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25章

作者:朱之月

相比于平原这里建造一座城市的难度太高,建好了后也是一座港口山城。

“虽不好建,但璃月之民如今最希望的就是安定与安全,这里易守难攻,正符合他们的需要。”

“……若是一代不成,那便两代,两代不行便是三代,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终有一天会将城市建好。”

“况且璃月之民擅长采玉挖矿,就算城镇依山而建倒也无妨。”

摩拉克斯给西乡解释着。

“帝君大人!”

“帝君大人!”

“……”

众多璃月之民见到摩拉克斯后都是躬身行礼,千岩团的军士们更是激动兴奋。

在这个人与魔神共处的年代,魔神并不神秘。

摩拉克斯虽然也不经常在人间走动,但他的身份就相当于璃月民众的王,大家对这位帝君当然熟悉。

如今璃月刚刚经历一场战败,连归终都是战死,正是璃月之民们惶恐不安之时。

这时候的摩拉克斯需要自己主动出面,安抚人心。

在对摩拉克斯行礼之后,众多民众见到西乡皆是面露恐惧,实在是作为‘混乱恶魔’,西乡的存在代表的就是宇宙终结,自是会让一切生灵畏惧。

摩拉克斯微微颔首,算是与民众打过招呼。

等到西乡和他走过人群,还能听到背后人民的窃窃私语。

“那便是帝君大人的友人,据说也是一位强大的魔神。”

“那位魔神大人真是恐怖,仅仅只是望到一眼,我就觉得自己要死去一样。”

“还是归终大人温柔可亲……”

“哎,可惜归终大人……”

“好了,噤声吧,这位魔神大人虽然令人惊怖,但也是为了庇护我等而来,更是帝君好友,我等璃月之民当应敬畏才对。”

“……”

听着身后私语声,摩拉克斯开口道:“……我便先也说声抱歉。”

“……现如今民众惶恐不安,恐慌弥漫,又刚经历一场战败,正需振奋人心的消息。”

“我便借你之名,以安民心。”

摩拉克斯的话语简单直白,这些话一看就是他命人传出去的,否则普通民众怎知有一位强大魔神到来。

在170这传言之中,西乡显然变成了摩拉克斯故交好友,是一位极其强大的魔神,为帮助友人而来。

在这个归终战死的惶惶不安时期,这一条消息会让民众安心,从而奋发活力。

摩拉克斯不知西乡性情几何,怕自己这样传言令他不喜,因此才先是开口道歉。

大丈夫能屈能伸,摩拉克斯既被称作‘帝君’,当然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更有诸多帝王手段,不是那单纯的傲慢之人。

“无妨,我并不介意。”

西乡摇头笑道。

见此摩拉克斯心下松了口气。

他发现这个‘恶魔’比自己想象中要好说话的多,而且他对契约也很看重。

两人或许在谨慎接触下,真能成为至交好友。

“我知你有事忙,便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转转,对这个世界我还是蛮好奇的。”

西乡这时说道。

摩拉克斯点头应是。

至于监视对方什么的,没必要,对方实力强大,又是那黑暗大君的眷属,自己不必做这种蠢事与其交恶,让其自由活动便是。

等摩拉克斯离去之后,西乡也是漫无目的四处闲游,没多久他就是离开热火朝天的建造地区,又是来到了天衡山中。

在山间一片草原里,西乡目光如炬,在青草间见到一对若隐若现的角。

那角似是羊角,趴在草丛间一动不动,旁边还有一根断掉的树桩。

“莫不是有一只蠢羊撞到了树桩把自己撞晕了?”

西乡轻笑一声往前走去,“……正好那些璃月之民正缺食粮,一只小羊羔虽然不够,但也可以锅中烹煮,喝上一些羊汤。”

“……古有守株待兔,今有守株待羊!”.

第五章 咕噜咕噜就是滚了下去

西乡踏开郁郁葱葱的青草往前走去,足下的鞋踩在弯曲坚韧的草杆上,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

不久之前天衡山中刚刚下过一场雨,脚下的泥土湿润,一步走出就连鞋跟都要往下陷落一分。

山间的风清冷,吹在人身上亦有几番萧索冷冽之意。

见那小羊羔一点警惕没有,有人接近都不挣扎,想来已经是晕了过去。

走了几步来到近前,透过隐现的青草缝隙见到那小羊羔的真面目后,西乡怔了一下。

他哂然一笑道:“……原来却是个小姑娘。”

蜷缩在草丛间的却是个年龄看上去不算很大的小女孩,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

粉雕玉琢的脸蛋还没完全长开,但也隐隐间能看到未来的风华绝丽。

小姑娘姿容秀美,肌肤冰晶剔透,她像是个婴儿般蜷缩着,将自己挤在一片杂草间。

虽然这姑娘外表看似还稚嫩,但实际年龄西乡想来应该其实比自己要大。

西乡的目光上移,落在了她那一头蓝发之上,头发的顶端有着一对如山羊般的弯曲的角,角以黑红为底,其上还隐有神奥花纹,看起来倒像是个头饰。

就连那头发的样式看起来都像是一只羊,也无怪乎刚才西乡离的远就给认错了。

“却是一只仙兽。”

