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17章

作者:朱之月

但恶神之母依然有部分力量破碎成了一片片的宇宙真理,洒向了这无垠宇宙。

不管是圣歼还是世界道具,其实都是破碎的宇宙真理。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样连全能领域者都难以诞生的世界里,竟然会出现全权领域宇宙真理的力量。

而哪怕是这些破碎的些微力量,依然将无数的世界扭曲,可想而知完整状态的恶神之母又是何等不可思议的强大。

想到这里,西乡心下更是一凛。

连这样强大到不可理喻的恶神之母,她的灵格都被击碎,就连宇宙真理都是化为碎片散落各方世界,她当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西乡知道这还不是现在的他应该思考的问题,只得将沸腾的心思暂时压下。

与此同时,西乡也明白了‘邀请函’的意义。

自己所投放的邀请函还有自己重生的世界树游戏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有恶神之母残留的宇宙真理碎片,这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那本就是恶神之母力量的自我吸引。

也即是说,自己所投放的邀请函其实并不是随即投放,而是那些力量会自主的去寻找自己失去的力量。

唯一随机的只有得到那邀请函的人,打开邀请函的人。

甚至就连这个随机性都可能是虚假的,而是被宇宙真理的力量所影响的命运。

宇宙真理的破碎虽然让人遗憾,需要西乡去将其补全,但却也给了西乡一个可能性。

完整的宇宙真理就算摆在那里让西乡研究,他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宇宙真理本就是一直存在的。

但具现化并破碎的宇宙真理,却给了研究它的机会。

就如同嗜(得赵的)血世界里的该隐能够发动圣歼改变星球的法则允。

就如同世界树游戏里不管是玩家还是普通人,只要达成条件就可以使用世界道具。

这在过去不可能之事都变成了可能,而这也给了西乡一个可能性,他可以对这些破碎的真理进行研究,按图索骥。

最终无数的拼图全部拼好后,那就将是完整的真理,是只属于西乡的、被他完全掌握的真理。

随着圣歼的力量出现在这个世界,其与世界道具产生了共鸣。

来自于全权领域的力量哪怕只是一道小小的碎片,其也有着凡人难以想象的伟力。

遥远的苍穹宇宙之中,数不尽的恒星脱离了轨道,它们化为一颗颗的流星,如雨般洒落。

这一刻,这个世界所有的强者都心有感应,抬起头来注视着天空,凝望着那无尽恒星陨落所化为的壮丽星雨。

一只巨龙神色凝重,低声开口道:“` 「……这世界的所有命运全部都被搅乱了〃」!”.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会责罚你的,夏提雅!

斯连教国,最高十二神官走出最深处的神殿,他们站在神殿外,面色凝重的抬起头来,望着那群星陨落的壮观场面。

这时,一道清脆的脚步声传来,一位头发与眼睛分别有着一黑一白两种不同颜色,面容秀美的娇小少女缓慢走来。

少女身穿黑白方格的长衫,纤细的美腿上是漆黑的长裤袜,女孩看上去就像是黑与白的结合色,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色彩。

那一黑一白的两只眼睛看起来怪异又冷漠,其秀美的身姿像是一只跃动在指间的钢琴精灵。

“绝死绝命!”

在见到少女后,作为教国最高层的十二神官都是对其表达着基本的尊敬。

虽然少女外表娇小,但实际上她的年龄比在场这些老头老太太们年纪更大。

作为六大神的神人后裔,持有着五神秘宝,绝死绝命就是斯连教国最后的底牌与秘密武器。

“诸位大人早上好啊,或许说是晚上好才对。”

绝死绝命对着十二位最高神官嘴角挤出笑容,看起来很是狂气。

她走到十二位最高神官身旁,与他们一起仰起头来,仰望着夜空那群星坠落的壮丽场面。

 170 现在的时间正是上午,但白日突然化为黑夜,甚至出现这群星陨落的场面,不论是谁估计这时都会心中忐忑,惶恐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十二位最高神官也是如此问着绝死绝命,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此试着从绝死绝命这里得到答案。

