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31章

作者:朱之月

最起码他所爱着的神是如此的神圣又纯洁,最起码她从未将自己最宝贵的爱给过任何人。

知道了这一点后,国王就像是个孩子般欢呼雀跃。

“赫乌莉亚大人,能请您,靠近一点吗?”

国王低下头,他流着泪痛苦的说道。

魔神战争暂时不会结束的,就算魔神战争结束了,赫乌莉亚大人也会被残忍的杀害,这是必然的结果。

赫乌莉亚只是迟疑了那么一瞬,她就是缓缓的从王座上站起,慢慢的走到国王的面前。

赫乌莉亚知道这位国王想要做什么,知道他即将做的大逆不道之举,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反抗。

盐之魔神有的时候想,或许这样的结局就是对自己而言最美好的结局了吧,如果自己的逝去能够拯救这些信奉着她的臣民,那么她的死也是有价值的。

“赫乌莉亚大人,我恨着这个国家,恨着所有我所统治的民众!”

国王低着头,他不敢去看这位美丽的女神,生怕自己那充斥愤怒与疯狂的眸子会将她所亵渎。

“你……为什么要恨着他们?”

赫乌莉亚悲伤的说道。

“因为正是他们,即将要害死大人您啊!”

国王动容的说道,“……我知道的,我明白的,这个国家其实已经有一大半人都对您不再信仰,甚至对您感到怨恨。”

“……他们蠢蠢欲动,希望离开这个国家去投靠其他的魔神。”

“他们是叛徒,理应处死,但是他们的行为却无疑是在拯救您。”

国王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悲戚道:“……而剩余的那小部分人还信仰着您,坚信着您。”

“……但正是因为他们还信仰您,所以您将没有选择,如果有魔神来袭,您就要为了保护他们而直面那些魔神,迎来自己的毁灭。”

“多么可悲,多么可笑,不信您的背叛者反而是在拯救您,若是所有人都背离您而去,您反而不会被那些国民所束缚,可以获得自由,从而选择另一条道路。”

“……若是您愿意投降一位魔神,想必那些魔神也会接受您的。”

“但是现在,却依然有着信仰您的人存在,他们依然爱着这个国家,只是他们的存在却是在将您推进火坑。”

“……更可悲的是,我也是将您推进火坑的人之一,我深深的爱着您,我深深的信奉着您,但是这份相信,却只会给您带来灭亡。”

国王痛苦不已,往昔他只是183隐晦的表达着自己的情感,但这一刻他已经无所畏惧,要将自己的感情当面诉说。

他再次握紧怀中的匕首,眼中冒出凶狠道:“……既然如此,就让我帮您解脱吧!”

“……让我帮您解脱这被束缚的命运,给予您自由,将曾经您赐予我们的全部还给您!”

“就让那些背叛者去投靠那些他们认为能够保护他们的魔神,让我们这些依然坚定的信奉着您的人,一同同葬在这座宫殿中!”

国王拿出了怀中的匕首,他神色带着喜悦。

虽然他的神没有给予他那份私情的爱,但是想到自己能与神葬在一起,他就激动的想要狂呼大喊。

赫乌莉亚神色茫然,她看着国王那往自己胸口刺来的匕首,并没有任何的躲避。

难道国王不知道吗?就算是她这样弱小的魔神,也不是一个人类能够杀死的啊,即使被那匕首刺中,她也不会有生命的危险。

但是,既然所有人都不需要自己了,是否她也应该在这里放弃自己的性命呢?

就在赫乌莉亚茫然无措之时,这间空旷的大殿传来了一道玩味的声音:“……刚刚到这里就看到这样的一幕以下犯上之举,当真是有趣啊。”.

第十五章 魔神的弱点与缺陷

“是谁?”

