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11章

作者:朱之月

“本身我也应该死在朽棺龙王的魔法下,就算王宫有着强大的魔法结界,也不可能抵御龙王的魔法火。”

“……但是我有一个天生的异能,那就是能够将见到的一个,仅限一(得李好)个的魔法储存起来。”

“在我临死前,我的这个异能发动了,我下意识的复制了朽棺龙王的魔法,从而同样使出了那个吸收灵魂的魔法。”

“……我将自己的父母、王宫里的所有人全都杀死,我甚至与朽棺龙王进行灵魂的争抢掠夺。”

“我也不知道我最后到底吸收了多少国民的灵魂,当我从昏迷中醒来时,我已经因为这个魔法的效果变成了不死的吸血鬼。”

伊维尔哀剧烈的喘着气,她浑身颤抖的道:“……而在我同样使用那个魔法时,我也无意间探寻到朽棺龙王这样做的理由。”

“……他是希望用这个魔法夺取灵魂,然后用上百万人类的灵魂发动一个术式,它要打破这个世界已经被扭曲的天理,重新夺回属于始源魔法的一切。”

“它是为了杀死‘玩家’才研究灵魂的禁忌之术,而茵蓓利亚国正是它实验的对象与场地。”.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只是对吸血鬼有兴趣

能看出来,伊维尔哀并不知道所谓的‘玩家’到底是什么。

她只是复述着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将其事无巨细的告诉了西乡。

伊维尔哀双手被绑缚在十字架上,两只手臂高高吊起,那纤细嫩白的手腕被一根绳索捆住,露出洁白的腋窝,姿势看起来很是诱人。

“朽棺龙王……”

西乡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果然如他所料,这个世界是被彻底扭曲过的。

在天理被扭曲之前,应该就是龙族的世界,龙族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统治者。

或者说,龙族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王。

但玩家的降临打破了龙族的统治,让龙族失去了它们最强的力量。

以至于哪怕是在六大神与八欲王死去的现在,依然有龙在回忆着龙族曾经的荣光,甚至想要将那被扭曲的天理修改过来。

伊维尔哀口中的‘朽棺龙王’应该就是这样的一条龙。

从结果来看,‘朽棺龙王’的魔法成功了,它仅仅只是一个魔法就消灭了一个国度,这是真正的灭国级术式。

但是‘朽棺龙王’也失败了,因为即使使用了这足以吞噬百万人灵魂的魔法,它也无法将被扭曲的天理归正。

对此西乡心下冷笑。

扭曲天理乃是二位数的力量,仅仅只170是一角之力也不是凡人能够掌握的。

恐怕就算是让八欲王再次复活,让他们再次用一次‘世界道具’,也无法将那扭曲的天理恢复了。

毁灭总比创造容易,除非是有真正的二位数诞生,才可能做到将一切复原的能力。

“现在我将一切都告诉你了,无上至尊……”

“你可以放过苍蔷薇的大家了吧,不管你想对我做什么都由你去做,只希望你能放过她们。”

伊维尔哀用着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西乡玩味一笑道:“……伊维尔哀,记住,你现在只是我的俘虏,你没有资格要求我做什么。”

“……况且我好像也没有对你说过,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会饶恕她们。”

“我只是说你不回答,我就会将她们带到黑棺之中。”

伊维尔哀怔了一下,她没想到西乡竟然和自己玩文字游戏,她勃然大怒道:“……你……”

“嘘!”

