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10章

作者:朱之月

其身高看起来也不算很高,大概只有三十公分,但却散发着王者的气息,仪态动作更是彬彬有礼,直如迪米乌哥斯一样的绅士。

而这只蟑螂骑着的怪物亦是一只同样的大蟑螂,不过与那些活物蟑螂不同,它所骑着的怪物则是由金属制造的人工造物。

恐怖公,纳萨力克第二层黑棺的守护者,被称作五大恶之一。

在西乡看来,这所谓的五大恶不是所谓的邪恶,应该是‘恶心’才对。

这东西到底是由哪位玩家制造的已经不可考,但估计是一群安兹乌尔恭的成员们在玩笑间,一起制造出了这么一个奇葩的玩意07吧。

在还是游戏时,恐怖公的存在还能够让人忍受。

但当游戏化为现实,这样的东西如果亲眼见到足以让人精神失常。

就算是雅儿贝德也无法受的了恐怖公的存在。

不过显然西乡不在此列。

如今的西乡看待物种已经不是看外表,而是看内在。

在其眼中,就算是这令人作呕的大蟑螂,它其实更像是一位有着帝王学识的学者与绅士。

“无上至尊大人!”

恐怖公在见到西乡后,它连忙从那只蟑螂身上翻下,以绝对恭敬的姿态对着西乡行礼。

若它是蟑螂们的王,那么无上至尊在恐怖公眼中就是无可争议的,创造一切的神。

“啊,恐怖公!”

艾多玛甜美的笑着,和恐怖公打了个招呼。

大蟑螂用着和蔼的眼神对着艾多玛点了点头,就像是一位慈祥的老者在看着自己的孙女一样。

恐怖公与艾多玛都是虫子,是同一个种族,自然会更加亲近一切。

恐怖公拥有着无限制造眷属的能力,而对艾多玛来说,恐怖公所在的黑棺简直就是美食坊,这遍地的虫子就是她的糕点屋。

艾多玛是食人怪物,人类是她的主食,而虫子则是零食。

“那只小吸血鬼在哪里?”

西乡对着恐怖公微微颔首,开口说道。

“我将她绑在最深处,听从无上至尊的命令对其精神进行摧残,无上至尊大人请跟我来。”

恐怖公彬彬有礼的说道。

也不见它有什么动作,满地的虫子就是立刻散去,很快的这片区域就是变的干净整洁起来。

恐怖公自己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它的地盘的。

“艾多玛,我对你的惩罚还没有开始。”

这时西乡看向了虫妹艾多玛说道。

艾多玛那贴着符咒,像是穿着红色丝袜一样纤细的美腿跪在了地上,她不敢直视西乡,用着畏惧又期待的甜美声音道:“……艾多玛在等待着无上至尊的责罚。”

虽然害怕惩罚,但艾多玛却也知道,当你犯了错而至尊会惩罚你时,就说明至尊还在乎你。

如果至尊对你不管不顾了,那对艾多玛来说才是末日的到来。

“嗯。”

西乡点了下头。

很快的在恐怖公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黑棺的最深处,见到了那被绑缚在十字架上的伊维尔哀。

“按照您的要求,我还并没有对她进行肉体的惩戒,仅仅只是让她感受着精神被摧残的痛苦。”

“……没有人能在我的摧残下依然坚定意志,这个吸血鬼的意志正在介于崩溃与不崩溃之间。”

“无上至尊大人,您现在可以随意的为她灌输您的意志与思想!”

