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20章

作者:朱之月

异类也是分许多种的,兽人也是异类,假如八欲王中有一位不死者,他在思维被影响下,一定会想将活着的‘朋友’变成死去的朋友。

西乡很欣慰,飞鼠很早的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应该发现了‘强制不放’之类的不死者技能给了他理智和强大,但同时也让他在渐渐的失去‘人’的本性。

如果真到了有一天飞鼠彻底变成‘不死者之王’,那西乡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其杀掉了允。

“和我进行厮杀吗,飞鼠……但就结果而言,死去的只会是你。”

西乡开了个恶劣的玩笑。

飞鼠哈哈大笑出声,他并没有任何羞恼,因为飞鼠明白西乡说的很对。

他不可能是西乡的对手。

就在这时,西乡心中一动,面露喜意。

不过很快的西乡就是将喜意收敛。

竟然有新的人接受了邀请,也即是说即将有新的世界被他攫取本源,供他得到成长。

“看来,有新人在强烈的情绪下被恶神之母的力量影响了。”

西乡轻声低语着.

第一百九十四章 魔神战争

流水易转,山石不移!

世人皆以为岩石无心,恒久而立,任由海浪狂风冲刷,它亦巍峨不动,历经亿万之年,坐观沧海桑田。

摩拉克斯也以为自己能够做到无悲无喜,观风云变幻,心中唯有‘契约’。

然最终摩拉克斯发现自己或许是高看了自己,亦或者是小看了情感。

原来他亦有心,原来就算是冰冷的岩石在怀抱中捂久了也会变热。

“这是不是亦是我的‘磨损’呢?”

天衡山上,摩拉克斯注视着脚下山道间人群涌动,一辆辆木车前行,一眼竟是望不到边际。

人群之中弥漫着哀伤的氛围,孩子们的啼哭此起彼伏。

母亲安慰着哭泣的孩子,然后以手掩面偷偷哭泣;男人们面有愤怒,怒火却无处而发,颓然叹气。

老人体力不支,拒绝他人搀扶,却是偷偷找一无人之地自生自灭,只为能节省一份食物,让年轻人与孩子能够多一分活的希望。

漫长的队伍蜿蜒而绕,有人忍不住的回过头去看向北方,不知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再回到家乡。

 170 穿着制式服装的千岩团的军士们维持着秩序,他们依然面容坚毅,但眸子里亦有对未来的茫然与不知所措。

有仙鹤划过长空,有夜叉散布四方,警戒着是否有魔神来袭。

场面悲恸,弥漫着绝望之感。

摩拉克斯注视着这一切,脑海中不自觉的回响起她归于天地间时说的最后一句话:“……那些小小的人儿们,如同微尘般弱小又脆弱。”

她的声音还是如往昔般温柔清脆,有着少女活泼的灵动。

她虽是感叹人类的脆弱,但那一双总是笑意盈盈的眸子里,注视的只有他,只有摩拉克斯一人。

叹息之中她消散在天地之间,带着一抹惋惜和孩子般的娇嗔,似是在说你这块岩石还是那么木讷,都到最后了却也不愿多说一句话。

“归终……”

摩拉克斯喃喃低语,脑海中不自觉的回忆起这千年来的一幕幕画面,似是闪电般在他脑海中盘旋闪烁。

千年前,他庇护一方人类在这片名为璃月的肥沃土地上建立了最初(ahfi)的村庄。

也是在那时,摩拉克斯与归终相识。

魔神爱人,两位魔神庇护子民,在这璃月的土地上各自发展。

作为契约之神,摩拉克斯见子民以物易物,交易殊为不便,便创造了‘摩拉’作为一般等价物,流通市场。

因为摩拉的出现,被摩拉克斯庇护的民众们商业得到了快速发展,一点点的壮大。

尘之魔神见此便提议将自己麾下子民与摩拉克斯麾下子民合而为一,摩拉克斯欣然应允。

自此两位魔神共同庇护人类,百姓安居乐业。

璃月土地肥沃,矿脉众多,在人民的辛勤劳动与商业的发达下,最终于至今700年前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村镇。

归终将此地取名为‘归离’。

摩拉克斯生性淡泊,对此自是不以为意。

身为契约之神的他只遵循契约而生,遵循契约而活,其余之事皆不会让他有太大的情绪反应。

归离已成,民遂安生,开山采玉,凿岩以通达,聚石以为砦。

天衡山上,尘王魔神又与众仙人设强弩拱卫,据天衡之固,成万世之基。

因此地自古以来就被称作璃月,生活在归离的众多民众便自称为璃月人。

七百年来,在摩拉克斯与归终的治理下,璃月人安居乐业,丰衣足食。

万商云来,千船继至,百货迭出,诸海历览。

然而这一切,都在数十年前尽数被毁。

璃月土地富饶,面积广袤,除了摩拉克斯与归终外,这里盘踞着无数魔神。

因魔神皆是爱人,一直以来相安无事,虽有人类间的小小纷争,但却无魔神之乱。

但天理骤现,和平打破,战争的阴云笼罩璃月大地,或者说是笼罩了整个提瓦特大陆。

没有人知道魔神战争是怎样开启的,当人们回过神来时,战争已然打响。

这不是人类之间的战争,是有着魔神参与的战争。

在魔神那毁天灭地的威光下,不知有多少人类惨死,不知有多少人类城镇被毁灭,亦是不知有多少魔神陨落于此。

摩拉克斯作为最古老的魔神之一,他实力强大,又有归终与若陀龙王帮助,在这战乱之时护得璃月之民一方安宁。

然而璃月之地魔神太多,就算摩拉克斯再是强大,也双拳难敌四手,难以面对众多魔神围攻。

魔神们又不是傻子,见摩拉克斯强大,为防被他逐个击破,众多魔神便是联合在一起,共攻归离。

摩拉克斯虽有实力强大的若陀龙王帮助,但也渐渐的不敌众魔神连手。

魔神之间乱战,人类之间亦是互相攻伐。

在战争之中,不管是归离还是其他各地人类的村镇,都是渐渐的民生凋敝,经济崩溃,又有魔神的恐怖威光,可谓是民不聊生。

即使如此,摩拉克斯也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实力,在归终与若陀龙王帮助下,还有众多仙人们的齐心协力,勉强维持着局面平衡。

