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16章

作者:朱之月

夏提雅就像是一只被抓住了七寸的蛇,那长条般的身体开始剧烈扭动。

随即西乡将右手伸进了夏提雅那如七鳃鳗般长满一圈利齿的嘴中,抓住了她触手般的舌。

“撕拉——”

那长长的舌头样的触手被西乡直接从夏提雅身体中拽了出来,带出一大堆令人作呕的猩红之物。

夏提雅的反抗一下子弱小了很多。

西乡随手把不在乱动的夏提雅那海蛇般的身体一扔,将她从高空扔到了地上.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们的创造主,我们的神!

夏提雅那皮肤干枯却满是粘稠如海蛇一样的躯体从高中坠下,砸在大地之上。

她的躯体在泥土之中挣扎着,那灰白的皮肤上沾染了一片淤泥的污浊。

而夏提雅那长满一圈利齿的口中,数不清的内脏碎块被她吐出,让脚下的大地变成了一片肉块组成的泥沼。

渐渐的,夏提雅那怪物一样的身体变的虚弱下来,就仿佛是失去了大部分的力气。

若不是她的皮肤还在轻轻的颤动,估计不管任谁见到夏提雅如今的样子都会以为她已经死去。

西乡的身体从半空落下,踩在脚下的大地上。

其背后的十二只巨大骨翼渐渐收拢,他的右手中还握着刚刚拽下来的夏提雅的舌头,那舌头长达数米,上面的神经还没有死去,在西乡的手中微微颤动着。

“夏提雅,还能说话吗?”

西乡慢慢的走到夏提雅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那七鳃鳗一样扭曲的身体,冷酷的说道。

“呜呜——”

因为失去了舌头,怪物只能发出呜呜的口齿不清音,她那狰狞的猩红瞳孔中,竟是露出了些许恐惧的神情。

要知道处在血之狂乱中的夏提雅是没有理智的,但就算是这样没有自我意07识的疯子都会露出恐惧,可想而知西乡带给夏提雅的畏怖有多强。

“嘶……嘶……”

夏提雅还想要说些什么,西乡仔细聆听,好像是夏提雅又要发动‘时间回溯’的魔法。

这个魔法夏提雅一天能够用三次,刚才被西乡打成重伤她已经用过一次,现在的夏提雅是想发动第二次技能让自己回复。

见此西乡抬起自己的手中,将夏提雅的舌头当做鞭子猛然抽了过去。

那猩红的舌头上还燃烧着漆黑的火焰,随着鞭子抽打在那夏提雅那如海蛇又如蛆虫一样的扭动身体上,怪物再次发出了惨痛的呼声,在泥土中扭动起来。

鞭子上的漆黑之焰将夏提雅调动起的魔力焚烧,在衰老的意志下枯萎。

而没有了魔力,自然什么技能都不能发动。

西乡一鞭子一鞭子抽打着夏提雅,这空寂的大地上,只留下夏提雅的痛苦惨叫声。

在抽打了不知多久后,西乡脚下用力一踹,将已经血肉模糊看不清样子的夏提雅踢到了众多守护者面前。

西乡仿佛在说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身为守护者的你们必须要忠心耿耿,否则就会变成夏提雅这样。

当然这个想法是飞鼠自己的想象和配音,他把西乡一脚将夏提雅残破的身体踢到雅儿贝德等人面前,想象成了那是对守护者的立威。

飞鼠心下一松,神情喜悦,那不光有着西乡轻松将夏提雅战胜带来的振奋,还有着他对守护者们衷心的暂时放心。

‘想必被查拉图这样一通虐待,那些守护者会恐惧而不敢生出反叛之心了吧。’

‘……不愧是查拉图,在处决叛徒时还顺便给其他守护者杀鸡儆猴。’

飞鼠心中赞叹着西乡的方式,同时也为他的力量心惊。

如此可怕的力量,简直就是超越了世界树游戏的限制。

要知道夏提雅作为最强守护者,就算是另一位世界冠军塔其米穿着一身神器,也要经过苦战才能战胜。

但西乡面对夏提雅简直就像是爸爸打闺女,根本从头到尾就是在虐待,夏提雅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按照飞鼠的比喻,那就像是满级大佬带着新手去村门口刷哥布林一样的简单轻松。

在世界树游戏里,有一些BOSS是需要数十位玩家通力协作才能战胜的。

飞鼠觉得以如今西乡的力量,他是绝对能轻松单刷那些世界级BOSS,简直已经和玩家不在一个次元了。

甚至西乡表现出的强大,让飞鼠生出一种过去是游戏限制了西乡,才让他只能表现出与其他玩家一样力量的感觉。

飞鼠在胡思乱想,其他的守护者们这时候都是跪在地上,用着狂热的表情仰望着西乡,恭敬喊道:“……无上至尊大人,夏提雅要如何处置?”

