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23章

作者:朱之月

在听到西乡的自我介绍后,若陀龙王神色大变,它撑起那巨大如山峦一样的身躯,一双被摩拉克斯点睛的龙瞳注视着西乡,神色惊骇。

若陀龙王不知道西乡到底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

饶过仙人与夜叉的巡逻来到天衡山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就连它与摩拉克斯都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对方,这个未知的魔神比想象中还要强大。

若陀龙王张开龙口,从中吐出的不是灼热的龙之吐息,而是带着厚重绵延的岩石之力。

作为岩之元素的化身,若陀龙王的身体构成就是岩之要素,自然它每一个呼吸所引动的都是元素之力。

“等一下,老友!”

就在若陀龙王即将动手时,摩拉克斯上前一步张开自己的一只手,拦住了若陀龙王。

然后,不管是摩拉克斯还是若陀龙王,他们皆是被西乡所吸引,或者是说被西乡手中的那盏灯所吸引。

面前的魔神以人类的姿态出现,与摩拉克斯的人类形态一样170皆是长相俊美的男性。

只不过两者气质不同,若说摩拉克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安稳的磐岩,那么面前的魔神给人的感觉,就带着一种令人惊惧的混乱之感。

他很穿黑色的华美长服,长服的边缘镶有金色的窄边,让其看起来充满了华贵。

最引人瞩目的,就是他左手上提着的那盏灯,其如世界中心般引动着一切生灵的注意。

魔神的左手若是白玉般没有任何的瑕疵,就在那一只手上,提着一盏古朴沧桑的提灯。

灯的样式与璃月文化完全不同。

当年归离集兴盛之时,曾与诸多地区交流,而这盏灯的样式到是与雪山那边地区的文化很像。

那盏古朴的提灯中燃烧着一朵细小的漆黑火苗,火苗四周氤氲出神秘又怪异的淡淡光辉。

漆黑的火苗似是将四周一切的光线都是吸收,从而形成了那一圈光轮,如果有科技文明见此,可能会认出这就与宇宙中的黑洞近似一模一样。

摩拉克斯与若陀龙王不知黑洞为何物,但他们却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那盏提灯中燃烧的漆黑火苗能够将一切都吸入其中。

它能让秩序化为混乱,让万物走向终结,最终在‘熵’的叠加之下,一切都将结束化为混沌。

西乡如今来到提瓦特大陆的正是他的‘混乱之恶魔’的灵格。

这个还在枯萎期没有得到营养的灵格,自然相比于完成进化的‘衰老之灵格’要弱小的多。

但就算在怎样弱小,他如今的灵格也有着近乎凡人极致,接近神之领域的概念。

这个神之领域可不是自以为的神,而是生命的蜕变,升华为宇宙概念之一的神。

西乡的衰老灵格已经抵达圆满,如今也是时候培养这个混乱灵格了。

混乱灵格所象征的正是万物之规则从秩序走向混乱的过程,也即是阻碍了人类第二类永动机发展的,不可逆的熵增过程。

所以这个恶魔也叫做‘熵之恶魔’,但以防提瓦特大陆的人不能完全理解恶魔的概念,西乡便是用了‘熵之魔神’这样的称呼。

摩拉克斯与若陀龙王艰难的将目光从西乡手上提着的提灯间挪开。

他们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提灯中所蕴含着的是所有生灵所抗拒的概念与力量。

熵增代表的是宇宙的终结,是所有生活在宇宙之中的生灵都在竭力避免的结局。

甚至在某个宇宙中,为了避免熵之恶魔的到来,发明出了将感情转化为能量的技术。

摩拉克斯心(ahfi)中感叹,这个自称为‘查拉图斯特拉’的存在,应该就是那位黑暗大君所言的麾下恶魔的化身吧。

虽然面前的这个化身力量没有超出常理,与那大君无法相比,但对方所持有的力量本质依然崇高。

在摩拉克斯的想法中,面前的西乡只是一具化身,若是他本体到来,那一定会更加可怖。

“这是我的友人……”

摩拉克斯思索了一瞬,对着若陀龙王解释道。

西乡的来历不好解释,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

况且他对西乡的性格与行事方阵也不理解,心中亦是有着警惕。

摩拉克斯唯一能期盼的,就是出现在提瓦特大陆的这个‘魔神’,会如那位黑暗大君所言能够遵循契约了。

契约之神却只能希望对方能够遵循契约,想来也是有些无奈。

“摩拉克斯你的友人?”

