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30章

作者:朱之月

璃月大地广袤,除了璃月港所在的这片大陆外,还有诸多如半岛一样的地带相连。

按照西乡估算,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是有的。

就算是放在任何世界,这片大地的大小也足以被称作一个庞大的国家了。

如今的璃月大地上诸多魔神分割而治,每一位魔神与其麾下眷属都形成了一个类似城邦的国度。

而魔神就是这个国家的神与王。

如果要形容,到颇有些春秋战国时的意味,众多诸侯国纵横捭阖,争那天子大位。

以如今西乡无尽的魔力以及对空间制御术式的成熟使用,就算是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他也能须臾而至。

. ........ ...

不过西乡也并不着急,他用了数月时间走在这片大地之上,几乎前往了所有魔神的地盘范围,观察他们的发展。

甚至还有两位海中魔神,祂们的眷属都在群岛之上,一座座岛屿相连。

能看出来魔神的确爱人,每一位魔神都想要尽可能的帮助人类发展。

但是魔神实力强大不假,却不是每个魔神都是聪明人,也不是每个魔神都能懂人类的需要。

就像是摩拉克斯,他过去统治的归离集人们生活富裕,但主要靠的是商业。

作为契约的魔神,摩拉克斯注重契约,由此才让契约发展成商业,带来了富裕。

但西乡也与摩拉克斯聊过,这位魔神对人类政治之类的也算略知一二,但也不是特别精通。

这是魔神的思维局限所在,祂们终归是魔神而不是人。

就如摩拉克斯,他把所有的治理都以契约来完成,误打误撞的恰好符合文明发展需要,因此过去的归离集就是以商业立国。

毕竟统治其实就是一种契约。

但其他的魔神就不一样了,祂们可不通契约,只是在以自己的方式爱着人。

生活在这些魔神治理下的人类,比之现在流离失所的归离集的众多民众也好不到哪去。

踏遍诸多城邦,最终西乡来到了这片璃月大地上的一个小国,一个不起眼的小国中。

这里是『盐之魔神』的国度之.

第十三章 赫乌莉亚

西乡在璃月这片大地转了数月有余,而这个国家便是他所遇到的最惶恐不安,土地最小的国度。

在这数月时间里,西乡的目标本是找到那些魔神,看看直接给解决了就是。

但这些魔神就仿佛知道他要来似的,一个个都是躲了起来,根本就没露面。

西乡略一思索,就知道了这些魔神的打算。

这群魔神在之前归离集杀死归终之时,虽然联手将摩拉克斯重创,但大部分魔神亦是有或轻或重的伤势。

这些魔神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只是因为摩拉克斯过于强大,才会联手对敌。

但如果他们打败了摩拉克斯,最后也还会互相乱战,直到如养蛊般只有一人活下来登临大位。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魔神要相互提防,同时也怕摩拉克斯去找他们“一八三”报复。

就算摩拉克斯受了重创,也要比这些魔神强,若是被摩拉克斯单独找上门,那就是必死之地。

在这种局势下,最好的方法就是大家各自隐藏,直到伤势恢复在一起围攻摩拉克斯,将最强的那个解决掉。

所以西乡转了几个月也没找到魔神踪迹。

他当然也有办法把魔神给引出来,魔神爱人,只要他对那些魔神的子民出手,必然会让魔神震怒。

但如果西乡这么做,无疑也会与摩拉克斯交恶,因为摩拉克斯也是爱人的魔神。

摩拉克斯是西乡的契约者,相比于其他魔神,显然摩拉克斯对西乡更重要,最终这个想法被西乡放弃,没有真的去做。

如今在他游历璃月数个月里,终于是找到了一位魔神。

这位魔神并没有躲藏,而就位于自己的国度内。

这个国家叫做‘盐之国’,同时也是璃月大地上唯一的一个被称作‘国’的地方。

要知道在其他魔神领域内,魔神即是人民信仰的神,也是治理人民的王。

但这个‘盐之国’却全然不同,神与王是完全分开了。

这里的民众信仰盐之魔神,但是他们却有自己的人类国王。

这个国度狭小,因为盐之魔神的权柄,国民其实很富裕。

盐是所有人类的必须之物,璃月大地的盐几乎都是这里产出,甚至在魔神战争开启前,‘盐之国’的盐巴还能出口其他地区。

那时候的璃月除了归离集外,就属于这里的民众最是富裕幸福。

但如今,西乡却从这个国家的人民眼中看到的全是绝望。

这份绝望与璃月之民离开归离集的绝望全然不同,璃月之民们虽然那时候经历战败也是绝望,但每个人内心里依然有着澎湃的动力。

而这里的人民却近乎于一片死寂,如同行尸走肉。

街道上有一些人在大声喧哗,西乡走近一听,却发现这些人竟然在集市上进行演讲,唾沫横飞的在咒骂着盐之魔神。

“有趣,竟然会这样直骂自己信仰的神。”

西乡饶有兴趣,这种事在如今的璃月港根本不可能发生。

璃月港不说所有人都对摩拉克斯信仰虔诚吧,但真在那里说摩拉克斯坏话,那绝对是走不去璃月港了。

但这里则不同,有人当街骂盐之魔神,其他人不但不愤怒,反而觉得理所当然,一副习惯了的派头。

西乡仔细一听,大体的知道了为什么这里的人民会这样咒骂那位魔神。

却是那位魔神太过于懦弱无能,面对其他魔神的咄咄相逼,她根本就不反抗,而是一直割地赔款。

曾经的‘盐之国’面积很大,是这片大地少数的大国,但在魔神战争期间,整个国度都被其他魔神割裂,偌大的国家在连年战争后只剩下了这弹丸之地。

所有的国民都知道,现在国家已经无地可割了,当魔神再次攻来时,那位盐之魔神又能拿什么去满足其他魔神的胃口?

