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13章

作者:朱之月

“虽然没有遇到‘灾难龙王’,但遇到了与绝死绝命同样强度的强者,我们反而更加幸运。”

“……六大神在上,这就是您对教国的赐福嘛,如果教国在多上一名这样的强者,就算是面对评议国也有了更大的本钱。”

名为凯瑞的老太太露出了微笑。

夏提雅舔了舔嘴唇,猩红色的美眸残酷的看着这群人,思考着要怎样把他们全部杀掉。

虽然这群人的实力在这个世界已经极其强大,最强大的那一位甚至比战斗女仆都要厉害,但这与作为守护者的夏提雅相比差距还是过于大了。

“不过总算是来了一些有趣的人,嗯,大部分人杀死,留下一两个人带回大坟墓,然后再从他们嘴里套取情报吧。”

大坟墓有的是方法进行严刑拷打,再是精神坚毅之人进入那里,最终也要发疯的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说出来。

“这些人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高层,一定知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知道查拉图大人到时候要怎么奖励妾身。”

“……妾身要将查拉图大人按在地上,用妾身的足……啊,不对不对,妾身是要被查拉图大人吊起来,被他一边怜爱一边用鞭子鞭笞妾身的身体才对!”

夏提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那白蜡般秀美的容颜满是红晕,整个人又是有些站立不稳了。

夏提雅被佩罗罗奇诺设定的性X相当古怪,即是抖S又是抖M。

就在夏提雅幻想着西乡对她的奖励时,只见前方的漆黑圣典众人让开道路来,来一位穿着长袍的老太太。

“嗯?”

夏提雅打量了一下这个老太太,实力不算很强,甚至还没这群人的平均水平强。

但不知为什么,夏提雅隐隐的感到一阵不安。

突然,那老太太一拽身上的长袍,露出了长袍下的穿着,那竟然是一件旗袍。

旗袍样式艳丽,颜色为银白色,上面用金线绣着一只朝天空飞翔的五爪金龙。

这样漂亮的旗袍穿在一个皮肤干瘪的老太太身上,总让人觉得怪异。

但夏提雅见到那件旗袍后却是瞳孔一缩,脱口而出道:“……世界道具?!”

“看来你也知道真.神器的厉害,不知名的怪物。”

老太太洒然一笑,然后她就是神色一肃,嘴中念念有词。

“混蛋,给妾身去死!!”

这一次夏提雅不敢再有任何的大意,她睚眦欲裂,整个人飞身而起化为血色的旋风,势必要将这老太太斩杀。

夏提雅当然知道世界道具的可怕,那是任何一位守护者见到,都要退避三舍的神器。

她虽然不知道这件世界道具的作用,但就算是身为守护者,她的力量也绝对无法抵抗世界道具的威能。

“滚开!”

见到几位漆黑圣典的成员挡在了自己面前,夏提雅一声尖锐大叫,那恐怖的声浪轰击而出,几位漆黑圣典的成员连反应都没有,身体就是变成了血沫。

其他几位漆黑圣典的成员见到这一幕神色大变,暗暗庆幸这一次有凯瑞大人在,否则的话这样的怪物怎么可能打的过。

跨越英雄领域的他们,竟然挡不住这怪物的一声咆哮,她那艳丽的外表下到底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夏提雅的速度很快,但是不畏牺牲的漆黑圣典的几位成员以生命作为代价将她拦住,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的时间,对凯瑞而言也已经足够了。

“『倾国倾城』!”

随着老人念出了那件世界道具的名称,夏提雅只感到一阵巨大的痛苦充斥在脑海之中。

“呜啊——”

飞身在半空的夏提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捂着脑袋发出哀嚎,一双猩红的眸子里流出了血泪。

她努力的抵抗着那控制的力量,想要将这些玷污自己精神的虫子们残杀殆尽,但是世界道具作为二位数一角的力量,又岂170是夏提雅能够抵抗。

吸血鬼少女跪在地上发出嚎叫,恐怖的魔力爆发引动着四周飞沙走石,就连那绝境的峡谷都是轰隆作响,从峡谷两端坠下数不清的落石。

夏提雅发疯时的魔力轰炸,近乎将这座峡谷的地形都是改变,让其变成了平地。

见到这一幕的众多漆黑圣典的成员都是咽了口唾沫。

他们不敢靠近夏提雅,只是在外围警戒着。

凯瑞也是不敢动,她身上的那件旗袍在发动之后已经变成了普通的物品,世界道具只能使用一次,之后它们就会消失,直到某一天再次出现在世界的某处。

直到过了半个小时后,凯瑞才是开口道:“……应该差不多了。”