若陀龙王愕然了一下,然后就是恍然。

它被摩拉克斯赐予双目也才千年时光,但在遇到它之前,摩拉克斯就已经活了超过两千多年。

这位契约之神最初诞生的那两千多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几近无人知晓。

那么他在这两千多年里遇到并且认识了其他魔神并成为朋友,想来也是合理之事。

如今归终战死,归离集尽毁,璃月百姓流离失所,甚至要背井离乡。

外界又有诸多魔神虎视眈眈,在这种情况下,摩拉克斯去寻来自己曾经的好友助拳,也就很正常了。

以普遍理性而论,这很合理!

若陀龙王不知觉的以摩拉克斯的思维方式思考着。

不过也有一点让若陀龙王奇怪,那就是为什么这个魔神没有陷入魔神战争里?竟然还有空闲来帮其他魔神打架。

但不管怎样,如今己方又有强者加入,璃月紧张的形势也能得到缓解。

对于那些深陷绝望的璃月之民来说,亦是一剂充满希望的强针。

毕竟璃月之民七百年来习惯了两位魔神共同治世,如今归终离去,只剩帝君,他们自然心下惶恐。

这个年代可没什么‘人治’的理念,敢有这理念的人类早就在魔神之威下化为牛杂。

对璃月之民来说,能有强大魔神与帝君一起庇佑他们,他们只会充满感激虔诚祷告。

若陀龙王也是这么认为的,即是与帝君相识之人,那必然也是古老的魔神,强大可怖。

虽然这个魔神的气息让生灵为之惊怖,但想来魔神爱人,他应是能庇佑璃月之民渡过这最黑暗的年代吧。

若陀龙王想的很美好,但摩拉克斯就没有这样美好的幻想了。

这个‘熵之魔神’,要小心应对才是!.

第二章 天定的王座

“古老年间,那时我亦尚且年轻,璃月以西荒原曾有天星坠落。”

“……随着天星堕地,直面冲击的那片荒原化为了如今宏大深邃的巨渊,美玉金石从中生长而出,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因而这成就了璃月的采矿产业,在过去千年里,璃月遍采诸矿,造就了百舸争流的盛景。”

天衡山上,摩拉克斯负手而立,他注视着脚下盘桓的人群,面无表情~。

但那一双如磐岩般棕色的眸子里却面露温光,-庇护脚下黎民。

千年发展,曾经归离集的人口众多,之前虽在魔神入侵之时死伤惨重,归离集尽毁化为废墟残骸。

但在尘之魔神的庇护下,大部分的璃月之民还是活了下来。

如今在魔神摩拉克斯的命令下,归离集众多民众舍弃家园,要从天衡山之北搬到南边。

因人口众多,这场搬迁自不是一天就能做完,连绵的队伍长达数十里,民众虽有悲戚,但亦是没有多少抱怨,坚韧前行。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民众都知道魔神的可怕,自己如今还能苟活于世,那都是岩之魔神的保护。

摩拉克斯语气平静,又带着那么一丝萧索之意,给西乡讲述着脚下这片大地的古老历史。

这恶魔既然是来帮助他保护璃月,与众多魔神为敌,摩拉克斯自是要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告知对方,如此才算是坦诚。

“百姓若想安居乐业得到发展,自然环境最是重要。”

“……若是天灾不断,土地贫瘠,任由民众再是怎样勤劳不拙,也难以发展起来。”

西乡站在摩拉克斯身旁与他一起注视脚下璃月之民,缓缓出声。

摩拉克斯微微颔首道:“……以普遍理性而论却是如此。”

“……过往璃月之民能安居乐业,百业发达,自是因这片土地肥沃,矿石美玉层出不穷。”

“在璃月东北亦有一片大地,那里常年被积雪与狂风笼罩,土地贫瘠不堪,任是那里的民众如何努力,也难以战胜天灾,生活困苦。”

“……可惜那里的魔神实力不足,若是能改天换地,未尝不能改变那片大地上的居民生活状况。”

摩拉克斯轻轻摇头,似是叹息。

魔神爱人,摩拉克斯虽然庇护自己的子民,对其他人类亦是心有怜悯。

西乡见此笑道:“……但也正因为脚下这片大地肥沃,才会让众多魔神竞争,以至战况最是残酷激烈。”

摩拉克斯不语,因西乡说的没错。

“况且脚下这片璃月土地真的是从一开始就是如此肥沃,矿产层出不穷的吗?”

