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3章

作者:朱之月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吧……’

南宫那月心底轻轻一叹,觉得却也没什么不好。

她那人偶般精致美丽的身体,栽倒在虚无的地面之上。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南宫那月再次感受到意识的回归,她茫然的睁开迷蒙的双眼,缓缓的从地上爬起。

自尽前的记忆再次涌现脑海,她低下头望去,见到自己平坦的胸口处,根本没有任何的伤痕,就连衣服都没有破损。

甚至就连之前身上裂开的无数血口都是恢复了原貌。

脚下还扔着那把黑曜石的匕首,匕首的尖端染着血迹,这让南宫那月知道之前的一切不是幻觉。

她的确选择了自杀,她的确死去了,但又活了过来。

再次仰起头来想要与那恐怖的存在对视,但是注视那存在所带来的双目刺痛让南宫那月差点流出泪来。

她连忙低下头去,轻轻的叹了口气。

就连死亡都无法自我选择,现在的她还真是一个活着的人偶了。

虽然在过去,她曾被认识的朋友笑着说像是一具人偶般精致可爱,但南宫那月从未想过,自己真有一天会变成人偶。

号称掌握死亡与黑暗的大君,甚至能逆转生死,想想倒也合理。

“不再反抗了?”

那可怕的身影,用着没有多少人类情感的话语出声道。

南宫那月收敛自己的思绪,她可不是那种轻易言败之人。

“这份契约我接受了,未知的神明!”

这一次,南宫那月果断的接受与对方的契约。

既然连选择自尽都做不到,那就去挑战这未知存在的游戏,与祂签订出卖灵魂的契约。

反正作为魔女她本就要出卖灵魂,既然如此的话,将灵魂出卖给谁不是出卖?

这句之前对方说的话,其实也没有错。

就算是与她已知的那类恶魔签订契约,契约内容也无非是魔女的愿望,这份愿望就是维持契约的资本。

现在来看契约内容不变,但是与她契约的恶魔好像更加可怕了,那她获得的力量理论上应该会更强。

这样一想,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南宫那月自嘲的想着,这时候的她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自我安慰。

只不过和过去不同的是,如果违背了契约,付出代价的只是魔女本身。

但是现在的她若是违背契约,可能付出代价的将会是整个世界。

最让南宫那月担忧与畏惧的,其实是她的愿望。

只有完成自身的愿望,才能得到这场游戏的胜利。

但是她的愿望是‘人类与魔族的和平共处’,这份愿望实在是太宏大了,简直是在期盼世界和平一样。

南宫那月这时候难得的抱怨自己,为什么要生出这样的愿望,这完成愿望的难度也太高了。

不过南宫那月不是轻言放弃之人,她心思果敢坚强,这正是她性格中最是美丽的光辉。

“你的灵魂吾就收下了,契约于此成立!”

“……吾所创造的化身将会赐予你力量,祂会成为你的守护者,同样也是你的监视者!”

“若你违背契约,祂会斩下你的首级,黑暗与死亡会彻底降临你所在的大地!”

那不可名状的声音印刻在南宫那月的脑海中,随即南宫那月只觉得自己的思维被无限延展拉伸,离开了那片诡谲的空间。

等到南宫那月消失后,坐在王座上的西乡散去那副虚假之貌,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感受着营养孜孜不倦的滋润着他的成长,他微眯双眼道:“……接受契约,得到与世界连接的通道,就能让我获得成长的养分。”

“……而从南宫那月的情况看,会受到我所发出邀请函青睐的,应该是自身有着强烈愿望之人。”

“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只有南宫那月接受了邀请,其他人没接受?”

西乡有些疑惑,他的指尖把玩着南宫那月的灵魂,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想不明白就先不想,现在有个世界为我提供营养,可不能轻易失去了。”

想到这里,西乡顺着南宫那月提供的道标心念一动,他彻底消失在这片黑暗中。

……

仙都木阿夜焦急的在仪式的法阵处踱着步,她不知道仪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就在这时,仪式中再次散发出魔力之光,她火眼紧张的望去,惊喜的看到南宫那月那嬌小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仪式的法阵中。

“那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仪式可曾完成?妾身……”

仙都木阿夜正想要说些什么,她那欣长的嬌躯一颤。

因在南宫那月那人偶般美丽的身躯之后,有一道由漆黑之火所形成的恐怖大魔,突兀的出现在其面前。

“自我介绍一下,我乃大君所创造的化身之一,司掌『衰老』之名!”

“……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查拉图斯特拉’,南宫那月还有……书记的魔女!”

那道由漆黑之焰所形成的恶魔彬彬有礼,非常绅士的说道,但是他的话语中,却又充满了恶意与愉悦.

第十八章 模拟创星图『阿维斯塔』!

(跨作品比战力什么的实在麻烦,所以就以我这个作者设定为主就完了。)

(除非是那种双方表现力差别巨大的,我才不会特意加强或者削弱某作品。)

仙都木阿夜美眸瞪大,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南宫那月身后,自称为‘查拉图斯特拉’的恶魔。

