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19章

作者:朱之月

大坟墓第二层夏提雅寝室外的回廊之中,空寂的回廊里传来些微的喘气声。

夏提雅脚步不稳,她穿着那件华美的礼服扶着墙壁,晃晃悠悠的往前走着。

深红的礼服已经破烂不堪,露出了她如白蜡般找不到一丝瑕疵的美肌。

在她那过于白皙的肌肤上遍布着血痕,血痕的边缘都是翻开的皮肉,一看就是被07人用力抽打过。

作为吸血鬼的夏提雅可以轻松的将这些伤势回复,但是她却没有这么做。

夏提雅走在走廊中,神色靡靡,她猩红色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伤痕上时,脸现愉悦与快乐,整个人都是变的激动不已。

就如同对士兵来说身体上的疤痕是荣誉的印章,对夏提雅而言,自己身上的这些伤势亦是无上至尊的赐予。

“查拉图大人……嘿嘿……查拉图大人……”

夏提雅神色妩媚,眼神迷离,从樱唇与琼鼻间吐出甜美的气息。

她一边傻笑的念诵着西乡的尊名,一边缓慢的前行。

在夏提雅前进的道路上留下一道道的水的痕迹,颜色是浅淡的红,伤口的血滴落在其上,那既有着她鲜血的味道,亦有着淡淡芳香。

突然,在夏提雅面前出现了一道纯白的身影。

她立刻收敛自己脸上那痴迷的表情,眼眸眯起露出危险的神情。

在看清了来人后,夏提雅露出自己锋利的犬齿,染着朱红指甲的玉手轻挡在自己的唇边,哈哈大笑道:

“……让妾身看看是谁来了,哎呀,这不是我们的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大人吗?”

出现在夏提雅面前的正是雅儿贝德。

在嘲笑了一番雅儿贝德后,夏提雅双膝一软,如鸭子坐般瘫倒在地上,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娇躯,发出吃吃的笑声:

“……查拉图大人说妾身的身体贫瘠,但是大人却很满意妾身带来的快乐。”

“哈哈哈哈!!雅儿贝德你输了,妾身是胜利者,妾身得到了查拉图大人的宠爱。”

“……就是不知道妾身能不能为查拉图大人诞下一个优秀的子嗣,为大坟墓增添一份力量。”

“啊啊,查拉图大人,妾身仿佛还能感受到您掌心的温度,感受到您对妾身的鞭笞与爱啊!”

夏提雅在发出了一番狂热夸张的言语后,她又是秀眉一皱,不满道:“……不过艾多玛和希姿凭什么能与妾身一样感受到查拉图大人的爱。”

“……算了,反正如妾身这样的优雅大小姐,也是需要陪嫁丫鬟的,作为一个陪嫁丫鬟艾多玛和希姿也算勉强合格吧。”

听着夏提雅那自顾自的话语,雅儿贝德身躯发颤,她银牙暗咬,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夏提雅,恶狠狠的道:“……七鳃鳗,你不要得意忘形。”

“……记住了,这只是大人对你的惩罚,只不过是你这个变态把惩罚当成了奖赏。”

夏提雅哼了一声道:“……查拉图大人已经践踏了妾身的尊严,妾身知道那已经是惩罚了。”

“……只是大人怜惜妾身,才在惩罚之后又给予了妾身安慰。”

“你这个还是完璧之身的丢人恶魔,你明白查拉图大人对妾身的爱有多深沉吗?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大猩猩!”

听着夏提雅的嘲笑,雅儿贝德表面上不动声色,她冷漠的道:“……真是一个蠢货,‘背叛’了大坟墓的你只是遇到了仁慈的至尊,竟然还为此洋洋得意起来了。”

“你说什么,大猩猩?”

夏提雅声音徒然变大。

即使已经受到了惩罚,但是对夏提雅而言那‘背叛’的举动以及对至尊的污语,那是她永远也无法揭去的伤疤。

“秉持着至尊的怜惜而自得的愚蠢吸血鬼,终有一天你会被查拉图大人看到真面目,然后被大人舍弃。”

雅儿贝德满含恶意的说道。

“你再说一遍?你这丢人恶魔!”

“我说七鳃鳗你那丑陋的样子,只会让人作呕!”

“查拉图大人说过他喜欢妾身的真实样子,你这不懂美为何物的大猩猩,大人才会嫌弃你丑陋!”

