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48章

作者:朱之月

几根高大的石柱撑着岩壁穹顶,一只体态庞大的无磷白蛇就盘踞在这神殿之中。

大蛇的双目有着蛇的狠辣,只不过在见到西乡的到来后,即使做好了无畏自己生命准备的奥罗巴斯,还是下意识的蜷缩了一下自己的蛇身。

“哈,远吕羽氏尊,海祇大御神,奥罗巴斯你现在真是好大的口气,连这种名字都敢起了。”

“……不过这里也算是稻妻地界,把自己的神名换成稻妻的言语和文化,倒也算是入乡随俗。”

走到大殿之中的西乡看着那巨大的盘在大殿中的白蛇,就是发出了嘲笑声。

奥罗巴斯沉默了一下,才是开口问道:“……你是来杀我的吗?熵之魔神查拉图斯特拉!”

奥罗巴斯话音刚落,紧跟在西乡身后的珊瑚宫是吓了一跳,她紧张兮兮的看着西乡与奥罗巴斯,怎么也没想到来到这里的西乡好像是大御神的敌人?

虽然这想法可能对大御神不敬,但珊瑚宫能够察觉到奥罗巴斯在面对西乡时的警惕与畏惧。

甚至一开口就带着低声下气感。

“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奥罗巴斯……”

“……作为魔神战争的战败者,我可没兴趣追杀你这样的穷寇。”

“只不过我是在璃月静极思动,就从璃月前来稻妻转转。”

“……顺便我也去了趟暗之外海,无意中发现了这渊下之地,因为好奇才来看看,却没想到在这里察觉到了你的气息。”

西乡随口说道,他走在渊下之民为奥罗巴斯建造的简朴神殿内,找到了一根非承重的石柱,右手轻轻一扫,那巨大的石柱就是断裂为两半。

上半段的石柱化为齑粉消散,下半截的石柱则变成了石墩。

西乡坐了上去,他左手提着长灯,看着面前那体型巨大,近乎于小山般的大蛇。

怪不得奥罗巴斯能轻易成为渊下之民信仰的神。

就这体型让人见到,不是畏惧其是妖怪,就是恐怕要跪倒在地直呼神明。

“珊瑚宫,你先离开吧。”

奥罗巴斯其实也知道西乡不是来杀自己的。

如果他是来杀自己,估计在刚才见到自己的第一时间就会动手。

魔神波内在璃月大名鼎鼎,其实力之强仅次于摩拉克斯。

但就是那样强大的魔神都挡不住西乡一招,奥罗巴斯不觉得自己能在西乡手上过上两招0 .......

这个魔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奥罗巴斯到现在都是难以理解。

珊瑚宫只是犹豫了一下,她微微的躬身行礼,离开了这间宽广的大殿。

西乡的目光注视着巫女优美秀丽的背影,等到珊瑚宫消失在这里后,西乡才是笑道:“……你是怕我伤害这个巫女吗?”

“……你却是多虑了,这个珍珠所化的巫女心思剔透,我很喜欢她。”

奥罗巴斯没有接话,他只是缓缓出声问道:“……你来到了这里,是已经将摩拉克斯杀死了?”

摩拉克斯虽强,但奥罗巴斯也不觉得其会是西乡对手。

况且当初祂逃跑时,摩拉克斯就已经受了伤,如果那时西乡动手,摩拉克斯必死无疑。

自从离开璃月后并进入渊下后,奥罗巴斯对外界发生的事都已经不知道,因此祂觉得既然西乡活着,那么摩拉克斯应该是死了才对。

西乡摇头道:“……不要把我想的和你们这些魔神一样,天空岛所谓的命令还不能加诸我身。”

“……我也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才会去帮摩拉克斯,并不是我要参与那魔神战争。”

