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47章

作者:朱之月

“……在这种地方很难诞生出生灵,就算是诞生出生灵,也绝对不可能是人类。”

西乡对这颗星球的本来样貌已经彻底了解,那就是两种狂暴力量的叠加态。

可以说这就是一颗绝对不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但天理的出现改变了部分环境,从而才有了人类诞生。

“奥罗巴斯那条蛇不可能在这里,就算是魔神也难以在这种环境下生存。”

西乡在暗之外海只是逛了几圈后就是再次穿过结界回到了提瓦特大陆。

那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看的,怪不得天空岛管不到那里,在那种地方天空岛的力量根本介入不进去。

甚至天空岛一直在拒绝这些力量进入提瓦特大陆,否则以提瓦特大陆的秩序,刹那间就会被那狂暴的力量撕碎。

天空岛管理提瓦特如今看来是很正常的事,因为若是没有天空岛,人类与提瓦特大陆都不可能出现。

“嗯?”

就在西乡从暗之外海回到提瓦特大陆后,他立刻就是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力量波动。

因为刚刚进入暗之外海,见到了那里狂暴的力量,西乡对其感知异常敏感。

而在回到提瓦特大陆后,他一下子就是发现了与那力量有所关联之地。

西乡站在海面上,他的目光往下,看向了深海。

“哈,原来是在这里,竟然在海底下,还真是让人难以发现啊。”

西乡发现海下竟然还有地域存在。

他兴趣大增,心念一动,无可匹敌的力量从他提灯上闪耀,刹那间大海在轰然巨响下被分开,形成了一条直通地下的海底隧道。

西乡身形晃动间离开海平面,往深海下快速飞去。

大海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但都被西乡的力量阻绝。

没过多久,那巨大的深海水压突然消失,身体为之一轻,海底的无光世界出现在西乡面前。

这里依然没有任何生灵的存在,不过西乡知道这是因为这里靠近暗之外海的缘故。

他的目光在海下往稻妻方向望去,空间制御的术式启动,西乡眨眼间就是跨越大海,出现在离稻妻很近的地下深海中。

而这时,西乡已经能在这里见到人类活动的痕迹,甚至在这里西乡还感知到了熟悉的力量。

奥罗巴斯那个魔神也在这里!.

第四十二章 珊瑚宫,去迎接真正的神明!

渊海之下,奥罗巴斯静静的潜伏着。

祂注视着这片深海之下无有光辉的地域,看着不同于地上的建筑风格,以及众多人们企盼的目光,一时间心中复杂。

这片地域被称作白夜国,是连身为魔神的祂在过去也仅有听闻的国度。

曾经有极少数的白夜国民来到大地之上,才是让白夜国之名在地上有所流~传。

但即使如此,白夜国依然神秘,知晓这个国度的也只有极少数人,而且从未有人知道这个国家到底所在何处。

奥罗巴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无意间发现了白夜国的所在。

这片国度竟在渊海之下,这是超出奥罗巴斯所预料的。

不知觉间,无磷的白蛇回忆起了过往十多年的事。

自从自己懦弱的逃离璃月之后,奥罗巴斯就是一路往南前往了稻妻。

不过大蛇不敢与稻妻的那对魔神姐妹为敌,又怕天理惩罚,所以继续往南,最终来到了暗之外海。

渡过那层屏障来到真正的暗之外海,奥罗巴斯才发现暗之外海与自己所想完全不同的。

那里竟是这样荒芜狂暴之地,与提瓦特大陆的秩序全然不同。

尤其是在祂见到了暗之外海天空上的那些光辉后,奥罗巴斯才是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在过去有魔神去过暗之外海回来,却对那里一直忌讳莫深了。

在那光辉分散之时竟然会形成七种元素,这让奥罗巴斯知这其中必然与那天空岛有关。

而任何涉及到天空岛秘密的可能,都绝对不是一位魔神所能承受的。

暗之外海无法生存下,奥罗巴斯只得再次回到提瓦特大陆,然后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渊海下的国度并且进入这里。

而在这个渊海之下的国度里,奥罗巴斯亦是遇到了这个国度的人民。

祂至今还记得那时发生的事。

在这个渊海之下的白夜之国里,奥罗巴斯遇到了一个小童。

再次遇到人类的奥罗巴斯,曾被祂遗忘的魔神之爱再次充斥在心中。

在种种因素下,无磷的大蛇对那小童说道:

“……吾乃渎身渎名之蛇神,虽有眷属百千,但所荫蔽之众已无一人,今日落入此界,与你相见,也算有缘,你虽非我民,但终是人子,有何愿望,但说无妨。”

奥罗巴斯说自己渎身渎名,正是因为祂懦弱的逃离了魔神战争,此身早已失去了所有的荣耀。

祂也曾有诸多眷属,但在自己逃离魔神战争后,就相当于是祂放弃了眷属,背弃了曾经信奉自己的人。

如今在这渊海之下又见到人类,让奥罗巴斯心生怀念,才是鬼使神差的说出而来这么一番话。

而这一番话,让祂的命运亦是出现了改变。

奥罗巴斯本以为那小孩会说出某个愿望,自己身为魔神想来也能轻易实现。

但大蛇怎么也没预料到,小孩的愿望竟然是如此不可思议。

“试问,您能做我们渊下之民的神吗?”

