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14章

作者:朱之月

西乡露出愉悦的笑容,身为‘人类最终试炼’,他喜欢英雄。

不管英雄的实力多么弱小,只要是真正的英雄,西乡就会给予他一个平等的舞台,赐予他平等的死亡!

西乡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然后那怒喝前冲的壮硕男子,脚步就是停在了西乡前方几米处。

他身上的武装开始腐朽,他的身体开始苍老,只是被衰老恶魔的一口气吹拂,人类就会在悲哀中迎来苍老的灭亡。

见到第八席只是一口气就被那怪物吹死,其他人吓的肝胆俱裂。

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一咬牙,一股脑的往西乡冲来。

西乡只是往前行走没有任何动作,但是每一个人在接近他几米范围内时,连带着身上的武器装备都是腐朽衰老,最终变成一具具的干尸。

而西乡这样的表现,简直最是符合人类对恶魔的定义。

凯瑞的身体也在西乡从自己身边走过时,风化成了飞灰,仅仅只是眨眼间,整个漆黑圣典全灭,就只剩下了首席一人。

这时候的首席(得赵的)绝望的看着西乡。

他多么希望绝死绝命这个时候能够出现,不是救自己,而是能把自己的战友们拯救。

即使他不喜欢绝死绝命,对她一点都不服气,但是首席也知道,能与这怪物抗衡的或许只有绝死绝命。

不,就算是普通状态的绝死绝命也不行,必须要让她带齐五大神的秘宝,才可能战胜这恶魔,这带给万物以衰老的大恶魔允!

“你有一群不错的队友,人类!”

“……我是个说话算话的恶魔,既然答应你们只有一个人能够活着,那么现在活着的人就是你了。”

“庆幸吧,他们敢于牺牲的精神让我满足,这也是你活下来的唯一理由!”

西乡站在首席面前,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瞳孔直视着他,语气玩味。

就在这时,一直不动的夏提雅身体像是生锈的木偶般咔嚓咔嚓的缓缓站直。

她抬起自己满是血污的绝美容颜,对着西乡露出艳丽的笑容,咯咯咯的大笑道:“……查拉图大人,妾身要把你踩在脚下,用妾身的脚狠狠的踩着你的脸!”

“啊啊,妾身要强X你,然后妾身会为查拉图大人您生下一个孩子,我们的孩子,哈哈哈哈!!”

吸血鬼发出了尖锐狂妄的大笑声.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夏提雅与雅儿贝德

“哈哈哈哈!!查拉图大人,妾身美丽嘛!”

“……就让妾身将您踩在脚下,让妾身听到您的悲鸣吧,哈哈哈哈!!”

缓慢站起身的夏提雅发出了尖锐刺耳却又动听的尖笑声。

她的话语中有着浓浓的口癖。

那是只有堕入风尘的花魁才会用的一种口癖自称,可见当初佩佩隆奇诺在设定夏提雅时,也是将其当做一个类似BITCH的性格设定的。

夏提雅这时候满脸鲜血,整个人显得很是癫狂,一点都没有稳重的样子,就仿佛随时会发疯一样。

在世界树游戏里,真祖是一个种族,而且非常强大。

游戏为了平衡,这样强大的种族自然也会有缺陷,那就是名为‘血之狂乱’的被动技能。

这个技能会让夏提雅在接触鲜血后,不管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鲜血,都会让其产生更大的杀戮冲动。

虽然这种冲动会让夏提雅变的更加强大,但也会让夏提雅失去理智,变成单纯的狂战士。

而对于真正的强者而言,这样的疯狂其实是个非常麻烦的能力,那会让人失去对战局的把握,甚至失去思考能力。

简单来说就是,夏提雅沾染的鲜血越多,她的智商就越低。

而在之前为了抵抗‘倾国倾城’的精神控制,夏提雅的身体受了伤,她脸上的鲜血全部来自自己,而鲜血的出现也已经让其精神开始癫狂。

“大胆!夏提雅,你是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这片已经化为平原的大地上170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怒喝声。

雅儿贝德带着其他的守护者,终于是花费一定材料与代价后,通过大坟墓的传送魔法仪式来到了这片战场。

而刚刚抵达战场的雅儿贝德就是听到了夏提雅那以下犯上的话语,这让她愤怒不已。

与此同时,不管是科塞特斯、亚乌拉、马雷还是迪米乌哥斯,亦都是脸现愤怒,一双双残酷的眸子注视着夏提雅,恨不得将这个冒犯无上至尊的蠢货碎尸万段。

夏提雅这时候的精神在‘倾国倾城’的作用下已经完全错乱。

她嘴角勾起妖艳的笑容,凝视着雅儿贝德道:“……大猩猩你也来了啊!”