听到西乡的话,奥罗巴斯心中一动。

祂一直觉得西乡古怪,根本不像是魔神,也没有魔神的那份爱人之心。

但是他偏偏强大到让魔神也为5.8之惊惧,如今西乡这样一说,奥罗巴斯就怀疑西乡应该是某个自己未知的存在。

毕竟这个世界很大,就算是作为魔神也难以探寻一二。

这一次自己因为各种原因,知晓了许多这个世界的秘密,知道了世界的广袤。

但奥罗巴斯也知道,秘密知道的越多,自己也就越是危险。

祂想了想后,挪开了自己那巨大的无磷身躯,露出了藏在其蛇身之下的一本古朴书籍。

“既然你不畏惧天空岛,那么我想这本书就应该交由你来保管。”

“……你一定会对它感兴趣的,查拉图斯特拉!”

奥罗巴斯尾巴轻轻一扫,将那本古书扫到了西乡面前。

西乡饶有兴趣的拿起那本书,见到上面写着四个古老的文字——《日月前事》!.

第四十四章 禁忌的历史,高天大御神!

“《日月前事》?”

西乡将手中的书籍封面翻转了一遍,发现这就是一本很普通的书,没有任何的神秘与魔力。

“那是提瓦特大陆古老的历史,渊下之民曾经也生活在渊上,他们的祖先才是提瓦特大陆最古老的种族。”

“……那是如今的提瓦特早已不为人所知的历史,是被天空岛所禁忌的历史。”

“唯有这些渊下之民记录了这些古老往事。”

奥罗巴斯抬起自己的蛇头,祂注视着西乡沉声说道:“……你既然不惧怕天空岛,不惧怕天理。”

“……那这本书就交给你了,历史不应被人遗忘。”

“我本能的觉得这里面的内容或许你会有兴趣,即使那只是过往的历史,并没有任何的力量。”

“……但你要当心,若是你翻开这本书,很可能天理维系者就会在某一天降临在你身边。”

西乡并不觉得奥罗巴斯是想要害自己。

毕竟这条大蛇已经告诉他了,若是翻开这本书很可能被天空岛注视。

如果西乡执意要看它,就要做好面对天理维系者的准备。

如今的西乡对所谓的这个世界的天理已经有了一个大体的考量。

那很大的可能就是获得了恶神之母力量碎片的某人或者是某个事物。

甚至西乡都怀疑,提瓦特大陆的真正掌控者自称天理,也是受到了恶神之母力量的影响。

毕竟西乡在恶神之母那里也曾听闻天理之名,但恶07神之母提到的天理绝对和提瓦特大陆的天理不是一个东西。

这样想着的西乡,慢慢的翻开了手中之书。

鸽子衔枝之年——

天上永恒的王座到来,世界为之焕然一新,然后真王,原初的那一位开始和旧世界的主人们,七位恐怖大王开战,那恐怖的大王是龙。

原初的那一位造出了自己发光的影子,而影子的数量是四。

法涅斯,或者原初的那一位——

原初的那一位,或许是法涅斯,它生着羽翼,头戴王冠,从蛋中出生,难以分辩雌雄,但是世界如果要被创造,蛋壳必须被打破。

原初的那一位却隔绝了‘宇宙’与‘世界的缩影’。

衔枝后四十余年——

四十个冬天埋葬了火,四十个夏天沸腾了海,七位大王全部被打败,七个王国对天上俯首称臣,原初的那一位大王开始了天地的创造。

为了【我们】,它最可怜的人儿将出现在这片大地。

“……”

“……”

这本书记载的内容其实并不多,但却用极简略的语言,概述了近似于一个神话的故事。

西乡很快的就是看完了这本书。

他将《日月前事》合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书记载的内容更多的是一种比喻,这很符合一些史诗的写法。