这就是无上至尊的力量,真是太伟大,太不可思议了!

所有的守护者们都是震撼莫名。

身为守护者,他们当然知道夏提雅有多强。

全力全开下她就是最强守护者,所以只有夏提雅一个人镇守三层大坟墓,其他最多只会镇守一层。

但就是这样在守护者中亦是最强大的存在,在无上至尊眼里与其他的蝼蚁也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是抬脚之间就能踩死的小虫子。

这就是创造了吾等的至尊,无上的至尊,伟大的至尊,我们的创造主,我们的神!

与飞鼠所想的不一样,对于西乡的行为,他们完全没有任何杀鸡儆猴的感觉,因为守护者从来就不可能生出背叛的想法。

“查拉图,夏提雅要如何处置?”

“……她既然是中了世界道具‘倾国倾城’,理论上只有其他的世界道具才能解除这个效果。”

“在游戏里时面对这类世界道具,还有一个方法就是直接杀死,最多只要掉5级就可以。”

“……但现在是现实中,不知道大坟墓的复活机制还能不能用。”

飞鼠这时走向西乡,他忧心忡忡的说道。

作为最强的守护者,夏提雅是个好用的道具,这样的道具要是直接抛弃太浪费了,这就是飞鼠的想法。

‘倾国倾城’并不算什么特别强的世界道具,自杀这种方式就能解除控制。

如果是那种‘二十’级别的道具,有一些效果甚至能让玩家强制删号,那才是真的可怕。

不过就算如此,‘倾国倾城’也无法用游戏里的技能解除,那终归是世界道具的效果。

“看来这一段时间的历练让你成长了不少,飞鼠……”

“……我能感受到你的内心不在如刚刚170来到这里时的慌张,甚至你也不像是最初那样畏首畏尾,没有主见。”

“用一句你能听懂的话,如果过去的你只是个普通的公司社畜,那么现在的你已经是一个公司的小领导了。”

“……这份心态的转变难能可贵,飞鼠。”

“如果现在还是在我们的世界里,我已经可以给你一些权力与职位,让你手下去带一批人了。”

西乡仔细的看了飞鼠几眼,笑着说道。

对于飞鼠这个极其注重友情的老好人,他还是很喜欢的。

飞鼠讪讪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心中感叹着查拉图不愧是过去当领导的,这份领导派头真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

“你连这都能看出来,真是太厉害了,能和你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真是让我感到安心。”

飞鼠夸赞道。

这话是心里话,不管是西乡的那份运筹帷幄的智慧还是遇事冷静决绝的成熟,乃至于是如今表现的绝强力量,都让飞鼠有巨大的安全感。

“回归刚才的话题,正好我要拿夏提雅做个试验,试试我新掌握的还不熟练的术式。”

西乡目光灼灼的盯着地上扭动身体的夏提雅。

既然世界道具是涉及二位数一角的力量,那么如果自己使用圣歼这个同级别的力量,是不是能把这效果驱散?

这会为西乡去熟悉与掌握全权领域的力量带来大量的重要经验.