西乡竖起一根手指搭在嘴边,示意她安静。

伴随着脚下那一群群蟑螂的吱吱叫声,伊维尔哀真的安静了下来。

“这一次,让我们来做一个真正的约定吧。”

“……伊维尔哀,可怜的小吸血鬼,臣服于我,成为我的所有物,然后为我拿下里.耶斯提杰王国。”

“你不是这个国家的人,想来你应该不会在意它的陷落吧。”

“……只要你答应这个条件,我也可以答应你,在侵略里.耶斯提杰王国时,我会放过你在苍蔷薇的那些朋友。”

“甚至我可以为你报仇,将朽棺龙王杀死。”

西乡轻笑着说道,语气悠然自在。

从伊维尔哀的话语中就知道,那个朽棺龙王对‘玩家’很是憎恨。

而自己现在也是‘玩家’,只要对方知道了自己的存在,那自然会变成敌人。

所以杀死那只龙本就是西乡必然会做的事,他也就不介意将其作为砝码,让这个小吸血鬼臣服。

“也许,我还能为你复活你那灭亡的国度,让那些已经化为亡魂的茵蓓利亚国国民再次苏生!”

西乡那平静的话语刚刚落下,伊维尔哀就是猛然抬头,震惊道:“……你说什么?你能让茵蓓利亚国的国民复生?”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办到!”

西乡摇了摇手指道:“……对你而言那是不可能的奇迹,但对我而言那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

西乡这样说着,他从王座上站起身漫步走到伊维尔哀的身前,他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这位亡国的吸血姬,手指落在了其心口处。

然后他用力一抓,让伊维尔哀发出了略带疼痛的轻吟,还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感受。

 (ahfi) “你的国民,他们的灵魂就在你的身体里,将他们的灵魂释放出来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我想你理解我的意思了吧。”

西乡保持着姿势笑着道。

伊维尔哀白皙的俏脸上略带红霞,她呼吸加快的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了要我臣服于你,就要做这么多事?”

伊维尔哀不懂,像是西乡这样强大的存在,又何必在意她这只小小的吸血鬼。

别的不说,西乡的手下比她强的怪物比比皆是。

甚至就连臣服了西乡的圣王女,在伊维尔哀看来都比自己都用。

最起码圣王女身为女王,有着充足的统治国度的经验与手段,她能够为西乡去统治国家。

“为什么?只是因为你那倔强不服输的样子让我觉得有趣而以。”

“……我做事从来随心所欲,看着像你这样自尊心极强的倔强之人臣服,不管你是甘心还是不甘心,我都会感到快乐愉悦。”

“又或者说,我可能对吸血鬼有很大的好感?”

最后这句话西乡是用疑问句说的。

他话音刚落,伊维尔哀还没说什么,反而是一直安静侍立在西乡别后的雅儿贝德差点把自己的银牙咬碎。

查拉图大人竟然喜欢吸血鬼?

当听到这句话时,雅儿贝德差点疯掉,她恨不得自己直接改变种族,让自己从恶魔变成吸血鬼。

“那么,小吸血鬼,你准备怎么做呢?”

西乡笑眯眯的问道,摩挲着伊维尔哀漂亮的樱唇。

伊维尔哀轻声一叹,她低语道:“……我还有的选择吗?”

绳索断裂,伊维尔哀落在了地上。

长时间被绑住让她有些脚步踉跄,不过很快的伊维尔哀就是掌握了平衡,她如当初的圣王女一样恭敬的跪了下去,亲吻着西乡的鞋道:

“……向无上的至尊献上忠诚之礼!”

西乡颔首说道:“……是否忠诚是靠做出来的,而不是说出来的,希望你记这一点,伊维尔哀。”

这时,西乡突然眉头一皱,他猛然看向了一个方向,与此同时雅儿贝德也是脸现愤怒,浑身发颤。

西乡面色阴沉,怒骂道:“……夏提雅你个蠢货!”

他的怒火让四周卷起剧烈风暴,飓风将一切都是撕裂,无数的虫子刹那间化为齑粉消亡,脚下的石砖碎裂成一片片的残骸。

不管是刚刚臣服的伊维尔哀,还是在一旁的雅儿贝德、恐怖公与艾多玛,都在西乡那可怕的气势下瑟瑟发抖。

“艾多玛,看来对你的惩罚要稍微延后一点了,就将你与夏提雅一起进行惩戒吧!”

西乡沉声说道.

第一百八十章 『变节』与『恶意』

“夏提雅这个蠢货!”

