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40章

作者:朱之月

只不过魔神也是要面子的,谁若是先跑了指不定成为笑话,以后哪里还有颜面在见其他魔神。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众多魔神僵持在原地,竟是不知要如何去做才好。

“摩拉克斯还有若陀,你们可真够狼狈的。”

西乡见摩拉克斯浑身浴血,若陀身上由岩元素所构成的身体亦是坑坑洼洼,被各种魔神之力纠缠,就是出言调笑。

摩拉克斯手握手中岩枪,他目光稳重,任由刘海处的血液滴落,闻言亦是开口道:“……若能获得胜利,狼狈一些又如何?”

若陀龙王则是不出声,这只存在神秘,很可能与此方大地古老历史相关的岩龙性格有些木讷。

除了和摩拉克斯的话稍微多一些,它更喜直接做事而不是依靠言语力量。

这一点来说若陀与摩拉克斯性格很像,都是那种很稳重的人。

“哈哈哈哈!说的好,看来我们都是看重结果,不在乎过程之人。”

西乡哈哈一笑,抚掌赞道。

崇尚契约的摩拉克斯在乎的是契约的完成,至于在中间的契约过程要如何完成,就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了。

“北方战事如何?”

摩拉克斯习惯性的开口问道。

“你明知结果,又何必再问我?”

西乡神色平静的反问了回去。

随即西乡目光扫过在场众多魔神,虽然十几位魔神将两人包围,但那架势却更像是西乡与摩拉克斯将祂们包围。

“竟然被这么几个废物折腾成这样,摩拉克斯你可是太丢脸了。”

西乡直言不讳的说道。

不过也不是摩拉克斯太弱,而是西乡太强。

仅仅能调动一方魔力属性的魔神,即使掌握了些许的权柄,与西乡这样力量足以辐射诸多宇宙的存在相比,依然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

就算西乡现在的灵格并没有强的夸张,但是本质却过于崇高,与魔神相比也是神与凡人的差距。

摩拉克斯也不着脑,而是开口承认道:“……这已经是我竭尽全力了,虽不是明智的战斗方法,却是最好的方式。”

虽然仅仅只是战斗了一天时间,但摩拉克斯从一开始就是在与众魔神死斗。

如果他愿意辗转腾挪的话,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实在是有西乡这个生力军在,让摩拉克斯对胜利有着绝对的把握。

在胜利能够得到保证的前提下,摩拉克斯所思考的就是怎样尽可能的保住更多的璃月之民。

若没有西乡,摩拉克斯也能胜利,但是他就得换一种战斗方法,没准就要与众魔神大战上几天几夜,最终牺牲惨重的只会是璃月的民众。

作为‘商人’,摩拉克斯自然懂得盘算利益,只是让自己稍显狼狈却能保住更多子民,对摩拉克斯而言是一笔极其划算的买卖。

“若在继续战斗下去我亦能胜,不过也是我身受重伤的惨胜。”

摩拉克斯再次出言道。

这183话倒不是他要面子强行给自己贴金。

西乡知道摩拉克斯这话说的没有错,如果真的战斗下去,摩拉克斯一个人就能打败这众多魔神。

只不过那时候摩拉克斯也要深受重创,估计要修养个几百年了。

这位岩之魔神也是个实诚人。

“既然如此,那就将祂们全都杀死,结束这场本就不应存在的战争吧。”

西乡将众多魔神扫视一圈,手提长灯就是准备出手。

摩拉克斯这时连忙道:“……吾友,不要将祂们杀死,魔神死后怨念依存。”

“……过往百年这片大地已经死上太多魔神,若在这璃月外海再死上十几位魔神,恐怕璃月港将再也无法居住。”

“便请吾友助我一二,让我将祂们封印于此!”

摩拉克斯话音刚落,众魔神间突然一阵骚动。

“奥罗巴斯,你个懦夫,竟然就这么逃了!”

