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42章

作者:朱之月

第三十三章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

赫乌莉亚轻柔的抬起西乡的手,放在满是温水的水盆中。

这位魔神柔荑轻揉,为西乡搓洗着手指。

她的肌肤淡淡温润冰凉,娇嫩可人。

虽说西乡的身体根本就不会产生任何的杂质与污垢,但见赫乌莉亚认真仔细的样子,西乡就没有出声,任由这位盐之魔神所为。

等到手在盆中清洗完毕,或者说是被赫乌莉亚按摩完后,站在一旁捧着干毛巾的甘雨连忙上前,为西乡将双手擦干。

“甘雨、赫乌莉亚,你们不必如此。”

等到擦拭完手后,西乡开口出声道。

甘雨站在一旁,她微微的垂着一双眼,看起来有些呆呆的道:“……帝君日理万机,我却不知道要如何帮帝君分忧解难,就只能做一些杂活了。”

一旁的盐之魔神也是点头称是。

西乡摇头笑道:“……小甘雨何必妄自“二零零”菲薄,你已经帮助了我很多,这么多杂事都要你去做,你早已为我分忧解难。”

甘雨轻声细语道:“……但我也只能做一些杂事。”

西乡哈哈一笑,说道:“……殊不知这些杂事才是对如今的璃月最重要的事。”

“……我虽决定整个璃月的战略方针,但这些战略想要完成,正是需要更多的像是甘雨你这样的人才能做到。”

“该教你的我也差不都都教给了你,以后若是我不在,若是甘雨你还愿意留在这人间,璃月未来大大小小的事,都是要由你来做的。”

西乡觉得若是甘雨愿意留在璃月港,以她仙兽的寿命以及能力,再加上自己教导,这璃月港未来说不得是要姓甘的。

就算七星把持政权,制定上层规划又有何用。

七星终归是人类,每一任七星任期一到就要换下一批。

到时就是铁打的甘雨流水的七星。

况且就如西乡所说,最上层在怎样制定战略规划,下面若是没人去做也是白搭。

届时任由七星怎样发布命令,若是做事的甘雨不愿去做,阳奉阴违,那真是七星之命不出紫微垣。

没准到时候璃月港也能有一出戏剧,名字就叫《是,七星!》,戏剧名字是七星,主演应该是甘雨才对。

“帝君莫非是要离开璃月?”

甘雨可没西乡想的那么远,更不会注意到等到若干年后,她才应该是璃月港的幕后主宰。

如今的甘雨只是听到西乡说‘若是他不在’这一句话,心下就是一紧。

西乡笑道:“……我之所以坐镇璃月,发号施令,只不过是处在战争时期以及战争后的建设年代。”

“……这时候的璃月人心不稳,需要我来稳定人心,再加上璃月需要一个高瞻远瞩之人决定未来方向,我才亲自坐镇中枢,统领四方。”

“但我本为魔神,怎可能一直统领人类国度,终有一天我也会退下这个位置。”

“……正好如今那七人也是德才兼备,更被民间笑称七星,我到觉得这样的政体不错,以后就由七星来统治这璃月大地吧。”

西乡其实是在为自己离开做准备,他又不可能真在这提瓦特大陆待上多少年。

自己之所以降临这片大地,是因为作为契约者的摩拉克斯有所求。

如今自己完成了契约,帮助摩拉克斯得到了魔神战争的胜利,摩拉克斯没有了生命危险,西乡也就不渝契约中断了。

剩下的就是摩拉克斯去完成契约的剩余部分,只要他还活着,就是在完成契约。

甘雨一想,好像确实如此。

就算是过去在归离集时,岩之魔神与尘之魔神也不是一直待在归离集中。

每年他们会出现一次制定接下来的战略方针,随即一年都是见不到身影。

就算是作为仙人,也很少能见到那两位魔神。

同样作为魔神,西乡愿意坐镇璃月港近二十年,亲自治理已经是殊为难得了。

只是想到未来西乡离去,自己一年可能也见不到他几面,甘雨就觉得心中难过不已。

明明过去岩王帝君也是一年不见人影的,自己就没有过这样的思绪。

但为何想到若是这位帝君不在,自己就颇为难过心伤呢?