绝死绝命只是微微摇头,她眯着自己那怪异的双眸道:“……我刚才只是感觉到有一股可怕的力量突然出现。”

“……其他的我不清楚,但是那力量在刹那间就覆盖了整个教国,或许这不可思议的壮丽景象,也是持有那力量之人造成的异象吧。”

“真的是……太强……实在是太强大了,仅仅只是感受到那力量的一瞬间,我就像是在直面神明大人……”

绝世绝命的身体微微颤抖,她舔了舔自己的唇,发出了呓语般的声音。

十二位最高神官没有在意绝世绝命那用神来形容的不敬话语,他们跪在地上虔诚祈祷着:“……六大神在上!”

让群星坠落,光是这幅绝景就足以让任何生灵震撼,也幸亏这个世界还并不能理解到恒星的意义。

否则如果他们知道那划破天空的每一道星辰都是一颗陨落的恒星,那时候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升起对抗的心思。

一位四十多岁眼神犀利的男子这时沉声开口道:“……派出风花圣典所有成员,去收集整个大陆最近发生的大事。”

风花圣典正是教国六色圣典之一,专门从事信息收集与间谍工作。

而这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是十二神官中最年轻的一位,职位为土神官长,同时亦是六色圣典的统合人。

其他几位神官都是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

绝死绝命只是仰望苍穹,凝视着那群星不发一言。

……

同一时刻,在大陆各处都有巨龙仰望天空,注视着这不可思议的绝景。

白金龙王站在山巅之上,扬起龙首沉默不言。

地底深处,一只庞大的巨龙睁开了自己的漆黑双目。

天空之上,如同一座天空岛屿的龙从沉睡中惊醒,缓缓抬起那如小山般大小的头颅。

更有在宇宙之中,一只人类难以形容的巨龙缓慢睁开双目,它的目光略过脚下星球,注视着漆黑宇宙的尽头。

虽然它什么都看不到,却能感知到那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

……

王国已成平地的山谷之处,西乡放下了自己张开的双手。

随着他的动作,漆黑的夜空在阳光下彻底消融,群星失去了色彩,而那朝阳再次露出自己的光辉,大地被一片温暖的阳光笼罩。

不管是飞鼠还是守护者们,都是用着震撼的眼神看着西乡,对刚才发生的事感到不可思议。

尤其是飞鼠,作为一个(ahfi)‘现代人’,他可是知道那夜空中闪耀的每一颗星星其实都是极远的恒星。

甚至它们中的大多数比太阳还要庞大宏伟。

但在刚才那一瞬间,西乡竟然让群星都是陨落,好似是搅动了某种不可明说的命运之力,如此之威让飞鼠完全不敢想象。

这真的是世界树游戏能做到的?

如果在游戏里做出这样的伟力还能理解,游戏毕竟只是一堆代码堆彻,做一个cg动画就可以了。

但现在这里可是现实啊,他们应该是身处宇宙的某一颗星球之上。

在现实中操纵星辰,那相当于操纵的就是一个天体!

西乡现在很满意。

圣歼的力量轻松的解除了‘倾国倾城’的控制效果。

更重要的是,西乡终于知道了圣歼与世界道具的真面目。

在知道了它们的真面目后,西乡也可以放下心中的警惕。

毕竟不管在哪个世界都能让他遇到全权领域的力量,这让西乡一直觉得很不自在。

如今知道了这些力量和自己同源,皆是来自恶神之母后,他也是终于放下了心,不用胡乱思考这些力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西乡最怕的就是这些力量的主人和恶神之母有仇,而继承了恶神之母灵格的自己也将会遇到危险。

人类最大的恐惧就是未知,当未知变成已知后,恐惧就不灾存在。

当然恐惧是没有了,但小心还是要小心的,那终归是涉及到全权领域一角的力量,要是自己不小心也可能着了道。

西乡低下头,看着那如破布一样的夏提雅,他抬起脚来踹了踹,冷声道:“……不要装死了,夏提雅。”

那像是蛆虫一样的怪物身体颤抖了下,紧跟着魔力涌动,夏提雅再次发动了‘时光回朔’的魔法。

从那丑陋干瘪的身体上长出了血肉,破败的身体开始复原。

仅仅只是几秒后,一位身穿艳丽长裙,皮肤娇嫩如白蜡的绝美少女再次出现在西乡面前。

夏提雅惶恐不安的跪在地上,用着哭腔道:“……查、查拉图大人!”