西乡以似笑非笑的眼神注视着身旁的摩拉克斯,揶揄道:“……在你最初的两千年生命里,你对脚下这片大地也是做出了巨大贡献吧。”

这样说着的西乡又是看向远方那一只肥硕岩龙道:“……你能在地底发现那个元素生物,未尝不是你深入地下,探寻矿脉走向,改变地理环境时无意间发现它的。”

摩拉克斯迄今为止活了有三千多年,但就算是跟随它身边最久的若陀龙王也才只有一千年而以。

前两千年摩拉克斯的人生无人知晓,西乡感知敏锐,他能察觉到脚下这片璃月大地不是纯粹的自然形成,里面有人为的痕迹。

因此西乡才是猜测摩拉克斯在最初的两千年里,他以水滴石穿的毅力改造这片大地,才是造就了璃月繁华。

哪怕就算这片大地是自己一锄头一锄头凿出来的,有其他魔神见这里环境优美,土地肥沃,因此与邻而居。

对此摩拉克斯也并不在意,就像是他甚至愿意和归终共同治理。

但是魔神战争却最终毁掉了这一切,让这片大地千疮百孔。

“魔神是怎样诞生的?”

西乡突然问道。

既然摩拉克斯对自己知无不言,西乡自是要对这个世界情报有个更深入的了解。

从前两个世界的结果看,这个世界亦是有着恶神之母真理的碎片,也即是说这个世界就如圣歼与世界道具一样,存在着全权领域的力量。

摩拉克斯作为最古老的魔神之一,他知道的东西必然很多,西乡也能从他这里大体的猜测出那份全权领域一角的力量在哪里。

摩拉克斯沉吟片刻,开口道:“……上古之时,人类观雷霆雨露,望狂风暴雪,惊地震火山,遂潜心祈祷,魔神因此而生。”

西乡闻言,眼眸微眯。

0 ·······求鲜花····· ········

摩拉克斯的话语大略的解释了魔神的由来,所谓魔神就是人类对自然宏伟的敬畏,是愿力与这些概念结合而诞生。

因此魔神爱人,因魔神本就应人类而生。

但西乡觉得摩拉克斯好像并没有说完全,这应该仅仅只是魔神诞生的原因之一。

西乡再问道:“……那魔神战争又是因何而起?”

摩拉克斯似是不着痕迹的仰起头来,遥望远方天空道:“……大地之上无数魔神,只为那天定的王座而彼此征战。”

虽然摩拉克斯说的隐晦,但是西乡明白了摩拉克斯视线的意思。

魔神之间的战争是有外力介入的。

由此也让西乡对魔神的诞生有了更深的明悟。

. ....... 0

除了人类的愿力外,魔神的诞生必然还有外力,也就是天上的原因,两者相结合才是让魔神诞生。

而这一次的魔神战争亦是如此,有外力逼迫魔神们互相征伐。

哪怕有魔神不愿意,但只要有一位魔神无法控制自己,那战争必然会到来。

敌人对你入侵你又怎么可能不还手,而只要还手那一切就会乱起来。

魔神或许能够决定战争开始的时间,但他们也无法决定战争结束的时间,唯有那命定的王座归位才可。

西乡微微颔首,算是对摩拉克斯隐晦的提醒表示自己明白。

正常情况而言,魔神之战不应该是地区内部的战乱,而应该是区域之间的战乱才对。

就如摩拉克斯所言,璃月东北的那片雪山贫瘠,如果魔神之乱真的是对土地与资源的掠夺,那应该是那些雪山内的魔神联合,一起进攻璃月才对。

但偏偏战争全部都是各地区内部的争夺,这里面要是没外力干扰根本说不过去。

大略了解了一番这片大地与脚下土地的历史后,西乡轻笑道:“……摩拉克斯,你不必对我如此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