甘雨仔细想了想,或许是在西乡身边待的太久了,让她有了憧慕之情,有了异样的情感。

岩王帝君生性淡泊,不苟言笑,他离人太远。

但是这位帝君却言笑晏晏,不拘小节,离她太近。

甘雨心中感伤,西乡这时对盐之魔神道:“……赫乌莉亚你也是如此,作为魔神你又何必做这些仆人们的事情。”

“……如今璃月大地平静,虽然各种妖物邪物层出不穷,但也不会再经历魔神战争那样的大乱。”

“你也可以放下心中忧虑,就如战争前那样去思考一些其他事情。”

“……你说自己无所事事,但现在和平到来,你的权柄就是对璃月之民的赐福,届时璃月做上官盐的生意,一定会因此而富0 .......”

“况且赫乌莉亚你应该也去学学摩拉克斯,作为魔神何必这么殚精竭虑,该放松时就要放松,该清闲时就要清闲。”

说到这里,西乡突发其想道:“……正好,既然赫乌莉亚你觉得无事可做,我就以璃月帝君名义设下盐官进行盐政。”

“……盐这种东西太过于暴利,是人们日常最重要的生活物资,七星是因才民选,说不得盐政落入七星手中,他们会中饱私囊。”

“既如此就将这一项商业分离开来,由你这位盐之魔神管辖,岂不美哉。”

见到赫乌莉亚与甘雨简直就是打工仔的模范,不去干点活都不行,西乡也只好给她们找事做。

“由我来管盐吗?这却是好的,过去在盐之国时,本就由我来管辖这些。”

赫乌莉亚欣然笑道,见到西乡给她找了事做,赫乌莉亚亦是心中欢喜。

作为一个战败者,她不但没有死去反而在璃月港享福,这让性情温柔的赫乌莉亚总觉得惴惴不安,总觉得自己得到太多。

她也想为璃月,为自己的子民去做些什么。

人类贪婪,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社会,食盐是绝对的暴利,为以防有人因此产生贪心,那不如将这样的暴利交给魔神管理。

毕竟人类会为摩拉疯狂,魔神却不会。

君不见作为财神,摩拉克斯自己身上一个摩拉都没有,穷的都5.8不能叮当响。

赫乌莉亚心中感激,西乡不但救了她,而且救了她的子民,为她的子民带来更优渥的生活。

如今更是为她找来在这个后魔神时代新的存在意义,激动之下她忍不住上前一步,抱住了西乡。

一旁的甘雨见此有些慌乱,她也没多思考,学着赫乌莉亚的样子也是抱住了西乡。

虽然甘雨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做。

西乡左拥右抱,软玉温香,怀中皆是世所罕见的美人,就在他微微楞了一下时,屋外传来摩拉克斯的声音:“……吾友……”

摩拉克斯见屋门没关也没敲门,直接就是走了进来。

饶过屏风见到这一幕的摩拉克斯也是楞了一下,他冷静的开口道:“……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不,摩拉克斯,你来的正是时候!”.

第三十四章 希望魔神姐妹不要不知好歹

明月高悬,洒在这片大地之上。

西乡与摩拉克斯走在一片枯骨之中,气氛诡谲。

西乡手提长灯,成为了这黑暗之中唯一的光亮,四周大地荒芜,碎石嶙峋,风儿呼啸而来,就似是鬼魂的嚎叫,令人恐惧。

这里正是被西乡所杀死的魔神波内陨落的不远之处,大地之上还残留着魔神的气息与痕迹。

这些气息与痕迹很难消除,因为它们全部来自魔神的权柄。

这些权柄又对应着自然之理,自然顽固难除,只有在时间之下还可能慢慢消失。

西乡走在杂草间,他往地上注视,能看到泥土松动,可见这里的泥土是被人翻开过的,下面埋藏的必然是无数人的尸骨。

“这里曾经是个村落,不过在魔神战争期间整个村子都是毁去,里面的人也被魔神战斗的余波波及,已经全部都死去了。”

“……为了怕尸体暴露在荒野中形成瘟疫,在千岩团的兵士路过这里时,就将那些尸骨就地掩埋。”

