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05章

作者:朱之月

在抓住了姐妹两人的双足后,那摊粘液里传来了索留香的恐怖笑声。

“啊啊啊——”

双子忍者一声惨叫,那一只只的粘稠手臂将她们拽进了脚下的液体中,那比之强酸还恐怖的液体,刹那间就是将姐妹两人的双腿腐蚀掉。

失去了双腿的暗杀者也就没有了威胁,索留香随手一扔,将痛的身体发颤的姐妹两人扔到了地上。

格格兰与狼女露普斯蕾琪娜进行了一场‘男人间’的对决。

一个手持巨锤,一个身持如斧子一样的圆轮在互相厮杀着。

“怎么,就这点力气吗?不够不够,太不够了!”

露普斯蕾琪娜放声大笑,笑声中带着(得好赵)极其残酷的虐待感。

两人的实力差距巨大,武器装备更是天差地别,只是两个回合后格格兰就只有招架之力分。

而露普斯蕾琪娜就像是玩弄她一般,在她身上砍出无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尽显着自己抖S的风貌。

作为大姐的由莉.阿尔法手持铁拳杀入了圣骑士团中,每一拳都将一位骑士击碎。

无上至尊说只要这些为首的人活着就行,那么这些小兵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艾多玛和希姿为了将功补过也加入了姐姐们的战斗里,巨大的蜘蛛横扫战场,希姿作为枪手也终于有了作用。

在有前排的情况下她站的很远,每一枪都能带走一片生命,就连圣王女与最高神官两位魔法师,也被她手中的枪轻松的贯穿胸膛,倒在一片血泊中。

在作为末妹的欧蕾儿魔法加持下,在六姐妹的认真下,本就不是对手的圣王国与苍蔷薇,几乎眨眼间就是全军覆没.

第一百六十九章 触碰到无上至尊是你的荣幸!

“你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你嘛,小吸血鬼……”

“……只不过给予你希望之后再给予你绝望,让我觉得很有趣罢了。”

西乡这时候缓缓的转过身,他看向正在被奥萝拉那素手抓住脖颈,因为妖姬之苍冰的冻结而无法动弹的伊维尔哀,语气平静的说道。

“感激吧,吸血鬼,无上至尊大人给予了你一次触碰他的机会,这是何等的荣幸,那是要用你毕生来偿还的幸福啊!”

“……你以为没有任何人发现吗?真是笑话,只不过是无上至尊大人制止了我们的行动,才是让你触碰到了至尊。”

“无上至尊啊,虽然这样的小虫子不可能对您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是我等仆人还是衷心的想要发出谏言。”

“……希望您不要再让这样的蝼蚁触碰您那伟大的身躯,那会让我们这些衷心的仆人感到心疼。”

迪米乌哥斯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搭在身前,鞠躬行礼道。

“你的谏言我收到了,迪米乌哥斯……在允许的情况下,我会思考你的谏言带来的劝说。”

西乡微微颔首说道。

“啊,无上至尊啊,您是如此的伟大,如此的宽容,连小小的我发出的谏言都会认真倾听,真是让我感动的无以复加。”

迪米乌哥斯擦了擦自己的眼角,语137气激动的说道,为自己的话被西乡认真听到而感激。

西乡这时突然伸出手来,伊维尔哀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西乡的手贯穿了她的胸膛,感受着那撕心的疼痛。

作为吸血鬼的伊维尔哀恢复能力极强,但是她发现在她被贯穿的胸口处燃烧着细微的黑色火焰。

那黑炎制止了她的自我恢复能力,让她这位吸血鬼一直处在重伤状态,既无法真正死亡,也无法完全治愈自己的伤势。

“这样你也就暂时失去了威胁性……虽然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威胁吧,小吸血鬼。”

奥萝拉随手将受了重伤的伊维尔哀扔到了地上,随即焰光夜伯再次化为骨翼收拢,与西乡融为一体。

被扔在地上的伊维尔哀‘哇’的一声口吐鲜血,脸上的那张面具也是掉在地上,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样貌。

那是一个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红色眼眸的美丽少女,她五官精巧,外表年龄看上去大概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伊维尔哀那红色的兜帽长衫下是一身紧身的黑色短裙,露出自己肩部雪白细嫩的肌肤。

短裙下的一双纤细的腿裹着类似丝袜一样的黑色长筒袜,这样的穿着十分适合战斗,也为外表年幼的她增添了些许魅惑。

“无上至尊大人,这些人要如何处置?”

