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21章

作者:朱之月

但即使如此,当年的摩拉克斯竟然也被这奇异的黑色纸片影响,那么这纸片之上所蕴含的力量之崇高,看来比它想象的还要可怕。

“看来确实如此,我当年应是已被它影响,所以在你提出要将其封印时却是否定,而是将其贴身收藏。”

“……以我行事方针,应是听从你的建议将其封印才合理。”

摩拉克斯这时也是面色凝重。

若陀龙王一听,就是急道:“……既如此,摩拉克斯你已恢复神智,那还在等什么?快快将那东西扔掉,找个地方将它深埋地下才对。”

摩拉克斯难得的露出一抹苦笑,对着若陀龙王道:“……老友,已经晚了。”

0 ·······求鲜花····· ········

“……就在刚才,我却已与它签订契约,你……”

摩拉克斯这时候发现他在刚才精神失常间,已经启动了这黑色纸片上的术式。

按照摩拉克斯这位契约之神的理解,那就是与它签订了契约。

这时候的摩拉克斯对自己即将发生什么事也已经难以预料,因此他刚要说些提醒若陀龙王的话,希望就算自己出了事,若陀龙王也能遵守契约守护璃月。

这可谓是摩拉克斯的‘遗言’了。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眼前就是一黑,堕入了无边黑暗。

若不是摩拉克斯还对自己的身体与存在有感觉,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去了。

. ....... 0

黑暗无边,目视所及没有任何一丝的光亮。

这对犯人而言已经是最可怕的刑罚。

然而摩拉克斯心如磐岩,即使面对这无尽黑暗亦是心神安定,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慌与错乱。

他只是警惕着这片黑暗空间,思考着自己到底是来到了什么地方,那张奇异的黑色纸片到底是要对他做什么。

就在思索之间,摩拉克斯也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久时光,突然这漆黑之中传来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声音回响,摩拉克斯冷静理智,却从那脚步声中分析出了来人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

果然,下一瞬在摩拉克斯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如纸片剪影一样的人。

对方只有一片黑影,如同影子铸就,从那剪影上,大体能分辩出她的性别与身材。

“真是的,又有哪个倒霉的家伙来到了这里,这时间间隔也太短了吧。”

“……为什么每次有倒霉蛋来到这里我也要跟着来,如果可以的话,这里我是一次都不想来!”

娇小的女孩发出了烦躁的喋喋不休的声音。

摩拉克斯迄今为止活了也有三千多年,历经无数之事,这个时候依然保持着冷静,从对方那抱怨的话语中分析出了许多有用的东西。

不过最重要的答案他依然没有得到。

见到对方不像是有恶意,摩拉克斯用着他理性冷静的嗓音开口问道:“……这位女士,请问这里是哪里?”之.

第一百九十六章 要不要与吾签订契约?

摩拉克斯是一个生性淡泊,极具理智和逻辑之人。

也正是因为这份过于平静的行事态度,让他很少有情绪的波动起伏,以至于不熟悉他的人,以为摩拉克斯不懂感情,如同一块顽石。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他不是真正的岩石,尚有作为‘人’的情感。

而这个行为方式,也是摩拉克斯强大的由来。

空隙的魔女虽然话语不多,但摩拉克斯也从对方话语中分析出了诸多内容,不过最重要的问题,便是此是何地。

他直言不讳的询问,这份过于冷静的态度反而让南宫那月微微一愣。

南宫那月打量了一番面前这高大的黑影,就与摩拉克斯看不清南宫那月的真面目一样,南宫那月自然也无法看到摩拉克斯的外貌。

只是从对方的声音,大“一七零”体知道是一个男性,是一个即使面对未知之事也情绪稳定的男性。

这倒是让南宫那月敬佩不已,知道面前这个‘新人’是个强者。

不论对方的力量如何,光是这份心境就不是魔女拥有的,这自然也就得到了魔女的尊敬。

南宫那月收敛情绪,她微微颔首道:“……这里是哪,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

“……不过这里的主人称其为‘善与恶的交界地’,名为‘虚空’的所在。”

“至于虚空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魔女的回答模棱两可,但对摩拉克斯而言这些回答已经足够,毕竟两人又不相识,这里看着也不简单,对方能够回答问题就足够让人满意了。

“你听说过提瓦特吗?”

摩拉克斯突然问道。

提瓦特大陆上的普通人大部分并没有‘大陆’‘世界’之类的观念。

对普通人而言,脚下的土地就是他们对空间与环境的认知。

但作为活了超过三千年的魔神,摩拉克斯当然有‘提瓦特’这个名字的概念。

“提瓦特?”

南宫那月绣眉一皱,她思索了一下自己知道的地理知识,摇头道:“……我没有听说过提瓦特。”

“这样,多谢告知。”

眼前的黑影实力并不弱,既然对方连提瓦特都没听说过,摩拉克斯也就大体猜到自己现在应该已经不在提瓦特大陆,不在原本的世界中。

虽说跨越世界的行为让契约之神心中微有震惊,但以摩拉克斯的性情却也能接受。

见摩拉克斯又是沉默不语,若是一块任由时间冲刷不为所动的岩石,这样的沉静让南宫那月有些不习惯,她主动开口道:

“……你很冷静,未知之人,最起码比那个不死者强的多,只是希望你不是和他一样是个花架子吧。”

南宫那月随口说道。

当初她第一次见到飞鼠时,也以为对方是个沉着冷静的强者,还让南宫那月佩服不已。

要知道南宫那月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在见到‘黑暗大君’前,她就已经慌张的不行。

