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22章

作者:朱之月

作为契约之神,他本应欣喜,但摩拉克斯可不会轻易答复。

契约是公平的,这种公平当然是主观的公平,只要签订契约的双方都满意,哪怕在外人看来这其中全是不平等,那也是公平的。

但是契约也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需要签订契约的双方都同意,如果有一方不同意签订契约,契约就是无效的。

摩拉克斯思考的便是这一点。

既然是契约,他这位契约之神理应有拒绝的权力。

毕竟摩拉克斯不知道面前这伟大而恐怖的存在到底想要与他签订什么契约。

若是其想要签订的契约与他三观不符,那摩拉克斯会断然拒绝。

只是摩拉克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幼稚之人。

作为活了超过三千年的魔神,作为有着诸多经历与阅历的魔神,摩拉克斯现在只有一个思考,那就是这个契约他是否有拒绝的权力。

见到摩拉克斯面色微变,西乡就是轻笑一声道:“……摩拉克斯,作为契约之神你应该也懂得一个道理。”

“……所谓的契约只是一种信用的承诺,违背契约者应当受到惩罚。”

“但这有一个前提是,能够有人或者是有某个群体能够对违背契约者进行惩罚,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存在能够让契约被履行。”

“……否则所谓的契约不过就是一张白纸,想撕就撕,想毁就毁。”

听到西乡的话语,摩拉克斯没有出声。

哪怕是作为契约之神,他也不会认为契约是一定就会被履行的。

因为面前这个伟大的存在说的很对,若是违背契约者无法得到惩罚,那么契约也就没有了意义。

作为契约之神,摩拉克斯的契约对人类最有效果。

他为人类立下‘食岩之罚’,任何违背契约者皆要接受这个惩罚。

人们畏惧契约之神的惩罚,所以认为契约神圣,遵守约定。

但如果摩拉克斯与某个魔神立下契约,区区‘食岩之罚’那就是一点用都没有,对方违背契约,他这位契约之神还得亲自出手惩罚。

打的过对方还好,要是打不过,契约之神也得忍着对方违约而无可奈何。

所谓的契约就是这样的一张白纸,想要让契约成立,需要的依然是绝对的力量!

而这个伟大存在既然与自己说这些,摩拉克斯也是懂得了他的意思。

“我没有拒绝签订契约的权力。”

摩拉克斯了然说道。

“吾欣赏你这样不会逃避的聪明人,摩拉克斯……没错,你没有拒绝签订契约的权力。”

“……而你无法拒绝的这份力量,本就是契约的内容一部分。”

“你可以不惧生死,不惧惩罚,你甚至可以不在乎你所拥有的一切,你所庇护的子民,所追逐着你的那些人。”

“……但是,你的生死、你的一切又与吾何干?”

那黑暗大君轻松写意的一句话,反而带给了摩拉克斯前所未有的巨大压迫感。

因为对这位黑暗大君而言,这世间的一切没有任何意义,就因为抱有这样近乎于虚无的忘情170,这位黑暗大君才是让人觉得恐怖。

哪怕自己拒绝这份契约,面前这个存在也不会愤怒,更不会生气。

祂会如轻拂一只小虫子般,将拒绝自己的人清除干净。

而就算自己同意了这份契约,这位伟大存在也不会欣喜。

不管你如何选择,对另一人而言都是没有意义之事,正是因为了解到这一点,摩拉克斯才能明了祂的思维方式有多么可怕。

反抗没有意义,拒绝没有意义,同意也没有意义,在这种绝望下,作为个体所能做的,也只是尽可能去符合自身的利益了。

南宫那月与飞鼠亦是浑身发颤,再次从灵魂最深处感到那种如跗骨之蛆的恶寒。

恶神之母只遵循自己的世界观前行,人类的观念、情绪、情感完全无法套用在其身上。

这让世界之中充斥的唯有‘恶意’。

就在众人或是惊惧、或是谨慎思考时,西乡再次出声道:“……摩拉克斯,你有情感,你有自己在乎的东西,你有一个自己都可能无法发现的强烈愿望。”

“……否则你不会被那力量影响,打开吾随手投放在这无垠世界中的一张邀请。”

“你已经输了,契约的魔神,你所能做之事,唯有与吾签订契约!”.

第一百九十八章 摩拉克斯:我要做个体面人!

摩拉克斯自不是那些看不明事理之人,也不是明知结果却还要强词夺理的蠢货。

他很清楚的明白自己与面前这伟大存在有着天与地的差别,就算他在怎样不承认,结果亦是他在这位恶神之母面前没有选择。

既如此,那就坦然面对,不管对方要签下何等不平等之约,既然不能拒绝,那就去接受,然后想办法尽量减轻契约的危害。

这才是聪明人所做的抉择。

摩拉克斯眸子低垂,心思多转,他即使在这个时候依然冷静,缓缓出声道:“……那么,契约几何?”

一旁不做声的南宫那月忍不住的往摩拉克斯望了几眼,上下打量。

与飞鼠那个不死者不同,这位魔神确实给了魔女以强大之感,不在于外在的力量,而在于那份坦然的承担,那份坚韧的意志。

最起码就算魔女与恶魔厮混到熟悉,她现在依然做不出这样的坦然,有的时候静静思考时亦是会惶恐与焦躁。

西乡欣赏的说道:“……摩拉克斯,吾知你所忧,知你所虑!”