第一百八十八章 破碎的宇宙真理

飞鼠并不知道西乡要如何解除‘倾国倾城’的效果。

在飞鼠的认知里,世界道具的效果只有同为世界道具才能解除。

曾经在世界树游戏中,就有许多玩家抱怨过这东西的夸张,不过世界道具因为数量有限,使用方式唯一,最终其也就不了了之。

在飞鼠的好奇目光下,西乡走到了夏提雅的面前。

看着那如破布般躺在地上抽搐的夏提雅,西乡的目光冷然。

他的脑海之中勾勒着诸多不可思议的图形,这些图形中的每一道符号都神秘浩瀚,而这些符号又密密麻麻不知凡几,似是诉说着宇宙的真理。

这正是圣歼的力量。

在嗜血世界里,西乡从该隐处得到了他所研究圣歼的所有资料,而圣歼的仪式场又在弦神岛基石之门地下。

这让西乡有着充足的实验道具去研究圣歼。

虽然迄今为止时间尚短,西乡还无法完全的掌握圣歼,但他也从中研究出了一些使用的方法。

而在与该隐的短暂交流中,西乡也知道了圣歼的真正来历。

圣歼是该隐研究出来的,但也不是他研究出来的。

按照该隐所言,在大概嗜血世界的一万多年前,他还作为天部的首席研究员时,其无意中得到过一块石碑。

那石碑没有实体,并不真正存在,其就如同是宇宙真理凝聚而成,上面书写刻画着数不清的纹路与神奥。

作为研究者的该隐自然见猎心喜,他将那石碑上所刻画的一切铭记在心中,经过漫长的研究,利用那石碑研究出了名为‘圣歼’的术式。

可以说该隐也并不是自己研究出了圣歼的力量,他也只不过是个使用者,是在先得到这个技术原理之后,经过漫长努力将其化为了现实。

这也解除了当时西乡的一个疑惑。

那就是该隐区区一个四位数,是如何研究出二位数的力量,哪怕圣歼对真正的二位数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一角,但那力量本质也属于全权领域。

该隐能够跨越两个如天堑一般的鸿沟研究出圣歼,这已经不是用天才能够解释。

直到与该隐沟通后,西乡才是恍然,原来这力量也不属于该隐,他也是拾人牙慧。

而当初该隐交给西乡的那些资料,除了自己研究圣歼得出的心得外,也有着那石碑本身的内容。

当时的西乡就觉得那石碑中记载的神奥有些熟悉,似是与自己同源,又与『阿维斯塔』相近。

现在在经过对圣歼的一段研究后,西乡终于可以试着去解除自己的疑惑了。

脑海之中无数图形勾勒,最终化为了数之不尽的神秘。

实际上相比于灵格之力,西乡更相信自己现在所掌握的这不算太强的圣歼之力。

灵格的力量是西乡直接继承,他也属于拿来就用主义者。

但是这圣歼的力量却是西乡从无到有的研究,是凭借自己的智慧走在前人之路上将其化为自己的力量。

他理解这里面的一切原理,知晓自己所能掌握的每一个神秘符号的意义与玄奥。

正是能将其完全掌握,在西乡看来,这才是属于自己的力量!

本是晴朗的天空变的晦暗起来。

不光是西乡头顶的天空,而是这个世界所有的地方,黑夜代替了白日。

无尽的宇宙苍穹之上,数不尽的恒星闪耀,化为一道道璀璨的光辉,似是在以宇宙为幕布,形成一道世界的真理具现。

那每一颗星辰都散发着亘古不变的沧桑气息,它们在某种未知的力量下改变了自己的公转路径,恰如其分的走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之中。

传说之中,占星术的最高境界拥有移星易宿,改天换日的力量。

如果说每一颗星辰代表的都是一个人的命运,诸多星辰构成的就是世界的命运,那么这样的力量无疑就是改变世界的伟力。

这一刻的西乡,已经感受到了这股不可思议的伟力,那是足以扭曲天理,搅动万千世界命运的力量。

与此同时,这被西乡以衰老灵格启动的圣歼,冥冥之中与夏提雅身体中那扭曲了她意志的‘世界道具’产生了感应。

它们就似是一体,曾经是完整的图形,但因为未知的原因让它们破碎,最终就像是迷途的孩子散落在无尽宇宙之中,努力寻找着归家之路。

在发现圣歼与世界道具竟然是同源的力量,发现它们本就是一体时,西乡恍然大悟。

在联想到该隐所说的他是曾于某块不存在的石碑上获得了知识,从而研究出圣歼后,以西乡的智慧在加上一些逻辑的推理和联想,他大体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份全权领域的力量,将无尽世界扭曲的力量,根本就是从恶神之母碎裂而来的。

西乡所掌握的恶神之母的灵格是恶神之母大部分的力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