夏提雅和雅儿贝德就在这走廊中争锋相对起来。

有一些路过的大坟墓NPC见此慌忙离开,生怕自己不小心进入两位大人物的吵架中。

“查拉图大人也说过喜欢我真实的样子。”

雅儿贝德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看不惯夏提雅的得意,但夏提雅就是借此来嘲讽她,嘲笑她。

即使170不愿意承认,但雅儿贝德也知道,仅仅只是现在而言她的确输给了夏提雅。

因为夏提雅把自己奉献给了至尊,但是至尊却没有碰过自己!

雅儿贝德也不知道和夏提雅吵了多久,两人才是各自离开。

虽然吵的急脸,但两人也并没有动手,大坟墓中是禁止私斗的,这是无上至尊下达的安兹乌尔恭的最高命令,没有任何人敢去违背。

等来到了无人的地方,夏提雅看不到后,雅儿贝德丰满的娇躯顺着墙边滑到在地。

她用力的咬着自己的手套,抓散了自己那乌黑的秀发,嘴角咧开到耳根处,发狂的道:

“……啊啊!!查拉图大人,为什么您要临幸夏提雅那个贱人却不临幸我,是我哪里做的还不够嘛!”

“就连艾多玛和希姿都受到了您的宠幸,莫非只有接受惩罚才可以,那我是不是……不行不行,我怎能生出这样的想法,为了得到惩罚而故意去做错事。”

“……查拉图大人,您就是太温柔了,即使是责罚我们也是如此的不忍心。”

“我也想要得到您的惩罚啊!”

雅儿贝德呜呜哭泣着,就像是人生的败犬,也有着因西乡过分‘温柔’的感动而留下泪滴.

第一百九十三章 新的世界,新的邀请者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王座之间,四十二张王座依然屹立在其中。

四周的墙壁上勾芡着数不清的珠宝,头顶的天花板上庞大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绚烂的光芒。

曾经在建造时觉得没有意义只是浪费的不值钱物品,在游戏化为现实后,其成为了富可敌国的财富。

飞鼠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他骷髅的右手轻抚着王座的把手,感叹道:“……虽然离开大坟墓的时间并不长,但对我而言却仿佛经历了漫长的时光一样。”

正坐在王座上翻看着手中书籍的西乡闻言抬起头,他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望向飞鼠道:“……看来你在这一段时间经历了许多事,飞鼠。”

飞鼠欲言又止,他很想把‘恶神之母’的情报告诉西乡,但最终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些东西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最好。

飞鼠带着自己正在欺骗的不好意思的情绪,微微点头道:“……是遇到了一些事情,让我的心态有了些许的转变。”

“……如果不是遇到了这些事,我恐怕将会变的自己不像是自己吧。”

飞鼠轻叹的说道。

本身在发现这个世界大部分人力量都很弱小后,就算在怎样的谨慎,飞鼠知道自己都会生出自大的心的。

但是与‘恶神之母’的相遇让飞鼠知道了自己到底是何等的渺小,何等的弱小。

那不是自己所持有力量的弱小,而是自己心态上的弱小。

他,也只不过是个因为运气从而持有了力量的幸运儿罢了。

“我能看出来,这一段时间的经历让你成长很多。”

“……我也能看出来,你有很多想要倾诉的话,那些话你无法对NPC倾诉,但是你可以对我倾诉。”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还有其他的玩家存在,但仅仅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位唯二的玩家,站在同一阵营的玩家。”

西乡将手中的书合上,他缓缓出声。

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这种不威严的行为飞鼠不敢在NPC面前出现,生怕让NPC对自己不再敬畏。

飞鼠笑着道:“……有的时候我发现查拉图你是不是心理医生,总是喜欢倾听大家的烦恼并给予支持和解答。”

西乡耸了下肩道:“……你就当是我的一些小兴趣吧。”

“所以和你在一起来到这个崭新的世界,让我感到安心。”

飞鼠语气放缓的道:“……这一段时间我是经历了很多,也有很多想要倾诉的话〃」。”

“……在游历王国的这段时间里,我知道了一点,那就是我很弱。”

“不是我所拥有的力量,如果只是力量的话,我知道在这个世界我还是很强的。”

“……但是我并没有与这份力量相匹配的心境。”

