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39章

作者:朱之月

若是单论实力,哪怕璃月所有魔神一起上,估计也不是现在西乡的对手,那是力量的本质决定的。

0 ·······求鲜花····· ········

就算西乡的这个混乱灵格无法做到对全部魔神的碾压,他也可以召唤衰老灵格的力量降临来帮忙自己。

自己赐给自己恩赐有什么问题吗?

现在魔神波内被秒杀,而璃月港被围攻的摩拉克斯尚存,这也就代表着这场连绵上百年的,璃月地区的魔神战争就要结束了。

这就是绝对的力量进行的碾压。

“啊——”

这时,夜叉金鹏突然发出喊叫,他跪在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头,仿佛在与某种力量对抗,声音凄厉。

随着波内死亡,控制这个夜叉身体的魔神之力也在快速衰减,金鹏自己的意识渐渐占据上风,正在争夺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 ........ ...

不过在金鹏的嘶喊下,他的周身依然爆发出强烈的煞气,让浮舍等几位夜叉将其团团包围,以防这个夜叉再次伤人。

“小矮子,你太聒噪了!”

就在这时,西乡的身影出现在金鹏身旁,他右手随便一拍,便是拍在了金鹏的脑袋上。

夜叉在西乡那流淌着第三星辰粒子体的巨力之下,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他半截身子都是被西乡拍进了大地之中,活像是一根正在茁壮成长的萝卜。

“帝君!”

浮舍、应达、伐难与弥怒四位夜叉见西乡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他们连忙跪下。

四位夜叉本想让西乡手下留情,但见西乡随手一拍就是把那实力强大的金鹏拍的再无声音,一个个都是咽了口唾沫,不敢再言语。

他们垂下头来,目光恭谨而敬畏。

如果说过去这四位夜叉是对西乡作为魔神的身份,对他治理璃月的‘文治’感到敬佩外。

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是被西乡的‘赫赫武功’吓的颤颤巍巍,敬为天人了。

“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这夜叉与你们同族,他也只不过是被魔神操纵才会犯下如此大的杀业,你们想替他求情。”

“……但他死罪可免,却也活罪难逃。”

“我没杀他,只是将他打晕,好让他用自己的后半生来偿还曾经造下的杀业。”

西乡左手提着那盏已经让人不敢去看的古朴长灯,他右手背负在身后缓缓说道。

四位夜叉见金鹏确实只是晕过去,还有着些许的呼吸,他们松了口气,皆是跪在地上恭声道:“……帝君仁慈!”之.

