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38章

作者:朱之月

能量是能够进行转换的,例如热能可以转换为机械能,但是在转换的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一些热能损耗,无法完全转变为机械能。

而这些在能量转换过程中被浪费掉的,无法再利用的能量即被称作‘熵’。

这亦是热力学第二定律。

如果用通俗一点的解释,那就是能量在转换的过程中,大部分的能量会转换成预先设定的状态。

但就如细胞突变一样,总会有一部分能量无法被利用,从而变成了新状态。

进入这种新状态的能量变成了‘熵’,而状态越多,可能性就会越多,能量也就会趋向于混乱。

想要处理这部分熵,就需要新的能量注入。

但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能量的总和是不变的,因此随着时间推移,这不变的总量最终都会化为无序的混乱,从而引起宇宙终结。

这就是西乡如今‘混乱恶魔灵格’力量的来源,当其成为三位数时,就会成为人类的大敌,必将面对的宇宙之熵。

也正是因为‘熵’的存在,第二类永动机才不可实现,永动机也只是一个幻想的传说。

但是反过来说,假如永动机能够实现,就代表着人类能够战胜‘熵’,因为人类总会有多余的能量来解决‘熵’,从而让混乱变为有序。

如今的西乡持有着混乱恶魔的灵格,那是他灵魂中的搭载。

而在西乡的血液中还流动着‘第三星辰粒子体’这个第三类永动机的可183能性。

可以说现在的西乡就是达成了一种秩序与混乱的统一,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善与恶的统一。

这个灵格的状态,是西乡最接近善恶平衡的姿态。

在那一切归于混乱没有秩序的宇宙大静谧之下,提瓦特大陆的魔神,璃月之地令人闻风丧胆的魔神,这一刻它的表情陷入了寂静之中。

所有人的姿态都是静止在了这一瞬间,因为在混乱之下,时间的概念也将不复存在。

每个人,不管是璃月之民还是敌对魔神的眷属,这时候都是陷入了深深的绝望,那万物生灵寂灭,只能归于混乱灭亡的绝望之中。

他们就好似连接到了某个不可明说的意识形态,从而引动了生灵灵魂最深处对于末日寂灭的恐惧。

能够被利用的能量就是有序的,而不能被利用的则是混乱的。

在这刹那间,被西乡的‘领域’笼罩的范围内,所有的能量归属都从秩序化为混乱。

一切的岩之魔力都是消失,就算是想要用手中武器洞穿敌人的身体也做不到。

因为哪怕是杀死敌人这个动作也是需要动能的。

但是如今动能已经不在,从秩序化为混乱让人无法利用,在这种静谧下,所有的行为都是失去了(ahfi)意义。

除了意识还能思考之外,运动已然停止!

那是何等的安静,何等令人绝望的世界终结,那正是宇宙最终的结局,一切的大静谧!

还好的是,西乡所展现的静谧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一个刹那间,那股令人窒息的混乱感就是消失。

秩序再次统治了这片大地,混乱暂时被秩序打散,如同融入大海的盐一样暂时消散开来。

这片战场上的人再次获得了呼吸的资格,但是这一刻的双方竟然是连拼杀的念头都没有了。

见识到了那宇宙最终的结局,人们就仿佛得到了心灵的洗涤,会突然觉得自己的厮杀是如此的可笑。

‘震之魔神’波内造成的大地震也已经彻底消失。

地震也是需要能量,需要在秩序状态下才能出现,而在绝对的混乱之中,并没有能让大地震动起来的土壤。

可以说对于混乱的恶魔来说,只要还是凡人,还处在利用能量的程度里就绝对不可能战胜。

唯有抵达三位数化身为概念的存在,才能与这样的能力为敌。

也正是因为如此,需要能量才能进行推进的文明,在这力量之下又是何等的悲哀。

所谓的魔神即是这样,不管魔神能够造成多大的破坏,也只不过就是对能量的不同方式利用。

在这拒绝能量运动的绝对混乱下,所有的能力与攻击都变成了笑话。

“不过我现在的灵格也没有达到全能领域,能做到的也只是一定范围内的现象,无法抵达混乱的本质。”