直到那位黑暗大君出现,飞鼠才是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其心灵与意志之弱小让南宫那月都是感到愕然不已,那与一个普通的人类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在见到了飞鼠的真面目后,南宫那月羞赧于自己对他曾经的夸奖,只不过魔女也是好奇,这样的人到底是如何获得那不可思议的力量的。

说时迟那时快,飞鼠庞大的骷髅身影亦是出现在这片黑暗之中。

摩拉克斯秉承着少言多听的态度,只是打量着这个新出现的不死者。

对方的气息中满是死气腾腾,与生者相悖。

不过摩拉克斯也是魔神,遵循的不是人类的道德观,这里又不是提瓦特大陆,对于这样的不死者出现他自是没有多余的感官。

飞鼠这时也是心中忐忑惶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被带到了这‘虚空’所在。

想到一会儿又可能见到那可怕的‘黑暗大君’,他就几乎要被吓得肝胆俱裂。

上一次仅仅只是看了那位大君一样,他就差点灵魂崩溃。

不知道这一次的自己在经过历练后是不是有所进步。

不,这一次还是会被吓死的吧,自己这才历练了多久,怎么可能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飞鼠这时心中咆哮,欲哭无泪。

就在三人沉默不语时,这片黑暗涌动。

刹那之间,黑暗凝聚成了一座虚空的大殿,天空之上没有穹顶,巨大的希腊式石柱贯穿天地。

穹顶之巅,数不尽的黑光闪耀,像是一颗颗凝聚在黑暗深渊的星辰,带来极致的恶意,却又崇高远大0 .......

而在这虚空宫殿的尽头,一道道的石阶蜿蜒而上,在石阶的顶点是一座同样连接天地的王座。

王座之上,一道虚影慵懒的靠着椅背,祂仿佛吸收了所有的光与善,只余下黑与恶。

摩拉克斯只是抬头仰望一眼,刹那间他心神震颤,脸色苍白,一种来自本能的恐惧从灵魂最深处升腾而起,就连呼吸都是变的难以自持的急促起来。

岩石在惊涛骇浪间,亦是能坚持亿万年之久。

但是相比于宇宙的恢弘浩大,一块石头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这时的摩拉克斯就是生出这样的念头,自己只不过是岸边的一颗小小石子,而他面对的却是整个宇宙的起源变迁。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体现,天与地的差距也无法形容万一。

那所谓的提瓦特大陆的天理在其面前渺小的让人觉得可笑。

祂,才是真正的宇宙真理!

飞鼠这时候再次跪在了地上。

但是飞鼠的内心中却是欢呼雀跃。

自己真的变强了,真的变强大了!

飞鼠可是清楚的记得,上一次直面这恐怖大君时,自己已经失去了意识,灵魂开始了崩溃。

若不是空隙的魔女出言提醒将他挽救,恐怕飞鼠现在就是真5.8正的‘死者’了。

但是这一次,自己虽然还是精神痛苦,灵魂如撕裂般苦痛,但是他却能够还保留着思想,没有直接昏迷。

这不是进步是什么!!

反而是空隙的魔女心情最是轻松,可能是直面这位大君的次数多了,也可能是知道这些事和自己无关。

所以她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以局外人的身份去审视这一切。

“魔神、魔女和不死者……呵,吾这虚空圣殿所来之人,还真是相性接近呢。”

那高举王座之人玩味一笑,祂如同黑洞般藏匿无尽深渊的眸子注视在魔神的身上,缓缓开口道:“……摩拉克斯,你心中最深处的愿望,让你做出了这个选择。”

“……要不要与吾签订一份契约呢?契约之神!”.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已经输了,契约的魔神!

端坐于王座之上的西乡,他眸子闪过饶有兴趣的神情,俯瞰着脚下那背脊挺直,身穿白色长袍兜帽,面色无有表情的魔神。

没想到这一次自己的邀请函所投放的竟然会是原神的世界。

这游戏嘛,对西乡而言算是玩过也算是没玩过。

西乡在过去还是个普通人时,玩游戏就有一个毛病。

那就是在玩那种氪金手游时,会一上来就冲个600块钱,然后抽一波卡来测试自己的运气。

如果运气还算不错,那么这个号就可以玩下去,如果运气不好,那就买个初始号就是。

哪怕是穿越后来到了世界树游戏的世界,西乡也是同样的毛病,一进入游戏第一件事先氪个金在说。

而当时西乡玩原神这个游戏时,游戏刚公测没两天。

老习惯的西乡上来就充了一发648,无他,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黑丝美腿。

然而最终西乡什么都没抽到07,倒不是运气太差,而是他抽错卡池了,一上来抽的是武器池。

黑丝美腿没有了,因为游戏刚公测,对初始号管的又严,西乡一怒之下不玩了。

在之后这游戏火爆起来,西乡虽然没有真去玩过,但因为看到的信息太多,对这游戏也算有个基本了解。

但里面的具体情况还是尤未可知。

至于面前这个摩拉克斯,也不是西乡通过记忆想起的事情,仅仅只是在这虚空圣殿中,作为恶神之母的他以高位格知晓的情报。

西乡陷入了古老的回忆里,而摩拉克斯则是在恶神之母那不可言明的恐怖威势下,勉强坚持着自己能够站立,而没有如旁边那个不死者一样瘫在地上无法动弹。

但对摩拉克斯而言,能够保持思考,保持自己的姿态就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这还仅仅只是恶神之母无意间散发出的气势,若是在这虚空圣殿里全力全开,恐怕西乡一个眼神,就能将在场之人全部消灭干净,连灵魂的残渣都无法剩下。

“契约……”

摩拉克斯低语一声。

他却没想到面前这不可思议的存在竟然要与他签订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