第二十八章 摩拉克斯的震惊

璃月港外海处,海浪滔天,阴云密布。

往日平静的大海这时掀起怒涛,一个个巨大的旋涡盘旋在大海之上。

头顶雷声轰鸣,电光闪烁,夹杂着冰雹的大雨倾盆而下,让海平面再次飙升。

璃月港岸边厮杀声不停,被布置在岸边的归终机这时也已经是损失过半。

千岩团的战士在大雨漂泊之下喊杀震天,沙滩沿岸处尽是一片片川流不息的血水,在浪涛之下被卷入海中。

除了血水之外,便是遍地的尸体堆满了海滩,有魔兽海怪的,亦是有千岩团的将士与璃月仙兽的。

削月筑阳真君、理水叠山真君与留云借风真君等等仙人带领着众多仙兽在与海兽厮杀。

仙鹤身上那漂亮的白色毛发,这时候都是染成了血红。

曾经对西乡说管她叫做萍儿就好的歌尘浪市真君,这时候亦是手持长枪守在“一八三”防线之上,她神情凛冽,佁然不动,若是一尊美丽的女武神。

进攻璃月港的魔兽海怪实在是太多了。

十数位魔神将自己的眷属全部都是带了出来,各种海兽魔兽的数量之庞大超乎想象。

因为是从海上而来,所以魔神人类的眷属反而数量很少,毕竟人类的船只难以在这样汹涌的大浪下航行。

但人类眷属虽少,魔兽海怪的眷属却数量太多,这些能够操纵元素魔力的怪物们,给璃月海岸的防线带来巨大的压力。

若不是仙人们与千岩团的战士们殊死抵抗,估计这时候海岸线早已沦陷,这些怪物们就要冲入璃月港中。

但即使如此,璃月的仙兽与兵士也是损失惨重,留下了一具具的尸体。

也幸亏归终机发挥了巨大作用,如同岸防炮般将这群怪物挡在海边。

但在这些怪物的疯狂拼命下,归终机亦是损失大半,在这样下去璃月港防线的失守也只是时间问题。

只不过虽然战况惨烈,但仙人们与千岩团的战士们相比于己方战场,他们更关心远方海浪高处的魔神之战。

摩拉克斯正在被十几位魔神围攻,若不是有若陀龙王相助,恐怕摩拉克斯再强也要陨落在此。

但也正是有若陀龙王相助,他在十几位魔神的围攻下竟然不落下风,隐隐间还能将这十几位魔神压着打。

光是如此战果,就已经无愧于他的‘武神’称谓。

要知道敢于参与魔神战争的,绝对不是赫乌莉亚那种弱小的魔神。

在过去璃月大地魔神更多,而在百多年的魔神战争后,如今的璃月大地只剩下了这十几位魔神。

这些魔神每一位手中都有着其他魔神的血。

能在这种乱战厮杀下活到现在,围攻摩拉克斯的魔神又怎可能弱小。

摩拉克斯虽强,但大家都是魔神,他也没到能以一神之力战胜众神的程度。

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恐怕就是当年为若陀龙王点晴,才是有这强大的非魔神友人相助,让摩拉克斯在魔神战争里能纵横无敌。

“呕——”

摩拉克斯一声干呕,将口中那满是粘稠液体的,像是章鱼一样还在扭动的触手拔了出来。

就算是摩拉克斯这时都浑身鸡皮疙瘩冒起,颇为厌恶的看了一眼那截触手,连忙将其扔到了海中。

这截触手正是‘海兽之魔神’身体的一部分,刚才摩拉克斯不小心被那触手缠住,其中一截更是捅入他嘴中,差点搅动了他的内脏变成里番。

而这恶心粘稠的触手也让他想起了不愿回忆之事,

那还是几百年前了,当时魔神战争还没有开始,海中有邪物爬上了岸,来到了当时的归离集中。

这些邪物就如这触手一样,切断了肢体还能活下来,更会吐出黏糊糊的液体,而且这邪物个头很小,当时几乎遍布了整个归离集。

摩拉克斯当时受到璃月之民祈求,答应消灭这些邪物,这件事整整让摩拉克斯干了好几年才是将邪物全部消灭。

而这些恶心的东西也给他留下了巨大阴影,多年来让他一直对海产品敬而远之。

如今在这场魔神战争里,自己竟然被这同样恶心的东西钻进了嘴里,这让摩拉克斯浑身抽搐,恶寒不已。

摩拉克斯手持长枪,浑身浴血,那些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若陀龙王与他背靠着背,面对着四面八方的魔神,龙王身上亦是有着诸多创伤。

但摩拉克斯与若陀龙王虽然受伤,那十几位魔神受伤更是惨重,双方再次对峙,一时间谁都不敢轻易出手。

也幸亏他们是在海上战斗,否则光是这么多魔神的战斗余波,就会造成璃月大地的崩塌。

魔神们也不着急,祂们在等待着自己的眷属冲破璃月防线,想必那时候摩拉克斯一定会心神大乱出现破绽,那时就是击杀摩拉克斯的好机会。

双方谁也不言语,这时候言语也没有意义,不管是摩拉克斯还是众多魔神都在努力利用每一分每一秒恢复体力与魔力,好进行接下来的厮杀。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传来一阵诡秘的寂静,那大静谧的威光从璃月北方跨过天衡山,就连这璃月之南都被那静谧笼罩。

这静谧来的快去的也快,当静谧消失之时,众多魔神都是神色大变,祂们察觉到了魔神波内的陨落!

“怎么可能?波内怎么就这样阵亡了?!”

