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43章

作者:朱之月

‘……巴尔性格温和,做事圆滑聪慧,想来应该会审时度势。’

‘巴尔泽布虽然性情200有些固执,但和她短暂接触,其很听自己姐姐的话,应该也是无碍。’

摩拉克斯回忆着和那对双子姐妹曾经不多的接触,以他识人之明,大体也算是放心了。

与西乡也认识了这么多年,摩拉克斯也对西乡的性格很了解。

他知道西乡看似性格温和,但实则内里高傲,是属于那种你强势他也强势,你温和他也温和的人。

因此在摩拉克斯看来,最怕的就是那种不知变通同样高傲的人与西乡相遇。

以西乡的性格绝对不会惯着对方,不是将其打的服气,要不就是直接杀掉了之。

“摩拉克斯,你曾说魔神战争的胜利者会成为‘尘世执政’,如今你获得了璃月地区战争的胜利,应该是成为了所谓的执政。”

“……这执政就只是一个名字吗?”

西乡走在摩拉克斯身旁开口问道,他虽在这个世界待了二十多年,但几乎都是待在璃月地区没有探索过世界。

因此对这个世界的一些具体情况他也不是特别了解。

听到西乡的话,摩拉克斯连考虑都没有,随手将一个东西扔了过去。

西乡抬手接过,发现这是一颗像是心脏,又像是宝石一样的造物。

“那便是‘神之心’。”

岩之魔神出言道,对这所谓的‘神之心’全不在意.

第三十五章 神之爱与人之愿

西乡接过摩拉克斯扔过来的‘神之心’。

神之心握在手中光洁温润,很是顺滑,像是一块无暇美玉。

而其外表看去材质又如同宝石,神秘瑰丽。

第一眼望之,这神之心甚至像是一个活物,犹如一颗心脏在蓬勃跳动,再仔细观察会发现,其外观其实更像是国际象棋中的‘车’。

西乡用拇指与食指按住这枚‘车’的上下两端,然后习惯性的将其高举对着天空中唯一的光源月亮,让月光洒在其上,注视着神之心的内部。

做完这个动作后西乡又是洒然一笑,发现自己还是有着人类时的习惯行为。

明明以他如今的力量,哪怕是无光之地也是视野清晰。

他将神之心放下握在手中掂量了一番,注视着这颗有着厚重棕色色彩的‘心脏’,沉吟了片刻后道:“……这是一个空壳。”

摩拉克斯颔首回道:“……它与天上的岛相连,我能通过它感知到那天上之岛的力量。”

西乡闻言眉头一挑道:“……我却是无法通过它感知到那天上之岛,看来它是拒绝我的窥探。”

“也可能是恐惧。”

摩拉克斯这时说道。

“或许吧。”

西乡不置可否。

他到不觉得天空岛会恐惧。

因为迄今为止西乡表现出的实力一直在凡人的出力范围内,别看轻松秒杀魔神,那是因为提瓦特大陆的魔神大部分都太弱的原因。

如果天空岛真如自己猜测,就如同嗜血中的该隐,世界树的‘世界道具’一样,掌握了微小的‘恶神之母’碎片的力量,那么天空岛不可能会畏惧自己。

毕竟以全权领域的力量,哪怕再是微小也足以碾压任何的凡物。

就像是世界树游戏里,世界道具拥有最大的权柄,乃至于是能改变规则一样。

在西乡想来,天空岛既然拥有这样的力量,甚至是足以命令魔神,那么面对自己这个外来的入侵者,它理所应当会关注,甚至是派人过来。

反正绝对不应该如现在这样不管不顾,甚至是一直在逃避。

因此这让西乡怀疑,天空岛以及它的主人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事,让其已经做不到对这个世界的绝对掌控。

而想要去证明这一点,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去天空岛。

不过西乡对那里暂时没兴趣,相比于那里可能残留的一些全权领域的力量,还是努力提升‘混乱灵格’更重要。

西乡的第一要务就是让混乱灵格从凡人蜕变到神的境界,在这之前对西乡而言最好还是不要多生事端。

在把玩了一番手中的‘神之心’后,西乡将它扔回给了摩拉克斯。

“它虽然是个空壳,但是在来到你手上后,这个神之心中也是开始承载了新的东西〃」。”

在西乡看来,这个神之心就是一种容器,而它所容纳的则是——

“人的愿力!”

摩拉克斯接住神之心,他目光严肃的看着手中的这枚‘外置魔力器官’,沉声说道。

没错,这枚神之心正是在承载着人的愿力。

如今的摩拉克斯已经成为了‘尘世执政’之一,在西乡看来就是摩拉克斯转正了,有编制了,成为了被天空岛承认的神。

而摩拉克斯作为岩神所统率的地域正是璃月,这枚神之心吸纳的正是璃月之民对摩拉克斯的信仰。

这些信仰化为了愿力,正在被其容纳。

“通过神之心,我对岩之元素的操纵的确变的更加强大。”

“……不过这些许的提升对我而言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相反,这枚神之心所代表的含义,反而让我更加谨慎小心。”

摩拉克斯用着委婉的语气说道。

作为被天空岛所统辖的魔神,摩拉克斯有些话不敢说的太明白。

但是西乡也理解了摩拉克斯的意思。

那就是摩拉克斯对天空岛并不信任,他甚至怀疑这作为‘尘世执政’证明的神之心,其背后是否有什么阴谋。

毕竟这神之心吸纳的乃是人之愿力,然后将其转化为了岩之元素。

在往深了想,为什么天空岛要逼迫众魔神大战,为什么魔神战争的胜利者会发一枚神之心,为什么神之心又要吸纳愿力。

这其中联想的深了就会让人毛骨悚然。

如果可以的话,摩拉克斯其实并不想要这什么神之心,对于成为尘世执政也没兴趣。

但作为魔神的他实在难以反抗天空岛,所以他只能默默忍受。

而摩拉克斯将神之心直接拿给西乡看,让西乡了解神之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告诉西乡,他其实是个有‘反骨’的。

