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46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站在璃月海岸边,他注视着南方,就算大海是有弧度的,以西乡的神通广大亦是能看到极远地方那若隐若现的岛屿。

那里就是西乡的目的地——稻妻!.

第四十章 暗之外海

“哗啦啦——”

海浪拍打在沙滩上,将沙土浸湿。

等到浪潮退去,几只小螃蟹走在潮湿的沙地里,带来活泼生机。

西乡身穿他那身纯黑色的长袍礼服,边缘镶嵌着一缕金边,完全没有任何的庸俗之感,唯有高贵呼之欲出。

他左手提着长灯,微微眯着眼,聆听着那浪潮拍打在沙滩的声音,露出享受的神情。

“呼……每一次在海边听到这海浪敲击的声音都让人心情愉悦,当然重要的是在这里时不能有吵闹。”

“……我讨厌那种沙滩边堆满了人的喧哗,喜欢这样安宁清静的氛围。”

西乡遥望着海天一线,开口说道。

在西乡背后不远处的一截岩石上,一位身材矮小的少年正双手环胸的站在那里。

他头戴面具,腰杆挺直,从其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煞气。

在听到西乡言语后,少年开口道:“……是我的到来打扰到帝君了吗?”

说这话时,他语气恭敬还带着那么一丝忐忑。

“当然不是,我话还没有说完,我虽不喜喧哗吵闹,但如果是独自一人又太过于孤寂。”

“……所以这海岸边两人、三人最好,魈,你会不会觉得我过于麻烦?”

西乡背对着魈,笑问道。

站在岩石上双手环胸的魈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帝君之举必有大意,或许魈应该像您学习。”

魈虽然带着面具,但亦是能从他话语中感知到其神情肃穆。

夜叉不着痕迹的从岩石上下来,可能是觉得自己站的比西乡高有些不敬帝君。

西乡闻言莞尔一笑,这个夜叉有的时候就是总会想的太多,他问道:“……你从我这里学习到了什么?”

魈楞了一下,显然没料到西乡竟然会考教他。

魈犹豫了一下后说道:“……或许帝君是在劝我不要孤独一人,应该要多注意一下身边关心我的那些友人?”

西乡差点笑出声。

魈倒是和飞鼠还有迪米乌哥斯一样,真的很会脑补。

自己刚才就是随口感叹一声,他竟然还能领悟出这个道理,看来自己很有当禅师的天赋。

西乡神情不变,点头道:“……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就好〃」。”

魈明显松了口气,暗暗庆幸自己领悟了帝君深意。

“你戴面具示人是为了赎罪,也是为了告诫自己要远离人群。”

“……不过在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必在戴着那伪装。”

西乡眺望着海洋开口说道。

魈没有任何迟疑,听话的摘下面具,露出那一张年轻却实际历经沧桑的容颜。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西乡又是问道。

魈站在西乡背后,他低垂着头道:“……这里附近有妖邪出现,我察觉到后就是赶来将其消灭。”

西乡知道魈这十几年来从无懈怠,除了必要的休息外一直都是在消灭妖邪中渡过。

“你也不必这样过于拼命。”

西乡说道。

“但这是赎罪,若我不能及时赶到将那些邪物消灭,很可能就会有璃月之民遇害。”

魈低声说道。

西乡摇了摇头:“……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平和与安全,就算是璃月之民在外遇到危险死去,那也是自然之理。”

“……所以你不必这样拼命,有的时候就是要给人以危险的境遇,否则人是会懈怠的。”

这就是作为上位者的好处,不管说什么都是有道理,哪怕说的话前后矛盾。

魈这时候就是给整不会了。

帝君既要求他消灭妖邪保护璃月,又希望璃月之民能遇到危险磨炼自己,这……这让我如何是好?

魈犹豫了一下,垂着头道:“……帝君深谋远虑,魈难以揣度!”

西乡失笑道:“……算了,何必要求你这么多,我只是怕你这样长久以往,终有一天会精神难以绷住。”

“……这样,你过去被魔神波内控制,虽有武力但也只是蛮力。”

“夜叉亦是仙兽,能学仙家术法,你找个时间前往绝云间,随便找那里的哪个仙人,就说是我的命令,让他们教你些仙法。”

“……尤其是那些赶路的术法更是要好好学习,否则你察觉到妖邪作祟,自己却要用腿跑过来,耽误时间不说还浪费体力。”

魈听到西乡的话,他感激的道:“……谢帝君关心,魈会前往绝云间的。”

在他看来这是西乡的命令,就必须要遵守。

“嗯,我要前往海外转一圈,这段时间就不在璃月了。”

“……不过我走的匆忙没有和甘雨告别,你遇到她后就和她说一声。”

“甘雨那丫头午后总喜欢在璃月港外山清水秀的地方睡午觉,具体会在哪睡却是没有定性。”

“……什么时候遇到她,你便告知她一声就可,那丫头啊和你一样,也只有午睡时会休息一二了。”

西乡摇了摇头,语气温婉。

“` 「谨遵帝君之命!”