魔蛇们惊怒喊道,却是那无磷大蛇受不住精神上的压迫,趁着所有魔神都没注意时直接潜入深海,往南方逃去。

不过奥罗巴斯这一行为虽让魔神们不耻,但是却也如打在湖面上的石子,一下子打破了僵局。

众多魔神心中最后的一点战斗念头都是消散,慌乱间都想迅速逃亡。

不过西乡却不给这些魔神机会,他左手微微抬起,古朴长灯中再次亮起一朵无光的火花.

第三十章 『阿维斯塔』的至善之光

西乡带给奥罗巴斯的恐惧与精神的巨大压迫,让这位魔神在惶恐不安中潜入深海,往远离璃月大地,也就是海洋的南方游去。

见到西乡与摩拉克斯都没有追祂,奥罗巴斯心下微微一松,感到些许的庆幸。

直到奥罗巴斯在疯狂逃跑之中,离开了璃月外海进入了更深的海洋后,这位无磷的白蛇魔神才是猛然一怔,回过了神来。

因为祂发现,自己好像做出了一个最是愚蠢,最是懦弱的选择。

魔神战争乃是天命之理,是那高居天上的岛屿对所有魔神下达的命令。

在魔神战争里,要不战败,要不失去魔神之力与权柄被封印,要么就是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结局。

而奥罗巴斯却是在魔神战争中选择了逃避与逃跑,先不提自己这懦弱之举是否会成为所有魔神的笑话。

光是这一个行为就会让祂成为天空岛的眼中钉肉中刺,绝无幸免之理。

就算祂逃脱了魔神战场的杀戮,也必然逃不过天理对祂的惩戒与追杀。

也即是说,祂的逃跑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这时候的奥罗巴斯已经没有了回到璃月,继续与那两个强大的魔神争锋的想法。

那无疑于是找死的自杀行为。

“我还真是个懦弱的魔神啊……”

深海之中,奥罗巴斯自嘲一笑。

“璃月已不可回,接下来应该就是摩拉克斯与那个未知的魔神查拉图斯特拉的厮杀了吧。”

“……摩拉克斯也是作茧自缚,他找来如此强大魔神与我们对抗,却不知自己又怎么可能是那恐怖魔神的对手,璃月终归是给人做了嫁衣。”

“在往南去就要进入了那对双子魔神的地界,我是否要与她们争一争?”

“……不好,我如今锐气已失,恐怕不是那对姐妹的对手。”

“既如此,那我唯一的逃亡方向即是……”

奥罗巴斯那巨大的蛇瞳闪烁,很快的就是决定了接下来的目的地。

作为一个魔神战争的逃亡者,提瓦特大陆已无祂立足之地。

如果想要活命,唯一的方法就是离开天空岛的统括范围。

也就是要离开提瓦特大陆前往暗之外海,不过暗之外海到底有什么,就算是魔神也不甚了了。

但这时候的奥罗巴斯除了逃亡暗之外海外,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一咬牙,这位在战争中逃跑的魔神,就是往暗之外海而去。

……

璃月海面,西乡面对众多魔神,他左手微微一抬,从那古朴长灯中闪耀出一朵没有颜色,正在缓慢燃烧的灯火。

若仔细看会发现,在那盏明灯中竟然隐隐间有一本书的形状,而这缕光正是从那书中逸散而出。

那正是琐罗亚斯德教中传说的凯扬之灵光,此灵光圣洁万能而机敏,凌驾于一切造物之上。

传说,至高善神以凯扬灵光创造了至善至美,光辉灿烂与神通广大的诸多造物。

传说,在这凯扬灵光之下,万物永不衰败、永不腐朽、永恒不灭、永葆青春!

当西乡的长灯中出现这微弱的一缕灵光时,万灵万物皆是被其吸引,就如同是见到了真善美的世界。

但是下一瞬,这一缕微不足道的灵光就是迅速收拢,从那暗淡无光中涌现出璀璨瑰丽的色彩。

这彩色的光引动着凡人的无尽欲望,从至善化为至恶,那永不衰败、永不腐朽的万物,在这一刻迎来了堕落与终结!

