弃子民,对祂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折磨。

如今的无磷大蛇给予了海祇之民新生,祂也终于是念头通达,能够慷慨赴死了。

“就算我没有耗尽魔神之力,作为魔神战争的参与者与战败者,我也没有活路。”

“……除非我能打下稻妻,战胜那对雷神姐妹,但我深知自己没有那样的实力。”

“况且我在渊下之地看了禁忌之物,天之秩序绝不会容我。”

“……我已苟延残喘了这么久,如今却有种如释重负感。”

无磷的大蛇发出了感叹,祂那阴毒的目光中带着欣然,注视着脚下这片属于自己的土地。

远方,海祇之民们终于见到了真正的太阳,这座岛屿上的每一个人都带着对生活极大的热情正在劳动耕作。

他们信仰虔诚,感激着将他们从渊下拯救,将他们带到这太阳升起之地的高天大御神与海祇大御神。

那份信仰已经狂热到足以为了自己的神明去死。

“若是你求我,或许我能救你。”

西乡这时候开口道。

谁知奥罗巴斯却是哈哈一笑,摇头道:“……曾经的我畏惧死亡,那样的我连自己都羞愧。”

“……如今我终于有了勇气直面死亡,为何还要逃避?”

“吾主,我已有死意,再无所求。”

“……您能愿意庇护我的子民,我就已经对您感激涕零,哪敢再求其他。”

这时候的奥罗巴斯,慷慨悲歌,让西乡都是忍不住看了祂一眼。

在这一刻,西乡已经彻底的承认了祂,会将这大蛇永远记在自己心中。

“只可惜,这座岛屿终归是我200的魔神之力所造,并不是自然生成。”

“……如今其虽然土地肥沃,但是或许在过上一千年或者两千年后,这里的土地将失去耕种的能力。”

“到了那时,海祇岛的民众们又要如何生存?”

奥罗巴斯这时忧心忡忡,对未来担忧不已。

“这是海祇之民要担忧的,你又何必为他们去决断未来。”

“……人生短短几十年,人类本就不应给自己留下遗憾,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人类就应活在当下,未来之事谁又能保证呢?”

“哪怕是我,也无法真的预知未来。”

西乡背对着奥罗巴斯,他微微昂起头来注视着海天一色,悠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