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2章

作者:朱之月

那是君临于宇宙之顶点,哪怕是在箱庭中,也仅有十七位的全权领域者。

是足以开天辟地,撕裂宇宙星辰的恶意之集合。

更遑论恶神之母还是最初的四人之一。

能以凡人之身直面恶神之母而保持住理智,这足以说明面前这人偶一样精致的少女,她那远超常人的坚毅之心。

总有凡人敢于直面一切黑暗与罪恶的源头。

然而凡人能做到的,终归也只是望上一眼罢了。

在这黑暗的空间中,西乡就是『宇宙最小公倍数』,拥有着无上的威能。

如果说在OVERLORD,他是因创造了诸多NPC而被称作无上至尊。

那么在这里,西乡就是真正的无上至尊!

南宫那月的一切都无法在这里被掩饰,她内心的所思所想,她过往的人生经历,她那可怜却又不放弃的人生。

乃至于是她即将被出卖的灵魂,这一切都在西乡的眼中无可遁形。

“南宫那月……你是第一位接受了吾的邀请,来到此地之人。”

西乡语气威严,没有任何多余的人类情感,就仿佛在他的眼中万事万物皆是蝼蚁,不被他望在眼中一样。

虽说现在的他获得的威能都是虚假的,是恶神之母灵格的赐予,是那位伟大母亲的馈赠。

但是西乡对如何保持着绝对上位者的威赫去面对他人,从而让人对他产生错误的认知有着充足的经验。

简单来说,就是不能让南宫那月看出来他有善良的人性。

再是恐怖的神当祂有了人性时,其实威严就已经降了几个档次了。

所以,必须要装,就是得装!

“你接受吾的邀请,提供了你所在世界的道标,吾是一位公平又仁慈的神,你提供了足够的价值,吾也必然会给予你奖励。”

西乡表面不动声色,但内心里却是狂喜。

他感觉到了,感觉到这片黑暗的子宫在雀跃。

有‘营养’正通过南宫那月接受邀请后的印记,正在缓缓的流淌到这片黑暗中。

作为胚胎的他,也正在吸收这些营养得到成长。

这一刻西乡才是有些恍然,所谓的营养,其实是滋养世界的养分,他正在掠夺一个世界!

恶神之母不愧是一切黑暗与罪恶的源头,这份能力真无愧于恶神之名,那简直就是真正的世界灾难,不共戴天之敌!

‘南宫那月,我记得好像是噬血狂袭里的人物?’

‘既然能够通过她来夺取一个世界的养分,那么是否能够将这个养分通道开辟的更大,让自己获得更多?’

南宫那月很漂亮,她那如人偶一般精致的面容以及嬌小的身躯,尤其是她那份坚韧冷厉的性格,都很让人欣赏。

那是不同于雅儿贝德与夏提雅,又不遑多让的美丽。

不过相比于南宫那月的美丽,那份获得营养滋润自己的快乐,可是远超女人的上瘾。

西乡这时候对南宫那月没啥兴趣,他思考的是怎样利用南宫那月,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养分!

现在的南宫那月非常的后悔,早知如此她真的不应抱有好奇心,去捡起那张黑色纸片。

这样邪恶又恐怖的存在所说的奖赏,该不会是夺走自己的灵魂,然后将她残忍的虐杀在此吧?

或许对人类而言这是残忍,但对这样邪恶的存在而言,没准就是奖赏呢?

念及此处,南宫那月觉得自己的心情反而稍微平复了一些。

反正她是纯血的魔女,是本应出卖自我灵魂的魔物.

第十六章 以你的灵魂为代价,南宫那月!