但平衡终归在不久前被打破。

众多魔神再次联手进攻归离,这一次祂们的目标不在是摩拉克斯,而是归终。

一些魔神拼死缠住摩拉克斯与若陀龙王,令一些魔神则直指腹地,直捣黄龙。

尘之魔神虽强,但亦远不及摩拉克斯,最终为守护璃月之民战死当场,当摩拉克斯回援之时,见到的也只是回光返照的尘之魔神。

这一次战役摩拉克斯虽是重创了几位魔神,但归终之死相当于让其自断一臂。

如今众魔神各自回去养伤,只等下一次大战到来。

没有了归终帮助,摩拉克斯就相当于少了左膀右臂,曾经勉强的平衡终于是被打破。

下一次大战再起时,这片璃月大地的魔神战争,也就要分出一个胜负了。

归终战死,归离集满目疮痍。

摩拉克斯深思熟虑之下,最终决定迁徙璃月众民,从天衡山之北迁到南边。

这里虽不如归离原那样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适合耕种,但三面环山一面靠海,仅有几条道路贯通,却是易守难攻之地。

而天衡山间这望不到头的车队,正是远离家乡的璃月人.

第一百九十五章 摩拉克斯:已经迟了!

就算是在坚定不移的巨岩,在海浪的长久轰击下,也会随之出现变化。

那些回忆就像是击打在岸边巨岩上的浪潮,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化为滔天巨浪,将岩石的棱角磨平,让其发生形体的变化。

“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

“摩拉克斯!!!”

就在摩拉克斯迷失在那过去的记忆中,仿佛要被记忆吞没之时,一道声音如洪钟大吕,在他的脑海中骤然响起。

那声音沙哑洪亮,震动着摩拉克斯的心神,一次比一次响亮,一次比一次高昂。

终于,摩拉克斯近乎迷失的心神恢复,他猛然一惊,从记忆中找回自我,面前出现的还是那天衡山中无数子民正在背离家乡,远走他方的悲凉景象。

“我没事,老友……”

摩拉克斯按了按自己的脑袋,微微的摇了摇头~。

看来自己也终究是被磨损了,就算还不严重,但-也出现了端倪。

而归终的死亡,让这份磨损急剧加深。

归终……

想到那个浅笑嫣然的女性魔神,摩拉克斯那如磐岩般坚定的心亦是为之一痛。

岩石尚且有心,况且他已经不是那没有情感的岩脉,而是一个活着的魔神。

“摩拉克斯……”

若陀龙王那低沉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深深的忧虑,岩之元素所化的庞大巨龙那被契约之神点开的睛目,正紧紧的凝视着摩拉克斯的手。

“老友,你……”

摩拉克斯正准备说些什么,他悚然一惊,也是猛然低下头去,不知何时他的手中竟然把那千年前无意中发现的黑色纸片握在了手中。

见此,摩拉克斯皱紧了眉头。

莫非自己刚才的失神是这黑色的纸片对他造成的影响?

不,不仅仅是这黑色纸片造成的影响。

自己的确是被磨损了,也是因为磨损让他的心境出现了那些微的裂痕。

而这黑色纸片上所拥有的不可名状之力才是趁虚而入,将他的心神影响。

“摩拉克斯,你没事吧?”

若陀龙王的声音带着紧张,它生怕摩拉克斯被那黑色纸片上的可怕力量将心神摧毁。

即使是岩之元素的化身,即使有着与摩拉克斯这位古老魔神媲美的强大力量,若陀龙王在见到这黑色纸片的刹那间,依然为其所惊惧。

虽然那纸片上的力量只有微不足道的一丝,但却极其崇高宏大。

就算是魔神之力,就算是它的龙王之力与其相比,也如萤火与皓月,难以争辉。

摩拉克斯不想欺骗自己的好友,他沉吟片刻后道:“……暂时没事,但我不知道之后是不是会有事。”

若陀龙王这时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它开口道:“……千年前我就和你说过,这东西来历不明过于可怕,你应该将其封印在深远地下,彻底远离才对。”

若陀龙王的话让摩拉克斯再次一惊,他沉声开口道:“……以普遍理性而论,我不是这样不知深浅,不明就里之人。”

“……正常情况下我若是遇到这样不明之力应当谨慎对待,最起码不会将其一直随身带在身边。”

若陀龙王楞了一下,它的龙首随即神色大变,慌忙道:“……摩拉克斯,你是想说你在千年前就被这东西影响了神智?”

若陀龙王话语中带着恐慌。

现在的摩拉克斯被影响还算可以理解。

毕竟归终战死,摩拉克斯不久前与众魔神大战时也是受了伤,在这种情况下心神出现裂痕被人趁虚而入是很正常的。

但千年前的摩拉克斯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

千年前的他心如磐石,意志坚定,就算是磨损也不能磨平他哪怕一片棱角。

那时的摩拉克斯与归终也刚认识不久,绝对不会因为归终而影响到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