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4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轻轻叹了口气,可惜安兹乌尔恭的成员早就已经不在了。

或者他能成为‘衰老恶魔’的完全体,那横推这些所谓的真祖也轻松写意。

但遗憾的是,现在的他还在成长阶段,刚刚有能力获取营养。

‘算了,先把这个所谓的守护者解决吧。’

西乡心念一动,就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将其解决,一只没有自我意志的怪物不足为惧。

但这时西乡又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拿出了一本书。

那正是模拟创星图——『阿维斯塔』!.

第十九章 第一个三千年的力量

黄金的‘骑士’释放出的恐怖魔力,让仙都木阿夜之前准备的结界一寸寸的龟裂。

这结界的作用只是为了隐藏魔女仪式的进行,可没有能够阻挡真祖级眷兽魔力的能力。

与之相对的,站在黄金‘骑士’对面的大恶魔却好整以暇。

以恶魔为中心,衰老的气息横扫而出,脚下的大地在失去生命正在变的干涩,花草树木亦在枯萎。

而随着那形成恶魔之躯的黑色火焰晃动,就像是恶魔在吐息,从那吐息中飘散到空气中的,是如病毒一样的衰老气息。

仙都木阿夜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个恶魔自称为衰老的大恶魔,他现在的能力已经体现出了那份对生灵而言的恐怖。

不管是怎样的生灵,都畏惧衰老,抗拒死亡。

而衰老,无疑是死亡的十种程式中,最是令人绝望、令人恐惧之物!

仙都木阿夜神色骤然大变。

魔女可不是什么不死生物,也只不过就比普通人类稍微活的久一些,能够容颜不老罢了。

在这衰老的气息中,她亦是能感受到自己生命的流逝。

仙都木阿夜虽然外表高雅秀美,身材丰满迷人,但实际的年龄其实也只比十六岁的南宫那月大上一岁而以。

仙都木阿夜可不愿自己不老的容颜在这里变成苍老的老太婆。

就在她准备拉着南宫那月远离这里暂避锋芒时,南宫那月却向前一步,站在了仙都木阿夜面前。

作为与西乡签订了契约的魔女,南宫那月并不会被衰老的力量侵蚀。

黄金的‘骑士’那由齿轮构成的身躯,在这一刻竟然也生出了锈蚀,嘎吱嘎吱作响。

仙都木阿夜和南宫那也这时候才是注意到,竟然就连恶魔也会受到衰老的影响。

‘骑士’手持一把巨大的阔剑,那阔剑的颜色突然化为深红,从地面的四面八方生出了一道深红荆棘的牢笼。

荆棘的牢笼目标正是西乡,看样子这魔女的守护者想要将西乡关在牢笼里,然后将其斩杀。

就在这时,西乡突然收起自己所有的衰老力量,从不知何处拿出了一本书。

“虽然对你而言有些大材小用,不过它却也正适合在这里使用!”

西乡用着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低语了一句,然后发出威严而可怕的大笑声,“……能死在它的手上,于你而言已经是莫大的荣耀!”

“……展开吧,模拟创星图『阿维斯塔』!”

随着西乡翻开手中的书籍,来自于琐罗亚斯德教的世界观,正在对这方世界的天理进行侵蚀!

“此乃第一个三千年的力量,是为最初的宇宙观!”

西乡那充满黑暗与邪恶,却又充斥着善与圣洁的言灵从其口中吐出。

在仙都木阿夜与南宫那月的眼中,这个世界仿佛正在经历一场新的宇宙大爆炸!

旧有的宇宙灭亡,新的宇宙诞生,曾经的天理在灭亡中支离破碎,新的天理、新的宇宙观于一无所有中诞生!

那正是现在的西乡能够掌握的,来自『阿维斯塔』第一个三千年的力量,是为‘善’与‘恶’的创世之初,亦是‘宇宙的最小公倍数’!

而就在这初生的宇宙里,有‘虚空’与‘法拉什(Fravashi)’诞生。

虚空乃是人类无法感知的物质,它隔离开了光明与黑暗,让光不能侵入黑暗,让黑暗亦不能侵入光明。

紧跟着,作为非物质的‘法拉什(Fravashi)’化为了意识形态,形成诸事万物之规则。

如日升日落,如开花结果,如人之为人,这既是宇宙之法则,亦是自然之定律!

若是有物理学家在这里,会惊骇的发现这世界诞生的姿态,就像是琐罗亚斯德教尊崇的火与光化为了波与粒。

随即量子的时空转化为了物理学所追求的终极定律‘大统一场’!

伴随着‘大统一场’的出现,琐罗亚斯德教的世界观彻底的形成而占据一切。

所有非此教存在之物,都无法存在于这个世界观中。

那黄金的骑士在无声无息间,就是被世界所排斥,成为了片片虚无。

第一个三千年结束,世界本应进入第二个三千年。

但如今的西乡也仅仅只能展现『阿维斯塔』第一个三千年的力量罢了。

当第二个三千年即将开始时,已形成的新宇宙刹那间消散,再次化为『阿维斯塔』出现在西乡的手中。

“哈,真是杀鸡用了牛刀,这个世界的生灵还真是脆弱啊。”