魔神们慌乱不已,祂们的心情变动让四周的天气亦是随之变化,一道道惊雷炸响,仿佛诠释着魔神们震惊的情绪。

这些魔神已经与摩拉克斯厮杀半天,但是魔神波内却一直没动手,这让魔神们愤怒不已,知道魔神波内是想祂们与摩拉克斯拼个两败俱伤然后摘桃子。

不过魔神波内也不傻,知道自己拖得时间太长,这些魔神们可能会打退堂鼓撤退,所以还是出手了。

波内的出手让众魔神都是大喜过望,只等波内将摩拉克斯那友人杀死,然后就来支援璃月外海,大家共同努力将摩拉克斯斩杀于此。

甚至有魔神已经开始盘算,等到摩拉克斯死后,祂们可能依然要联手,再把那个想摘桃子的波内干掉。

但谁想到波内出手时声势震天动地,但仅仅几息之后就被斩杀,荒诞的让人不敢置信。

‘查拉图斯特拉果然强大,就连那魔神波内都被其轻易斩杀。’

摩拉克斯亦是心中惊骇,5.8之前西乡从未出手过,谁想到他一出手就如此震撼魔神心。

‘可惜,忘了告诉他魔神最好不要杀死,否则魔神的怨念会盘踞在璃月大地之上,这片大地已经死了太多魔神了。’

‘……罢了,我也是过于贪心,能够赢得这场战争就已知足,何必在要求那么多。’

摩拉克斯收敛心神,他身如磐石坚固,身上沐浴鲜血,用着那没有多少感情的稳重声音开口道:“……看来你们的援军已经到不了了。”

摩拉克斯话音刚落,这整个外海之上,璃月港中就是传来了一道轻笑声:“……但是你的援军却到了,摩拉克斯。”

随着一阵空间的波动,一道和这战场凄惨格格不入,犹如郊游踏青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

他身穿黑色绣有金边的长袍,左手提着古朴长灯,就这样俯视万千!.

第二十九章 帝君威武

西乡的身影站在璃月外海之上,他俯视万千,灼灼目光中映入的是诸位魔神那惊骇的神色。

虽然这些魔神形象万千,有无磷白蛇、有三头海怪、有章鱼触手、有长满毛发的巨人。

但不管魔神的外在如何,祂们的神情之色都是如此的明显,如此的慌乱。

随着西乡出现,他虽然周身并没有展现什么不可抵抗的气势,但远方璃月海岸处的人们却是精神大振,发出了震耳欲聋,笼罩了整个璃月港的欢呼声。

“帝君威武!”

“帝君威武!”

“……”

喊声震天动地,震的璃月港中的房屋都是震颤,抖下一片灰尘。

山城之中躲在家里的璃月之民们,这时候亦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与激动。

在那震天的欢呼声下走出家门,眺望着远处璃月港湾处人影绰绰,亦是眺望着远方海面上,诸多体态高大,近乎占据天空大地的魔神身影。

“轰隆——”

天空之上再次传来雷声阵阵,乌云之中电闪雷鸣。

 07 但是曾经呼啸的狂风变的温和,斗大的冰雹也化为了绵绵细雨。

璃月大地的魔神也不光只有岩元素的魔神,而是各方属性都有。

这些外界的天象都是魔神之力造成的影响。

而如今天象从那狂乱疯狂变成如今的绵绵温和,也同时映照着众多魔神此时的心理。

这说明在场的十多位魔神已经有了打退堂鼓之心,祂们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战意。

璃月之民任由凉风冷雨洒在身上,眼神殷切期盼眺望远方,心中默默祷告。

海湾边众将士浴血奋战,神情振奋,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笑容。

随着西乡的出现,这就代表着天衡山之北的战争已经结束,同时也代表着璃月的胜利。

虽然不知战场的具体情况如何,但见帝君大人无恙,神态潇洒从容,就可知天衡山之北的战斗并不困难,帝君武功威压天下。

如今北方同胞已胜,他们这里岂不是也要分出胜负?

相比于千岩团这些人类士兵,仙人们更是惊骇欲绝。

刚才那可怕的大静谧可是连璃月港都是笼罩在内。

人类恐怕只会觉得那力量恐怖,敬畏魔神之威。

但是仙人们才更能理解之前西乡所表现出那不可理喻的力量所代表的含义。

那种近乎要让万物生灵,让天理宇宙终结的意志,越是强大的存在越是惊怖。

不过西乡之前表现出的气势虽然可怕,但众仙想到这是自己的帝君,心中提起的心渐渐放下,只是又敬又畏。

而除了仙人们,更能感受到西乡可怕的便是在场的众多魔神,祂们眸光闪烁,都是有了退去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