听到凯瑞的话,圣典小队的成员慢慢的接近着夏提雅,见到那怪物只是跪在地上不再出声,他们也是稍稍松了口气。

看来真.神器的力量还是发挥了其效用,这个怪物已经被彻底控制,很快的就会成为教国的武器。

就在众多人微微露出微笑时,突然,天空之上出现了一道极其复杂的魔法图形。

随着那图形出现,苍穹之上涌动着无尽的黑炎,乌云灌顶,极大的恶意与衰老的真意充斥在这片大地之上,就连四周的空气都被抽干,让人难以呼吸。

魔力之风呼啸而过,那沧桑的大地被这衰老之风拂动,大地的岩石竟然都是开始风化。

“这……又是什么?”

漆黑圣典的首席努力的让自己发出声音,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声音里有着极致的惊怖。

跪在地上的夏提雅勉强抬起她美丽的螓首,她流着血泪发出了最后的声音,“……查拉图……大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夏提雅:妾身要为你生下孩子!

复杂绚丽的魔法阵之中,西乡那令人畏怖的身影从中缓缓浮现。

他身穿漆黑色的长袍,长袍边缘绣有华美却不媚俗的金边。

无穷无尽的黑色火焰在高空燃烧着,衬托着他的身形愈发高大恐怖。

衰老的真意充斥在这片大地之上,那衰老的概念化为了实质的风暴,每一次吹拂都让大地风化,让岩石变成粉末,犹如经历了亿万载的时光。

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后,这一片曾经巍峨的山谷竟然化为了平原,苍海沧田也只不过是在刹那间实现。

漆黑圣典的第十一席下意识的用自己的双目看向西乡。

来自这位第十一席的异能发动,他很想要看到西乡的强度如何。

但是当他的双目看到西乡的一刹那,其眼珠就是凸起,然后如同爆珠般爆裂开来,化为了一片血腥的浓汤。

“啊啊啊啊——”

第十一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他捂着自己已经失去眼珠的双目跪在地上,止不住的鲜血从那空荡的眼孔中冒出。

除了鲜血之外,其中竟然还逸散出些许的漆黑之焰,让这位第十一席看起来异常的恐怖,犹如化为了恶魔之影。

“快跑……快跑……那是真正的怪物……”

“是我们无法战胜的怪物。”

“他是恶魔,他是神,他是君临于一切之上的存在。”

“一定要跑回教国,将这个恐怖的存在告知,一定要让教国有所警惕……那不是我们能够战胜的存在,绝对不是!哈哈哈哈!!”

第十一席就像是疯了般,他狂笑不止,到了最后竟然用手扼住了自己的咽喉,一张脸变的青紫。

那直视衰老恶魔的恐怖,让他恨不得自己把自己掐死,由此来逃脱精神上的惩罚。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位漆黑圣典的第十一席他的皮肤开始化为血蜡,血肉变的干枯腐朽,所有的头发变成枯草,就连牙齿也是枯黄染上了黑色的色泽。

在自己快速衰老的过程里,第十一席甚至露出了庆幸的微笑,仿佛死亡对他而言亦是一种解脱一样。

这恐怖的场景让在场其他漆黑圣典的众人都是暗暗惊悚。

竟然只是看了这怪物一眼,第十一席就变成了这样,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哪怕是绝死绝命那种能够以一人之力灭亡教国,哪怕是直面古老的龙王,第十一席可也不会变成这样。

“如果第十一席所言是真的,那我们就必须逃跑,哪怕只有一个人回到教国把这里的消息告知十二人神官议会。”

漆黑圣典首席咬着牙说道。

他并没有自大到想要去与这样恐怖之人为敌,他作为漆黑圣典首席的职责,让他愿意去听已经死去的第十一席的话语。

“你们快跑吧,老身在使用了真.神器后,现在接近油尽灯枯,已经没有足够的体力逃跑了〃」。”

刚刚使用了‘倾国倾城’的老太太叹息一声,对于自己的结局早已有所预料。

“凯瑞大人……”

首席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老者,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迅速的和漆黑圣典的所有人往四面八方散去。

“不管是谁活着离开这里,都要告知十二神官议会这里发生的一切!”