“……吾会派遣吾一麾下恶魔的化身,帮助你战胜敌人,帮助你守护你所在乎的一切。”

西乡的邀请函上附加着他一丝的力量。

虽然仅仅只有一丝,但那亦是宇宙真理,远远不是摩拉克斯这样的魔神能够抵抗。

因此在摩拉克斯得到那邀请函千年的时间里,其所思所想所忧所虑之事,亦是被那丝力量记载。

当摩拉克斯打开了邀请函来到这虚空圣殿时,这些千年的信息也就成为了情报被西乡知晓。

虽然这里面记载的只是摩拉克斯的情感,并不是提瓦特大陆的一切情报,但对西乡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生灵皆有所求,魔神亦是如此,既然知晓了这个魔神的责任,知晓了他所求之事,那就相当于掌握了其弱点。

这也是为什么如今以恶神之母的灵格出现的西乡,给人的感觉会如此让人恐怖的原因。

因为在他人认知里,这位恶神之母无有所求,不论你是反抗还是顺从,于祂而言皆是无谓之事。

正因无所求,所以才无所惧,才无有弱点。

在说出了自己的条件之后,西乡又是玩味笑道:“……或许,在这份契约里还可以加上一条〃」。”

“……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为自然之理,不论凡人亦或者是尔等魔神,人生自有遗憾。”

“对尔等而言不可违逆之真理,于吾亦不过是手到擒来之事。”

“……摩拉克斯,你心底最深处的愿望与遗憾,吾亦能帮你弥补。”

西乡话音落下,摩拉克斯的身躯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脑海中下意识的闪过那一道笑意盈盈的身影。

世人虽说要看淡生死,但那只不过是因为人们知道,他们无法拒绝死亡,死去之人不可复活。

摩拉克斯知晓如他这样的提瓦特的魔神,是秉承光界力与人界力而诞生,消散于天地后便再无‘复生’的可能。

即使是那提瓦特高高在上,坐拥天空岛的天理亦是无可奈何。

所以摩拉克斯虽有遗憾,但却不会悔恨。

因为他知道过去的已经过去,再去缅怀过去只不过是作践归终的牺牲,他要展望未来,完成两人未竟的事业。

这不是摩拉克斯无情无义,仅仅只是他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

然而,当其见到这不可思议之存在,见证那远超天空岛的威光时,摩拉克斯其实心中隐有期待,这样的存在又将有怎样的威能。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

若生命最终走向死亡乃是天理,那么面前这位黑暗大君就有着扭曲天理,转死为生的大恐怖与大神通。

因知人死不能复生才要忘掉过去看向前方,只在闲暇时追忆过往,感叹生命易逝。

那么如果人死可以复生,你却还偏偏找各种理由不去弥补遗憾,那简直才是真正的无情无义之辈。

岩石尚且有心,在归终死去之后,摩拉克斯亦是看到了自己的真心,有着觉悟上的改变。

他猛然抬起头来,那深棕如磐岩的眸子凝视着‘大君’,沉声问道:“……契约是双向的,我又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契约即是权力与义务的体现,自己得到了权力,那么又要付出怎样的义务。

西乡随意的道:“……你的代价吾还没想好,等到吾想好了,你再付出吧。”

那洒脱的玩弄世间真理的姿态,正符合众人对这位黑暗大君的印象。

摩拉克斯明白免费的就是最贵的,这份看似没有代价的代价,其实才是最惨重的。

因为空白的契约之上,对方可以随意填写任何的让他去付出的代价。

但依然是那句话,不管摩拉克斯是否同意,这份契约都会被强行签订,从一开始它就是不平等条约。

不过它依然是被契约之神所承认的契约,因为在主观上双方还是公平的。

正如这位黑暗大君所言,祂那不可揣测的力量就是契约的一部分,而这份强大让不公平也变的公平。

如果换一种说法,那就是摩拉克斯如果不想体面,西乡就帮他体面。

摩拉克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决定自己来体面,做个体面人。

“` 「呵……同样的道理,你们都会与摩拉克斯一样,弥补你们的遗憾,完成你们内心最深处的愿望。”

“……但是你们也终要付出代价,那份代价现在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时候。”

西乡这时的目光看向了南宫那月和飞鼠,他的目光令两人身体一颤,恐怖自生。

“吾应给你们更多的交流时间,不过现在时间不对。”

其实对西乡而言,摩拉克斯作为道标帮他嵌合在提瓦特大陆,为其提供源源不断的本源供自己成长,这就已经是摩拉克斯付出的代价。

不过这样简单的代价太过于轻松了,西乡觉得有些无趣。

所以他才把话说的模棱两可,让他们自己去猜测,自己去恐惧,这样才有趣。

人有的时候就是自己把自己吓死的,西乡就是这样的一个乐子人。

“归去吧,成长吧,抱着恐惧为吾提供你们所能付出的一切吧!”

西乡的声音渐行渐远,无(得赵的)穷的黑暗再次从四面八方招来。

当这些黑暗将一切都包围之时,有光从黑暗之中透出。

摩拉克斯一个恍惚,然后他就是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天衡山中。

“摩拉克斯允!”

若陀龙王沙哑又慌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摩拉克斯沉默片刻,开口道:“……老友,我刚才离开了这里多久?”

“你刚才消失了一瞬间。”

若陀龙王惊疑不定的说道。

“原来只有一瞬间。”

就在摩拉克斯陷入思考时,他突然心下一惊,猛然转过身去。

然后,他就是见到了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竟然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诡异莫名,身穿绣有金边黑色长袍的神秘男子。

那男子露出微笑,对着摩拉克斯颔首道:“……中午好,摩拉克斯!”

“……或许我应自我介绍一下,我名‘查拉图斯特拉’,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熵之魔神』!”.

提瓦特大陆:魔神战争

第一章 熵之魔神

“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