或者说那个时代的人类对一些东西无法理解,就只能用比喻来形容。

从这本书中,西乡已经差不多得出了提瓦特大陆的所有历史。

在最初,这颗星球就如自己所想是没有人类的,星球之上遍布着自己在暗之外海见到的那些混乱的天上光与腐朽的黑暗海。

这就是这颗星球最初的样子,便是光界力与暗界力的对撞,它们就如同善恶两极。

而这个世界最初的统治者是龙,有七位龙王统治着整个世界,这些龙所能操纵的正是光界力。

然后有一天有外来者来到了这里。

从这本书的话语中看,那所谓的天理或者说是原初的一位,像是一个外星人,天空岛也没准就是一艘宇宙飞船。

那位原初之人创造了四个自己的影子,古老的人类称呼她们为执政官,五人先是打败了七大龙王,夺走了这个世界的统治权

然后原初之人改造了这颗星球,用‘蛋壳’分离出了宇宙与世界之影,也就是西乡在暗之外海边缘见到的那些‘墙壁’。

‘不过这个原初之人改造世界用的是恶神之母的碎片之力,看来恶神之母的那部分碎片这个原初之人得到了。’

西乡暗暗思索着。

在将光界力与暗界力隔绝在外后,原初之人总算能在这片秩序的大地上创造人类。

人类的诞生让这个世界出现了第三种力量,也就是俗称的人界力,其实就是人类的愿力。

人类的愿力分化了光界力,让其从混乱变成了秩序,光界力由此一分为七,成为了现在的七大元素。

这个世界就从过去的光暗对峙变成了三足鼎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是在天空岛的统治下,人类文明快速发展的时代。

因为有原初之人与四位执政的帮助,人类文明发展的极快。

但是直到有一天,有另一个王座出现在了提瓦特大陆。

原初之人被称作第一王座,到来的入侵者则被称作第二王座,然后两个王座为了争夺提瓦特大陆的统治权大打出手。

也是在那时,生活在地上的人类被打入了渊下,成为了如今渊下之民的祖先,那个年代也被称作黑暗之年。

这些渊下之民的祖先继续对第一王座祈祷,他们相信自己终有一天能够离开渊下回到地上,第一王座也然会战胜第二王座。

‘第二王座,没准就是另一波外星人。’

西乡从这个神话里品出了味道。

那个由第一王座创造隔绝暗之外海的‘墙壁’,估计不但是防止光界力与暗界力对提瓦特大陆的侵袭,没准也是防止宇宙之外的敌人不要发现这里。

提瓦特大陆大体的神话故事就是这些,在这些提瓦特土著眼中,不管是第一王座还是第二王座就是真正的神明。

估计魔神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主要是他们并没有对外星生物的认知。

“奥罗巴斯,你认为最后是第一王座赢了,还是第二王座赢了?”

西乡抬起头来,他笑看着面前的无磷大蛇问道。

奥罗巴斯沉默片刻,开口道:“……在黑暗之年里,渊下之民曾对第一王座与四位执政祈祷。”

“……黑暗之年前,人类的祈祷一定会得到那五人的回应,但是在黑暗之年里,不管人类如何祈祷,第一王座与四位执政官都是没有了声息。”

“直到有一天,时间执政出现在了渊下,帮助了渊下之民,但即这位执政官又是消失。”

说到这里,奥罗巴斯就闭嘴不言了。

但是祂无疑也告诉了西乡自己的猜测。

“呵,和我想的一样,如此一来,所谓的魔神战争也就有了解释,以及天空岛需要尘世七执政的目的。”

西乡把玩着手中的古书,他开口道:“……虽然这本书不会带来任何的力量,它介绍的也只是这个世界的历史。”

“……这世界的历史于我无言虽是无用,但我却喜欢这些不为人所知的知识。”

西乡是一个好奇心旺盛,对所有未知的知识都有兴趣的人。

而奥罗巴斯给自己看的这本书,让西乡彻底了解了提瓦特大陆,知道了就连最古老的魔神也不知晓的历史传说。

这故事很有趣,西乡很喜欢。

“那么你让我感到了快乐,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吧,奥罗巴斯。”

“……就让我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至于这个愿望我要不要接受,那就看我是否开心,看你提出的愿望是不是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