“在之后,这片地区就变成了乱坟岗,许多在魔神战争中死去的人都是被埋葬在这里。”

见到西乡目光注视着脚下那些松软泥土,摩拉克斯就是解释07道。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魔神波内被你杀死,那位魔神的权柄与地震和死亡都是有所关联。”

“……祂的力量逸散在这里,与这乱坟岗的死亡气息相连,恐怕这里在未来会生出妖邪与活尸。”

“魔神死亡后的怨气与权柄相关,想要消灭近乎于不可能,否则只要将这里毁去也就不至于有那么多的麻烦。”

摩拉克斯微微一叹。

西乡在嗜血世界时也曾学习过风水学。

他仔细观察四周,这里的风水相当不好,如今又埋葬了许多尸体,就算没有魔神的力量作祟,这里恐怕也会出现妖异。

现在有了魔神的力量后,这妖异只会更强。

“冤魂不散,难以往生。”

西乡断言说道。

摩拉克斯微微颔首道:“……没想到吾友你对这些也有所研究。”

“……确如你所说,魂魄聚集于此,在魔神与地脉的双重影响下难以往生,长此以往不知这里是否会出现一些特殊的奇景。”

摩拉克斯与西乡走过这片无妄之地,对于这里在未来可能造成的侵害,摩拉克斯也是不以为意。

这就是债多了不愁,这片璃月大地死去的魔神太多,像是如这里一样被魔神怨念影响的地方数不胜数,见的多了也就无所谓了。

也幸好现如今魔神死去都还不久,怨念还没有完全形成,倒是没有过多的妖邪诞生。

不过大概在百多年后,就会开始有妖邪在魔神怨念影响下出现在璃月大地了。

“吾友你曾问我在那海洋深处到底有什么。”

“……实话实说,就算是我也对此并不算很清楚。”

“那片无尽的黑暗地域被我们魔神称作暗之外海,在过去千年间不是没有魔神去探索过。”

“……但每一位魔神回来后都是语焉不详,忌讳莫深,甚至还有魔神永远的消失在了暗之外海处。”

“那里已经是提瓦特大陆之外的范围,我虽曾游历整个大陆,但也并没有探索过那片地域。”

“……这样的险并不值得去冒。”

摩拉克斯这时突然说道,他语焉不详,好似是在隐瞒着什么,只是用着提醒般的话语道:“……那里或许与这片大地的真实有关。”

“……你若想去那里探索,也请小心一二。”

“魔神战争不允许有逃亡者,奥罗巴斯往南方跑去,祂的目的地只有两个。”

“……一个就是如今的稻妻,但如果它去了稻妻,以奥罗巴斯的实力必不会是和那对魔神姐妹的对手,一定会被斩杀。”

“而若祂不去稻妻,那么能去的地方就是逃离提瓦特大陆,前往暗之外海,以此规避天上之人的耳目。”

“……吾友你若是好奇,可以去寻找奥罗巴斯,从祂那里打探一些情报。”

摩拉克斯知道西乡不可能一直在璃月港待着,他对于提瓦特大陆必然会感到好奇。

如今契约中关于西乡那部分的内容已经完成,摩拉克斯知道等璃月港彻底稳定下来后,西乡一定会去其他区域看看。

况且之前西乡就曾对他说过其对稻妻的双子魔神有兴趣,在摩拉克斯想来,西乡应当是要去见见那对魔神姐妹的。

对于注意安全之类的话摩拉克斯并没有说,因为这句话应该对那对姐妹说才对。

摩拉克斯现在也只希望那对姐妹不要不知好歹,惹恼了西乡。

要知道西乡可不是这个世界的魔神,而是来自外域的恶魔,摩拉克斯自忖绝对不是西乡的的对手,全力战斗自己只会死的很惨。

就连那强大的魔神波内都被西乡一招秒杀,那对姐妹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与西乡为敌。

摩拉克斯与稻妻魔神没有什么交情,她们是生是死摩拉克斯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天下大事。

如今稻妻的魔神战争也已经差不多结束,若是那对姐妹出了事,稻妻那片地域一定会大乱,摩拉克斯是不想看到生灵涂炭的,哪怕那里不是璃月。

‘希望巴尔与巴尔泽布聪明一些,不要做出错误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