“……过去妾身一直在容忍你的争夺,但是这一刻妾身再也忍不了了!”

“妾身会将你碾碎,将你的每一寸肌肤、每一片血肉都咬断,如此一来查拉图大人就是妾身的了!”

“……妾身会再将你的四肢砍断,然后让你愤怒又无能的注视着妾身与查拉图大人的快乐。”

“或许妾身会给你一个当妾身与查拉图大人的孩子奶妈的荣耀,哈哈哈哈哈!!”

夏提雅语气癫狂,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欲望诉说而出。

如果说忠诚的夏提雅也有这样的念想,但是她不敢表现的太主动,只是等待着西乡(ahfi)对她做这些事的话。

那么如今精神已经狂乱的夏提雅,就会主动去做这些事,哪怕是所谓的以下犯上也无所谓。

只要把无上至尊踩在脚下,那不就是能够为所欲为了!

可以说过去的夏提雅在面对西乡时是彻底的抖M性格,现在的她则是变成了抖S。

“何等荒谬!”

雅儿贝德嘴角咧开到耳根,她的周身穿着沉重的铠甲,手上持着一把黑色斧枪。

这把黑色斧枪实际上是一件世界道具,乃是雅儿贝德的创造者翠玉录偷偷塞给她的。

往常时这件道具的外表是一件黑色短杖,但在战斗时其就会化为如今的斧枪样子。

在雅儿贝德坐下还有着一只双角兽之王,作为与纯洁的独角兽对应的坐骑,双角兽是只有性格淫X之人才能骑乘的魔兽。

这也是为什么翠玉录会在雅儿贝德的性格里设定成淫X的原因,就是为了让雅儿贝德能够骑乘这只实力强大,足以和守护者媲美的魔兽。

“查拉图大人,夏提雅背叛了大坟墓,我等守护者实在是失责,请您允许我们将夏提雅碎尸万段,让其知晓背叛大坟墓的可悲下场!”

“……之后,我等守护者希望您能惩戒我们,我们要让您相信我们守护者依然对您、对大坟墓忠诚无二!”

雅儿贝德收起自己狰狞的面孔,她跪下对西乡说道。

其他的守护者亦是下跪,异口同声道:“……请您允许,伟大的至尊!”

虽然夏提雅很强,甚至说是守护者最强也不为过,哪怕是骑着双脚兽之王,单挑的话雅儿贝德也不是全力全开的夏提雅的对手。

但如果所有守护者一起上,夏提雅也必死无疑。

况且雅儿贝德还有着一件秘密武器,那就是她的三妹卢贝多,是只有她才能操纵的秘密武器。

这个大坟墓的隐藏NPC,是当年翠玉录用游戏BUG制造的,可以说这个NPC就代表了世界树游戏化为现实后能够达到的最强。

除了如今的西乡外,卢贝多甚至可以杀死所有的无上至尊,即使全体守护者加上无上至尊一起上,也无法将其打败。

想要击败卢贝多需要的是特定的方法。

翠玉录这个名字来自于传说的炼金术基石,实际上雅儿贝德三姐妹的名字,就是炼金术各阶段的名字。

雅儿贝德(albedo)在拉丁语中就是白色的意思,象征的正是炼金术四阶段的第二阶段白化,换一个翻译就是‘阿贝多’,白垩之子。

西乡并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众多守护者们,他只是看向了一个方向,笑着道:“……你竟然也跑过来了,飞鼠。”

身穿漆黑铠甲的飞鼠正在漫天黄沙中快速走来,在他的背后还跟着须发皆白的塞巴斯蒂安。

这时候的飞鼠已经摘下了头盔,露出了那个大光头样的骷髅头,随着接近西乡,他身上的漆黑铠甲也是消失,重新换上了那华丽的法师长袍。

“夏提雅突然背叛,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了,查拉图?”