南宫那月这时候回想起自己之前发生的一切。

那张黑色的奇异纸片,是她去高中上学的路上捡到的。

南宫那月作为纯血的魔女,她虽然还没有完成与恶魔的契约,但从小她亦是受到攻魔师的精英教育。

并且南宫那月本身在空间制御领域有着极其强大的天赋。

只不过空间制御类魔术需要的魔力太过于庞大,对普通人类而言是极大的负担。

南宫那月在这方面虽有天赋,但是作为人类的她也无法随意使用类似的术式。

不过不管是南宫那月本人还是弦神岛的人工管理公社都知道。

当南宫那月与恶魔签订契约,获得非人的魔力后,她必然能够掌握那些空间制御的术式。

作为优秀攻魔师的南宫那月,也察觉到了那张黑色纸片中散发的神秘力量,也能察觉到那力量的主人非常可怕。

但那黑色纸片的主人到底有多可怕,就不是南宫那月能够想象的了。

就算是作为优秀的攻魔师,在自己所在的世界里,没有与恶魔签订契约的南宫那月其实力也并不算多强。

如果将南宫那月的实力比作是‘1’的话,那么对她而言,不管是‘10’还是‘100’的力量,都是她无法分辨出来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提瓦特大陆的魔神还有幻想乡的大妖在‘捡’到这张黑色纸片后,都是极其谨慎不敢使用的原因。

而南宫那月虽然惊奇那纸片的力量却没有过多关注。

提瓦特的魔神与幻想乡的大妖本就实力强大,他们理所当然更能体会到恶神之母的恐怖。

捡到这张黑色纸片后,南宫那月也讲究过那张纸片上的符号。

利用弦神岛的一些权限,她查到那个符号与某个在她所在的世界失落的神话有关。

对于一位攻魔师而言,这样的神话时代残留下来的‘古董’,自然是适合研究的对象。

南宫那月本以为那纸片只是早已消失的神明留在世界上的痕迹,并没有过多在意。

但谁能想到,留下那痕迹的神明并没有消亡,而且这位神明还出乎意料的恐怖。

‘祂知道我叫南宫那月,这倒也不算什么,就算是攻魔师里也有一些探知他人想法的术式。’

‘……或许我现在的所思所想,都在被祂所探知吧。’

想及此处,南宫那月并没有放弃思考,反而开动脑筋,思索起面前这恐怖的神明到底要做什么。

那张奇异纸片出现在自己的世界,出现在自己面前,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而从西乡之前的那些简短的言语,南宫那月得出了一个极其骇人的结论。

‘邀请’‘世界的道标’‘足够的价值’,这几个词足以让南宫那月摇摇欲坠。

以她的聪慧,大略猜出了这尊恐怖的存在,恐怕是对她所在的世界感兴趣。

而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将这样可怕的存在引到自己所在的世界里,那她将无异于是人类、魔族、甚至是所有地球生灵的罪人!

当这个结论出现时,南宫那月的心中就是冒出了一个念头——自杀!

她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刚强,除非能有更完美的结果,否则她绝不会轻易的妥协。

就算在仙都木阿夜面前她承认自己也怕死,但若是在自身安危以及整个世界的安危面前,她宁愿选择自我了断。

“人类还真是一个矛盾的种族,有人卑劣到为了活命能出卖一切,有人却如英雄与圣人,可以不求任何回报的牺牲自己。”

西乡并不介意让南宫那月知道他真的可以读取她的想法。

那可怖的声音震的南宫那月嬌躯微颤,甚至就连她雪白的肌肤上,都是裂开了一道道的血痕。

“放弃你那无聊的想法吧,南宫那月!你的灵魂现在在吾的手上,你只是一具提线的人偶,就连你的生命,你都无法自我决定!”

“……为什么脸色如此难堪?为什么要如此绝望?准备将灵魂出卖给恶魔的你,不是早就做好这样的准备了吗?”

“既然你要将灵魂交给恶魔,那么你应该不用在意得到你灵魂的,究竟是哪个恶魔吧!”