“我在这段游历中遇到了一些人,他们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意志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力量。”

“……他们或许没有现在的我强大,但我知道我只是运气好,若他们是玩家,持有着与我同等的力量,我不认为自己是他们的对手。”

飞鼠这个时候非常的清明,或者说是直面‘恶神之母’后,让他高傲不在,看透了许多东西。

就如飞鼠所言,他只是个力量的载体,本身并没有经历过磨炼自己心神与力量的过程。

像是这个世界抵达英雄领域的那些人,他们哪一个不是在生死之间得到突破,得到坚韧的意志。

若是没有了玩家的身份,飞鼠在这个世界中也只不过是个最底层的人。

同样,西乡其实也面对着同样的问题。

他甚至比飞鼠更夸张,一上来就获得了恶神之母的灵格。

但是他比飞鼠更冷静,思维更清晰,从一开始西乡就没有沉浸在这所谓的‘恶神之母’的灵格里。

他也从来没认为这就是属于自己的力量,他只是在拾人牙慧。

西乡一直在努力学习知识,用自己的方式从零学起,希望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够完全将这份力量掌握。

因为是站在恶神之母的肩膀上,所以西乡的学习进程事倍功半,这让他一点点的磨砺着自己,理解着力量的根源所在。

“我能感觉到,查拉图!这具身体正在改变我的思想。”

飞鼠用手指了指自己那骷髅架子一样的身体,他的语气有些畏惧的道“……它在渐渐的让我变的不像是自己。”

“……不死者之王的身份让我的思维开始转变,从活人的思想变的像是死人。”

“若不是我遇到了一些事让我清醒过来,我恐怕现在已经失去了‘人’的思维方式,最终变成一个彻底的死人。”

西乡缓缓点头笑道:“……我本还想提醒你这一点,但是看来你自己就领悟了,飞鼠。”

“……我们不是天生的恶魔,不是天生的不死者,我们可以用恶魔与不死者的手段去解决问题。”

“但是我们决不能让身份来限制自己的行动,而是要以自己的本心去前行。”

“……环境会改变我们的性格,但是环境是一个复杂的整体,所谓的身份仅仅只是环境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我们外在是恶魔、是不死者,但我们本身作为人类的观念,却也不能完全失去,也不可能失去,那是铭刻在我们灵魂之中的东西。”

这也是西乡对自己的提醒,他是恶魔,会以恶魔的手段来解决遇到的问题。

但西乡也不是天生的恶魔,若是他放弃作为人的意志让自己彻底化为恶魔,最好的结果也只不过是成为另一个恶神之母罢了。

西乡很明白恶魔无法追求善,这就是恶魔最大的局限性。

为了完成自己的善恶平衡观,西乡就不能放弃自己作为人的一些基本底线,那不是所谓的道德,而是作为‘人’的一些观念。

人类被称作万物之灵长自有他的道理,因人类有着最大的可能性,哪怕是恶魔的局限也能以人类的身份去突破。

“查拉图,你和我讲过你的猜测,关于六大神与八欲王。”

“……而我也有自己的猜测,六大神中的五位是以人类的身份寿终正寝的,这可能就是他们并没有互相残杀,而是以‘朋友’的身份走到最后的原因。”

“`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八欲王应该和我们一样都是异类,他们最终被自己的身份控制,彻底的从人变成了怪物。”

“……我不会让不死者的身份将我彻底控制,因为我不想有一天会和你进行厮杀。”

飞鼠深深的吸了口气,真诚的说道。

飞鼠的猜测其实西乡早就有了断定,八欲王的确是异类而不是人类。

就像是恶魔这种族群,他们可是没有任何的‘团结’这类概念的,恶魔只会臣服比自己更强的恶魔。

假如八欲王中有两个恶魔,他们最后彻底被恶魔的本性吞噬,那么他们也一定会生出想要统御对方的想法。

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内乱的爆发,不死不休。

人类虽然也贪婪,会因为利益而自相残杀。

但人类懂得审时度势,在恶劣的人类心中亦有着善之光,在危机之下人类也懂得团结的重要性。

人类就算是‘恶人’,也远远达不到恶魔那么极端。

崇尚混乱的恶魔可不懂秩序为何物,作为不死者更是夸张,到了最后一定会想要毁灭掉这个世界上所(得赵的)有的生灵,然后将其统统化为不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