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34章

作者:朱之月

“对,就是你……你如今在璃月港白吃白喝,便也学点东西,做些贡献,以后说不得用的上。”

“……你之子民已经融入璃月港中,现在这璃月之民已经都是你的子民,若是你什么都不懂,又如何去统御他们?”

听到西乡这样说,赫乌莉亚没有在出声,而是来到西乡和甘雨身旁。

其实盐之魔神对西乡教的这些东西也挺好奇的,过去她治理自己的盐之国都是随遇而安。

直到认识西乡后,才知道这里面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有这么多的理论学习。

这让赫乌莉亚对西乡愈发钦佩,只觉得西乡作为魔神智慧高绝,远超他人。

自从赫乌莉亚来到璃月港,有了西乡与摩拉克斯庇护后,她也终于是不在顾忌自己的权柄。

在赫乌莉亚的权柄下,曾经盐之国最大的贸易被璃月港彻底继承。

外面都是传言盐之魔神已经死去,璃月之民只以为这些权柄就是盐之魔神留给自己国民的最后遗产。

因此璃月之民对盐之国那些流民接受的很快,毕竟这些流民给璃月带来了财富。

作为死去的魔神,赫乌莉亚自然隐姓埋名,不再露面,只不过她依然在背后默默的守护着自己的臣民。

“帝君,昨日在港口处千岩团又是抓到了那些走私者,按照璃月之法应该关进监狱中,为什么您只是收了税后将他们放了?”

这时甘雨疑惑问道,为西乡昨日的行为不解。

“小甘雨你要记住,法律是底线,道德是上限,法律是要与当时的情况适应的。”

“……如今处在战争时期,那些走私犯将璃月的食盐送到南方的稻妻,换来其他的物资。”

“这些物资正是现在璃月所缺少的,若不是奥赛尔与奥罗巴斯盘踞在璃月与稻妻之间,璃月本应与稻妻开展贸易才对。”

“……那些走私犯也算是冒着九死一生,换来了璃月急需的物资,我便也只是收税网开一面,让他们继续经营那条航线。”

“这航线不能走大规模的商队,也就只能靠这些个人走私犯了。”

“……当然这只是战争时期的权宜之计,等到了和平年代,这些人再犯就要按照法律去治罪。”

西乡用手轻抚着甘雨那漂亮的麒麟角,在小麒麟的腼腆下给她讲着这其中的意义。

如果是摩拉克斯在183这里,必然是直接判罪,毕竟契约之神不会允许违反契约的人,哪怕他明知这样对璃月不好。

这也是摩拉克斯最大的问题,过于看重契约而不知变通。

如今各地战乱,曾经风靡的摩拉已经失去了信用,摩拉也只在璃月港中暂时还有购买力。

但是想必等到战争结束,摩拉的特殊性会让其成为提瓦特大陆的通用货币。

掌握了铸币权的璃月其实能搞许多门道。

“稻妻……”

听到这个称呼,甘雨低语了一声,“……我听帝君说,那里的战争好像快要结束了。”

甘雨这次口中的帝君说的是摩拉克斯。

“我也曾问过摩拉克斯关于稻妻那边的情况,那里物资匮乏,魔神不多,有一对双子魔神姐妹建立了稻妻幕府,已经快把那片地域的其他魔神给击败了。

稻妻完全就是个岛国,相比于富饶的璃月魔神稀少而且实力不强。

所以那对魔神姐妹能这么快就要结束她们的战争,倒不是两人多强,而是那里的对手太弱。

‘稻妻幕府……呵,这里的文化倒是与我印象中的故乡多有相似之处。’

‘这璃月文化与我故乡相似,那稻妻幕府不就是岛国么,要不要哪天过去顺手给它灭了?’

西乡恶意的想着.

第二十章 魔神女仆

旭日东升,阁中烛火渐渐熄灭。

早上八点整,从这璃月最高的‘紫微垣’中,还能听到远方千岩团操练的声音。

“千岩牢固!”

“重嶂不移!”

“干城戎甲!”

“靖妖闲邪!”

“……”

整齐划一的口号与呼和声远远传来,这也算是如今的璃月一景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虽一个是魔神一个是仙兽,不会因熬夜一晚就困倦,但学了这么多东西便先休息一下。”

“……之后我会给你们出些题目进行考试,考试合格了我们再去学接下来的东西。”

“至于更详细的,便等到实践工作时,慢慢将自己所学的理论套入其中,经验充足后也就懂了。”

“……书中虽有黄金屋,但实践才能出真知!”

当千岩团的口号声传来时,西乡也是站起身来,结束了教导赫乌莉亚与甘雨的一夜知识。

西乡教的是很正经的知识,虽然这一魔神一仙兽的表情,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若是让小那月知道我也当了老师,还要出题考试,估计她会很欣慰吧。’

想到梦想是当老师的南宫那月,西乡心中亦是莞尔一笑。

“帝君,今天我便陪在您身边一起工作吧。”

甘雨面色腼腆,她总是低垂着眼帘,一副没睡醒的呆萌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个可爱的吉祥物。

赫乌莉亚却是噤声不语,她神色婉约温柔,如今来到璃月港,她也一样很是低调,几乎不会影响到西乡和摩拉克斯的任何决定。

魔神并不贪恋权势,赫乌莉亚亦是如此。

这位温柔的魔神见到自己曾经的民众已经融入璃月港中,她亦是将璃月当做自己如今的子民,默默的贡献着那份魔神之爱。

实际上赫乌莉亚也是奇怪的。

魔神战争乃是‘天理之命’,如同养蛊一般一个地区只能活下来一位魔神,任何的逃避都是无用。

逃避的魔神最终的结局也不外乎是死亡。

否则的话,若真打不过对方,魔神们直接臣服就是,又不是所有魔神都如赫乌莉亚这样弱小,会轻易被民众意志裹挟。

但结果却是每个魔神都打的死去活来,因为每一位魔神都知道,能够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一人。