西乡正是以恶神之母的灵格解析了恶的本质,并再次将恶诠释,从而以如今的灵格与魔力,再现了琐罗亚斯德的术式。

他逆转了至高善神的灵光,将其化为极恶之力,虽只是那微不足道的一丝,却有着直指世界最本质的真理。

拾人牙慧,只是继承曾经的恶神之母的力量并不是西乡所愿。

他要以自己的知识与人生阅历来重新诠释恶与善,从而创造独属于他的琐罗亚斯德教!

西乡的背后闪烁着五光十色,引动着一切生灵心底最深的欲望与恐慌。

随即,夺目的光辉化为了一只擎天巨手,从无垠的高空落下。

天上的乌云消散,雷声湮灭,大海再次陷入静谧之中,唯有人们心底最深处的欲望在盘旋呼喊,发出让人堕落的声音。

虽然西乡的目标是那十数位魔神,但站在西乡身旁的摩拉克斯都是被这人心最深处的欲望之声所影响。

有着磐岩之心的魔神被那声音勾起了过往的回忆,他那本一直无有表情的面容都是出现了复杂的情绪。

有后悔、有伤心、有难过,种种情感不一而足,冲刷着他那坚定如岩的心神,让其渐渐消磨。

而相比于摩拉克斯,其他的魔神们更是不堪,祂们被那光辉照耀,就如经历了千万年的磨损,一个个失去理智彻底发疯。

十数位魔神的思维完全被混淆,祂们忘记了逃跑,在那片海域之中翻滚不休,彻底变成了疯子,发出暴虐的嘶吼。

“` 「摩拉克斯…〃」…”

陷入过去追忆之中的摩拉克斯在西乡的出声提醒下回过心神,他心中一惊,连忙压制内心那浮动的心绪。

这时候的西乡表情平静,注视着那些被恶神之母的光辉照耀彻底发疯的魔神,开口道:“……按照你的想法,将祂们封印吧。”

摩拉克斯深深的看了西乡一眼。

虽然对西乡的力量早就有所理解,但是这一刻的摩拉克斯更是确认,面前的西乡绝不是什么善之人,他所有的力量都充斥着诡异与邪恶。

不过西乡这个恶魔本就是被他引进‘村’的,名为摩拉克斯的魔神亦是帮凶。

摩拉克斯能做的,也只是企盼这个恶魔不要做出什么恐怖之举了。

“岩者,六合引之为骨,石者,八荒韫玉而明!”

“……天动万象!”

汇聚全身的岩之魔力,手腕一翻,摩拉克斯深吸口气,将手中岩枪狠狠掷出。

那岩枪刚一离开摩拉(得钱好)克斯之手就是迅速胀大,眨眼之间化为了一座千仞高山!

这已经是摩拉克斯将自己对岩之元素的理解全部倾入其中的最强一击!

西乡只是看着那千刃高山从天而降,在轰然巨响声中,将众多魔神压在山底,轰击在大海之中。

但这时候的西乡思维却是在发散着。

『阿维斯塔』中所记载的全部都是至善之神的丰功伟绩,所以一位恶神如果能够使用『阿维斯塔』,只会让人觉得奇怪。

但这时候的西乡已经确定,善与恶的边界已经被彻底打破,在这破碎之中,『阿维斯塔』的世界观完全可以被重铸巧。

他借用『阿维斯塔』的力量召唤一缕凯扬之灵光,然后将这至善之光转化为了至恶之光,从这就已经证明了西乡之前所想没有错。

那就是只有将『阿维斯塔』重新编写,让其涵盖善与恶的两极,才能完成西乡的伟业!.

第三十一章 别叫歌尘浪市真君,叫萍儿!

千刃之岩从天而落,急坠在大海之上。

在轰然巨响下,海面掀起百丈浪涛,带着绝大的气势往岸边拍去。

见到这一幕的西乡眉头微微一皱,他左手持着古朴长灯轻轻一晃,刹那间万物再次陷入静谧之中。

那带着巨大能量掀起的浪涛随即从秩序化为混乱,所有的能量都变做了无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