夜叉拱手抱拳。

“那便这样吧。”

西乡一摆手,下一瞬他就是发动了空间制御的术式,消失在这片沙滩上。

魈低着头,等到几分钟后西乡的身影没有再出现,他才是抬起头来。

想了想后,魈决定赶回璃月港,在那里蹲点甘雨。

虽说西乡是让他偶遇甘雨再告诉她,但对魈而言西乡每一句话都是命令。

而完成帝君的命令就是他第一要务,所以找到甘雨告知然后去绝云间,就是魈要先去做的事。

夜叉双腿用力,以极快的速度与爆发离开了这里。

……

璃月往南是一片无垠大海,其与稻妻距离上千海里。

这样的距离对这个文明的人类而言,每一次的出海都是一场冒险。

西乡并没有用空间制御术式直接传送过去,而是每一次传送都在百里左右。

在离璃月港比较近的大洋上,岛屿处还有人类居住,但随着进入远海,偶尔能见一些零星岛屿,却都是没有人类存在的痕迹了。

并没有多久,西乡就是抵达了稻妻地界。

这个时候稻妻的双子魔神还没有彻底结束魔神战争,并没有诞生尘世执政。

况且就算诞生了尘世执政,区区被天空岛认证的神明也做不到纳一片地域于一身。

所以西乡来到稻妻后,只要他不主动露面,那对魔神姐妹就察觉不到他的到来。

站在高空俯视脚下群岛,整个稻妻就是群岛组成,不过说是群岛,每一座岛的大小都不小右。

而那对魔神姐妹所在的鸣神岛最是广袤,大概有数十万平方公里。

相比于璃月,这里确实要小上许多,毕竟稻妻孤悬海外。

西乡只是大略的看了几眼稻妻的地理风貌,他就是继续发动术式,其第一目的地并不是稻妻,而是在往南去前往天涯海角,去那暗之外海!.

第四十一章 恶神之母的碎片,无光之海!

西乡行走在海面之上,他的速度似缓实快,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是走出了稻妻的地域。

继续往南行去,视野之中依然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唯一诡异的是,这里的海域非常平静,就似是无风之带。

走在这宽广的海域上,甚至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很容易就是让人陷入精神恍惚,感到疲惫不堪。

在这里如果是人类前来,估计已经迷失了方向,因为西乡能够感知到,哪怕是这里的磁场都出现了诡异的偏转。

但是西乡依然目光坚定,没有任何犹豫的踏在海上前行,过了不知多久后,他终于在这绝望的无风之海处,看到了一个如同墙壁一样的东西。

注视着这个墙壁,西乡眸光闪动。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西乡却能轻易的感知这个墙壁中蕴含的正是全权领域的力量。

这方世界西乡不觉得能诞生出全权领域者,那是需要无数世界宇宙的重合,在亿万万生灵中才能诞生出一位的强大。

因此西乡能够断定,这个力量就是恶神之母遗失的碎片之一。

200  走进了这方隔绝大海的墙壁处,西乡无有畏惧的伸出手去,他的手很轻易的就是穿过了这个怪异的墙壁,没有任何的影响。

“并不是为了阻拦墙壁里面的人出去外面,更像是挡住外面的人进来里面。”

西乡抬头望去,这巨大的光墙望不到边际,直通天际,隔绝了两个世界。

这东西一看就是有人工的痕迹。

甚至以西乡对恶神之母力量以及对全权领域力量的理解,他还能分析出这个墙壁与天上的虚假之天是完全一套的东西。

其作用更像是隔绝某种力量的影响,从而对环境做出改变。

“提瓦特大陆在一颗星球上,但是并不是这颗星球叫做提瓦特,提瓦特仅仅只是这颗星球的一部分。”

“……不过这颗星球的面积不小,远超一般的行星。”

“根据对这个罩子的力量解析,能够大体得出这颗星球不是宜居星球,最起码不适合人类居住。”

“……而是有人利用全权领域的力量,在星球之上分出了一部分,并利用这力量改变了环境,变成了适宜人类居住的地理。”

“这就有趣了,这东西一看就是天空岛所制造。”

“……那个所谓的天理应该是外来物种,无意中得到了恶神之母的力量残片,从而利用那力量残片改造了星球,创造了所谓的提瓦特。”

根据对力量的解析,很简单的就能让西乡进行逻辑上的推理。

而想要验证自己的想法,最简单的就是——前往这隔绝的地域之外。

西乡没有犹豫的一步踏出,他离开了保护着提瓦特大陆的结界,来到了名为暗之外海的地方。

刹那间,狂暴的力量汹涌而来,以一种无可抵御的姿态,冲刷在西乡的身躯上。

不过这力量更像是自然环境的力量,没有自我的意志,因此不管其多么的狂暴,都不能影响到西乡分毫。

这里依然是大海,但是海面是深沉的黑色,如同沸腾的腐朽之水,散发出邪异恐怖的能量。

不过这力量对西乡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作为恶魔的他力量本质要比这更加邪恶的多。

按照西乡估计,这片海域的能量大体和‘虚弱的大恶魔’所掌握的腐败之力略微相似,但在本质上与全能领域的大恶魔相比还是有质的差距。

海面是沸腾腐败的海水,天空之上则是另一个景象。

那是光,纯粹的光,但是那光却极其的暴躁,就像是某些力量混合在一起,从而强行凝聚出的扭曲之光。

这光有时分离有时聚合,在分离时其会分成七份,就像是彩虹的色彩,但若是仔细感(ahfi)知就会发现,那色彩其实就是提瓦特大陆的七大元素之力。

如果说七大元素是秩序的是可以被人使用的,那么这光就是七大元素的混合体,变的极其混乱,在无序的状态中暴虐。

这种力量绝对不是魔神或者是人类能够掌握使用的。

“这就是这颗星球的本来姿态,两种狂暴的力量在进行永无止境的肆虐与厮杀,这让它们变的更加狂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