西乡面色阴沉。

他看着自己面板上属于夏提雅的文字从亮光变为黯淡,在那黯淡之光的背后还有着‘变节’两个字,这让他极其愤怒。

西乡想到了自己看过的overlord的第一季,好像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只不过西乡从一开始就扭曲了这个世界的命运,他用自己的选择改变了命运走向,就如同他如今侵略了圣王国,准备将其建立成一个-地上天国一样。

因此西乡对其他事就没有过多关注。

但谁能想到夏提雅竟然还是着了道。

“世界道具还真是一个麻烦的东西。”

“……那玩意对我效果不大,毕竟我的本质灵格太高位于全权领域,而且又有『阿维斯塔』。”

“但那东西就算是飞鼠中了也绝对完蛋,虽说他也有世界道具作为防御,但却不是永久效果。”

西乡眉头紧皱,哪怕是大坟墓里的这些NPC,中了世界道具也是照样有效果,毕竟那是全权领域的力量。

不过倒也不必太过于担心,将所有世界道具收归为一,最终让其变成自己全权领域力量的一部分,本就是西乡的计划之一。

回到王座之间,西乡端坐在王座之上。

众多守护者,大坟墓的战斗人员几乎全部都集合在西乡面前,他们跪在地上神色愤怒,为夏提雅的‘背叛’而勃然大怒。

气氛压抑,如同暴风雨的前奏,这时西乡突然大笑一声道:“……哈哈哈,夏提雅虽然是因为外界的力量才会如此,但也符合恶魔的『变节』的意义。”

“……不过不管是自己主动『变节』还是被动『变节』,既然中了敌人的圈套那就是她的愚蠢和弱小,就要受到惩罚!”

“现在夏提雅.布拉德弗伦已经是敌人,那么我将会带给她恶意、恐惧、衰老、破坏、混乱与虚弱!”

西乡的双眸中有恐怖之光绽放,有恶意在其中酝酿。

他是恶魔,是恶神之母,他如今还处在二元的一极,自然要以恶魔的手段来获得胜利与力量。

恐惧、欺骗、恶意、死亡就是他的力量源泉。

西乡无意也不可能去宣传真善美,如果他真的这么做那立刻就会灵格崩溃,失去所有的力量,毕竟他的力量来源就是‘绝对的恶’。

只不过西乡有更宏大的目标,终有一天要达成善恶的统一,但那总归要西乡达到全权领域,彻底掌控恶神之母的灵格后才能去做。

如今的西乡必须要遵循恶神之母的存在意义,才能掌控那份力量。

即使是建立一个乌托邦,西乡也是以恶意去建立的,对他而言这都是他的实验品,而不是西乡真的去追求乌托邦这样的善。

以混乱与恐惧对待外敌,以秩序统率国民,但就算是这份秩序里,也充斥着西乡的恶意。

这也算是西乡撬动琐罗亚斯德教善必战胜恶的根本教义所做的,那微不足道的一点。

但他相信随着时间推移,随着自己的力量与意志愈发强大,千里之堤终会毁于蚁穴。

如今夏提雅已是敌人,那就要为其带来恶魔的残酷。

准备与警惕什么的完全不需要,既然已经知道了是世界道具的效果那就不必去和空气斗智斗勇。

只不过是区区一只夏提雅而以,在如今已达三位数的衰老之大恶魔面前,也只不过是土鸡瓦狗。

这个世界能让西乡为之侧目的力量也只有世界道具,能让他稍稍感兴趣的也就是天理被扭曲前的始源魔法。

其他一切都不足为虑。

一道精妙的魔法阵出现在西乡的脚下,瞬息间端坐于王座之上的西乡就是消失在众多大坟墓守护者的眼前。

世界树游戏的魔法都是一些技能,虽有数百种但都是成品。

而嗜血世界里的魔导科技已经对术式与魔法有着最根本的研究,涉及到了术式的本质东西。

两个世界的对比,那就像是一个还在研究经典力学,另一个已经涉入微观领域研究量子力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