在那十字架上,伊维尔哀曾经的红色斗篷外套与黑色短裙已经如布条般稀碎。

在她的脚下,无数的虫子发出令人精神受到刺激的‘吱吱’叫声。

伊维尔哀那猩红的双目这时一片死寂,还有着退缩的畏惧,就如同即将精神失常的病人。

在她的四周虫群中,还有着数不清的人类尸骨。

恐怖公让伊维尔哀见到了它是如何虐待那些与大坟墓作对的敌人的。

是的,伊维尔哀亲眼见到了。

当她第一天被关在黑棺里,与这么多的虫子相依为伴时,她的精神就已经出现了些许的问题,但好歹她还能坚持。

但是当恐怖公扔进来了那些作为敌人的人类,当伊维尔哀见到那些人类惨叫着被无数的蟑螂吃掉血肉时,她的精神就已经开始了崩溃的前奏。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她恐惧,因为那些本应被吃掉的人类在某种魔法下血肉开始回复。

然后他们会再次被蟑螂吃掉,循环往复。

更可怕的是,这种回复魔法显然是需要耗尽人类本身的生命力的,人类本身也是需要吃喝来维持生命的。

那些蟑螂会主动变成人类的食物,要知道蟑螂也是蛋白质,甚至营养丰富。

这些蟑螂主动钻进胃中供人消化,反而让人不会有饿肚子的担忧,甚至身体越来越好。

而不会饿肚子,不代表着刑罚不在,直到人类的精神彻底崩溃后,其才会化为白骨。

想到自己是吸血鬼,自己的生命力比人153类更加强悍,恐怕她真会如西乡所说,直到世界末日也要一直经历这样的惩罚。

恐怖公不愧是恐怖公,在伊维尔哀有了这个念头时,它告诉伊维尔哀,其甚至掌握着能够让人精神不会崩溃的魔法。

这才是永远的刑罚,就算你想发疯都做不到。

伊维尔哀知道终有一天这样的刑罚会落在自己身上,因为这里的活人越来越少,或许自己就是最后一个被惩罚的那个人。

这甚至让吸血姬痛恨自己为什么精神意志如此强大,如果她在懦弱点,这时候直接变成疯子可能才是最好的结果。

无数的蟑螂的让开了道路。

挂在十字架上低垂着头的伊维尔哀看到了一个披着红色斗篷的大虫子正缓缓走来。

她迅速挣扎了起来,那本是已经麻木没有表情的娇容,立刻吓的花容失色。

伊维尔哀以为刑罚终于要到自己身上了。

但任由她如何拼命挣扎,也无法逃脱黑棺的束缚。

“伊维尔哀,在这里感受如何?”

直到一个熟悉的威严声音传来,伊维尔哀在黑暗中看到了那伟大的身影。

这一刻,伊维尔哀甚至想要哭泣,她甚至觉得现在的西乡就是自己的救主,正要救自己脱离这罪恶恐怖的苦海.

第一百七十八章 始源魔法

在见到西乡后,伊维尔哀激动了一下。

她那猩红色的美丽双眸中闪过一抹光辉,那是对生的渴望。

但是很快的,那抹亮光又是暗淡下去。

因为伊维尔哀突然想到,自己就是被这个可怕的存在送到这黑棺之中的,自己之所以面临如今这精神近乎要崩溃的局面,也是他造成的。

刚才自己竟然有一种见到了救主的感动,现在想想还真是好笑。

“你要做什么,想要看我被虫子吃掉,然后对你求饶的样子吗?”

伊维尔哀开口出声,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这里一片漆黑,只有虫子在蠕动,因此伊维尔哀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里待了多久,外面又是过去了多久。

她已经失去了时间的观念。,

但是在见到一个终于能说话的人时,伊维尔哀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出声。

长时间的封禁在这寂静的空间里,让伊维尔哀觉得哪怕有一个人和自己说说话,都是一份奢侈。

“你很想被虫子吃掉吗?就像是那些人一样。”

