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27章

作者:朱之月

留云借风远去,她决定先去将帝君交代的事办好,然后就回去和那些仙人们说道说道。

这位‘熵之魔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触,挺好说话挺好聊天的,最起码自己和他聊的很愉快。

等到留云借风身影不见后,甘雨才是有些踌躇,她慢慢转过身来看着坐在树墩上的西乡。

她神色有些呆萌,手足无措,不知道这时要怎么办才好。

. ........ ...

见到西乡一直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甘雨有些不好意思扭过头去。

她双眸眼皮有些下垂,看起来总是一副困倦没睡醒的样子,但却也多出了几抹温柔。

甘雨深吸口气,鼓起勇气道:“……大人,刚才留云真君没有和您说些什么过分的话吧?”

西乡想了想,摇头道:“……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闻言,甘雨松了口气,不过这时西乡又道:“……她只是说你当时睡的太死还睡在斜坡上,整个人都是滚下了山,就是这样都没醒来。”

“……你小时候……到底有多胖?”

西乡忍不住问道。

若不是知道了这是一只麒麟,光听形容他还以为这是个食铁兽呢。

“唔……”

西乡这么一说,甘雨神色奇怪,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留云真君的话您姑且听听,千万不要信……还有她说帝君的那些话,您也千万不要去问帝君。”

甘雨这时开口说道。

西乡若有所思,哈哈一笑道:“……你这小丫头竟然还有点腹黑。”

“……你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让我故意去找摩拉克斯吧,那留云借风背后说他的不是,希望摩拉克斯能责备她几句。”

“可惜,以摩拉克斯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在意此事的。”

甘雨见西乡戳破了她那点小心思,眨巴着一双呆呆的眸子,更是不好意思了之.

第八章 这样的雨叫做甘雨

西乡本身其实是一个很随性的人。

之所以在世界树游戏以及嗜血世界中他行事作风过于阴郁,主要的原因还是那时西乡的压力太大。

于世界树游戏时,那里的现实世界是典型的赛博朋克,生活在底层的人极其压抑。

西乡又不敢保证‘穿越’一定会发生,所以他一直觉得时间紧迫,每分每秒都非常的赶。

为了能够快速得到阶层晋升,他的手段也非常的残酷,这都是为了未来做打算。

之后在嗜血世界时,最开始西乡其实就如现在一样,生活随性偷闲,只想着就在南宫那月身边混混日子,随着时间推移积攒灵格的力量就可。

但是圣歼的出现让西乡又一次有了紧迫感。

圣歼是涉及到全权领域的力量,西乡又对恶神之母的遭遇一知半解,他那时还以为圣歼的“一八三”力量是来自于其他的全权领域者。

为了自保,那时候的西乡也是急迫起来,在嗜血世界里下了一盘大棋。

直到又回到世界树游戏,经过圣歼与世界道具的对比,西乡才是确定这份力量也是来源于恶神之母的残留,与其他任何的全权领域者无关。

这才是让西乡彻底放松下来,大概知晓了‘邀请函’与‘穿越’的规则。

仔细想来,西乡发现自己过去其实也一直在和空气斗智斗勇,他一直紧迫的对象原来都是自己。

这让西乡也是心中莞尔。

如今来到提瓦特大陆,这个名为原神的世界,西乡再次恢复了那副闲散的心情。

主要是西乡已经知道,就算这个世界也有着全权领域一角的力量,那也是与恶神之母相关,自己无需太过于畏惧。

其次就是通过摩拉克斯的力量,西乡也大体分析出这方世界实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西乡并不喜欢把力量分的层次太多,因为那太复杂。

在他自己的实力划分里,也只有全能领域、全权领域以及在这之下的力量。

在简单一些,其实也就是‘凡人’与‘神’的差别。

抵达全能领域者,也就是由凡人蜕变为了‘神’,这是一次真正的质变。

其不在于力量的强大与否,而在于生命本质的蜕变。

位居三位数的全能领域者,其本身就已经化身为了‘规则’与‘概念’的存在,这已经与力量大小无关。

而在三位数以下,不管表现的实力在怎么强大,其实就只不过是出力与能量的基本运用罢了。

不管你是能击碎一座小山,还是能毁掉一个星系,这本质上也只不过就是能量的简单应用。

哪怕能够摧毁恒星,也不可能摧毁构成世界宇宙的基本概念。

‘引力’依然存在,‘质量’依然存在,‘衰老’依然存在,‘熵’依然存在。

所以抵达了全能领域者,其本身就是‘踏入神之领域’,自身得到了某个概念的权柄,从而近乎于不死与不灭。

所谓的全能,就是在自身领域内的全能。

而若是从三位数跨越到二位数,成为全权领域,这既是在所有领域的全能,那样的存在便可以修改世界本身的规则与定理。

就像是宇宙其实是一个极其复杂严密的系统,正是因为这个系统过于严密,所以毁灭起来才变的如此简单。

只要随便的修改一个宇宙常数,或者是随便的让某个作用力消失,这整个宇宙的系统就会立刻崩溃。

全权领域者就拥有这样的伟力,祂们可以随意的篡改概念本身,扭曲天理,从而让世界按照自己的世界观前行。

在这些世界观中,其可以是善,亦可以是恶,可以让生灵依然拥有衰老,也可以让生灵获得永生。

祂们在自我的世界观里,就是人们印象中全知全能的神。

但随着西乡对恶神之母灵格的探索,他亦是发现了全权领域者的缺陷,那就是这份无穷的伟力只有在自己的世界观下才能展现。

这也就让生灵们必须去信仰或者说是相信某个世界观,这些生灵才能得到这些世界观的加持。

由此这些全权领域者才会以宗教、神话之类的形态出现。

正因为全权领域者本身存在的缺陷,这让西乡相信在那之后必然还有更高的力量与境界,不过那就不是现在的西乡可以理解与探索的了。

对西乡而言,这个提瓦特大陆也就是如此,魔神不外如是,就算是强如摩拉克斯也没有突破凡物的界限。

因此不管这些魔神是能击碎山川,是能移动大陆,甚至能将脚下这颗星球摧毁,在他眼中依然只是凡物。

也正是因为知晓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能过于威胁到自己的东西,西乡也就无所谓起来,变的随和闲散0 .......