但赫乌莉亚却惊讶发现,自己虽然逃避了,但她却没有被天空岛所注视,就仿佛天空岛已经忘记了她这个魔神似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赫乌莉亚也不知晓,但她隐隐间觉得这应该和西乡有关。

“查拉图大人,我去为您准备早餐吧〃」。”

赫乌莉亚轻声说着。

魔神不需要吃饭,不过西乡在统治璃月港时也将自己当做一个普通人,除了睡觉实在是完全不必要外,该吃饭时他亦是会享受璃月的美食。

据说当年炉灶之魔神尚在之时,曾教导璃月之民许多美食做法,又经过人们改良,才是有了如今璃月的口味。

“这些小事你不必去做,赫乌莉亚……这紫微垣中有侍从在,一些工作交给他们就是。”

西乡对着要去厨房准备食物的盐之魔神道。

盐之魔神摇头,温婉笑道:“……总是要做些什么的,不管是为了查拉图大人您,还是为了璃月港。”

西乡闻言就是摆了摆手道:“……随你吧!”

西乡知道赫乌莉亚这是报恩。

她是外来者,即使身为魔神也不会介入璃月港的治理。

甚至她一直隐姓埋名假装死亡,为的就是不在引起曾经盐之国的人对她这位魔神的再次回忆,好让他们能够完全融入璃月港中。

以自己权柄创造精致的食盐是这位魔神的应内之事,但除此之外她这位魔神也就什么都不会做了。

要战斗力没有战斗力,要学历也没学历,赫乌莉亚思来想去只能照顾着西乡饮食起居,单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女仆。

对此西乡也没说她什么,毕竟自己的确是她的恩人,赫乌莉亚回报自己也是理所应当的。

西乡来到窗户边将其完全打开,就这样一只手扶着窗框,注视着远处一片平台上众多千岩团军士的操练。

他们手持长枪,挥舞着摩拉克斯教导他们的枪术,隐隐间还能见到岩之元素的流动。

魔神战争时期人杰辈出,又有魔神主动赐予,这些加入千岩团的军士不但性情坚毅,本身就很有天赋。

否则就算有魔神赐予,他们也无法调动元素之力。

在这方世界这么多年,西乡也是了解到,能够调动元素之力这种特殊魔力的人,除了魔神外非常的少。

除了一些仙兽魔兽之类的存在,人类中能够使用元素之力的都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仅从整体战斗力而言,除了魔神外,提瓦特大陆都是并不强,对西乡而言,他也只不过是喜欢这里的氛围。

与此同时也是为了攫取世界资源来供养自身成长。

摩拉克斯作为武神,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但他尤擅枪法。

自然的璃月之民也是崇拜着枪,使用着枪。

不管是普通的千岩团军士还是化为人形的仙人,大部分都是玩枪的。

俗语有云,月棍、年刀、一辈子枪,枪乃百兵之王,也是冷兵器时代最博大精深,也最难学的。

从这也能看出璃月武德充沛。

“` 「吾友,是在忙吗?”

就在这时,西乡主政的大堂外传来摩拉克斯稳重的声音。

如今与西乡认识十年,虽然对魔神而言这些时间还是太少。

但西乡主政璃月,富国强民,这让摩拉克斯曾经对他的警(得钱好)惕渐渐散去,将其当做朋友看待。

摩拉克斯此人很有魅力,虽然不善表达言辞与情感,但不得不说这位如磐岩一般的魔神却会给人很大的安心与信任,是那种看起来很靠谱的人。

而且他知礼仪也守规矩,即使身为魔神,作为璃月的帝君他也不肆意妄为,到得人家也懂的敲门问候。

这一点西乡就和他全然不同,西乡擅长南宫那月的空间制御术式,想去哪就去哪,从来不懂门窗为何物,总是突然出现在某人身边。

要说摩拉克斯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喜欢吃霸王餐,吃饭不给钱吧。

“进来吧,摩拉克斯,你知道我没在忙,何必多此一问。”

西乡收回望着外面的目光,对着大堂外喊道。

“这是基本的礼仪巧。”

这样说着,摩拉克斯推开了门,缓步走进屋中.

第二十一章 钟离,你认识稻妻的双子魔神吗?

摩拉克斯走进屋中,正坐在桌边的甘雨见此连忙站起来喊道:“……帝君!”

摩拉克斯那一双沉稳的眸子落在甘雨身上,微微颔首道:“……你与查拉图学些知识也是好的。”

“……你是半人半仙,终归要与人接触。”

这些话摩拉克斯过去就与甘雨说过。

只不过那时甘雨年幼,尚且懵懂,不知摩拉克斯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今随着年龄增长,虽然对仙兽而言年龄依然不大,但甘雨却也有几分明了了这话里的深意。

甘雨也已经发现了,她血统中的人类那部分,让她很喜欢人类的市井生活,让她难以如真正的仙人那般闲云野鹤。

只不过甘雨依然害怕自己的身份被人类所不喜,被人们疏离,因此心中总是忐忑。

“查拉图大人教的东西很是深奥,我想若是我学会了,以后也能为璃月谋福祉,完成与帝君的契约。”

甘雨怯生生的说道,呆萌的小眼睛偷偷的瞥了西乡一眼。

“善!契约理应被遵守……甘雨你好好学习,查拉图所教之理就算是我亦是不通,却皆是人间至理。”

“……不过你也要注意休息,不要累坏。”

摩拉克斯就是如此,看似冷漠,就连表情和情绪都没有多少波动,但其实很是关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