飞鼠的声音很是沉稳,但西乡知道那只是飞鼠的被动技能原因,这个时候的飞鼠其实心里早就慌的不行了。

“无妨,只是一些小事……这个蠢吸血鬼遇到了世界道具‘倾国倾城’,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西乡无所谓的说道。

“世界道具?!”

飞鼠的声音徒然变大,作为世界树游戏的玩家,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可以说世界道具就是官方允许的外挂,哪怕是一个个体拿着世界道具,甚至都足以和一个没有世界道具的公会对抗。

当然因为世界道具有使用次数限制,所以也并不完全无敌。

一听世界道具,飞鼠心中更慌了。

他努力镇定心神道:“……查拉图,需要我帮忙吗?”

“……夏提雅可是佩佩隆奇诺用最严谨的职业结构创造出的NPC,她是完全的战斗特化体,甚至综合战斗能力在整个大坟墓说是第一都不为过。”

“尤其是……她特别擅长对付不死者。”

说到这里,飞鼠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衰老的大恶魔在种族分类上是不死的恶魔,也属于不死者范围内。

当初佩佩隆奇诺是和飞鼠一起研究技能,才是把夏提雅设定成不死者天敌的。

这时候飞鼠也不管自己这样暴露弱点是否会让其他守护者怀疑,自己这个无上至尊其实没想象中那么强。

对他而言西乡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以前打游戏本时大家都是组队打的,今天打夏提雅也组队不丢人。

就算西乡在过去就是游戏最强,但他也怕西乡在夏提雅这里翻车,要知道游戏里翻车无所谓,现实中翻车人可能是要死的!

“哈哈哈!多谢你的关心,飞鼠……不过不要紧,你来给我压阵就好,就让你来看看,我是如何虐待这只愚蠢的吸血鬼的!”

西乡哈哈大笑道.

第一百八十五章 这就是无上至尊的力量吗?

“这……”

飞鼠听到西乡的话后一阵犹豫。

如果说刚刚穿越后的飞鼠最谨慎害怕的是大坟墓中的NPC们叛变。

所以他才一直利用技能努力保持着那副威严的样子,让这些NPC相信自己就是‘无上至尊’。

飞鼠很明白大坟墓的守护者NPC有多可怕,世界树游戏上限就是100级,不管是NPC还是玩家在这方面没有质的差别。

或许他可以凭借着装备优势在单对单的情况下战胜守护者,但如果守护者全部叛变,飞鼠明白自己必死无疑。

但直到飞鼠遇到了‘恶神之母’后,他的心态就是出现了巨大的转变。

见证到了那样伟大的存在,NPC的忠诚与否对飞鼠而言反而变的不在重要。

就如同如今面对夏提雅的‘叛变’,飞鼠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心情很平静~。

明明之前在王国时发现夏提雅的‘叛变’后他还一阵惶恐,不惜使用氪金道具也要快-速的抵达现场。

但真当他直面夏提雅时,飞鼠却发现自己反而没有了那份惶恐不安感。

见证了那伟大存在,飞鼠更关心的反而是和朋友间的友谊,或许是因为直面过最恐怖之物,这让飞鼠心底之中对最在乎的事情更加看重。

而飞鼠无疑是个极其重感情的人。

见到西乡很自信的样子,飞鼠也只得相信他。

况且他也能感觉到,如今的西乡好像和过去完全不同,仅仅只是注视他,竟然让飞鼠产生了一种心悸的压力。

过去的西乡虽然号称世界最强,但也从未给过飞鼠这样的压迫感,那是实实在在的力量压迫,而不是那种智慧的精神压迫。

‘看来这段时间不光我是在成长,查拉图也变的更厉害了啊。’

飞鼠心中感叹,心中却是高兴喜悦。

朋友越强,那么他们就会越安全,越能在这不知名的异界中安稳的生存下去。

这可能就是飞鼠最大的优点,注重友情又没有多余的嫉妒心。

“好,查拉图……那么请你小心一点。”

这样说着的飞鼠忍不住的还是给自己的身上加持了近乎二十道可以使用的BUFF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