西乡微微颔首。

之前几天与摩拉克斯的交流中,西乡对这方世界与璃月也有了一些了解。

仙兽也算是璃月的特有产物了,有人之智、有兽之形。

大部分仙兽生来强大,其中一些若是走入邪道,对百姓来说就是妖魔灾难,若是走入正道便是仙家气象。

岩之魔神将许多仙兽聚在麾下,引入正途,让他们一心向善。

按照佛教说法,也算是功德无量。

西乡并不是单纯的恶魔,否则的话他对此会有不喜。

但作为以人之心统御恶魔之力,以‘善恶平衡观’为目标的西乡而言,这样的善他也能接受。

“小姑娘,醒一醒,别躺在这里着凉了〃」。”

到了近前也能看出,这小仙兽倒不是自己撞木桩撞晕的,只是靠着木桩在这里午睡。

其虽是人形,但也还有着一些兽的习惯。

西乡本想踹两脚给她踹醒,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毕竟这还是个不大的姑娘,用这种方式不怎么好。

嗯,估计应该是个上百岁的姑娘吧。

西乡蹲下身去伸出手来,抓住小姑娘圆润光洁的肩膀用力摇了摇,“……醒醒、醒醒!”

那仙兽抿了抿水润樱唇,嘴中嘟囔了一句什么,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见此西乡也是好笑,“……这现在还处在战争之中,野外又是危险。”

“……你到也不怕被某个路过的魔神给抓了去,或者被路过的野兽一口吃了。”

摇了摇头,虽然这小姑娘还没醒,但从些许的行为上就能看出,她性格估计有些呆,能在这种地方睡着更是心大。

西乡又一想自己现在也是魔神,要不要把这丫头抓走吓唬她一下,最终还是西乡稳重的心让他放弃了这个跃跃欲试。

坐在那树墩之上,西乡手提长灯。

那古朴长灯似是将一切光线都吸收,犹如黑洞一般恐怖狰狞,神秘玄奥。

在那孤灯范围之内,不要说是野兽仙兽,就算是魔神来此都要谨慎对待,不敢随便逾越。

西乡就这样坐在树墩上,望着这天衡山的景色。

天衡山中还没有经过人类开采建设,也没有魔神在此战斗,还是一片自然美景风光。

群山重叠,像波涛起伏的大海,雄伟壮观。

两侧山峰变化成各种有趣姿态,有时若飘洒仙女,有时像持杖老翁,有时像献桃的猿猴,有时又像脱缰的野马。

就这样看着美景良久,西乡才是将目光收回。

这片璃月大地倒是让西乡觉得挺亲切的。

虽然不尽完全相同,但衣着、文化、语言等和家乡也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这让西乡对此颇有好感。

现在也就差那么几首家乡小曲,能让他陷入更深的追忆了。

“还没醒呢。”

西乡低下头去。

那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抱着西乡的一只腿,整个人蜷缩在树桩旁还在睡着。

这时西乡也是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小丫头,脸上还有着那么一些婴儿肥,身材略显圆润,看起来可可爱爱。

不过女孩子嘛,小时候有的时候都会看起来有些胖的,但女大十八变,随着年龄渐长,身材也就会愈发苗条纤细。

当然对这仙兽而言,可能是要女大八百岁变了。

她身穿一身以蓝色调为主的衣裳,有着仙家缥缈,又似是玲珑冰透,还有那么几分色气。

尤让人惊讶的是小姑娘裙摆下一双美蹆,却是穿着黑色丝袜,丝袜上还有着一些描绘的装饰图形。

至于为什么这里的文明还在古代农耕竟然就有丝袜,只能说是仙家手段吧!

“可惜年龄太小,还是不够挺翘丰腴,要是等年龄再大上一些,这丝袜穿上就更漂亮了。”

西乡目光从这仙兽裙摆处的股间收回,轻笑一声。

这时,天空之上划过一道湛蓝色的光辉,留下一片晶莹色彩。

在那光辉之中正有一只身形优美的仙鹤飞翔,她一边在空中飞舞,一边鸟喙张开发出呼喊声:“` 「……甘雨……甘雨……”

群山之间仙鹤飞舞,到有几分仙境之意,那仙鹤的声音也是清脆明亮,但莫名的却又让人觉得有几分聒噪之感。

很快的,那身形优美漂亮的仙鹤就是注意到了西乡和在他脚下睡着的甘雨。

她调转鹤头,以极尽潇洒的姿态缓缓落下,落在了西乡面前。

西乡微微眯眸,想了想后说道:“……你是留云借风?”

“熵之魔神,查拉图斯特拉大人。”

那仙鹤目有警惕亦有恭谨。

虽然号称仙人,但本质上其实还是仙兽,与那些真正强大的魔神相比,仙兽的实力相差甚远。

再加上与西乡又不熟悉,见到甘雨这孩子还在对方脚下,自是会有几分警惕(得赵的)之意。

不过又想到对方乃是帝君多年好友,基本的敬畏还是要有的。

留云借风一个眼神,透露出她心中复杂情绪。

西乡对这样的眼神并不在意,他只是低下头看了脚下那仙兽一眼道:“……这孩子叫做甘雨?”

留云借风鸟喙一张,就是开口道:

“嗯,这孩子是叫甘雨,乃麒麟与人类的混血儿,每天这时候都要午睡,完全不分地方。”

“……每次我都要出来找她半天,颇费心神,说了她几次也是不听。”

“上一次她就是睡的太死,竟是睡在了一斜坡上,咕噜咕噜的就是从山上滚了下去,就这竟然还没醒来,成了大家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