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44章

作者:朱之月

当然也是夜叉金鹏并没有真的堕落,反而一直对抗着魔神对他的影响。

如果这夜叉真是自甘堕落造成杀业,都不用西乡动手,夜叉们自己就会清理门户。

“不过你们问我却也无用,你们应该问的是这夜叉才对。”

“……我看他心有死意,若是他不愿偿罪反而一心求死,那也就怪不得谁了。”

西乡的一句话,让众夜叉再次精神紧绷。

他们看向金鹏,希望自己这同胞可别真的去找死。

“我已满手血腥,杀业缠身,死在我手下的仙兽与人类不知凡几,这些仙兽与人类尚有亲人存世。”

“……若知我没死,只怕心生仇恨。”

在众多同族的目光下,金鹏张了张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语。

他声音沙哑无力,可见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金鹏抬起头来看向西乡,他眼中即有感激又有畏惧。

金鹏感激的是西乡将他从魔神手中解救,让他不必在沦落为杀人工具。

畏惧的是当初西乡一招秒杀魔神,一巴掌把他拍晕的事还历历在目,光是想想都让他肝胆俱裂。

“若是你因此选择死亡,那才是懦弱之举……”

“……若你想偿还罪孽,便更应该活下去,死亡是逃避,夜叉性情勇敢坚毅,你若选择这条道路,也只不过被族人嘲笑。”

“要是你担心仇恨不止,那从此往后千年你便带着面具而活。”

“……从今天开始,夜叉金鹏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就叫做……‘魈’吧。”

摩拉克斯想了想,给金鹏取了个名字,新的名字即是新生,代表着金鹏忘记过去所有,以魈的身份再活一世。

“你若同意,便与我签订契约,从此守护璃月千年,与魔神之影继续战斗,以此偿还罪孽。”

摩拉克斯言简意赅的说道。

摩拉克斯显然对夜叉这个种族很了解,一番话语就已经让金鹏心动,作为夜叉最不愿的就是被人说懦弱无能。

金鹏深吸口气,跪在地上对着西乡与摩拉克斯磕了三个头,托着虚弱的声音道:“……金鹏,不,魈愿意签下契约,从此为牛为马,于帝君驱使!”

其他四位夜叉见自己这强大的同族活了下来,亦是心中欢喜,都是连忙跪地道:“……浮舍(应达、伐难、弥怒)也愿与魈一起,清除魔神怨念,守护璃月安宁!”

至此,五位夜叉归位,护佑璃月,后世之人皆称他们为‘仙众夜叉’.

第三十七章 甘雨下面,我愿品尝

“能有这样的结局,真真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歌尘浪市真君这时来到西乡与摩拉克斯身边,见到几位夜叉欢天喜地的样子,她也是心中开心。

“你很高兴,萍儿?”

西乡侧过首去,看向身边那身材高挑丰腴,既有着美妇的成熟又有着女孩灵动的仙人少女,就是笑问道。

“是啊,我心中欢喜,在这魔神战争时期里,我见过太多的悲剧,如今战争结束,悲剧总算不在,当然心下开心。”

顿了一下后,歌尘浪市真君又是解释道:“……我倒不是为了魈高兴,过去我与他是敌非友,并不熟悉。”

“……我只是为其他那几位夜叉开心。”

歌尘浪市真君也是个性情中人,有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

西乡这时却是摇摇头,平静道:“……战争虽结束,但悲剧却还在,正是有悲剧的存在,才让幸福有了意义~。”

“……不过相比于悲剧,那更像是戏剧。”

“幸福的斗争不论如何艰难,它都并不是痛苦而是快乐,它不是悲剧只是戏剧。”

西乡的话语虽有哲理,但歌尘浪市真君闻之娇嗔一声道:“……帝君您就不能说一些让人开心的话吗?”

“……这时候讲一些大道理,让开心的事都变的不开心了。”

摩拉克斯这时开口道:“……查拉图所言甚是,我对他的话很赞同,这世上总是如戏剧般的悲剧太多,才是让幸福难能可贵,也变的快乐起来。”

“您两人真是如老学究一样。”

歌尘浪市真君白了西乡和摩拉克斯一眼,对他们如老年人一样的说教有些无奈。

“你这孩子还是没变,想当年你小时候调皮捣蛋……”

摩拉克斯话还没说完,歌尘浪市真君就是面色一红,连忙打断他道:“……岩王爷哎,您可不要说我小时候的事了。”

“……您怎么就与留云借风一样,总是说些让人不高兴的话。”

她话音刚落,一旁就是传来了一个不满的女人声音:“……歌尘浪市,你且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总说让人不高兴的话了。”

一只仙鹤落在歌尘浪市真君身旁,拍打着自己的羽翼。

见到自己背后说人坏话被苦主听到,歌尘浪市真君连忙闭嘴,她对着西乡眨了眨眼,笑道:“……帝君我还有事,就先回璃月港了。”

“……到时我再去紫微垣找您。”

说完之后,歌尘浪市真君一溜烟的就是迅速逃离,眨眼间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你别走啊!”

留云借风张开鹤翼,只不过她最终也没留下歌尘浪市真君,只是见到了对方背影。

仙鹤随即看向西乡,神情踌躇,犹豫不决。

见此西乡笑道:“……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留云借风。”

“……现在的你可不像你,你过去不是总说自己最擅长找话题聊天?”