西乡发出了感叹声,如同在嘲笑这个世界的渺小。

他会直接用模拟创星图这个自己最大的杀招将面前的魔女守住者杀掉,目的有二。

其一是自从西乡得到模拟创星图后,他并没有用过,对其威力与效果并不清楚。

因此为了以防自己在未来遇到强敌时去使用这自己不清楚的能力,还不如现在就使用一次,先把自身拥有的力量了解清楚。

从结果来看,『阿维斯塔』真的是强的离谱,哪怕西乡仅仅只是展开一瞬间,使用第一个三千年的力量,那力量也仿若是开天辟地。

虽说『阿维斯塔』在游戏里被当做世界级道具,但它并不是使用一次就失效的,只是CD有点漫长罢了。

西乡只要慢慢等,在CD期过后,模拟创星图他依然能够使用。

其二的目的则是为了震慑一下南宫那月。

作为他在这个世界的道标,作为自己现在已知的唯一获得养料的来源,他可不希望南宫那月有什么异心。

而这一次展示自己的力量,一定会让南宫那月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正如西乡所想,这时候的南宫那月脸色煞白难看,嬌小的身躯都在顫抖着。

虽说她曾见过恶神之母的灵格,为那恐怖的黑暗所惊惧。

但南宫那月未尝没有过怀疑,比如那可怕的神明真的能够降临她的世界吗?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还需要她这个道标?

而如今南宫那月相信了,先不管那位黑暗的大君是否能降临,光是面前这衰老的大恶魔所掌握的力量,简直就能将这方世界摧毁!

无力感彻底袭上南宫那月的心头,让她不敢有丝毫懈怠,只能努力去完成契约。

『阿维斯塔』那开天辟地的创世之力是真的吓到南宫那月了。

不过她并不知道,这能力就算对西乡而言都CD很长。

而且现在的西乡也并没有将『阿维斯塔』扩展到整个星球的能力。

但西乡本就是吓唬她,魔女也如西乡所料被吓到不行。

除了南宫那月外,被吓到的还有仙都木阿夜。

穿着和服的绝美丽人咽了口唾沫,沙哑着声音道:“……那月,你到底是和怎样的怪物进行了契约?”

那开天辟地的伟力,不知道传说中的‘咎神该隐’是否拥有能与其媲美的能力?

南宫那月惨淡的摇了摇头,她并不想告诉仙都木阿夜自己现在的身不由己。

……

仙都木阿夜设置的结界已经破坏,两位魔女也是迅速的离开了现场。

西乡展开模拟创星图时影响的范围非常小,除了两位魔女外,剩下的唯一目击者也已经死去。

这倒省了两位魔女去进行解释的麻烦。

在分别后,南宫那月回到了自己位于弦神岛的住宅中.

第二十章 去洗澡你也跟着?!

南宫那月虽然是高中学生,而且没有父母。

但因为她的特殊性,一直在被弦神岛的人工岛管理公社重视。

因此相比于其他的普通高中生,南宫那月有着特殊优待。

比如她单独一人住在一栋高级公寓里,人工岛管理公社也会负责她日常的花销。

即使南宫那月知道,自己获得的这一切会在未来以惨重的代价还回去。

但那个未来是命运的必然,该享受时还是要享受。

推开公寓的大门,门口的自动感应灯亮起了灯光,南宫那月在玄关处勾起脚尖,手指熟练的在鞋跟处轻轻一拽。

那绑着她纤細脚踝的洋鞋落在地上,传来清脆回响。

她也不去收拾玄关处的鞋,一双穿着黑色丝质绒袜的笔直美腿走在地板上,神情略带困倦的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今天这一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南宫那月的大脑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等到这一切尘埃落定后,那种发自身体最深处的疲惫,让南宫那月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至于其他的,等睡醒了之后再说吧。

“唔……”

走进屋中揉着自己眼睛的南宫那月,正准备扑到那张柔軟的床铺上。

这时她突然瞪大自己天空般透丽的美眸,猛然转过身来,瞪向身后的那个存在道:“……你为什么跟着我进来了?”

就像南宫那月的外表稚嫩一样,她说话虽然威严但却带着稚气,口齿不清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她那张可爱的脸。

在南宫那月的身后,西乡正站在那里,他穿着一身漆黑的斗篷长袍,长袍下的身体是正在燃烧的漆黑之焰。

听到南宫那月的话,西乡轻轻一笑道:“……我是你的监视者,自然你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

“……同时我亦是你的守护者,是出卖了灵魂的魔女的影子,莫非小那月你认为人类可以脱离自己的影子吗?”

南宫那月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秀发,将那头乌黑的长发都是抓的乱糟糟的,“……不要叫我小那月!”

这是南宫那月从小到大最讨厌的称呼,因为特殊的仪式,她的身体无法成长。

有谁这么称呼她,就让南宫那月觉得自己在被人当做小孩子,从而让她烦躁。

保持这样的体态又不是她愿意的。

不过虽然语气很不好,但南宫那月也知道面前这尊恶魔的可怕,并没有把话说的太过分。

双方虽有契约,但必须要遵循契约的是她这个魔女,谁又知道恶魔到底是不是能违反契约呢。

历史上倒是没有恶魔违反魔女契约的情况发生,但那并不能用在南宫那月身上。

因为南宫那月知道,自己这所谓的守护者与监视者,可不是那种简单的恶魔。

“好的,小那月。”

西乡笑呵呵的说道,对南宫那月的警告全然不在意。

若说这个世界谁对他最没有威胁,那无疑就是南宫那月了。

对方的灵魂就在自己手中,甚至现在南宫那月的力量,都是他赐予的。

“你……算了……”

南宫那月知道面对这种恶魔,凭借话语是没用的,就算她心中不愿,也只能吃了闷亏自己忍着。

她这时又是想到了什么,身体一僵道:“……你说作为我的监视者,会成为我的影子。”

“……那岂不是说就算我洗澡和去卫生间,你也要跟着?”

如果是其他的魔女倒是无所谓,因为魔女的守护者本就是没有意识的恶魔眷属。

但是西乡会说话,有自己的意志,这让南宫那月根本无法将他当做那种单纯的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