在这位书记魔女的印象中,所谓的恶魔实际上并不是一个有自我意志的生命。

恶魔与魔族不同,魔族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诸多种族的统称。

吸血鬼、兽人、鬼族、龍族乃至于是精灵,不管是人口众多还是稀少,亦或者是已经灭亡,这些种族非人类的种族都被统称为魔族。

但是恶魔却不一样,恶魔并不是一个种族。

恶魔更像是一种概念的集合体,类似于契约的机制,就像是某种既定的规则般存在于这个世界。

魔女正是与这个机制签订契约,出卖自己的灵魂,从而换来超越常人的力量。

与此同时,魔女也必须要遵从契约的内容,恶魔的力量会具现化成为眷属隐匿在魔女的影子里。

当魔女遵从契约时,眷属的恶魔会成为魔女力量的一部分,听从对方的指挥,这就是‘魔女的守护者’。

但是当魔女背弃契约后,守护者转眼间就会变成刽子手。

它们会将魔女变成真正的怪物,失去人形与人性,在漫长的折磨后迎来死亡。

魔女绝对无法反抗自己契约的恶魔,因为魔女的灵魂早就已经被恶魔握在手中。

正是因为恶魔没有自我的意志,在见到南宫那月身后的‘守护者’后,仙都木阿夜才会感到震惊与不可思议。

古往今来如此多的魔女记载里,可从未听说过有魔女的守护者拥有自我意志,也从未听说过恶魔拥有自我的意志。

恶魔,只不过是一种运转的规则罢了。

因为恶魔只是某种规则,也就存在着漏洞,最起码仙都木阿夜掌握着将自己的守护者借给别人,然后强行与对方签订契约的秘法。

“那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仙都木阿夜警惕的看着西乡,穿着十二单和服的美人莲步轻移往后退了几步,随时做好召唤自己的守护者战斗的准备。

听到仙都木阿夜的话,南宫那月神色迟疑些许。

她知道仙都木阿夜其实就是在问,为什么她的守护者会拥有自我意识。

南宫那月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她明白自己见到的那个死亡与黑暗的大君,绝对不是魔女们印象中的恶魔。

她也在犹豫自己是否要将那等可怕的存在告诉仙都木阿夜。

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少反而越安全,知道的越少烦恼就越少。

深吸口气,南宫那月面色沉着冷静,用着她口齿不清的声音道:“……没事,阿夜,只是稍微遇到了一些麻烦。”

见南宫那月并不说清情况,仙都木阿夜也是大概猜到了她现在有难言之隐。

再次看了一眼那行为绅士,看起来彬彬有礼的火焰之恶魔,仙都木阿夜也是缓缓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与此同时,仙都木阿夜对西乡也有着强烈的好奇与探究。

作为LCO的领导者大司书,仙都木阿夜与LCO的成员们一样拥有着对知识的渴求。

像是南宫那月这样怪异的守护者情况,她亦是有想去探究的心理。

这只恶魔那以漆黑之焰所形成的身体,与魔女们的守护者全然不一样。

相比于魔女的守护者们,这个怪物其实更像是人们口口相传的恶魔。

“有什么事不如之后再叙旧吧,南宫那月还有书记的魔女仙都木阿夜。”

“……看来我在半途劫走了契约,让某个机制出现了问题,想要将这契约夺走啊。”

听着西乡说出这莫名其妙的话,不管是南宫那月还是仙都木阿夜都是一头雾水。

但是下一刻,她们就知晓了西乡话语中的意思。

只见之前南宫那月所使用的那用来与恶魔签订契约的仪式法阵,这时候再一次闪耀起了浓郁到实质的光辉。

在众人眼睁睁的注视下,那道魔法阵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浑身由机械的齿轮组成,遍染金黄的‘骑士’!

“这是……守护者?不对,它是真正的恶魔!”

仙都木阿夜见到这出现的黄金骑士,她面色大变,终于认出了其真面目。

那非人的魔力,如‘骑士’般的姿态,正是仙都木阿夜所熟悉的,所有魔女的守护者所拥有的样子。

但是这个守护者所逸散而出的魔力实在是太庞大了,庞大到超出了仙都木阿夜对守护者的认知。

“这样强度的魔力,简直与真祖的眷兽……不,就算是单独的真祖眷兽,也没有这样强大的魔力!”

仙都木阿夜虽然惊讶于面前这黄金的守护者的魔力体量,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南宫那月的面前将她保护起来。

在仙都木阿夜看来,刚刚成为真正魔女的南宫那月,还无法熟练的使用魔女的力量。

只是让仙都木阿夜奇怪的是,既然南宫那月有了守护者,为什么这里还会出现一个新的守护者?

真祖的眷兽虽然强大,简直是灾难一般恐怖。

但真祖的眷兽也不是无敌的。

如果是那三位活了不知多少年的真祖本人在这里,仙都木阿夜自然不是对手。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拥有真祖眷兽的魔力,但没有自我意志的怪物,那仙都木阿夜也能护住南宫那月的周全。

战斗又不是魔力的比拼,还需要足够的技巧与经验。

就算是把真祖的眷兽交给一个普通人去指挥,那个普通人估计除了利用眷兽破坏外,都无法面对一位优秀的攻魔师。

相反优秀的攻魔师反而能利用各种外在条件,将那普通人杀死。

‘这个守护者,或者说是恶魔应该是南宫那月本身要签订契约的那个。’

‘……因为我的出现,意外将契约截走,让仪式出现了问题,它才会现身想要将我杀死,夺回契约吗?’

西乡能看的出来,那黄金的骑士根本就是冲他来的。

‘仙都木阿夜说这个守护者有着媲美甚至超越真祖眷兽的魔力,嗯,大概了解真祖的眷兽是什么水平了。’

单独的真祖眷兽,大概是Yggdrasills里一只精英怪的水准。

不要说他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的任何一位守护者都能解决。

唯一让人觉得麻烦的,就是根据西乡的了解,这些真祖的眷兽破坏力有点强,杀伤性有点广

但如果是一群这种等级的怪物出现,西乡也会感到头疼。

他不是没有群过怪,但他群的怪都是没有意识的NPC,就类似面前的这个守护者。

但如果这些眷兽由某个人,比如某位真祖操纵,那恐怕将会是个比较棘手的敌人。

‘以前面对这种怪物群,我们都是组队打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