一听西乡这样说,留云借风也是放下顾虑,她收拢着双翼道:“……敢问帝君,甘雨那孩子在璃月港中可好?”

“她在璃月港中很好,我把能教她的不能教她的都教给了她。”

“……不过你若想知道甘雨怎么样,又何必问我,直接去璃月港见她不就是了。”

西乡莞尔一笑。

留云借风楞了一下,才是觉得对啊,自己想知道甘雨过的怎么样,直接过去见她不就得了。

璃月港又没有什么仙人禁止入内的要求,再加上留云借风与其他仙人不同,她虽也不怎么喜欢人类的生活方式,但却也不会故意远离。

留云借风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道:“……帝君说的对,是我有些痴了。”

“……不过那孩子能融入人类社会,我也为她高兴。”

西乡这时道:“……甘雨也只是生活方式融入了其中,但她的心还是对此顾虑重重,总认为自己既不属于仙也不属于人。”

一听西乡的话,留云借风就是无奈道:“……那孩子怎么还是想不开,明明都有帝君您的教导。”

“……我和您说啊,那孩子小时候就这样,有的时候真是气的人不行,她……”

留云借风话刚出口,西乡就是道:“……打住打住,若是甘雨在这里,一定会羞恼的转头就跑。”

“……你啊,还是少说两句吧。”

“我在璃月港中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之后,西乡发动空间制御的术式,消失在摩拉克斯与留云借风面前。

0 ·······求鲜花····· ········

留云借风真君摸了摸自己的鹤头,疑惑道:“……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惹的帝君不高兴了?”

摩拉克斯沉吟道:“……以普遍理性而论,你并没有说错什么话,查拉图可能是真的有事。”

留云借风松了口气道:“……那便好,帝君,我也先回绝云间了”

摩拉克斯点头道:“……去吧。”

等到众仙离开,这里只剩下了摩拉克斯,岩之魔神在皎皎月光下望着璃月大地,喃喃低语道:“……悲剧总是如戏剧一般嘛……”

“归终……”

……

璃月港中,西乡回到了紫微垣。

正在灯下忙碌的甘雨见西乡回来,她喜道:“……帝君,您回来了?”

.. 0 0

“……您饿吗?要不我去给您下碗面吃?”

西乡摆手道:“……我又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

但见甘雨那期待的神情,西乡语气又是一顿。

他想到甘雨是最近学的做饭,虽然现在只会下面这种简单的饭,西乡也不想抹了她的积极性。

“我虽不饿,不过既然是小甘雨下……面,我便也挺想尝尝的。”

西乡觉得自己这话好像有些歧义,但还好呆呆萌萌的甘雨没听出来,也可能是她年纪还太小。

甘雨开心道:“……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厨房。”

见她要离开,西乡又是道:“……我刚刚见到留云借风了。”

甘雨动作一僵,脸上都是干笑:“……留云真君没说什么吧?”

“她说你小时候……”

西乡的声音是升调,说到这里就是一顿,逗着甘雨。

甘雨一阵紧张不安,在那里搓着小手,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不知道留云真君又说自己什么黑历史了。

见此西乡一笑,对着甘雨眨了眨眼道:“……接下来的话我忘了。”

甘雨怔了一下,她面色绯红,知道自己被西乡耍了,小声道:“……帝君真讨厌。”

说完之后,她逃也似的离开这里。

见到小麒麟远去,西乡笑着摇了摇头望向了窗外。

看来在这里在稍微待一阵,自己要去一趟稻妻了之.

第三十八章 璃月衣服特‘色’

(今天有点不舒服,可能更新会少。)

西乡坐在窗户旁,他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右手上把玩着一个烟斗。

烟斗是现任的天权星送的。

这位七星之一找来璃月能工巧匠,又用珍惜矿产为西乡打造了这么一个烟斗,作为敬献的礼物。

烟斗花纹精致,但却绝不浮夸,有着厚重高雅之感。

虽然这位天权星的行为有那么一些讨好送礼的意思,不过西乡还是收下了这个烟斗。

这片大地竟然是有烟草的,这倒是出乎了西乡预料。

不过这里的烟草却不是尼古丁,而是一种如薄荷般的烟叶,吐出的烟雾带着薄荷的清香而且还很提神。

这东西没有任何的瘾又对身体有好处,因此烟草也在璃月形成了一门生意,上到达官显“二零零”贵,下到贩夫走卒,在疲惫时都喜欢抽上一口。

西乡从一旁的桌子上拿来一个精致瓶罐打开,里面是经过加工的烟草。

他将其中烟草拿出少许,慢慢悠悠的按进烟斗中,就这样两腿翘在一旁的案几上,靠在窗边点燃了烟叶,一副悠闲自在。

紫微垣的窗户很大,能够从这里俯瞰整个璃月港。

如今夜晚降临,家家户户点着灯火,万家灯火的场景带来令人心情愉悦的温馨。

街道处还有着一些千岩团的士兵正在巡逻。

璃月港虽有犯罪,不过频率并不高,在这个有神的世界里,璃月之人都知道自己与岩王帝君签下了契约。

在神明的注视下,敢铤而走险的人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如果要说璃月的犯罪,更多的应该是一些经济罪,一个个利用的还都是法律漏洞,而打劫杀人之类的却是极少。

就这样抽着口中烟草,吐出清凉雾气,不多时整个屋子里都是带来了薄荷的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