“……请您责罚妾身,请您用力的鞭笞妾身,请让妾身承受痛苦,唯有如此,妾身才能得到安慰。”

“妾身、妾身无法原谅自己的‘背叛’。”

夏提雅就像是个可怜的小女孩,惶恐的磕着头,她娇躯轻颤,猩红的眸子里流淌出令人伤心欲绝的泪水,呜呜哭泣。

“我会惩罚你的,夏提雅……但那要回到大坟墓之中!”

听到西乡的话语,夏提雅却是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对于夏提雅而言,如果没有受到责罚反而会让她患得患失,害怕自己是不是要被无上至尊抛弃,像是一只小狗般被抛弃。

但在听到西乡说会惩罚她后,夏提雅总算是安下了心,最起码这代表着无上至尊大人还是在乎自己的.

第一百九十章 是惩罚还是奖励?

“无上至尊大人,这个人要如何处置?”

迪米乌哥斯用着狂热崇拜的目光望着西乡,他努力弯着自己的腰肢,手上正提着一个人类。

那个人类正是漆黑圣典小队最后的幸存者,他们所谓的首席。

西乡平静的目光只是随意的看了这个首席一眼,迎着对方惊惧的眼神开口道:“……将他放了吧。~”

“……既然我说过会让他们小队活一个人回去,那就-是我的承诺。”

“恶魔虽喜欢撕毁承诺,但那也要分情况而言,大部分时候,我还是个信守诺言,喜欢契约的人。”

听到西乡的话,迪米乌哥斯随手一松,任由那为首席落在地上。

最高阶的恶魔谦卑的道:“……这个人类瞻仰了您的荣光,正可将您那伟岸的身姿传颂世间,让世人知晓您的伟大。”

西乡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说道:“……回去吧,回去大坟墓。”

“是,无上至尊大人。”

……

斯连教国,漆黑圣典的首席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浑浑噩噩的回到教国的。

亲眼见证了西乡如何用残酷的手段镇压夏提雅,又亲眼见证了西乡那让群星坠落的伟力,这位首席已经是吓的肝胆俱裂。

甚至他昏昏沉沉中都没注意到自己是怎样被迪米乌哥斯轻松擒下,等到他回过神来时,才是惊惧哪怕是那怪物的一个手下,都有着这样强大的力量。

走在无人的走廊里,四周是彩绘的玻璃窗与圣洁的雕像,一根根的蜡烛燃烧着烛火,为这走廊带来些许的光亮。

往前走了几步之后,首席的脚步一顿,就在他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黑白二色的女人正靠在一根石柱上。

她双手环胸,怪异的双瞳看似没有多少情感,让人望之惊悚。

如钢琴精灵般美丽优雅但残酷的少女微微侧过头来,见到首席后就是嘲笑道:“……听说你带的小队全军覆没了?”

“……就连第八席、第九席和第十一席都牺牲了。”

听到少女那嘲笑的话语,首席苦笑一声道:“……绝死绝命。”

“嗯?”

绝死绝命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首席,然后发出大笑声:“……哈哈哈哈!你这家伙变化还真大啊,过去的你那么自大,怎么现在就这样懦弱了。”

见到首席不出声,绝死绝命无趣的道:“……和那些老家伙们报告完了?”

首席很想说相比于那些‘老家伙’,你的年龄好像更大。

在嘴上嗫嚅了半晌后,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他还是忍住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