漆黑圣典众人知道,这时候的逃亡完全就是看谁的运气好,那个怪物到底要去追谁。

他们不愧是教国最精锐部队之一,可谓是当断则断毫无犹豫,在发现敌人不可战胜后,传递情报才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夏提雅,一会儿我再来惩戒你,就先让我把这些小虫子们都清除干净。”

“……你们认为自己可以能够逃跑吗?不过我到也不介意让你们一个人活着回去。”

西乡冰冷一笑,让一个人活着回去传递自己的恐怖,就是西乡最后的仁慈,即使这仁慈中也夹杂着恶意。

恐怖的风暴再次刮起,以西乡为中心,一道巨大的漆黑龙卷凭空升起。

这道卷起的飓风从大地直达无尽高远的苍穹,风不是普通的风,那是‘衰老之风’。

只要任何生灵触碰到这风都会迅速衰老,感受到那人类文明难以跨越的苦痛与悲哀。

刹那之间,升腾而起的衰老之风就是包围住了方圆千米的范围,那风暴就像是结界一样将所有的一切封锁。

有漆黑圣典的成员咬着牙,汇聚全身的魔力往那风暴冲去。

但是身体只是刚刚触碰到那微风的一角,自己就是迅速衰老,在极具恐怖的惨叫声下变成了飞灰。

这些人都是抵达英雄领域的强者,见到他们只是被微风一吹就是迅速衰老,漆黑圣典的其他人亦是迅速停下脚步,不敢用自己的身体去试探那风暴的可怕。

“给你们一个机会,互相残杀吧,虫豸们!”

“……现在这里是一个养蛊的游戏,你们之中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去。”

“残杀你的同胞,得到生的机会,只有那最后一人能够活着离开这片衰老的风暴!”

西乡从空中落下,他脚踩在大地之上缓慢往前走着。

每走一步脚下的大地都如豆腐般破碎,这整片空间的光都被吸收,就仿佛连空间也陷入了极致的衰老之中。

“可恶!”

漆黑圣典的首席咒骂出声,他提起手中长枪就要往西乡冲来。

但是他刚有所动作,一位手持巨盾的壮硕男子就是拦住了他。

“首席,你是我们中最强的,相比于我们,你对教国更加重要!”

“……先不提那怪物的话是否真实,如果这里真的只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出去,那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哈哈哈哈哈!!你这恶魔,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入侵了圣王国的恶魔便是你吧!”

“……我名巨盾万里,乃是漆黑圣典的第八席,就让我来试一试你是否有如传闻中那么可怕!”

手持巨盾的壮硕男子一声怒喝,举起手中之盾如一辆坦克般往西乡冲来。

首席见此睚眦欲裂,他一下子就知道了队友的打算。

假如真的只能活下来一个人,那么最后的胜利者无疑是这位最强的首席。

但如果他们自相残杀的话,这位首席就算获得胜利也会身受重伤。

那么就只有一个方法了,那就是所有人向那恶魔发起冲锋,只要其他人都死了,首席就能安然无恙的活下来。

“巨盾万里,给我回来!”

首席大声怒喝,他握紧手中的长枪,但最终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用着充血的双目看着那手持巨盾的壮汉往恶魔冲去。

他知道如果自己有所动作,那反而会让队友白白牺牲。

见到这一幕的西乡莞尔一笑,自己这样子越来越有反派的味道了。

不过自己是恶魔,这本就是恶魔应带给世人的印象。

恐惧、憎恨、疯狂乃至于是向恶魔乞怜求饶。

如果善必将战胜恶就是琐罗亚斯德的教义,那么名为查拉图斯特拉的自己,就必将打破这一教义!

新的‘琐罗亚斯德教’,将会从自己的手上诞生。

“` 「很好,虽然实力不足,但是那牺牲的精神已经有了英雄的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