孩童用着渴望又憧憬的语气说着。

而答应过孩童要完成其愿望的奥罗巴斯,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再次做起了自己魔神的老本行,成为了这群渊下之民信仰的神。

回忆着往事的奥罗巴斯,祂那庞大的身躯目光复杂,注视着眼前那小小的书册。

这时候的奥罗巴斯极其后悔,为什么祂就要手贱的翻开这本书呢。

书名《日月前事》,其中记载的是提瓦特大陆古老的历史,是哪怕魔神也不知道的,不为人所知的历史。

若只是历史也就罢了,但是其中记载的东西涉及到了天空岛,涉及到了原初之人。

知晓了其中秘密的奥罗巴斯知道,自己估计很难有活路了,天空岛不会放过祂,天理的维系者必然会在某一天降临,夺走祂的性命。

“我之生命所余已经不多。”

“……呵,这样也好,本身逃离魔神战争的我就是茕然一身,就算躲在这渊下之国,终有一天还是要被天理惩戒。”

“现在又看了这本《日月前事》,也只不过是加快了我死亡的速度罢了。”

“……当年我被恐惧蒙蔽心灵,抛弃了自己的眷属逃到暗之外海,本以为这将是至死也无法被原谅的耻辱。”

“但是如今却是有了洗刷自己耻辱的机会。”

“……渊下之民生活在这无光深海,被那些权贵们所压迫,他们如今信仰于我,或许在这生命最后,我也能拼尽一切给他们创造一个新的生活。”

奥罗巴斯盘踞在那渊下之民给祂建造的,粗犷的石柱大殿里,祂注视着眼前之书眸光闪烁,心中想着诸多事情。

祂想要毁掉这本《日月前事》,害怕再有人看到这本书从而被天空岛注视。

0 ·······求鲜花····· ········

但是最终奥罗巴斯觉得秘密不应该被掩埋,曾经古老的历史必须要被后人所知。

作为魔神,奥罗巴斯心中亦是对天空岛有着怨念与恨意。

若不是天空岛逼迫,魔神战争又怎会打响,祂们众多魔神又怎会自相残杀,魔神所庇护的子民们,又怎会因战争死伤惨重。

如果要说这场战争有一个罪魁祸首,那必然是天空岛。

不过在看了《日月前事》后,奥罗巴斯现在也是心中疑惑,那就是如今坐镇天空岛的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奥罗巴斯那巨大的蛇头突然支起,祂神色闪过惊恐,庞大的蛇躯在石柱的神殿内摩挲地面,传来沙沙的声响。

.. 0 0

祂无意识中的动作暴露了自己内心的慌张。

不过很快的,奥罗巴斯又是镇定下来。

既然自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那就应无所畏惧。

连死亡都不怕的自己,又还有什么可怕的?

这一刻,奥罗巴斯觉得自己战胜了内心中的阴霾,战胜了盘踞在内心中的阴影。

“珊瑚宫……”

奥罗巴斯沉默了几秒,祂发出沙哑的声音喊道。

不多时,就见到一位神色温柔的巫女走进大殿,恭声道:“……大御神,不知您有何吩咐?”

奥罗巴斯低声道:“……珊瑚宫,你去外面迎接一个人。”

“迎接人?敢问大御神,不知是何人到来?”

名为珊瑚宫的巫女有些惊讶。

她知道这位被渊下之民信仰的神明是从渊上而来,大神应该在此地没有认识的人才对。

奥罗巴斯叹息道:“……那是真正的神明!”

……

西乡手提长灯,为这无光之海中带来一阵温和的光辉。

当他走过渊下之国,来到奥罗巴斯所在的宫殿外时,他见到有一位巫女正恭敬侍立。

西乡的目光扫了这位美丽温柔的巫女一眼,略微惊讶道:“……咦?竟然是一颗珍珠所化,倒也真是罕见。”

怪不得这巫女如此玲珑剔透,原来她却不是人类。

“巫女,你叫什么名字?”

西乡停下前行的脚步,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名珊瑚宫,神明大人。”

名为珊瑚宫的巫女温柔说道之.

第四十三章 珊瑚宫的巫女

面前自称珊瑚宫的巫女神色恬静,她有着一头由粉及蓝的渐变色秀发,瞳孔同样如此,就像是樱花与湛蓝大海在海平线上交融,形成一道瑰丽的色彩。

虽然提瓦特大陆各种发色众多,但是珊瑚宫这样的瞳孔与发色,就让人觉得这少女绝不是人类所属。

而珊瑚宫确实不是人类,她就像是璃月的仙兽一样,是深海中的一颗珍珠所化,生而纯净,其可谓是天生的巫女,正适合侍奉神明。

珊瑚宫神态恭谨,西乡虽然只是站在她的面前,但仅仅只是眼神注视,就给珊瑚宫带来难以言喻的庞大压迫感。

虽然她还是不懂为什么面前之人被大御神称作‘真正的神明’,但既然是神,是大御神的重要客人,作为巫女的自己理应恭敬。

“奥罗巴斯“二零零”就在里面吧。”

西乡的目光从珊瑚宫身上收回,他抬起头来看向了面前那粗犷的石柱大殿,缓缓开口问道。

这神殿应该是渊下之民为奥罗巴斯所建,看起来还很新,完全没有历史的厚重感。

不过神殿建的也比较朴素,一点都不精致,简直就像是用石块堆彻而成,除了够大以外就没有任何的让人可津津乐道的地方。

不过魔神爱人,几乎所有魔神对为自己建立神像和神殿都没兴趣,大部分这些与魔神有关的建筑也只不过是人类的自以为是。

“您说的是远吕羽氏尊大御神吗?大人正在里面等您。”

珊瑚宫语气恭敬的说道。

西乡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就是越过巫女往里面走去。

珊瑚宫略微迟疑了一下,连忙跟上。

神殿之中没有任何的人影,看起来奥罗巴斯这个魔神在渊下过的也是有些寒酸。

不过估计也是他刚成为这里的神明不久,还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传播自己的信仰与建设自己的文明。

没走几步,西乡就是来到了这座宫殿的最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