西乡喃喃低语了一声。

他现在的能力更接近于是某种恩赐的效果,而没有达到权柄的境界。

他只是造成混乱的表象,而没有成为混乱本身。

但这也足以让凡人在他面前陷入深深的绝望了。

西乡右手微微一抬,在这片寂静的战场上,大地再次传来轰隆隆的响动。

天衡山的一座山峰就在西乡这微小动作下化为齑粉,山脚的大地凸起,好似有新的山峰即将成型。

但是随着那凸起的大地裂开口子,从地底喷出的却不是灼热的岩浆与冷凝的岩石,而是一个高大的怪物。

那怪物身高数百米,外表似是一只三头龙,但是在祂的三个头上并不是龙首,而是狗头、人头与狮鹫的混合物,看起来极其诡异。

除了所操纵的岩之魔力外,这个魔神身上还有着淡淡的死亡气息,可见这个魔神的力量不光涉及到地底的震动,还涉及到了地下的往生。

人类死亡后会进行土葬,其实也相当于是埋入地下。

与其说是地震的魔神,不如说是象征地底的魔神。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魔神波内这时候三个头都是惊骇欲绝,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祂早就失去了之前搅乱大地,带来地龙翻身的那份狂妄与傲慢。

这时候的波内发现,祂虽然力量还在,但那力量却从岩之魔力变成了一种祂无法使用的诡异状态。

这些魔力每一个刹那都在进行无穷量的自我变幻,这种绝对混乱状态的岩之魔力已经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属性,变成了绝对无法利用的‘废弃品’。

“你这样的家伙绝对不应该出现,你的存在本身就会带来这个世界的消亡!”

“……天理之下,决不能允许你这样的怪物存在!”

魔神波内疯狂了,祂发出凄厉的喊叫,指责着西乡不应该存在。

祂并不是因为西乡的力量强大而畏惧,就算西乡几乎一招就将祂秒杀,祂也本应大笑着赞赏着西乡的器量。

祂是因西乡那力量所代表的意义所恐怖,这样的怪物为什么会存在?天理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魔神’出现在这片大地之上?

这个怪物存在的本身,就会带来世界的终结啊!

魔神波内彻底的精神失常,变成了一个混乱的疯子,祂咆哮着、大喊着,用着那巨大的身躯拍打着脚下的大地,拍打着高大的山峰。

但令人诡异的是,这身高数百米的魔神,不管祂如何用力,祂那宽大的手掌拍出的力量,竟然都无法煽动一片灰尘。

就仿佛魔神波内本身已经被排除在这秩序的系统内,变成了一团无用的‘废弃品’。

而这样的景象让波内更加疯狂,叫声更加凄惨。

“天理不应让我存在?”

“……不,我即是天理本身啊!”

西乡轻笑一声,他的手再次轻轻一挥。

在这片安静的战场上,在数万人的注视下。

那在璃月大地不可一世,就连岩之魔神也为之头疼,不敢轻言取胜的魔神。

祂的身躯四分五裂,三头断开,四肢分离,最终成为污浊的血水轰然坠落在大地之上。

而就算这魔神死去,祂还在发出凄惨的哀鸣.

第二十七章 帝君仁慈,武力滔天!

万籁俱寂,这片大平原上一片安静。

每一位在这战场之上厮杀之人,这时候都是目瞪口呆,忘记了身前的敌人,只是遥望着那站在山巅,俯视万物的西乡。

这一次人们不再是因为西乡所展现出的那不可思议的力量,让他们无法出声。

但是明明喉咙的声音被夺回,明明他们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但这一刻世界依然陷入安静中,没有人敢说话,没有人敢言语。

所有的人,不管是人类还是仙兽这一刻都是震撼莫名,甚至感到云里雾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位在璃月大地上强悍无比,名声斐然的魔神波内,竟然就这样陨落了?