昴宿星团七姐妹来到西乡面前站好跪下,询问着如何处置被她们擒获的圣王女以及苍蔷薇的成员。

“将他们带来这座宫殿,稍微注意一下,不要让他们死了,接下来我还需要他们来为我完成任务。”

西乡扫了一眼那些瘫倒在血泊中的众人,缓缓出声。

“是,无上至尊!”

七姐妹站起身来,她们将那些受了重创奄奄一息的人都是稍微用治疗魔法治愈了一下,但又不完全治愈,只是让这些人保持着重创难以行动的样子。

“迪米乌哥斯,结束这场战争,让那些亚人种的军队进城……注意一下,不要让他们毁掉了这座城市,也不要让他们侵扰这里的民众。”

“……我需要这座城市还有这里的民众,为我进行接下来的实验。”

西乡又是看向了迪米乌哥斯命令道。

“您的意志,无上至尊!”

迪米乌哥斯噙着淡淡的笑容躬身行礼,随即他使用了魔法,在这广场之上出现了一道道的魔法阵。

从那些魔法阵中出现了一位位的恶魔,这些恶魔实力不强,但胜在数量众多。

作为最高阶的恶魔,迪米乌哥斯当然有着自己的下属。

为了完成西乡的命令,给这座战败的城市一个基本的秩序,光是迪米乌哥斯一个人是做不到的,他也需要自己的下属来帮忙。

“那么去吧,迪米乌哥斯……完成了你的任务再来见我。”

这样说着的西乡(ahfi)迈开步伐往圣王宫走去,昴宿星团的姐妹们抓着那些俘虏,跟着西乡往圣王宫走去。

……

在圣王女被擒获后,保卫着王都的士兵们终于是士气低落到了极点,没多久随着迪米乌哥斯的恶魔军团加入,这座圣王国的都城就是彻底陷落。

只有极少数人类士兵没有投降,依然在殊死抵抗,但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被恶魔还有亚人种残酷杀死。

就在所有投降的士兵绝望,在圣王国国都中的居民们哀痛着等待着这座城市被屠城、被洗涤时,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完全出乎了众多人类的预料。

“迪米乌哥斯大人,您不是答应过我们,只要将圣王国拿下,您就任由我们在这里屠杀三日嘛!”

蛇人族的首领对着迪米乌哥斯发出质问。

就在他的手下闯入了居民区即将进行大屠杀时,迪米乌哥斯却是突然出现,把那些蛇人全部都是杀掉了。

这样的景象让蛇人族的首领大怒,这和迪米乌哥斯当初答应他们的承诺完全不一样。

“此一时彼一时,我已经任由你们在这个国家的其他城市进行劫掠,发泄你们的怒火与欲望。”

“……至于约定,要知道恶魔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背弃约定。”

迪米乌哥斯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然后紧跟着他就是面色一冷道:“……况且这是无上至尊大人交给我的任务,看你和你族人的样子,是不准备听话了。”

“……你们也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蛇人族的首领大怒,出声骂道:“……既然你背信弃义,那就别怪我们,迪米乌哥斯!”

只是蛇人族首领的话音刚落,在他的背后就是出现了一尊巨大的火焰恶魔。

那恶魔以无可匹敌之力,一拳就是将蛇人族的首领杀死,然后挥舞着自己的火焰,将所有反抗的蛇人族全部虐杀。

只不过几分钟后,这只蛇人族部落就近乎被灭族。

迪米乌哥斯抚了抚自己的眼镜,笑呵呵道:“……你们该不会以为我需要凭借你们的力量才能攻下这座城市吧。”

“……我只不过是为了取悦无上至尊大人,才会多此一举玩弄你们的情感,卑微的蠢货们!”