不管是盐之魔神赫乌莉亚还是盐之国的国王都是一惊。

能够无声无息的来到这片居住着魔神的宫殿,估计除了魔神外不可能还有其他人。

就在盐之魔神的注视下,空间一阵扭曲,一道身影就这样如同跨越了水波,来到了两人面前。

他身穿漆黑色的长袍,长袍边缘绣有金边,面容俊秀却带着邪异。

男子手上提着一盏古朴的提灯,提灯中幽幽的闪亮着黄豆般的淡雅光辉。

在见到那提灯中的光后,就算是作为魔神,赫乌莉亚都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只感到有无数的毫光在其脑海中闪烁,又似有无尽的低语在其耳边盘旋。

“唔……”

赫乌莉亚闷哼一声,理智在那毫光下渐渐消融,一种疯狂的意志正在盘踞她的脑海,仿佛随时都会占据她的灵魂将其操纵。

就连魔神尚且如此,况且作为凡人的国王。

国王这一刻睚眦欲裂,被那盏光照耀,他心中的疯狂与欲望达到了最强,所有的理智都是被他抛弃,其就如化为野兽张开嘴巴,流出口涎。

随即国王发疯一样的发出怒吼声,举起手中的匕首就是往西乡刺来。

“住手!”

盐之魔神悲呼一声想要阻止,但她的话语已经无法影响到失去理智的国王。

就在国王的匕首即将刺中西乡时,他的身体僵硬在原地。

所有血液的流动,所有作为一个人类身体那复杂的生物活动在这一刻都是崩溃,秩序化为混乱,他的细胞甚至都开始反叛。

刹那间,这位国王的皮肤就是变成了漆黑的肉瘤,浑身的血液与肌肉也是开始脱离,肉瘤睁开一只只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眼睛上布满血丝,妖异恐怖。

最终国王在哀嚎声中变成了一只肉瘤的怪物。

“砰——”的一声轻响,国王炸成了一片血水,将这神明的圣殿所污染。

那些无限增值的细胞实际上就是恶性肿瘤的癌症,在失去了秩序后,细胞的混乱即是癌症的诞生,最终这些癌细胞将这位国王彻底杀死。

作为掌管混乱的恶魔,西乡能够让一切有序的都化为无序,让一切精密的系统都是崩溃。

甚至越是精密越是难以抵抗混乱,只有那些单细胞生物反而抵御混乱的能力更强。

“你将他……杀死了〃」。”

赫乌莉亚看着以极其凄惨的形态死去的魔王,她悲戚的说道。

国王亦是她的子民,虽然这位国王大逆不道,但是看着自己守护的臣民惨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让赫乌莉亚更是悲哀。

“他要杀你,也要杀我,所以我杀死了他……”

“……盐之魔神赫乌莉亚,我知道你已有了死心,想要借着这个人类的手自裁。”

“但是你要知道,魔神死亡亦是会给大地带来灾难,即使你实力弱小,那也不是人类能够抵御的。”

“……当你死去之时他也必死无疑,我只是让他提前一步迎接死亡而已。”

“况且当你死去时,亦是不知有多少人类会受到牵连而亡,你既然爱着他们,那么我现在救了你的臣民,你理应对我感激才对。”

西乡挥了挥手,那满地的污垢都是在烈焰燃烧下焚毁。

他往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这位盐之魔神。

盐之魔神有着如细盐一样秀美的白发,她穿着白色如纱衣般的袍子瘫坐在地上,露出小巧玉足与一截洁白的小腿。

其眸子看似凶狠但实则温柔,琼鼻挺巧,一张小巧樱唇微微张开,在那里困难的吐息着。

这位魔神这时满脸悲伤,柔弱可怜,肌肤上有着像是盐碱又像是鱼鳞一样的奇妙花纹,让其更添几分妖异的美感。

赫乌莉亚在短暂的急促呼吸后,总算是从西乡带给她的压力下挣脱开来。

她抿着自己红唇,低语道:“……你到底是谁?我没见过你这位魔神。”

“我是熵之魔神查拉图斯特拉!”

西乡摇晃着手中提灯,神态高傲的注视着赫乌莉亚,回答着她的问题。

“你是……摩拉克斯的好友?”