难道她能把自己当赔款吗?但那么弱的魔神也没人要啊!

到时候大兵入境,整个国家必将分崩离析,不知多少人要死在这里。

也正是因为大家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也因为盐之魔神的不作为,才是一个个怒斥魔神,骂她懦弱无能。

“让开让开,把刚才那几个敢骂魔神大人的为首者抓走!”

这时,一群兵士赶来将群众驱散,而之前演讲的那几个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众人对这些兵士怒目而视,只觉得他们不能抵御外敌入侵,只敢欺压百姓。

但见自己手无寸铁,对方还有着兵器,一个个都只能低着头离去0 .......

如今还支持着盐之魔神的,就是这个国度的王族了。

人们觉得王族支持盐之魔神理所当然,因为他们的权力都是魔神赐予,所以为了自己的权力,他们必须要支持魔神。

人群散去,街道上再次陷入沉默的死寂,每个人都在绝望中等待着末日的到来。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西乡莫名的想到了六国论中的这句话,这位盐之魔神无疑将其完全阐释。

西乡的脑海中一下子就闪过了一个懦弱无能,惊慌失措,大腹便便的无能王者的形象。

“魔神懦弱到这种地步,也是罕见了。”

不过西乡觉得这里面应该有其他隐情在,不过这倒也是让西乡对这位魔神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他目光抬起往这座城中最大的建筑望去,那里必然就是王宫所在,魔神的气息也在其中。

西乡往前一步迈出消失在街道上。

……

王宫之内一座宏伟神殿中,一位身姿柔弱,有着一头美丽白发的魔神正端坐在王座之上。

她的眸光看似很凶,但是在那凶悍之中却有着极致的温柔。

魔神注视着神殿之外,神情恍惚,似是遥望着这片被战争蹂躏的大地,眼中皆是悲天悯人。

这时,神殿大门之处一阵骚乱,盐之国的5.8国王带着几位卫兵正走进大殿中。

这位国王完全没有任何的通报,他虽然面上虔诚,但是在面见自己的神的行为上几可用亵渎来形容。

赫乌莉亚收回目光,她那看似凶狠实则温柔的眸子注视在来人身上,用着她动听的嗓音轻启朱唇道:“……国王,你找我来是有事吗?”

“……莫非又有魔神来袭?”

她神色忧愁,一片悲伤。

“赫乌莉亚大人。”

正值壮年的国王看着端坐在王座之上的魔神,他神色复杂,眸光里皆是崇敬,但在那眸子深处还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爱恋。

不过国王不敢让人发现这丝爱恋,因为那是对神的亵渎。

国王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神情愈发痛苦.

第十四章 弑神

盐之国的国王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他垂下头去不让魔神看到自己眼中的痛苦。

不过国王并不知道,就算赫乌莉亚在魔神中弱小,但是她依然是一位魔神,一位没有多少力量的人类异动,她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只不过这时候的盐之魔神却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赫乌莉亚难道不知道这样的退让只会让其他的魔神更加贪婪,让自己的子民失去一切吗?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盐之魔神实力弱小,但不代表着她智慧不够。

只是没有办法,在残酷的战争中,在这个世界里,力量是最根本的一切。

她也想要去反抗其他魔神,带着子民抗争。

只是赫乌莉亚环目四顾,却茫然发现自己竟然连能够挥动的利刃都没有。

不要说是去抵抗入侵者,就算是保护子民她也做不到。

所以赫乌莉亚一再的退让,一再的忍让。

因为魔神知道,如果自己反抗,那么整个国家都会陷入灭顶之灾,面对其他魔神与其眷属的屠杀,盐之国的子民不会有任何幸存的可能。

虽然现在土地失07去了,但最起码人民还在,最起码子民们还没有死去。

这是赫乌莉亚对自己的臣民们最后的温柔,是她放弃了尊严,放弃了自尊后给予臣民的奉献。

只不过她的子民们并不理解她,反而怒斥她懦弱无能。

赫乌莉亚知道自己的子民们是如何在私下里怒骂她的,但是赫乌莉亚没有办法,她只能忍耐着悲伤,将这份苦痛咽下。

如果要说这个国家里谁最能理解赫乌莉亚,那估计就是这位拥有着魔神之外最大权力的国王了。

赫乌莉亚统治这个国家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从国王的父辈到祖辈,他们都接受着盐之魔神的统治。

曾经,他们的国度如此富饶,哪怕是相比于归离集也不遑多让。

但是战争的到来让这一切都变成了虚幻的过眼云烟,曾经的富饶只变成了口口相传的怀疑与羡慕。

国王知道自己即将犯下大逆不道之罪。

但是无所谓了,因为他从很久以前就犯下了大逆不道的罪孽。

因为他爱上了这位魔神,爱上了这位美丽善良又温柔的魔神。

国王倾尽自己的一切想要去接触她,想要去了解她,也正是这份与魔神的过分靠拢,让他知道了自己所应信奉的神心中的苦痛。

只不过就算自己在怎样的隐晦表达爱恋,魔神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由此国王明白,魔神是爱着他的,但是魔神也是爱着所有的人的,她对人类的爱是博爱,而不是那私情的恋爱。

在明白了这一点后,国王即是难过也是释然,甚至还有种惊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