接下来圣王国的居民惊讶发现,亚人联军与恶魔军团突然反目成仇,在极短的时间内,那些恶魔军团就是把不听命令的亚人联军屠杀殆尽。

被恶魔军团杀死的亚人联军,竟是比攻打这座城市死亡的人数还要多。

随着大批反抗的亚人种被杀,剩下的亚人种终于是听话了,乖乖的听从了恶魔们的命令。

这座城市在保持着基本秩序的情况下,被迪米乌哥斯轻松拿下。

做完了自己的任务,迪米乌哥斯确认万无一失后,才是前往圣王宫觐见无上至尊.

第一百七十章 乌托邦与反乌托邦

圣王宫中,西乡坐在属于圣王女的王座之上,他燃烧着黑炎的眸子注视着脚下匍匐在地的圣王女与苍蔷薇等人,不言不语。

那过于沉重的压力压迫在圣王女等人身上,让他们本就重伤的身躯更添一层痛苦,只得在西乡的注视下神色扭曲,但却不敢呻吟出声。

西乡的目光一个个的在众多人身上扫过,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圣王女身上。

这位圣王女无愧于有着被称作‘国宝级’的美貌,仅仅只是在外貌上与雅儿贝德等人亦是不遑多让~。

相比于雅儿贝德那从内而外散发出的媚意与魔性,面前的圣王女却是凛然与圣洁,仅从人类的角度来说,她已然有着让所有男性都会为之动心-美丽。

那是一种或是想要臣服于她的圣洁,或是想要将那份圣洁玷污-的贪婪与索求。

“卡尔嘉.贝萨雷斯,圣王国的女王,我曾调查过你的情报信息。”

西乡缓缓张口,发出了沉重威严的声音。

圣王女卡尔嘉这时候的胸膛被贯穿的伤口已经恢复原貌,但是身体的虚弱与痛苦让她还是苦不堪言。

即使面对着这个破灭了自己国家的罪魁祸首,面对这个此生的仇敌,她依然保持着作为女王应有的礼仪与素养,勉强笑道:

“……能得到像您这样伟大存在的关注,是我的荣幸。”

这句话里有几句真心有几句嘲讽没人知道,西乡也并不在意。

即使到现在,不管是圣王国的众人还是苍蔷薇的成员,他们依然无法知晓西乡到底有多强大。

那是一种超越了他们所想象极限的强大,是作为人类的认知已经无法理解的强大。

被这样恐怖的存在破灭了国度好像变的理所当然。

但若在往深处去想,若是这恐怖的怪物不局限于圣王国而是继续侵略,那么这个世界不管是人类还是亚人,又有何人能够阻止。

就是那些龙族也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吧。

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末日审判也不一定。

“在这个国家你有着很高的威望,也有着一颗慈悲与圣母般的情怀,称呼你为圣王女倒也说的没错。”

“……作为统治者而言你是过于理想的,也是不合格的。”

“你妄图打造一个美好的国度,但是你也只是有着理想却没有将其化为真实的能力。”

“……你的力量太弱小了,你的器量也太小了,卡尔嘉.贝萨雷斯。”

西乡的话语让圣王女默然不语。

因为她知道西乡说的很对。

她从小就是个理想主义者,妄图打造一个不会哭泣的国度。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这样的国度她根本就无法打造出来,哪怕是脚下的这个国都她也无法做到。

因为人类都是贪婪的,贪恋于权力,就算她这位圣王女有着再怎样高尚的心,当命令下达时,最终落在基层后得到结果甚至与她的命令会变的大相庭径。

不是所有人都是理想主义者,所以理想主义者必将溺亡。

圣王女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您说的对,不知名的存在,伟大的至尊。”

“……我连脚下的这座城市都无法治理好,我的政治理念又怎么可能惠及整个国度。”

“甚至直到现在我的命令都无法出去这个北方半岛,南方半岛的贵族们也根本就不听我的任何指令。”

说到最后,这位圣王女带着一股自嘲。

“只是不知道,您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您不是应该杀死我,屠尽这里所有的人民,让这座王都化为焦土,成为恶魔们的狂欢之地吗?”

圣王女深吸口气,大着胆子质问道。

“你怎敢对无上至尊这样说话!”

圣王女话音刚落,艾多玛沙哑愤怒的声音就是传来,只见她的一根蜘蛛腿猛然抬起,从背后再次贯穿了圣王女的胸膛。

“哇——”

圣王女痛苦惨叫,再次从口中吐出一摊鲜血,其中还有着内脏的碎片。