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18章

作者:朱之月

首席点了点头回答道:“……已经报告完了。”

整个小队全灭,就只有他毫发无损的回来,哪怕是漆黑圣典的首席也会受到质疑,要经过最上层的审查。

“和我说说吧,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绝死绝命眼眸微眯,开口问道。

首席的身体抖动了一下,但他还是深吸口气,开始给绝死绝命讲着自己的经历。

听着首席的话,绝死绝命的眉头皱的更紧。

“你说,那个像是水蛇又像是蛆虫一样的怪物和我一样强?”

绝死绝命饶有兴致的问道。

“第十一席是这么说的,我想你也知道第十一席的异能。”

首席如此回答道。

“你说,那个怪物还有主人,就连第十一席见到他都是直接异能反噬而亡,引动群星坠落的,也是那个人?”

绝死绝命舔了舔自己的唇,猩红的舌头带着极致的魅惑。

“没错,而且对方的身份就是入侵了圣王国,将其变成自己国度的那个恶魔。”

首席沉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

听闻首席的话,绝死绝命哈哈大笑出声。

她的笑声让首席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发笑,绝死绝命?”

“我为什么要发笑?喂,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吗?我可是一直在期待着能够将我打败的男人出现。”

“……我不在乎对方的长相,不在乎对方的性格,甚至不在乎对方是否是人,我只是渴望着一个能将我打败的男人出现!”

“如果和这样的男人结婚,一定会生下更加优秀且强大的子嗣吧,哈哈哈哈!”

绝死绝命还在大笑着,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魔方,她正快速的在拼解着那个魔方。

首席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声。

绝死绝命这话听起来实在是违背常理,但是想到她那疯癫的性格,说出这样的话也在情理之中。

0 ·······求鲜花····· ········

但首席总觉得,绝死绝命说的不一定是真话,她真的想要结婚或者是生下优秀的子嗣?那可能只是她说话颠三倒四的方式。

无人的神殿里只有绝死绝命的大笑声回响,还有着漆黑圣典首席的沉默以对。

……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夏提雅的房间之中。

身穿艳丽礼服的美丽少女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在她的一旁是一道巨大的血池,里面流淌着一池鲜血。

她用着畏惧、憧憬又痴迷的眼神望着身前那高大的身影,等待着无上至尊的责罚。

“夏提雅。”

西乡看着跪在地上的吸血鬼少女缓缓出声。

“我在,查拉图大人。”

夏提雅连忙回应道。

. ....... 0

“你之前说,想要用你高贵的玉足踩在我的脸上?”

西乡的语气玩味。

夏提雅声音颤抖的道:“……那、那只是妾身的妄言,请您不要往心里去,若您生气,就请您责罚妾身吧。”

“啊——”

夏提雅一声惨叫,却是西乡抬起脚来狠狠的踩着她那艳丽娇媚的容颜,把她踩进了脚下的泥土中。

感受着自己脸上传来的庞大力道与痛苦,夏提雅嘶哑着喊道:“……痛痛痛痛痛,请您责罚妾身,查拉图大人,请尽情的惩罚妾身!”

虽然在喊着痛,但是夏提雅的眼神迷离,笑容糜烂,仿佛是陷入了愉悦之中。

看她那样子被惩罚哪里是痛苦,更像是快乐。

西乡眉头皱了一下,他手腕一翻,那根曾经被他从夏提雅真身的嘴中拔出来的舌头化为锋利的长鞭挥动。

每一次的挥舞都带来空气的震动,长鞭落在夏提雅娇嫩的肌肤上,传来清脆的回响,这间奢华的大殿里很快的就只剩抽打以及夏提雅的惨叫声。

对待‘叛徒’,自然要有所惩戒。

良久之后,浑身都是血痕的夏提雅倒在血泊之中,她的呼吸加速,仿佛只剩下了一口气。

看着夏提雅艳丽的礼服撕裂,娇躯如同一尊由白蜡绘制的美丽雕塑,西乡哼了一声道:“……真是贫瘠的身体。”

“……来努力取悦我吧,夏提雅!这就是你背叛我、背叛大坟墓的下场,直到让我满意,你的罪孽才能被清除!”之.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七鳃鳗、蜘蛛与人偶

西乡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饰。

他随手把之前从夏提雅口中拽出的长舌扔到地上。

这被西乡当作长鞭的舌头这时候已经失去了其柔软度,上面只有一片倒竖的锯齿和裂痕。

就算是吸血鬼真祖的身体一部分,在失去了魔力供给以及西乡的使用下,也开始变的粗糙与腐朽。

西乡的面前,在剧烈的疼痛与愉悦下的夏提雅已经难以维持自己作为人类女性的身体,她露出自己的真身,如七鳃鳗一样的嘴中一圈利齿蠕动着。

不过和战斗时的夏提雅不同,这时的夏提雅那密集的细小牙齿很是柔软,没有那要将敌人啃食的暴戾,只剩下了轻轻蠕动的温柔,齿缝间还有着粘稠的液体,。

那长长的如海蛇一样的身体在地上缓慢的抽动,脚下“一七零”大地之上是一滩滩的鲜血与散发着奇异香味的凝固体。

夏提雅双目失神,恐怖怪异的身躯抽搐,从那满是利齿的口中传来她极致轻柔与优雅的嗓音:“……查拉图大人。”

“到也不愧是最强的守护者,在我的惩罚下竟然能够坚持这么久。”

西乡坐在鲜血凝结的王座之上,他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腮,注视着现出真身的夏提雅。

“妾身……妾身还能坚持,请您继续惩罚妾身吧……查拉图大人……请您再次惩罚妾身……”