有一句话怎么说,他不在乎别人多强,反正都没有他强。

即使现在的西乡这个‘混乱灵格’也只不过在凡物的范围内,但它的本质崇高,终有一天会让西乡的这个灵格褪去凡胎。

况且这个璃月大地与家乡略有相似,让他颇为怀念,因此西乡并没有在这方世界用自己那些残酷但效率极高的手段。

他是追寻善恶平衡的恶魔,西乡也不介意在这个世界倾洒一些自己的善意。

“下雨了。”

西乡与甘雨走在天衡山中。

这一路上西乡没有说话,跟在他身边的甘雨也不出声。

这个半仙是那种很安静的人,与留云借风那只嘴碎的仙鹤完全不同。

西乡不说话她也不说话,两人走在一起有些沉闷,但却也潇洒闲趣。

西乡这时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乌云密布,不多时就有雨滴落下。

山间的雨有些冰凉,落在身上带来刺骨的寒意。

西乡看了一眼身旁穿着清凉的甘雨,他笑着问道:“……你冷吗?”

话音刚落,西乡又是洒然一笑,“……不对,我却是忘了你是一只仙兽,这山间雨水断不会让你受凉。”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不要淋雨的好。”

这样说着的西乡蹲下身来,他握住了一把青草与石块,随即在甘雨惊讶的眼神下,那青草与石块化5.8为了一把深红色的油纸伞。

见到甘雨的愕然,西乡解释道:“……只不过是简单的炼金术应用,涉及到物质的转化与塑造罢了。”

嗜血的世界中炼金术发达,西乡也稍稍关注了一下。

炼金术是很深奥的知识,涉及到生命的炼成,西乡虽然对炼金术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但基本的物质转换类的炼金术也会。

实在是这个技术非常方便。

不过若是真有炼金术的大师见此也一定会惊讶,因为西乡的物质转换是将一种物质完全转换成另一种物质,这已经是极其高深的技术了。

“如今正是农忙之时,这一场雨非常适时,一般人们会将这样的雨叫做甘雨。”

“……你说是吗?甘雨。”

西乡轻笑着问道.

第九章 战争将要结束,因为我来了!

“我的名字确实来源于此。”

“……帝君曾说,商业固然重要,但对璃月百姓而言,耕种却是根本。”

甘雨走在西乡的身旁,用着她温润稚嫩的嗓音说道。

“于人类而言,吃饱饭才是第一要务,粮食就是人类最基本的生存需要。”

“……从游牧到耕种,就是一种人类文明的进步,一年四季最重要的就是播种与耕种,只有粮食收获能吃饱了饭,人才能活下去。”

“吃好喝好……才是人类最本能的需要和欲望。”

西乡语气平静,说着浅显的道理。

他差点说出吃好喝好才能一路走好,还好关键时刻忍不住了,这话对现在的璃月来说太不吉利。

“帝君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说过去璃月之民赶着牛羊傍水而居,那时生活困苦,直到学会了耕种才是找到一方土地安稳下来,得到了快速发展,人口亦是随之增长。”

甘雨轻声细语,性格温软,还带着那么一丝怯怯之意。

07  西乡笑着道:“……你总是帝君说,帝君说,你这么崇拜摩拉克斯?”

甘雨吓了一跳,她连忙道:“……也不能说是崇拜,只是我与帝君签下契约,要为璃月万民谋福祉。”

“……况且帝君深谋远虑,学识广博,璃月之民敬仰他,仙人们尊敬他,我亦如此。”

对此西乡确实没什么可说的。

摩拉克斯对璃月贡献极大,而且有许多贡献是不为人知的。

比如璃月大地如此富饶,土地如此肥沃,那其中就有摩拉克斯过去千多年来对这片土地进行的改造。

仅从恩情来说,璃月之民就应该敬仰他。

“您……您不冷吗?”

甘雨见西乡走在寒风之中,她忍不住开口说道。

不过话一出口甘雨就是后悔,自己作为一只仙兽尚且不畏风寒,而西乡作为最古老的魔神之一,又怎么可能会为风雨所阻。

西乡没有说话,他只是微微的抬高了自己手中的古朴提灯。

刹那间,那提灯中散发出淡淡的光。

如果说之前这盏灯是吸收一切的光线,甚至仿佛要吸尽世间一切,连灵魂与生命都吸取的恐怖的话。

那么这时候这盏灯散发出的就是如万家灯火一样的温润光辉。

甘雨手上打着那把赤红色的阳伞,娇小的身躯下意识的往西乡的旁边靠了靠,被那提灯的温润所染。

“山间的雨总是这么大。”

抬起头来,天衡山上一片黑云,西乡开口道:“……我不喜欢下雨时泥泞的土地,便先找个地方休憩一会儿吧。”

“……这雨虽大但也只是阵雨,很快就会过去。”

甘雨自是不会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