人们不敢相信,但是远方那巨大的四肢断裂,三首斩尽的身躯,那如岩崩般碎裂,洒满大地的鲜血无疑都是在告诉着众人这一幕的真实。

不要说是波内的眷属们了,哪怕璃月之民这时候都是愕然不已,对这样的结果难以相信。

璃月之民相信自己的帝君一定能获得胜利,只是在人们的想象中,西乡应该与那尊可怕的魔神大战三百回合,打的天崩地裂之后才是获得胜利~。

但是结果却恰恰相反。

魔神波内在出现之时,带着令人窒息的恐怖力量,祂冲垮了千山,横断了山脉,以不可一世的姿-态出现在战场上。

但是仅仅只是几息后,当西乡一出手,就以超越凡理的力量,只是一击就将魔神波内杀死,将祂切成了-碎片。

大地之上流淌着魔神死去的血液,形成一条小河。

波内的哀鸣还在那片血液之中翻滚不休,就连魔神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结果,怨气升腾。

而作为同样执掌着地下墓葬,有着往生之力的魔神在祂死去后,其力量不散,汇聚在脚下这片土地上。

恐怕就算到了千百年后,这里依然会有死去的生灵盘旋,成为人们口口相传的恐怖故事,化为璃月帝君的传说之一。

这片大地的地形早已被改变,不过却不是西乡改变的。

而是魔神波内一出场就倾尽全力想要杀死西乡,魔神波内的力量造成了大地的裂变。

但即使是这样能够轻易造成璃月地貌改变的魔神,在西乡面前竟也不是一合之敌,挥手间就让其灰飞烟灭。

战场之上就这样沉默了些许时间,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随之而来。

“帝君!”

“帝君!”

“帝君!”

“……”

千岩团的战士们举起手中长枪,他们一擦脸上鲜血,振臂高呼,每个人都是神色狂热的看着那远在山巅的西乡。

即使以人们的视力,他们也只能看到一个极小的黑点站在山峦之顶,但是这无法阻止他们的狂热与咆哮。

人总是幕强的,而见到自己所信奉的帝君武力滔天,千岩团的战士们又怎不会激动与有荣焉?

战场之上欢呼声不断,波内的眷属们这时却茫然无措,面对前方破绽百出的璃月之民,他们却难以再次挥动手中的武器。

“咣当——”

随着一声轻响,紧跟着便是一连串的武器落地的敲击声,每一位魔神波内的人类眷属,这时候都是无法控制的丢下武器,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而追随着魔神的那些魔兽们,这时候也是瑟瑟发抖,蜷缩在地不敢出声。

见到这一幕的西乡开口道:“……收缴兵器,押送所有投降之人,若有人反抗则就地格杀,不要犹豫!”

他的声音很小,但却传遍了整个战场。

“诺!”

伴随着战场之上异口同声的轰然应诺,每一位千岩团的兵士与璃月的仙兽都是行动起来,开始对着敌人缴械。

“这群魔神到也不傻,从战略上来说其实是正确的。”

西乡略一思索,就知道了为什么直面自己的魔神只有波内一人。

恐怕在那些魔神想来,西乡的实力应该不强。

因为根据魔神战争的规则,一个地域的魔神就如养蛊一样只有一个胜利者。

摩拉克斯若是不傻,他绝对不会去找一个和自己同样强大的魔神来帮忙。

否则的话哪怕摩拉克斯击退了这次魔神联军,璃月本身也要陷入内乱之中,璃月两位帝君必将刀剑相向,这是魔神战争的规则决定的。

所以在那些敌对魔神看来,西乡实力弱小,他们的主要目标依然是摩拉克斯。

这群魔神因此派来了波内这个实力强大,在璃月地区的魔神里也数一数二的魔神来面对西乡。

理论上而言波内应该能够打败或者杀死西乡,然后祂就可以再去璃月港外海处,参与围剿摩拉克斯的战场。

这其实与当年围困摩拉克斯与若陀龙王,围剿归终的策略一样。

但可惜的是,这群魔神不知道西乡是一个异类,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魔神,而是来自外域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