夏提雅颤抖的说道,语气中既有着痛苦还有着愉悦。

在设定之中,夏提雅本就有着抖M的体质,对她而言痛苦也是快乐。

况且对夏提雅而言,西乡的惩罚哪里是惩罚,那简直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奖赏啊。

西乡的目光从夏提雅身上扫过,看向了在她身旁不远处的艾多玛。

这时候的艾多玛也已经是现出了自己的真身,那是一只可怕的有着八条长腿的蜘蛛。

蜘蛛的腿上缠满了扭曲的符咒,而在其复眼的位置还带着那只脸虫。

这让如今的艾多玛看起来就像是半人半蜘蛛的怪物,下半身是蜘蛛,上半身则是女性的躯体。

从艾多玛那脸虫的喉咙处,依然传来她甜美的嬉笑声,充满了对西乡的憧憬与爱戴。

“查拉图大人……查拉图大人……嘻嘻嘻~~~”

艾多玛发出嘻嘻的笑声,她脚下的土地布满了蛛网,在那些蛛网的缠绕间,还有着一颗颗正在呼吸的蛋。

通过那些半透明的蛋,能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小蜘蛛,西乡也没想到艾多玛竟然还有这样的技能。

对于艾多玛的种族来说,她的这个技能就类似于召唤仆从与小怪,只不过这个技能的使用需要男性的参与,所以过去艾多玛从未用过,技能一直是灰色的。

如今她终于是能够使用一次这个技能,召唤来了数以千计的蜘蛛,组成了她的怪物军团。

西乡见此也是无语,不得不佩服安兹乌尔恭的成员都是一些变态,除了塔其米以外。

源次郎那个家伙竟然还给艾多玛有这样的设定,是西乡从未想过的方案。

‘当年安兹乌尔恭会被超过两千人的玩家联合一起进攻,确实有他的道理。’

西乡脑海中不自觉的想到了安兹乌尔恭公会最危险的那一次,超过两千名的玩家对整个大坟墓的攻略。

那时候的西乡还是个‘普通玩家’,那场战役也是由他来指挥。

因为并没有什么超常的力量,所以那次战斗就是真正的一种势均力敌的兵力,双方的差距只在智慧与对人心的理解上。

最终在西乡的指挥下,以诱敌深入的计策将所有的玩家骗到了大坟墓第八层,并在那里将敌人全部剿灭。

那也是唯一的一次守护者全部战死过的战役。

不过即使如此,那也不能算是险胜,因为从头到尾安兹乌尔恭的成员都没出手过。

西乡是本打算有敌人突破第八层后,他准备率领公会玩家成员迎敌,将漏网之鱼消灭在第九层。

就算敌人使用世界道具突破了第九层,第十层西乡也安排了作为BUG而诞生的卢贝多与其他世界道具,几乎就是万无一失之策。

也是那次世界树游戏史上少见的诸多公会联合对一个公会发动入侵,最终还大败亏输的战役,让安兹乌尔恭名扬世界,也让西乡这个人名扬世界。

“哈,难道我也老了开始磨损了么,竟然也开始回忆往昔了0 .......”

西乡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那时候的游戏生涯是真的快乐。

因为那时是真正的游戏,西乡也在享受玩游戏的愉快。

在穿越前的西乡也是一个喜欢玩游戏的人,见到了这种能够完全潜入的跨时代游戏,他又怎么可能没兴趣。

但就像是年轻人总要成长成熟,最终慢慢的让游戏不再成为自己生活主旋律一样。

如今的西乡已经不在游戏之中,他要为了现实而殚精竭虑。

站起身来,一双没有任何生气,看起来不像是人类的玉手伸来,为西乡再次整理了一番衣服,不让上面出现任何的褶皱。

希姿这个人偶少女面无表情,她那白瓷硅胶般的体表上遍布着伤痕。

作为‘罪人’,她也受到了同样的责罚。

不过相比于夏提雅的大罪以及艾多玛的战败,希姿的罪责要轻上许多。

在惩罚之后,她亦是受罚者中唯一一个还能动的人。

虽然是战斗女仆,但希姿亦是女仆,因此伺候人的技术很是贤淑。

“无上至尊大人。”

在为西乡整理完自己的衣服后,希姿跪在地上,用着她没有感情的声音恭敬问候着。

“将这里收拾干净吧,希姿……”

西乡看了一眼近乎陷入昏迷的夏提雅5.8,还有着虽然意识还在,但八条腿已经站不起来的艾多玛,他用着没有多少波澜起伏的声音说道。

“是,无上至尊大人!”

听到西乡的命令,人偶少女连忙应道。

随即西乡的周身燃烧起黑色的火焰,整个人消失在了夏提雅的寝宫之中。

在大坟墓里,除了无上至尊外,只有被特别允许的雅儿贝德才可以使用传送。

之前迪米乌哥斯因为夏提雅‘背叛’事态紧急,他在大坟墓里使用了一次传送,也因此受到了闭门思过的惩戒。

哪怕心是好的,但大坟墓的规则不可废,惩戒也是必须的,只不过那惩戒很轻微罢了。

见到西乡离开,希姿才是缓慢站起身,看着一片狼藉的寝宫,她的魔法回路迅速转动,思考着要如何去打扫.

第一百九十二章 查拉图大人的临幸与宠爱

希姿不着寸缕的站在原地,虽然她的外形与一般的人类女性别无二致,但是在人偶少女的关节部位都是类似球形的关节。

甚至在身体的有些连接处,她的肌肤上亦是被一条条像是电子精密仪器一样的回路连接。

只不过与那种机械美感的回路不同,希姿的身体部位更多的是由魔法的印记组成。

希姿默默的扫视一圈,人偶的大脑默默的得出了一个最正确的打扫顺序,然后按照西乡的要求工作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