赫乌莉亚神色动容,她虽然没有见过西乡,但她也不是对外界一无所知,这几个月来听说过这位魔神的名字。

摩拉克斯是璃月地区魔神中的最强者,一直被她所歆羡,而能被那位魔神叫来帮忙的好友,必然也是强大的魔神。

如今赫乌莉亚见到了西乡,盐之魔神必须要承认,这位魔神极其可怕,是与其他魔神完全不同的残酷与残忍。

赫乌莉亚见过许许多多的魔神,但从未有一位魔神敷一见面,就带给她沉重的畏惧与恐怖感。

她知道如果这位魔神愿意,轻松的就能将其杀死。

“你是来夺取我的国家土地的吗?但是我已经没有土地了,我的臣民们也没有了财富。”

“……我已经什么都不能给你了,如果你愿意,就请杀了我吧,我不会有任何的反抗。”

“只是请求您,希望您不要伤害我的子民,能给他们一条生路。”

赫乌莉亚面露悲伤,一双漂亮如盐井一般雪白的眸子中酝酿着悲哀的泪水。

她祈求西乡杀死她,祈求用自己的命换取所有自己子民的存活。

“` 「你这句话就有些搞笑了,赫乌莉亚……就算你反抗,我也依然能轻松将你杀死。”

“……况且这个国家还有一些信奉你的人,这些人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西乡漫步走过瘫倒在地的赫乌莉亚,他随意的坐在赫乌莉亚曾经的王座上,目光平静的注视着这位盐之魔神。

赫乌莉亚这时眸子一亮,她连忙道:“……这个国家有许多人已经不在信奉我,只求您能饶恕他们。”

西乡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原来这就是你的打算,你希望自己的臣民憎恨你,背弃对你的信仰。”

“……如此一来,当有其他魔神入侵时,你就可以用自己的命来换取那些人的生存。”

“还真是一位为了子民殚精竭虑,最后连自己的生命都放在筹码上的魔神,你温柔的让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西乡摇了摇头,他对魔神爱人有了更深的感悟。

而盐之魔神(得钱好)赫乌莉亚,无疑是在魔神中,也最深爱着人类的那一个。

“魔神的缺陷还真是大啊,民众的意志甚至会裹挟魔神,逼迫魔神做出不理智的决断。”

西乡轻声说着。

赫乌莉亚其实完全可以抛弃所有的子民,只为了自己活命。

她也可以带着臣民去投靠其他魔神。

但是赫乌莉亚没有这么做,是因为在她的臣民中还有着数量不少的非投降派,那些人想要与入侵者拼命。

而这部分人的存在,也让赫乌莉亚无法在做出这样的选择。

如此一想魔神真是悲哀,民众的意念竟然会影响到他们。

越是弱小的魔神,越是会被这些意念所影响。

这就是魔神最大的弱点与缺陷。

“我大抵有些明白了你们魔神的力量来源。”

听着西乡的话,赫乌莉亚有些不解巧。

他不也是魔神嘛,为什么他要说自己明白了魔神力量的来源.

第十六章 把你变成赔偿品吧,赫乌莉亚!

赫乌莉亚不理解西乡话语中的意思。

她也不准备去理解,如今的赫乌莉亚面对的是让她痛苦悲戚的绝境,她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拯救自己的子民,只盼望着面前的这位魔神能够网开一面。

“你的权柄很有作用,盐之魔神赫乌莉亚。”

西乡坐在赫乌莉亚的王座之上,他注视着那个悲伤温柔又美丽的魔神,出声道:

“……盐是人类生活的必须品,位于璃月大地的民众虽然也有一些简单的方法制盐。”

“不过那些方法制造出的盐质量实在是太差,和你的子民所制的盐无法相提并论。”

“……况且你掌握着‘盐’的权柄,若是你不愿让其他的人制造出盐,你就有这样的权柄让盐无法用那些普通的方法被生产出。”

听到西乡的话,赫乌莉亚咬着唇,她摇头道:“……那样的事我是不敢去做的。”

“因为如果你这样做,会让自己受到所有魔神的围攻,对吗?”

西乡笑问道。

盐之魔神没有反驳,只是轻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