“` 「元素为七,如今我得其一,想来要等到另外六个神之心出现,诞生出‘尘世七执政’,这场席卷提瓦特的魔神战争才会彻底结束。”

“……具体时间我也难以推测,或许就在几十年内,也或许要再过个几百年。”

“我只希望战争早点结束。”

摩拉克斯忧国忧民的说道。

魔神爱人,作为魔神的摩拉克斯除了璃月之民外,其实他也爱着所有的人。

如今国内形势稳定,他也开始关注国际局势了。

对摩拉克斯而言,其他地区谁是胜利者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出现一个胜利者,这样战争才会彻底结束。

听到摩拉克斯的话语,西乡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世界还真是怪异,明明是魔神,听起来就不像是好人,但偏偏一个个都深爱人类,甚至为了人类愿意牺牲自己。

某种程度上说,这个世界的人类真是幸福,能得到神明如此之爱。

即使这份爱有些时候过于沉重。

两人说完了不容被外人听到的话语,又是往前行去。

没多久他们就是来到一片明月高悬,地势开阔之地。

在那平整的大地上,一位夜叉正跪在地上。

夜叉这时候神色茫然,心死若灰,只是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尊泥塑右。

在这夜叉旁边还有着众多仙人存在,仙人们看着这位夜叉,眼中有着警惕与看管之意,但亦是有着怜悯之情。

见到西乡与摩拉克斯到来,众多仙人们连忙行礼,“……帝君!”

西乡看着那跪在地上神色木然的夜叉,恍然笑道:“……原来是那个小矮子啊,看来他恢复神智了?”.

第三十六章 为牛为马,愿为帝君驱使!

听到西乡说自己是小矮子,那跪在地上的夜叉嘴角好似是抽动了一下。

不过他依然面无表情,如同一尊失去了意识与灵魂的木偶,虽在呼吸,但却又与死去无异。

“这夜叉金鹏在夜叉中也是实力强大,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在过去虽是犯下大罪,杀戮无数,但也情有可原。”

“那份杀戮并不是出自其本心,乃是被魔神波内所控制,才是犯下无边杀业。”

“……然而其虽不是出自本心,但终归犯下如此大的杀业,已经是业障环绕。”

摩拉克斯在见到跪在地上如同死人一样的夜叉金鹏后,他用着平缓的语气对着身旁的西乡说道。

“所以呢?”

西乡侧首看向身旁的摩拉克斯,笑容满面的道。

摩拉克斯语气一顿,用着他稳重的声音道:“……如今璃月大地魔神尽去,虽有一些魔神被镇压封印,但那些死去的魔神怨念太大,终会再次对璃月造成伤害。”

“……这一点吾友你也是知道的,魔神死去的太多,又是遍布璃月各地,哪怕是我也做不到随时关注整个璃月。”

“夜叉战斗力强悍,在仙兽中亦是骁勇善战,若是让这夜叉金鹏戴罪立功,为璃月役使千年,消除那些魔神200死去后造成的次生灾害,也能偿还他所犯下的杀业。”

西乡闻言耸肩道:“……既然你已想好决定,又何必和我说。”

摩拉克斯却是摇头道:“……夜叉金鹏乃是被你所擒,魔神波内亦是被你所杀,所以这夜叉的处置权完全在你。”

“……若你不愿,那便将其杀了就是。”

摩拉克斯虽然心中良善,但能执掌璃月大地这么多年,摩拉克斯也是杀伐果断之人。

他虽是怜惜这夜叉过去的苦命,但以这夜叉犯下罪业,就算是判处死刑也没有人能说什么。

摩拉克斯话音落下,浮舍、伐难几位夜叉都是紧张兮兮的看着西乡。

这些夜叉头戴面具,让人看不到他们的面容,只不过夜叉们虽然想要说话,但都是欲言又止,不敢左右西乡的任何决定。

如今的西乡在璃月大地,不管是在仙人们面前还是在凡人面前都是既有威望又有威严。

他文成武德,统率璃月这些年,吏治清明,百姓安康,所有璃月子民(ahfi)都是敬他爱他。

而在魔神战争的结尾阶段,西乡更是展现了他无可匹敌的实力,单其一人就足以镇压璃月所有魔神,如此武功让仙人们都是感到惊恐畏怖。

因此在仙人与凡人中,他们亦是畏他惧他,双管齐下,西乡威望虽还不及摩拉克斯在璃月千年之名。

但仅仅只是在这个魔神战争末期的时代,他这位熵之魔神比之岩之魔神名字更是响亮,更为世人所敬。

“你们都看我做甚?他那条小命我还没有多大兴趣。”

“……这夜叉也没到我非杀不可的地步。”

西乡轻笑一声,语气悠闲中又有着淡淡的高傲。

不过他人却不觉得西乡这话有什么问题,就算是那强大的魔神在西乡面前都如土鸡瓦狗,一个夜叉于西乡眼中也与蝼蚁无异。

正是因为过于弱小,所以西乡反而不会在意其生死。

如果真是那种实力强大能与西乡大战几百回合不分胜负的敌人,若是有机会的话西乡必然直接杀死,不会留后患。

而夜叉金鹏显然没有那个资格。

听到西乡所言,众夜叉皆是松了口气,知道金鹏是留下了一条命。

夜叉英勇,战斗剽悍,但正也是因为这种战斗方式,让夜叉总是死伤惨重,种族一直人口凋零。

因此对金鹏这么一位强大的同族,他们都希望其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