西乡的手指往虫堆里一指。

那些蟑螂们就像是得到了无上至尊的赞许般,激动的开始爬动起来。

它们密密麻麻的爬到了一个还活着的人类身体上,令人作呕的咀嚼声传来,很快的那个人类就发出了惨叫声。

他的血肉、他的内脏在极短时间内就是被啃食干净,但紧跟着魔法发动,他的血肉又再次长了出来。

这是圣王国的一位贵族,在他被送进黑棺前,他鱼肉乡里,欺压百姓,曾经他主政一方时遇到了天灾。

但他却将救灾物资贪掉然后高价卖出,最终让当地的人民死伤惨重。

如果那些圣王国的居民见到他如今的惨状一定会拍手叫好,然后高呼着西乡就是他们的救主,是拯救他们这些悲惨之人于水火中的神明。

伊维尔哀看着那个惨叫着被虫子吃掉的人类,她咽了口唾沫,身体微微发颤,若不是意志力还算强大,这时候估计已经要失禁了。

恐怖公一直在用各种手段摧残着伊维尔哀的精神,她到现在精神还没崩溃,已经是足够坚韧。

这时,那群蟑螂吱吱叫着爬到了十字架处,甚至有几只触碰到了伊维尔哀赤裸着的足趾。

她立刻挣扎起来,面露恐惧的看着一群群的蟑螂将自己包围。

“伊维尔哀,或者应该叫你琪诺.法斯莉丝.茵蓓伦,亡国的吸血姬,曾经茵蓓利亚国的公主〃」。”

“……你的祖国受到了不知名魔法的影响,全部化为了不死者,而整个国家唯有你一个人活了下来。”

“你亦是从被称作虹瞳的人类种变成了吸血鬼,因为只有你活了下来,而且变成了吸血鬼。”

“……因此那个时代的人认为是你为了永生杀死了自己的国家,甚至有人管你叫‘灭国’。”

“你被当做魔王看待,被人称作吸血鬼的公主而受到追杀。”

“……漫长的时间过去,这个世界虽然还有着你的名字,但也成为了人类口中的一个故事。”

“毕竟两百五十年太漫长了,已经足以让人类忘记许多的事情。”

西乡缓缓出声,诉说着伊维尔哀的身份。

正努力挣扎想要摆脱虫子的吸血鬼公主猛然抬起头来看向西乡,神情愕然。

“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不是嘛……就算是圣王国中也有着庞大的图书馆,只要稍微调查,就总能调查出许多的事。”

西乡微微眯着眼笑道。

这时候的伊维尔哀反而不挣扎了,她低垂着头咬着贝齿道:“……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被西乡提起自己那已然消逝的祖国,伊维尔哀的精神波动一下子变的极其剧烈。

这一刻她甚至挣脱出了恐怖公带给她的恐惧,神智都是清明起来。

“呵……从你的性格就能看出,你可不是什么为了永生就能将自己的亲人家属,将自己的国民全部杀死的人。”

“……况且那时候你才只有十二岁,又怎么可能知道永生的意义。”

“所以,不如来给我讲个故事吧,让我听听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西乡笑着说道,在他背后漆黑的火焰燃烧,最终凝聚成一座王座,而他好整以暇的坐在了上面。

伊维尔哀抿着唇不出声,仿佛在用这种方式进行无声的反抗。

“不说话吗?没关系……我有的时间,那就让这些虫子把你吃掉,让你感受到自己的血肉与骨头被啃食的痛苦吧。”

“……哦,对了,雅儿贝德,去把我们可爱的小吸血鬼的那些朋友们抓来也送进这里,先让她看着自己的朋友们被虫子吃掉的样子可能更好。”

西乡打了个响指,雅儿贝德躬了躬身,带着残酷又温柔的笑容道:“……请您稍后,无上至尊大人,我这就去将那些冒犯您的人类抓来。”

雅儿贝德话音刚落,伊维尔哀再次挣扎起来,“……我说,我说,不管你问什么我都说!”

她神色惊慌,生怕西乡真的把苍蔷薇的所有人抓到这里,她知道西乡有这样的能力,也会做出这样的残酷之事。

“` 「这不就好了么,为什么非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西乡靠在王座上,做出了听故事的愉悦神情。

伊维尔哀呼呼的喘着气,她低着头用着沙哑的声音道:“……灭绝了我的国家,将所有人都杀死变成不死者的是朽棺龙王。”

“……在我十二岁那年,我正在王宫中与自己的母亲学习魔法,然后朽棺龙王降临了。”

“它使用自己的始源魔法,献祭了整个王国,将所有茵蓓利亚国的国民灵魂吸取,让他们失去灵魂变成了不死的怪物。”

伊维尔哀神色痛苦,显然这件事是她一生的梦魇,是她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