西乡发出恶劣的笑声,作为此世之恶的他,那笑声中蕴藏着绝对的黑暗与所有的罪孽。

实际上西乡就是在忽悠南宫那月。

如果南宫那月在这个黑暗空间里自杀,他的确能轻松逆转生死。

但如果南宫那月回到自己的世界里自杀,西乡也是毫无办法。

恶神之母的灵格只在这黑暗的空间里有用,他的力量无法辐射到外界。

那几张邀请函,就是他竭尽全力制造出影响外界的成果了。

在外界的西乡,能表现的力量就是作为衰老大恶魔的能力,而且还不是完全体。

要是南宫那月真的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杀,西乡还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道标消失,从而失去从那个世界攫取营养的可能。

不过南宫那月不知道这一点,西乡完全可以凭借着绝对的情报优势,将她玩弄在股掌之间。

反正这种事对曾爬到政体高层的西乡而言,是轻车熟路。

“你到底是谁?”

南宫那月脸色煞白,任由自己白玉般的肌肤裂开一道道血口,几乎将其染成一个血人。

她直视那不可思议的存在,一字一字的问道。

那失落的神话典籍早已失去,所以才叫失落的神话。

南宫那月并不知道这尊神明到底是何人。

“吾乃琐罗亚斯德的宗主,恶界的最高神,黑暗与死亡的大君!”

“……南宫那月,我们来玩一个有趣的游戏吧,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你将灵魂出卖给吾,吾会按照‘魔女的仪式’,将吾之创造的化身力量赐予你。”

“……契约的内容就是你内心最深处的愿望,若是你完成契约,吾就放过你所在的世界。”

“若是你无法完成,黑暗与死亡将降临在你的面前,以六大恶魔为首的无数DAEVA,会将你所在乎的一切吞噬殆尽!”

恶魔最擅长的是欺骗,就像是迪米乌哥斯那样。

同样作为恶魔的西乡可不想放弃这个老本行。

只要能骗南宫那月和自己签订契约,他就会得到稳定的道标,源源不断攫取营养。

甚至还可以通过契约,降临到南宫那月所在的世界中!.

第十七章 南宫那月的监视者

西乡的言语让南宫那月想要去相信,但是她本能的又认为,这种邪恶又恐怖的存在所发出的话语,不值得去相信。

南宫那月并不是一个连反抗都不反抗就选择跪地投降,连思考都不思考就放弃一切抵抗的人。

虽然西乡告诉她,就算她反抗也是无用,就算她选择自我了断也只是徒增笑柄。

但如果不去试试,又怎能知道这句话的真实与否?

当南宫那月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时,在她的面前黑暗涌动,那片黑暗竟然化为了一柄漆黑如黑曜石般的匕首。

因痛苦而单膝跪在地上的南宫那月猛然抬起头去。

她那湛蓝如大海的美丽眸子,甚至无法将那伟大的身影映照在眸光内,可想而知那可怕的存在,其有多么的宏大。

南宫那月无法从那恐怖的身影上看到任何与人有关的性质,就仿佛祂所做的一切并不是捉弄她,仅仅只是一个面对蝼蚁的无聊想法罢了。

那就像是一位成年人突然发现了正在搬运食物的蚂蚁,他本无意将蚂蚁杀死,仅仅只是有趣而蹲在地上,用手指挡住了蚂蚁的前行路线。

或许对于人类而言那是突发奇想的乐趣,但对蚂蚁来说,那可能付出的将是生命。

南宫那月没有犹豫,她果断的捡起地上的那黑曜石匕首,将匕首的尖端对准了自己的心口,一咬牙就是刺了进去。

要说一点都不恐惧那是不可能的,她终归只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面对死亡的平等,任何的人类都会为之惧怕。

但是南宫那月那坚毅果敢的心,让她战胜了这份恐惧。

刺痛袭来,血液在流失,大脑急剧缺氧,生命的气息正在从伤口处快速飞散而出。

现在的南宫那月只是一个人类,面对心脏受到这样大的创伤,又不用自己的魔力去进行身体构建自救。

很快的,南宫那月就感到漆黑袭来,意识缓缓丧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